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陆反面 作者:何处饮川

字体:[ ]

 
书名:大陆反面
作者:何处饮川
作为大陆反面唯一的规则,边灼一向奉行着冷静无心的原则。
 
他自己的身份地位太高,从来不老不死不伤不灭,永远维持在力量强盛的巅峰。以至于从未曾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即使杨奉竹对他做了及其过分的事,他依旧从未放在心上为了伤心或者愤恨。
 
世间最残忍的事并不是他不爱你,而是他根本就不把你放在心上。
 
杨奉竹囚禁他,占有他,曾把他踩在最底的土里,可最终痛苦不堪的人,依然是杨奉竹。
 
他到底要如何,才能和这人长相厮守。
 
冷淡受 忠犬攻
 
忘了说我一贯的尿性,请好好看文,不要被结局所伤害,呵呵哒
 
 
内容标签:年下 情有独钟 强强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边灼;杨奉竹 ┃ 配角: ┃ 其它:强强;反转;下克上
==================
 
    第1章 规则
 
  边灼是被窗外的蝉鸣声给吵醒的。
  他醒了以后就没有躺着了,而是慢慢支起身子,把自己给弄起来。
  他刚一动作,就发现手上脚上都被栓了沉重的玄铁链子。凭他现在的能力,是完全挣脱不开的。但他也不甚在意,托着链子慢慢爬下床。
  他一掀开床帘子,阳光就照进了他眼里,他不由得反射性闭眼了一下,捂着眼睛赤脚下了床。
  这人长了一张及其精致的脸。
  精心精致,却毫无特色。五官完全长在了应该的位置,鼻子嘴巴毫无偏差,连形状都是最为标准的那种,甚至皮肤都均匀得毫无一点瑕疵。
  当你看着他,会被这种令人窒息的美丽惊得喘不过气来,然而当你日后会想起来时,却完全不记得这人长什么样。
  他整张脸对称又紧致,轮廓分明,眉眼都十分对称,他眉毛浓密却不粗重,那精致的眉毛之下是更加漂亮的一双眼睛。
  一双阴阳眼。
  那瞳孔一紫一红,左边的红色如同落日的夕阳般火烧绚丽,右边的紫色如同世间最为深沉的光华,暗暗无底。
  很难有人,会挣脱出这双魔魅至极的眼睛。
  边灼走了几步,就被链子给牵着动不了了。他也不生气,那容色冷淡的没有一丝表情,像是一个假的瓷人。
  “来人。”他叫道。
  外面立刻进来了一个太监,看着年龄不大,却十分机灵。
  “大人您有什么吩咐?”那太监匍匐在地上,不敢看边灼的脸。
  边灼冷着脸,毫无表情:“杨奉竹在哪里,我要见他。”他语气平淡,连着一点波澜都不曾有。
  “皇上正在早朝,等皇上下了早朝,他一定会立刻赶过来的。大人,这天气还有凉意,你添件衣裳吧别冻着了,您冻着了皇上会心疼,我们也会跟着遭殃啊。”
  边灼没有回答他,只看了看自己手上还拴着的链子,面无神色,只意味不明地说:“冻不坏的。”
  说完他就赤着脚折回了窗边,看着窗外一动不动了。
  那太监等了一会儿看他没有其他吩咐了,才起身迅速离开了。
  。。。。。。
  杨奉竹一下朝就赶过来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朝堂之上事情特别多,一折腾就几乎到了中午,他估摸着边灼可能已经醒了,心里就更赶着回去。
  “边灼,你醒了吗?”他还在推门的时候就大声叫道,若是边灼没醒,怕是这一叫唤也该被吵醒了。
  杨奉竹进门就看见边灼站在窗外,面色冷如霜冰,无一点表情,也不知道在看着什么。边灼听见声音,转头看着杨奉竹,又把手上铁链举起来:“您不解释一下吗。。。。。。陛下。”
  杨奉竹十分心虚地偏过头,小声道:“抱歉。”
  边灼面无表情,但杨奉竹知道他心里面一定在生气,不过表现不出来罢了。
  “你现在放了我,一切还好说,若是等我自己想办法离开了,那就不是这么简单了。”边灼面无表情看着他,颜色如冰。
  杨奉竹看他这么强硬的态度,想要装一下的心思就没了,心一横就说道:“你跑不了了,安心呆在这里吧。”
  边灼微微偏着头,眼神更加冷冽:“杨奉竹!你敢!”
  杨奉竹这回没有心虚,反而梗着脖子道:“我已经把你的凭证放进从沙漠运回来的绿洲之水里了,还下了禁制和结界,你不要妄想取出来。失去了规则的庇佑,你现在无非是个不老不死的普通人罢了,你以为这样了我还会畏惧你害怕你吗?我不会再害怕你了,我是皇上,你知道吗我是皇上!”
  杨奉竹的语气突然暴戾起来,甚至像是在嘶吼:“我是晨国最为尊贵的皇上,我能把你关一辈子你知道吗?你现在这样子,不过我的阶下囚,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呢?”
  边灼眼里浮出嘲讽的意味,他提了一下他手上的玄铁链子,慢慢说:“杨奉竹,你也说你是皇帝了,怎么还这么幼稚呢?”
  边灼一边说着,一边走向杨奉竹:“你关不了我多久的。”
  他看着杨奉竹,心里十分笃定。为什么不相信呢?这个人依赖自己崇拜自己敬仰自己,怎么可能真的狠得下心囚禁自己呢?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正反面的规则理应长相相同,所以外貌的描写我就写的几乎一样~
  至于规则和凭证,我在另外的规则里面写了,这里之后补充吧~~~
 
 
    第2章 漏洞
 
  很多年前,边灼那时候还不认识杨奉竹,他是大陆反面最为尊贵的规则,在这之前从未离开过他的雪山。每一任命理师都是感知他的诏命,千里奔袭上雪山去找他。
  之所以离开雪山,是因为他发现了一个规则的漏洞。
  规则不会直接与世界沟通,他直接的媒介就是命理师。而命理师游走于整个大陆反面,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
  但是命理师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在皇权中周旋,以此帮助边灼平衡大陆反面。
  所以命理师不能是皇室中人,否则执行起来会很麻烦。
  然而这一次出了意外。
  每一任命理师都是上一任命理师自己挑选,规则只是做见证。但是上一任命理师挑选的新人却有问题。上一任命理师是半只豹子,拥有豹子的部分形态,在森林里遇见了一个小孩子,觉得他天赋异禀,就选了他。
  自从选了他,边灼检查了发现他没有皇室的血统,也没仔细注意,便让那孩子选了一种动物的形态,那孩子选择了老虎,边灼就赐予了他老虎的形态。
  漏洞就在这里。虽然没有皇室血脉,但这男孩还真是皇室人员,还是晨国的太子。
  他是晨国贵妃所生,生下来就被赐名太子。然而这孩子是贵妃的,却不是皇上的种,只是那贵妃以前喜欢的一个书生的孩子。贵妃心里不敢确认,更不敢说,皇上只觉得那孩子长得像贵妃,也没有多心,凭白只害苦了边灼。
  边灼是三年后在以前那个命理师死了以后才知道现在的命理师竟然是太子的。那个命理师其实已经发现了杨奉竹的身份,但是舍不得他的天赋和筋骨,更怕边灼会反对他教导杨奉竹,竟然一直瞒着不说,直到他死去,传位给杨奉竹。
  边灼本人并不喜欢透过规则去观察大陆反面,因为他是比较在意隐私的人,不仅在意自己的,也尊重别人的。
  尊重隐私的成果就是直到命理师成为了杨奉竹以后,边灼才知道这人不能当命理师。
  为了挽回自己的错误,他便离开了雪山,来到了晨国的皇宫。
  这才是杨奉竹第一次见到边灼。
  他从上一任命理师那里得知了规则的存在,他的老虎形态也是边灼所赐予的,但是他从未见过那个规则,那个传说之中的人物。
  杨奉竹回到太子府就听下人说有人在书房等他,那人没有拜帖也不知道是谁,但是武功了得,侍卫拦不住他,又看他没有恶意,便只好由得他在书房等着。
  杨奉竹心中困惑,只好先去书房,进去就看见边灼坐在他批改文书的位子上,一动不动。他带了个斗笠,杨奉竹看不清脸,只好先是问道:“您是。。。。。。”
  边灼取下斗笠,冰冷的脸上毫无表情:“边灼,规则。”
  杨奉竹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边灼的眼睛,一紫一红,像极了魅魔。他从师父口中听见过很多这人的传说,可是即使是师父本人,也不过就见了边灼两次罢了,还是中年以后,自己还这么年轻,边灼不应该这么快就找来才对。
  想到这里,杨奉竹已经心下了然,师父曾说自己的身份是不应该成为命理师的,只是瞒着没有告诉规则而已。一开始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心里是有些紧张,但之后一直不见规则,也就渐渐放下,没想到他一接任师父的位置,边灼就来了。
  杨奉竹心里有些复杂,他早就知道规则的容貌举世无双,只一眼就会惑人心智,蛊惑人心,却怎么也想象不到规则的惑人之色竟这般惊艳。
  他不愿意承认,他在这一眼里,竟也被这规则所迷惑,移不开眼。
  他微微垂首:“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吗?”
  边灼冷着脸,眼里弥漫着些许杀意:“我并不知道,这一任的命理师,竟然是皇室成员。”
  他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杨奉竹:“我承认我也有疏忽,否则不会任由你继承命理师的位置,所以我初心里不想杀你。如果你愿意把认证命理师资格的符文交出来,我可以重新给你种植记忆,忘记命理师的一切事情。你以太子的身份继续生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杨奉竹摇了摇头:“我虽是太子,但争位竞争惨烈,我不想失去命理师的身份和能力,抱歉大人,我不愿意。”
  边灼周身的气息突然便冷凝了:“你以为我真的再和你商量?我不过在告知你这件事情罢了。”他说完就瞬移到了杨奉竹的面前。
  不得不说,一张精心精致到毫无瑕疵的容颜是一件可怕的武器,他就面对着杨奉竹,双眼完全对称,除了色彩以外毫无差别,连睫毛的根数都毫无差别,和这样冷冽的眼睛对视,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杨奉竹微微后退,调整了气息,面色有些戾气:“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错您也知道,我父皇还有两个爱子,如今也依然和我夺位,我早就布置了一切,你不知不觉突然来这里,会打乱我所有的安排的。如果您当时就拒绝了我,我本可以将来登顶皇位,也可以不做命理师,但是您到现在才这么一来,会搅了我所有安排,我即使还是太子又如何,依然可能被打压下去。您应该早就否决我命理师的身份,而不是如今竞争白热化的时候来。这样一来,我除了失去命理师的身份,还会失去太子的身份,甚至可能失去性命。您这是想要我死啊。”
  他声音悲愤,又带着不甘心。
  边灼对皇权斗争并不甚明白,他除了听大陆正面的边心提过一些权谋之外,可以说是毫不理解皇室斗争的。所以其实杨奉竹跟他说了一大推,他完全没有怎么听懂,只大约明白了杨奉竹的意思是失去了命理师的身份他就会死。
  以前都是命理师帮他平衡各国,如今杨奉竹自己也是皇室,他便无人可以商量了。
  于是他看着杨奉竹,依旧面无表情。杨奉竹看他这表情以为他还是要收回凭证,却只看见边灼慢慢开口:“那等你称帝以后,我回来收回凭证。你知道命理师的职责是平衡皇室之间,我不可能让你当了皇帝之后继续当命理师。”
  他说完就看着杨奉竹,神色很凉。杨奉竹心下暗喜,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恭敬道:“是。”
  他大概是心中太开心了,行礼之后径直抬头,却正好直直和边灼对视。
  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也正微微偏着看着他,眼里华光异彩,波澜流转,他微微敛下神,却发现还是克制不住地心跳加速,于是他忍不住又抬眼看了一眼边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