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地主[美食] 作者:娃娃撑伞

字体:[ ]

 
小地主有空间,种种田、养养家,顺带捞个小攻回家好过年~
 
主受 
 
 
内容标签:随身空间 种田文 美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远 ┃ 配角:一堆堆 ┃ 其它:种田,美食
==================
 
 
  第1章 辞职
  
  “知道了,我已经买好明天的车票了……恩,我很快就回去了……”
  电话那头的人终于停止了试探,心满意足地挂上了电话。
  沈远撂下电话,端起已经凉透了的方便面开吃。时间过了也不知道多久,面都软胀失去了弹性,他扒拉了两口,便丢在了一旁。
  不到四十平的一居室,靠墙放着一张略大的单人床,斜对面一张书桌,一把椅子,拉链布式的衣橱和窗帘都是嫩黄色的。
  房东是个年轻的姑娘,赶着出国进修,看在沈远一次性全款交付三年房租解了她燃眉之急的份上,也很是豪爽地把自己新置办的一些小物什都留了下来,床单被罩都是小意思,阳台上的电磁炉,电饭煲等做饭家伙也都留给了他,全是新的。
  现在城里的小姑娘对未来都很有规划,都流行置办房产给自己留个保障,还玩股票什么的,当真是聪明的很。俗话说的好,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嘛。
  像他,就是信了个不靠谱的玩意,连着瞎忙了一年多,空间什么的……他还不如个小姑娘有脑子呢!
  一边收拾行李,沈远一边深刻反省着。
  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他在这个城市毕业后就直接留了下来,到现在有三四年的时间了,却也始终保持着单身汉的风格,除了一堆衣服,刮胡刀,手机,笔记本以外,也真的是没什么了。
  一个塞着笔记本的双肩包,一个塞得半满的黑色提包,这就是他在这个城市生活的全部必需品了。
  环顾了一圈越发空荡的小房间,沈远拍拍肚皮,犹豫了一下,还是出门了。
  现在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深秋的夜里凉意很重,从小区拐出去,外面黑乎乎的,路灯早在几天前就坏掉了,到现在也没人来修。
  从巷子口右拐,商店都关门了,外面还有两三家小摊灯火通明,沈远有时候加班回来晚了,总是在这里买上点吃的。
  老板和他都算是老熟人了,远远瞧见他晃悠过来,便热情地打招呼:“小远吃了没,要不要来点烤串?”
  沈远摇摇头:“不要烤串了,上火。来碗饺子吧,两瓶凉的。”
  “好嘞,一碗饺子,白菜猪肉馅的!”胖老板豪爽地回头吼了一嗓子,然后回头问道,“在这吃?”
  杨远探头往里瞅了瞅:“外带。”
  “外带——”杨远话音刚落,老板又是一嗓子吼出来。
  杨远四下瞧瞧,坐到了胖老板身后的空桌边等着。
  “今个怎么这么早?”胖老板手脚麻利地翻转着烤串,回头跟沈远唠嗑。
  “今个没上班,我辞职了。”
  “不干了?”胖老板大吃一惊,整个身子都扭过去,“这么高工资,就这么不干了?”
  沈远点点头,从兜里摸出烟来点上。
  沈远和他都认识快小三年了,沈远是销售部门经理的事,胖老板也是知道的,当下就替他可惜起来,一副过来人的姿态,语重心长道:“小伙子,这年头工作可不好找啊,做生不如做熟,你在公司待这么久好不容易才混到经理,再换家公司可就是从头来过了,到时候混得好不好还不一定呢,你可得再想想清楚了。”
  沈远无奈地咧嘴笑了笑:“李哥,我是要回老家,不是换工作。明个就走了,今晚在这再吃一顿。”
  “回老家?结婚啊?”
  “女朋友的影子都没呢。”
  “那你回去干什么,就在这呆着呗,你再努力个把年,付个首付就有房子了,还怕没女朋友?”
  就是女朋友惹的祸啊!
  沈远苦哈哈地低头吐烟圈。
  他就是嘴贱啊!
  你说喝醉了就乖乖上床睡觉呗,非要接什么电话?接电话就算了,被催一下婚姻大事又不会掉块肉,他是怎么说的来着?
  【妈,我才25!这都算大龄青年?结不了婚就不结呗,找不到女朋友,我就找个男的!你儿子长得又不赖,你就甭担心了。】然后他就晕乎乎地抱着电话晕死过去了。
  他是睡的爽了,第二天一睁眼,就看到快要被打爆的电话,一点开屏幕,一串串的未接电话和快被塞爆的收件箱。
  他拨回去后,立马就被一番心灵慰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果断一句要去上班就挂了电话。等洗完脸了,才想起来这么件事,登时就乐了。
  但他也没乐多久,因为他家老妈显然是把他的玩笑话当真了!
  电话一路追到他的办公室,他刚笑嘻嘻地糊弄完,这边厢,大哥的电话就追过来了……
  再接着,二哥的电话也来了……
  再接着,三叔的电话也来了……
  短短一个星期,他接的电话都快上百了,掐指一算,他们家的亲戚都友情出场了一把。
  最后他家亲戚为此还特地开了个会,商讨后的结果,就是他一定是在城里学坏了!回家,果断得回家,工作再好也得回家!
  他开头自然是不乐意的,他寒窗苦读这么些年,助学贷款上完大学,毕业后还完贷款才攒了多少钱,就这么回去了?他图个什么啊。
  然而他的抗议在家里亲戚眼中,那就是肯定已经在城里找到男人了,所以才死活不肯回家!
  这可怎么得了!!
  他一辈子也没进过首都的老妈果断拍桌子,你不回来是吧,好!那我就亲自去瞧瞧,到底是哪个小妖精迷了你的眼!
  ……
  眼看自家老妈都快得妄想症了,他叹口气也只得妥协。家里人也不是那么无理取闹的性子,见他愿意回来了,就放软了态度说先回家缓缓,过一阵子休养好了再回去城里,他们绝不拦着了。
  就是不知道这‘一阵子’到底是多久了。
  “嘿,想什么呢?后悔啦?”
  肩膀上被拍了下,沈远这才发现胖老板已经烤完串坐到了自己身边,便顺手递了根烟过去。
  “后悔什么,辞都辞了。”
  沈远是真的不在意这个,他现在的工作本就不对口,原本也是想着要换换环境的,这件事不过是让这个计划提前了一点而已。
  “我说小远啊,你这大学生回老家能干什么啊?难不成真的去种地?种地能挣几个钱?以后娶媳妇都难啊。”
  沈远现在听到跟结婚有关的话题就头大,干笑着转移话题道:“李哥,你也甭担心了,我这趟回去又不是不出来了。再说了,我要是回来了,一时半会找不到工作,就跟李哥先混着呗,做个打杂的总也饿不死不是?”
  “嘿,放心,你这小子有本事着呢,只要愿意回来,还能找不着工作?最起码你李哥这里肯定有你的位置。”李哥笑了起来,“就是现在的工作可惜了……”
  一个月小八千呢,他听着都替沈远心疼得不行。现在大学生都不好找工作了,沈远好不容易熬到经理位置了,说不干就不干了,想也知道是家里有事才急着回去,他不好追问,但也真是替他可惜着。
  “话说,你们公司不能请长假吗?你要回去多久,请假不行?”
  沈远乐了,拍拍李哥的肩头,嬉皮笑脸道:“我说李哥,你就别替我急了,不就是个工作嘛,没了再找呗。再说了,我这个小经理,听着挺体面,每天还不是累成狗,你还不清楚?”
  这倒是,李哥默默点头。他几乎每天都在半夜目送沈远回家,不是浑身酒气就是饿死鬼模样,他都是晚上出来摆摊,白天休息,还不算太辛苦。但是沈远不同,正儿八经的工作,白天上班,晚上加班,这么熬着,能不累吗?
  “现在都不容易啊。”李哥感叹地摇摇头。
  “是啊,”沈远也跟着感慨,“现在大学生遍地走,一抓一大把,挣破头地给人打工。还不如像李哥这样,攒点钱自己当老板呢,不用看别人脸色不说,还能养活一家子。”
  “嘿嘿,这倒是,你李哥没……”
  李哥咧着嘴正要说些什么,老板娘就拎着袋子出来了,沈远赶紧站起来接过,又跑到冰柜拿了两瓶啤酒,最后跟李哥简单道个别,就慢悠悠地往家晃。
  难得不用加班的日子,他总算是能早早睡一觉了。
  喝饱睡足,明个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
  沈远哼着小调走进小巷。
  
  第2章 周毅
  
  在火车上一觉睡到站,晕乎乎地提着行李,擦着路人的肩膀往车站外走去。
  久违的家乡话在耳边响起,沈远揉揉耳朵,瞬间颓靡了。
  待会回家有他受的了。
  从候车厅出来下了长楼梯,沈远直奔对面的广场。
  现在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对面广场上依旧塞满了车,沈远绕过几辆计程车,熟门熟路地摸到一个拿着电话东张西望的男人身边,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师傅,去杨家村吗?”
  男人扭过头来,还没看到沈远的脸呢,就热情地拉着他往一旁的黑色私家车走去,边走边说:“我不去,不过我兄弟去,大兄弟这么晚的车,累了吧?先把东西放车上,来来。”
  “嘿,老张,快帮忙拿行李!”
  “来咯!”在车尾打电话的中年男人闻言立刻拉开后车厢,手脚麻利地接过沈远手中的提包,往里一塞,就拉着他往后座走。
  “这个点了都,大兄弟也饿了吧?要不先买点吃的垫垫肚子?”
  沈远点点头,跟车主哈拉几句,掉头往一旁还在营业的小超市走去。
  这种拉私活的车,走一趟怎么也得装个半车人,刚才他一探头,里面一个人也没,知道一时半会也走不了,沈远决定先祭下五脏庙。他们这个地方不大,人都还算朴实,知道他是去杨家村的,那就是一个县里的人了,他的东西先放那里倒也不用担心。
  小超市里很冷清,老板站在收银台后看着电视喝着啤酒,沈远从他面前走过也没回头。
  扫了一圈没看见什么好吃的,沈远随意拿了罐饮料去结账。
  “哟,这不是小远吗?刚下车还是要走?”
  沈远正往外掏钱呢,肩膀就被勾住了。
  回过头去,沈远笑了:“我要是在家,能不和你联系吗?这不,刚下火车。”
  来人正是沈远的高中同学兼初中同学——李亚军,这人高中毕业没考上本科,干脆就不上了,一直在县城里混着,两人还保持着联系,关系也算是铁哥们了。李亚军小时候还没沈远高呢,现在都比他猛过半个头去了,也不知道怎么长的。
  “这可巧了,哥们也是来接人的,还赶上你回来了。走走走,一起去喝一杯。”李亚男勾着沈远的脖子就往外拖。
  “哎哎,喝什么啊,改天吧,我这行李都……”
  被硬拉着出了店门,沈远巴拉巴拉地推却着,一抬头瞧见眼前的人,立刻闭嘴了。
  超市门口正站着个男人,背着他们抽着烟,短短的头发嚣张地竖着,短袖牛仔裤,拿着电话的手腕上一道红绳。
  周毅。
  沈远一眼就认出了他,斜眼瞅着李亚军,偏生这人毫无自觉,声音里都透着高兴:“周毅,瞧瞧谁回来了?”
  周毅嗯嗯啊啊地挂了电话,斜着脑袋往后看了一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