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之蘑菇军团 作者:予时

字体:[ ]

 
 
文案
一个少年,一只蘑菇,一个男人的成长、奋斗和携手。
 
内容标签:末世 异能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悦,陆宵,蘑小菇 ┃ 配角:等等 ┃ 其它:末世,异能,蘑菇
 
 
  ☆、1
 
  林悦躲在山洞里已经7天了,他无力地躺在潮湿的泥地上,脸上透露出的是长时间饥饿后才有的菜色,本来就不胖的身形显得更干瘦了,衣服挂在身上都有透风的感觉,外露的小腿上凌乱的包扎挡不住一条外露的伤疤。他战战巍巍地抬起手,费力地在阴暗的山壁上摸索,一会儿后,也许是感觉手指碰上了凉凉的地方,再把手指挪到嘴唇上,抹了抹干的发裂的嘴唇,林悦只是在凭着求生的本能做着一些动作,至于是不是真的有水,他已经思考不了这么多了,尽可能的,哪怕是心理暗示的方法也好,试图缓解一点自己的饥渴。然后手指又继续放在山壁上摸索。好干、好饿、胃部干涩的蠕动在消耗着最后一点生命力,林悦记不得自己多久没吃没喝了,4天?5天?还是更久?本能地觉得自己还活着,又很恐惧地感到死亡越来越近了。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似乎没有什么好牵挂的,却又觉得那么不甘心,“我不想死!”,恐惧的情绪蚕食着林悦的思绪!
  恍惚间,林悦感觉手指好像抚过一小坨什么凸起的东西???大喘一口气,费力地睁开眼睛在黑暗中向哪个方向看去,隐隐约约的一片看不清楚是什么,林悦抬了抬身体,伸手再次向那个位置探去,圆圆的,软软的,上面一个像伞一样的平平的圆盖,下面一个小圆柱,一个拳头大小,林悦猜测:是蘑菇吗?吃下去是不是可以多撑个半天?一天?当林悦手抓到蘑菇根部,想要拔的时候,那个圆圆的菌盖似乎轻轻地颤动了一下,划过林悦的掌心。而那一瞬间,林悦觉得自己是不是疯魔了,他居然感觉到小蘑菇传递出来的一丝害怕、请求的情绪。林悦的手顿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放在小蘑菇的菌盖上摸了摸:“小东西,别···怕,我不··吃你···”林悦就这样靠在小蘑菇下方,干涩的喉咙即使吞咽也分泌不出一点唾液了,晕晕沉沉中意识开始飘远······
  林悦是个孤儿,不知爹妈是谁,婴儿时就被扔在孤儿院门口,十几年在孤儿院长大,也许是基因的影响,也许是孤儿院伙食的原因,小时候的林悦长得比其他小孩都瘦小,一向是被人欺负的对象,长此以往,性格变得越来越内向,甚至有些孤僻,同时又非常的敏感。可从本质上来说林悦天性上自带善良和勤奋的属性,一直以来他都不吭不响地努力读书,勤工俭学。林悦低调不挑事不代表他不懂事,内向不合群不代表他愚蠢无知,所以林悦也是孤儿院里第一个考试重点大学的。
  林悦的学校就在本地L市,大学的生活原本应该是丰富多彩的,像参加社团活动啊,谈恋爱啊,可对林悦来说,他孤单的生活还在继续。他是班上唯一一个申请助学贷款的,平时在食堂里勤工俭学,周末就去街上发传单。像他这样没钱没背景,长相普通还不主动的人,和男生玩不到一块去,也得不到女生的青睐。
  即使这样,林悦却觉得自己恋爱了,或者说是林悦自己的暗恋。被林悦单恋的女生叫于珊珊,过程简单且狗血,就是开学的时候于珊珊从家里带了很多吃的喝的来学校,然后给了林悦一些。这是林悦第一次从女生那里得到礼物,也不知怎么的,受宠若惊的林悦就暗恋上了于珊珊,觉得她温柔善良。林悦不知道的是于珊珊给他的东西其实是全班除他以外所有的人都挑选后最后剩下的,给林悦也不过是顺手为之,而林悦从来都没进入过于珊珊的眼里。只能说说真相往往都不那么美好。
  不过因为林悦本身内向,所以一直是在心里暗暗地喜欢,未曾去表白,更不会做什么逾越的事情,再加上他不合群没有什么朋友,也就不可能去和别人讲自己的心事,结果一个学期下来,居然完全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日子一直这么平淡的过着,直到学期末,林悦他们班申请组织了一场为期7天的山林探险活动。
  
 
  ☆、第 2 章
 
  大埔山距离L市近2个半小时的车程,是一片巨大的自然山脉,前面的一小部分被政府开发形成了户外旅游的大型景区,再往里的未开发的自然山林是限制游客进入的。林悦他们班把探险地点选在了景区和自然山林交接的边界地带,一方面可以避开游客聚集地方便班级活动的开展;另一方面也是班上那些具有冒险精神的男生鼓动要求的。
  以林悦的经济状况,参加这活动压力不小,可是18年来,他都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他渴望能有个朋友,而且他也希望有机会能和于珊珊一起做活动,所以一咬牙,林悦也报了名。
  活动费里只包早餐和中餐,晚餐要自己解决。林悦不像其他同学完全不在意钱可以在景区现买吃的喝的,于是他给自己做了7餐份的馒头烧饼带着准备晚上吃,再自备2大瓶水,加上一套换洗衣服,塞了满满一个旅行包。
  活动进行了两天后,林悦倍感失落。除了需要做事的时候会被人呼来喊去之外,其他时候别人都是一个个的小团体,他根本融不进去。特别是林悦感觉到于珊珊并不愿搭理自己,有几次林悦都鼓起勇气靠近于珊珊那边,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于珊珊和她的小团体总是这样那样的事情就会远离林悦,去到其他同学所在的地方说说笑笑,几次之后林悦怕被别人看出自己的心思,也就不敢再靠近了。结果两天下来,大部分时间林悦其实就是独自在一旁看着别人活动。
  这天晚上大家都睡了的时候,林悦却翻来覆去地无法入睡,失眠的他索性爬起来跑到外面找了个空地坐着发起了呆。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突然“卡~啦!”一道白光,林悦被惊得一抬头,只见天空像被撕裂了一般,数不清的疑似“燃烧物”的光划过天际坠下。前后也就十几秒吧,异像就消失了,天空恢复了平静。流星雨吗?林悦有点蒙。不,不像,那种燃烧的光芒让林悦有种怪异的感觉,但那又是什么呢?摇摇头,林悦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敏感了,就算真有什么,也有政府去操心,有专家去研究,他在这瞎琢磨个什么呢!
  “林悦?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外面?
  ”啊?是带队的陈老师。从他的表情看,老师并没有看到刚才的异象,林悦不会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刚才看到的情景,最后选择了沉默,应了一声便起身回去睡觉了。他做梦也想不到一切就此颠覆!
  隔天大家就从微薄,微信,广播,手机新闻上都知道了昨晚的异象,据说很多国家的城市或海域都被大量的“陨石”袭击了,但因为“陨石”的体积小,虽然造成了一些人员伤亡,但情况不算很严重,麻烦的是“陨石”带来的肉眼可见的粉尘弥漫到整个城市和海域,甚至在进一步扩散。而仅在Z国,到目前为止,就有3000多处地、市被发现“陨石”并上报相关政府部门。L市并没有被陨石砸到,但是距离他不到200公里的S市却被砸到了,秉持着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上级指示,L市调配了消防、医疗、以及社会上组织的自愿者去S市协助,倒是一片积极向上的情景。林悦一班人也没有被影响,仍然按计划在山里开展活动。
  可林悦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总有意无意地就会去关注“陨石”有关的新闻,又过了一天,他看到新闻说S市的粉尘已经变稀薄了,但是范围已经扩散到了L市和周边的城市,包括林悦所在的大埔山,甚至还在进一步随空气扩散;同时全国其他几个被“陨石”砸到的地区也是类似的情况。虽然新闻里说情况正在好转,一切都在恢复正常,但林悦心里却觉得很不安,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过于敏感,但总觉得有事要发生,可林悦没什么要好的朋友,这种不安也没有地方可以倾诉,即使他找人去说了,估计也只会被当做神经过敏,杞人忧天而已。
  
 
  ☆、第 3 章
 
  这天下午林悦他们开始从半山腰开始向山顶进发,按照班里的计划,今晚要到达山顶,明天开始,也是活动的第五天和第六天都在山顶活动,最后一天就下山。而到山顶的时候,不知道是信号不好还是怎么的,大家的手机都连不上网,也打不通电话了,最特别的是,林悦觉得山顶的游客很少,少的有点不正常,难道游客们都窝在旅店里旅游吗?
  带队的陈老师先把大家安排进旅店,2个小时后,陈老师紧急地召集大家开会:“据说现在有什么不明原因的传染病,很多游客病倒了,所以现在为了你们的健康和安全考虑,要求所有人尽量待在各自的房间,不要擅自出去,避免交叉传染,明天再看看情况,情况不好的话就提前结束活动,尽早下山回学校。都听明白了吗?”
  陈老师心里也很焦急,你说带队出来活动,万一病倒了几个,家长还不找死他的麻烦?!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确实这种情况有点始料未及,但没有人这时候会和老师唱反调,都表示明白了,陆陆续续回了房间。
  谁料天不遂人愿,到了凌晨2点多,林悦他们班就有3个同学开始发烧起来,一个小时后,体温越来越烫,人都迷迷糊糊的,陈老师真是着急上火了,这大黑天的,山上也没有医院,山顶的医疗站也下班了,山上停车场到山顶这段路只能靠步行,而且正常情况下要走两个半小时,晚上步行下山又不安全,无奈之下,只能每人先喂了2粒自带的感冒药,等天亮。
  更虽然经历过SARS,H7N9,Ebola virus的洗礼,但所有人的精神还是不免紧张起来,尤其在山上又发现手机没有信号,旅店的电话也因信号的断断续续打不了外面的电话时,更加忐忑不安。
  隔天一早,先把3个病号送到医疗站,因为这两天陆续有游客病倒,而且人数越来越多,医疗站也是人满为患,好不容易才排队挂上点滴。陈老师接着又组织人去安排准备下山,林悦和班长肖明被安排去山上停车场去订车。当然做主的是肖明,跑腿的是林悦。经过一个学期的相处,陈老师还是对每个人都有一定的认识,林悦虽然不合群不喜说话,但有什么安排的时候他还是能够听话且能做点事。
  可是因为他们是临时改变计划,而因为生病的缘故下山的人也变多了,一时间人多车少,都挤在停车场等号排队。而景区向市里要求调车的要求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直没有消息和进展。肖明和林悦从山顶下到停车场就中午了,在停车场排队又等了近3个小时,终于拿到了第二天一早6点下山的车的排号。停车场的信号比山顶好点,但也是断断续续的,网络上不去,电话时有时无,老师和同学还在山上等消息,肖明考虑了一下,决定自己在停车场附近去看看有没有地方住或者去租帐篷晚上宿营,而林悦上山去通知老师带队下来集合。
  林悦对班长肖明是佩服的,一个学期下来,肖明的办事能力是有目共睹的,而且他为人不卑不亢,普通的公务员家庭出身,但从来不会去阿谀奉承;也从不欺负弱小,学习成绩优秀,做人处事很公正但不迂腐,虽然和林悦不是一路人,也没有特别关注过林悦,但班上有什么事情都是他来通知林悦一声,而且林悦能感觉得到肖明对他说话时并没有不耐烦或者鄙视瞧不起的情绪在里面。所以说如果于珊珊对他来说是心仪的对象,那肖明就是林悦崇拜的人。也许从内心林悦就希望自己能成为像肖明这样的人,所以他对肖明的安排也很服从,跑跑腿什么的没什么技术含量,虽然累点,但林悦还是能力所及的;反之,如果要林悦去找住宿的地方,或者租帐篷,谈价格什么的,倒是会为难他。
  晚上6点的时候林悦终于爬上山顶传达了消息,然后所有人以最快的速度背好行装,然后20几个人轮流背着扶着3个病人,向山下走去。到了夜里10点多的时候,终于一班人到了山上停车场。
  肖明也的确厉害,找到一户农家院落,一部分人挤着睡3间房,另一部分在厅里和院子里搭帐篷。院落周围有围墙和铁门隔开,看起来还算安全。林悦今天爬上爬下跑了几趟山,累得一倒在帐篷里就睡着了。
  
 
  ☆、第 4 章
 
  第二天,天还没亮,大家都被叫起来了,现在全都归心似箭,也没有人抱怨早不早起了。可坏消息却永不停止一般,又有5个同学不舒服有发热迹象出现。陈老师已经是心急如焚了,招呼一声带着一班人就冲向停车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