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宿洄过去 作者:一蔻一池

字体:[ ]

 
书名:宿洄过去
作者:一蔻一池
他曾经是他,他是他的曾经。
 
那个留在过去的自己已经成了宿洄的执念。
 
想回到过去
 
试着让故事继续
 
至少不再让你离我而去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前世今生 随身空间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宿洄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楔子
 
  梦里有庞杂纷乱的记忆碎片——奔跑不休的双腿、粗重的喘息,黑暗里闪烁银芒细若牛毛的钢丝,还有,被钢丝狠狠勒进皮肉中的人无论如何挣扎都是徒劳。
  那种身陷沼泽无能为力的感觉太过强烈,宿洄紧紧拧着眉头在死命挣扎中醒来。
  “呼……呼……”重重的喘息声在寂静的夜晚十分突兀。
  宿洄坐起身,一手覆在脸上,面上表情在晦暗的黑夜中完美隐藏。
  “是梦……”他喃喃道,似乎是在说服自己。
  突然,一道“刺啦”的怪响声让他刚刚放松的神经骤然紧绷,他猛地抬起头来!
  熟悉的壁纸、熟悉的家具轮廓,房间中除了窗帘、家具,并未有任何其他装饰,简单到简陋的布置,一切都是他记忆深刻的模样——那么,会是什么发出的怪声?
  他不自觉渐渐摒住呼吸,那刺耳的怪响声很快再一次出现。
  他紧绷住身体等待越来越近的声音露出真正的面目。
  倏地,他目露惊骇,死死盯着那个在地板上爬动的人形。那怪响声便是这个身体诡异扭曲的人在地板爬动弄出来的,令宿洄惊骇的是那人身体被极细又极坚的东西捆了起来,那东西在夜色下偶尔反射一点银光,宿洄知道,那是一种细到极点的钢丝,而钢丝勒进了这人的血肉,红得发黑的血液随着他的动作越发增多。
  那人爬到宿洄床边便不再动作,只抬着头,执着地盯着他看。
  宿洄待看清那人便心中有了猜测,他面庞线条变得柔和,继而显现出令人动容的悲伤和怜悯。
  “宿洄……”
  声音未出喉咙便被叹散开来。
 
 
    第2章 第 1 章
 
    查完房的谭柏庭将衬衣扣子松开两颗,被助理叫住。
  “谭医生,您那位同学要办理出院手续。”
  谭柏庭的动作顿住,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就刚刚,不超过5分钟。”
  谭柏庭顾不得再跟助理说话,大步流星地向着病房走去。
  进了病房门,直到见到那个立在窗前的背影,他才不着痕迹地舒了口气,对着正在收拾东西的几名生活助理道,“你们先出去。”
  几人手上动作停住,面面相觑间听到主人低哑的嗓音响起,“出去吧。”,随即便低眉顺目鱼贯而出。
  谭柏庭对此见怪不怪,步向那人,直接告诉他,“你现在需要静养,不适合出院。”
  初春的清晨,空气清新带着冷意,清冷的细风从窗户而入直吹在这人身上,只有几缕被漏下的分支不甘示弱地打在谭柏庭身上,让他禁不住地打了几个寒颤。
  谭柏庭的注意力始终放在这人身上,见他穿着单薄的黑色衬衣和黑色西裤,衣料顺滑并反射低调的暗光,包裹着这具年轻紧致的身躯。他知道,这具偏瘦的高挑身体拥有怎样让人难以置信的力量。
  临窗而立的俊美青年眉头始终紧锁,谭柏庭自少年与他结识便是如此,面前这人似乎被层层阴翳压制,仅仅旁观,就能感受到这人所带的压抑气场。
  看着青年眼底的青色,谭柏庭心中一软,边将病床栏杆上的羊绒外套取下搭在青年肩膀,边说着,“又做噩梦了?”
  噩梦,这个词成功获得青年的注意力,他蹙眉转向谭忠庭,泄露出一丝不虞的神色,特殊的低哑音色带着冰冷的味道,“不是,只是梦到了……一个人。”
  谭柏庭并不与他争辩。
  他眼前的宿洄在高中时期性格便是如此,从最开始他看不惯宿洄的一些做派与他针锋相对了两年,后来家中遭逢大变,反倒是这个向来寡言与他关系并不融洽的同学向着他伸出援助之手,家中的产业因注入大量资金重新盘活,而他也能够在如今安心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
  “你的情况我咨询过我的一位同学,他的老师是国内有名的心理学教授,这位教授的一些诊断就是在国际上也算是很具权威性的,虽说教授希望见你一面再做诊断会更加精准,但我给推拒了。”
  谭柏庭一直观察着宿洄的神色,见他没有反应,有些无奈,“我知道你不喜欢被别人关注,所以具体的细节我没有告诉他们,他们也只是粗略给了点建议,但是无一不是让你静养外加药物辅助,你就算是不想吃药,但你还是最好休养段时间。”
  他顿了顿,看宿洄神色似乎是打定主意要走,便退一步接着道,“你不愿在疗养院住的话……这样吧,我在海边有套别墅,那小区环境不错,私密性安全性都做得很好,不如你去那住吧?”
  宿洄把外套穿好,又伸手将窗户关上,方对着谭柏庭点点头,平静地道了声,“好。”
  谭柏庭跟助理打好招呼,驱车带着宿洄向着海边别墅驶去,宿洄的几位生活助理在后面的另外两辆车上。
  这套别墅是他去年买的一套房子,距离海边景区步行二十分钟,驱车也就几分钟,难得的是这别墅区的开发商是南方知名的房地产商,一应配套及管理都十分成熟。小区内曲径深幽,一树一木全部是移栽的成熟树体,树木枝繁叶茂,丝毫不见新建小区的冷清。
  这是一座三层小洋楼,院墙边栽种的爬墙虎长势喜人,远远看去红瓦绿墙,倒有种复古庭院的别样感觉。两套楼之间间距并不近,中间有双车道还有绿化带,更有蓬勃绿树遮蔽,很难见到邻居出入。
  汽车一驶入,周围就仿佛安静下来,谭柏庭的心情也放松不少,侧头望去,副驾驶位置的宿洄右手撑在头侧,纵使闭眼休憩,眉心的折痕仍旧不见松弛,他不由在心中叹了口气。
  希望住在这里能多少缓解一些宿洄的病症。
  病症……他称之为病症,虽然宿洄并不认同。严重的失眠并伴有轻微幻觉如果不算病症的话,他只能认为宿洄的病情比他表现出来的更加严重。
  “到了。”
  谭柏庭下车想给宿洄开车门,却见对方已经下车,他在心里笑了笑,不以为意地拿出钥匙打开小楼的外门。
  在宿洄之前,生活助理们已经动作敏捷轻快地进门打扫收拾,被单床单桌布统统换成他们自带的,餐具及洗浴用品也板板整整摆好。在宿洄和谭柏庭坐在一楼的客厅之后,不过几分钟便有沏好的花茶和点心供他们食用。
  层层叠叠的酥皮之内是带有玫瑰花香的蜜渍馅料,两种不同的口感交融,吃完之后唇齿留香,谭柏庭感叹不已,也不知道宿洄从哪里弄来的这一帮生活助理,个个能手巧匠。
  “好吃!这味道……绝了……”谭柏庭接连吃了几个,让人给他包一份带走,“阿洄,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得回医院交一下班,晚上我再来。”
  宿洄将人送走,一个人在小区慢慢步行,虽是初春,但是草木已经焕发活力,看起来生机勃勃,他看了会儿绿树草丛才慢慢走回去。
  进了客厅,青松正在规整客厅摆设,瞧见宿洄低头恭敬道,“主人。”
  宿洄点点头,见对方在搬一套摆件不由出声阻止,“这些摆件不用动了,只把卫生收拾好就行。”
  “是。”青松重新摆好这组摆件,转而开始收拾桌面。
  宿洄一时间有些无所事事,便进了二楼健身房,慢跑热身之后开始玩这些叫不上名字的器械。
  将器械机挨个玩遍,宿洄的身体不过微微发热,他心念一动,整个人无声消失,出现在另一片空间之中。
  “主人。”
  身着细麻衣的族人们见到宿洄出现纷纷恭敬行礼。穿着长袍的巫祝和族长应宿洄相召来到宿洄面前。
  “湖心岛建设的如何了?”宿洄语气淡淡。
  巫祝掌握部族文字、历史,有治疗、祭祀和占卜的能力,在部族中巫祝这一传承属于代代口口相传,而这一代的巫祝是名十五六岁的少年,麻布长袍如长筒一般松松包裹他全身,灰褐的颜色让巫祝小小年纪看起来暮色沉沉,他的声音倒是符合他的年纪,有种青春朝气,“回主人,湖心岛已经基本完善。”
  族长接着道,“我等愿为主人领路,主人请这边来。”
  去往湖心岛的路正在铺就,铺路的族人见到宿洄纷纷停下手中工作,弯腰行礼,宿洄和族长在前浩浩荡荡一群人向着湖边走去。
  这处空间四季如春,空间四周环山,连绵起伏的山脉圈出一处地势平缓的盆地,有水源横穿山脉,在盆地北侧形成一片浩渺的湖泊,部族世代居于盆地东南角,走到湖泊需要近十五分钟。
  湖心岛正处于这湖泊的中心位置,犹如一枚圆滑的鹅卵,上面的建设已经进行八年,建设图纸是宿洄八年前自网络找的威客悬赏任务所得,仿照古式庭院,亭台楼阁应有尽有,并有3D模型供部族人参考。
  几人两两一组上了岸边扁舟,由健壮的青年手撑竹篙,扁舟便如离弦利箭快速驶出。
  烟波浩淼,越近湖中心水汽越发氤氲,袅袅缈缈如层层细纱将青翠远山渲染出不同层次。
  很快湖心岛上的建筑轮廓若隐若现,继而如揭开面纱一般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身后没有来过的几人不自觉屏住呼吸,都被面前依地势而建的黑色巨物所震慑。
  宿洄也有些惊讶,这样磅礴大气的建筑远远超出他的估计,要知道湖心岛所有建设用的材料全部需要部族人从湖外获取,仅仅材料运输就要耗费颇多人力物力。
  族长带领宿洄四处逛了逛,宿洄最喜欢一处带着湖心亭的院子,因为水汽过多其实这里并不适合居住,那湖心亭倒是适合三五好友饮酒玩乐,只可惜,这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宿洄一时兴趣很快过去,重新有些意兴阑珊。当初给部族人湖心岛的建设任务不过是对他们自作主张的惩罚,而如今部族早已步入正轨,各种作坊有条不紊的产出,其中大量精品由一部分被允许进入现世的忠仆组建的公司推广销售,少数次品被部族人消化,而最少的优品只供宿洄使用。
  像他的部分衣物、各种器具布料、还有食材全部取之部族。
  而他身边的近侍和公司中的忠仆全部挑选最忠心可靠的一批,然后用了血炼之法约束,双重保障,几年下来没有出过任何纰漏。
  且他是空间之主,意念之间便可掌握空间部族人的生死,再加上他自完全继承空间便开始修行的魔功法门,操控人心神的伎魉更是用得纯熟,血炼之法便是其中一种——取他的精血用秘法炮制,期间打入不同法诀,一刻不停地炼制七个时辰才算完成。给人喝掉便会在他和对方之间产生一丝极细微的联系。这种关联平日里几乎不可察觉,但是却出奇的针对方对他的善恶之意,只要对方有一丝心绪波动,无论善恶都可以感应的到。
  所以在他解决部族人的生存危机之后,就没有接收到过任何恶意,这同时也足以说明部族人人品如何,不过也有可能与部族人是由这片空间孕育而生有关。
  总之,宿洄将炼器法门交给部族人之后,部族人从学习掌握到“手工作坊”的发展,一切按部就班十分顺利。
  
 
 
    第3章 第 2 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