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是呆萌不是春虫虫 作者:友人A

字体:[ ]

 
书名:我是呆萌不是春虫虫
作者:友人A
章节:共 11 章,最新章节:The End
备注:
 甜宠向
睡前小萌短,希望不会话唠爆发写太长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绒绒,老虎 ┃ 配角:兔子妖 ┃ 其它:长毛兔可萌
 
==================
 
  ☆、绒绒
 
  绒绒是只白色的长毛兔妖。兔如其名,从出生起,绒绒的毛就开始肆意地疯狂生长,如今不过两个月兔龄的绒绒已经长成了一只巨型白毛团,眼睛完全被挡住,若不是鼻子和嘴巴那里粉嫩嫩的一小点,任谁都看不出绒绒是只兔子。
  绒绒出生一个多月的时候,爹娘就留下了大把的鲜草出远门度假去了,绒绒的白毛越长越长也就越发的懒得挪动,整天懒洋洋地窝在只有自己一个的兔窝里,只有到饿了的时候,才会低头吃一些爹娘留在身边的鲜草,每每吃完再抬头时老是沾了满脸的草沫子,绒绒自己看不见,可邻居家的小兔妖都看到了。
  兔妖界没有呆萌的说法,邻居都在说绒绒是个傻兔子连饭都不会好好吃而且长的奇怪所以他的爹娘才不要他。邻居家的小兔妖们觊觎绒绒嘴边的鲜草很久了,在观察了小半个月发现绒绒真的只有一只兔子窝在兔窝之后,这一天总算是熬不住嘴馋排着队溜进兔窝把绒绒的鲜草都吃了个干净。
  绒绒毛长,笨拙得很,没能拦住小兔妖。
  小兔妖吃饱了就绕着绒绒转圈圈,越看越觉得这只傻兔子好欺负,就开始动手戳戳,绒绒毛长,小兔妖们的动作他根本感觉不到,还是窝在那里一动不动。大一点的兔妖就带着小兔妖们排排队从绒绒头顶有些高的石台上一只只跳下来,掉到绒绒身上就像是掉进了软绵绵的云朵里。
  绒绒再怎么说也只是一只兔龄两个月的兔宝宝,被兔妖压疼了。于是应了那一句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绒绒很生气,可因为毛实在太长,情绪都被挡住啦,所以后果一点都不严重。兔妖们还是把绒绒当兔肉垫折腾,玩够了之后才一边高喊着绒绒是只傻兔子一边排好队回家了。
  傍晚,绒绒觉得饿了,才想起来鲜草被兔妖们吃完了,呆呆地在原地愣了一会儿。
  晚上,绒绒觉得更饿了,闻到了鲜草的味道,伸出舌头舔舔,尝到了草沫子的味道,可是脸实在太大啦,闻得到草香尝不到,又呆呆地在原地愣了一会儿。
  肚子咕咕叫,绒绒不开心了,他才不是笨拙地动不了,只是懒而已,他才不是春虫虫,只是呆萌而已。
  饿得慌的绒绒终于在半夜出了从没出过的兔窝,骨碌碌地顺着下坡朝不知名的方向滚去,停下来的时候,绒绒发现自己在一片白菜地里,绒绒开心了。
  于是,白毛团窝在白菜地里不动了。
 
  ☆、遭遇了
 
  老虎是只刚成年的虎妖,平日里冷冰冰的和谁都不亲近。两个月前听了守株待兔的故事后不知为何抽了风想要在自家门口种一大片白菜看看能不能勾引来食草系小动物,把他爹娘给气了个半死,好好的万兽之王,山林之主,好端端的不捕猎,居然学人干起种白菜的勾当,传出去了丢不丢人?!
  老虎爹娘当时就把他轰出了家门。老虎现在住在自己和熊打架赢来的山洞里,从两个月前开始兢兢业业地照顾着自己的白菜,日子过得也算悠闲。
  如今白菜终于长成了。
  这天一清早,老虎照惯例从洞里出来准备给白菜浇水,环顾了一圈自己的白菜地,突然目光锁定在了白菜地正中央相当显眼的白毛团身上,眯了眯眼,嘴角一勾,还真的上钩了?白菜刚长成,居然就成功地有猎物送上门来了?
  老虎兴奋地仰天虎啸了一声震得林子里的鸟儿都吓得扑腾着翅膀开溜了,白毛团居然还在原地一动不动,老虎不管三七二十一,扑上去张口就吞下了赖在自己白菜地中央的白毛团,然后,悲惨的,噎住了。
  毛球堵在喉咙口老虎痒得难受,最要命的是毛球卡在那里既咽不下又吐不出,老虎觉得自己可能会变成世上头一只吃东西噎死的虎妖。
  在坚定的求生意志支撑下,老虎挣扎了半天,终于把白毛团吐出来了,眼见白毛团沾了自己的口水缩小了一圈,被吐出去之后因为惯性骨碌碌地朝着坡上滚,越滚越慢停在了半坡上,又转了方向重新滚下坡,最后定在了原本窝着的菜地中央,一寸不差。
  老虎抖抖胡须,干瞪眼:这究竟是个什么妖物,怎么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绒绒昨夜找到了白菜地,一个兴奋过头就睡了过去(这是神马逻辑啦)。
  梦里头一阵晕眩,认为自己一定是饿晕了,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吃饭,于是悠悠转醒。绒绒感觉全身有些湿漉漉黏糊糊的,不禁低头望了望天空,昨晚是下过雨了么?唔,刚才睡着的时候好像确实隐约听见像是打雷的声音。
  嗯?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为什么是低头呢?
  绒绒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正处于肚皮向上四脚朝天的状态,抖抖腿,尝试第一次,翻身失败,尝试第二次,失败,尝试第三次的时候,也不知道哪来的外力在自己身侧稍微推了一下,绒绒总算得以翻身成功。
  老虎原本站在一边仔细打量着白毛团,死活看不出这是个什么妖物,这时白毛团突然动了起来,有些不规则的颤抖着。老虎警惕地在一边看着,然而看了老半天实在也没觉得这毛团有什么攻击性,不禁又抬爪碰了他一下,白毛团似乎顺着自己的爪子翻滚了半周,又不动弹了。
  老虎挑眉,这是在装死么?
 
  ☆、大老虎
 
  绒绒翻过身来了,绒绒觉得窝着很舒服,绒绒开心得闭上了眼睛(然而并没有人看得见他的眼睛),绒绒差点又睡过去了,咦?似乎有什么事情忘记干了?
  哦,醒过来是为了吃饭的。
  绒绒想着,白菜地啊,一大片的白菜地啊,到哪不是白菜啊。于是懒懒的眼睛都不睁就往边上挪了挪,碰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之后停下,低头,张开小嘴就咬下去,没有爽脆的口感,反而吃了一嘴毛……呸呸呸,什么坏白菜,为什么会长毛。绒绒有些不满,半睁了眼睛视线穿透了层层兔毛的阻碍瞥见前方两步远处的白菜,挪了四个半步,惬意地闭了眼,开始啃白菜。
  老虎见白毛团慢吞吞向着自己靠近,眼睁睁地看着他挪动到自己的脚边,下一秒感觉自己的虎爪被什么咬了一口,但是一点也不疼,显然这白毛团没有肉食动物的尖牙。白毛团咬完之后,又慢吞吞挪到就近的一株白菜边上,发出了细微的咔咔声。
  老虎愣愣地看着自己爪子上有小小一撮毛沾了白毛团的口水,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是世上第一个吃食草动物差点被噎死不说而且还被反咬了一口的虎妖。
  老虎生气了,这后果可比绒绒生气要严重多了。朝着白毛团就是一声怒吼,吐息间是毫不遮掩的猛兽气息,白毛团的毛瞬间就都顺着老虎的咆哮歪歪地倒向了同一个方向。
  绒绒不知道自己在老虎的怒吼下变成了一只杀马特长毛兔,甚至连自己身边有一只老虎都没有意识到,听到了耳边的一声吼,嘴巴里还鼓鼓的满是白菜,绒绒呆呆地抬头朝着怒吼的方向看过去,嘴巴没来得及合起来,于是一小口菜叶就掉了出来,变成了化石一般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副傻样。
  老虎心情愉悦地看见了怒吼起了预料之中的震慑效果,得意洋洋地正准备揭晓白毛团究竟是什么妖物,好不容易等到那白毛团停止了啃白菜转了头正面面对自己,老虎仍然是相当的傻眼,当时的心声是:这白毛团到底是个什么鬼啦?
  哪怕是正脸对着自己,白毛团分明还是个白毛团,连眼睛都找不到,满脸的白菜屑,老虎会有信心把这称之为白毛团的正脸也纯粹是因为看见了白毛团那可能是鼻子的粉嫩一小点,以及刚好从他没合上的嘴巴里掉下来的一口白菜。于是老虎的心声变成了:这呆萌到不行的白毛团到底是个什么鬼啦!
  
 
  ☆、然后
 
  老虎瞪眼,对着白毛团用了妖界通用的语言:“你是个什么东西?”
  眼看着白毛团微微动了动嘴,老虎屏息等待一个答案,却只等到了绒绒嚼了一口嘴里白菜的动作,脸上的白毛跟着颤动了下,有三块白菜屑随之落下。绒绒只嚼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嘴巴半张的化石状,一副我听不见你在说什么的呆样。
  老虎脑袋上多了个井字,冲着白毛团吼:“喂!我问你话呢!”
  就见白毛团缓缓闭了嘴,然后嘴巴迅速地一张一合好几次嚼完了嘴里的白菜,骨碌碌地开始朝远方滚去。
  老虎脑袋上的井字瞬间增至三个,毫不留情地抄起虎爪把白毛团压在爪下,眯了眼,龇龇牙,咆哮:“你别一副假装听不懂的样子!信不信我现在就吃了你!”
  绒绒滚到一半被压制住,又变成了四脚朝天的状态。绒绒不开心了,绒绒决定要反抗,四条小短腿开始乱蹬想要摆脱身上的重物,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不管怎么样从旁人的角度来看绒绒都是一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球体。
  至于为什么作为一只兔子遇见了老虎没吓软腿还敢反抗嘛,因为绒绒从没见过老虎,所以完全不认识这种生物啊(春虫虫)。
  老虎压着白毛团,感受到了爪下白毛团惊惧的颤抖(不,他那是生气的反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不忍心了,爪子底下的白毛团似乎真的很小,只是毛多了些才看起来体积大,现在自己伸爪一压才感觉到,这厚厚一层的白毛下才有几两肉啊,不过这软乎乎的毛手感真是相当不错。从这白毛团刚才异常的反应来看,莫不是被自己刚才一吞一吐给吓傻了吧。
  老虎心想,反正自己白菜种了这么多,不如把这白毛团养肥了再吃也不迟。
  抬起爪子松开了绒绒,绒绒便自顾自又骨碌碌地滚了起来。
  绒绒心里非常骄傲,看吧,怕了我的乱蹬果然把我放了吧。
  殊不知在身后老虎时不时伸爪轻轻拨弄之下,绒绒正被老虎控制着方向朝着老虎住的山洞滚去……
  
 
  ☆、JQ
 
  回了山洞,老虎看着白毛团一身脏,又是被自己吞过吐出来,又是在菜地里滚的,摇了摇头。特别是白毛团满脸挂着白菜屑的蠢样,老虎看了相当的不顺眼,把白毛团搁到自己的石床上,自己站在床边,这时绒绒正好同老虎脑袋等高,老虎伸了舌头,没轻没重地朝着绒绒脸上舔了一下试图帮他把脸弄干净,然而力道并没有控制好,绒绒被舔得整个在床上翻了个跟头,圆润地滚了好几圈从床沿的另一边掉下去了!
  老虎一惊,赶紧绕过去查看白毛团有没有事。
  绒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摔疼了,出生到现在都没这么疼过,挪到墙角缩成一团嘤嘤嘤。
  老虎绕过去的时候就见白毛团躲在墙角里颤个不停,想都没想就化作了人形上前去抱起角落里的白毛团,用手把他捧起来之后才觉得这白毛团真是柔软得叫他肝颤,怀里的白毛团抽抽搭搭的,老虎心存歉意,轻轻给他顺毛,边顺边哄:“乖啊,不疼不疼,哪里知道你这么容易就会滚下去啊。”
  绒绒觉得被顺毛顺得舒服了,不一会儿也就忘了疼不颤了,觉得给自己顺毛的人声音很好听,手也很温暖,绒绒很开心,绒绒昏昏欲睡了。
  老虎打了温水准备给不动弹了的白毛团洗澡,动作异常小心翼翼地把白毛团放进了温水里,一手还拖着他的下巴以防他呛水,泡了水之后,原本蓬蓬的毛都松软了下来黏在了一起。
  老虎惊讶地看着原本两只手都捧不过来的白毛团碰到水之后就跟要化了似的迅速变小,顿时觉得心惊肉跳,差点没把他从水里捞出来。还好老虎没有担心太久,因为白毛团缩到一个手掌的大小就不再缩了,老虎也终于看清楚了白毛团的原形,一只兔子,一只在洗澡的时候睡着了的嘴巴微张露出四颗小门牙的兔子。
  老虎沉沉低笑了一声,手上的动作越发轻柔起来。
  原本只是想要检查一下白毛团摔伤了没有,趁着毛沾了水翻看了一下,惊异地发现白毛团身上有不少淤青。老虎笑不出来了,也不知道是这蠢兔子自己滚出来的还是之前傻呆呆的遭人欺负了。伸手在淤青上轻轻揉了揉,绒绒在睡梦当中舒服地发出了哼哼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