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有一只鬼总想和我搅来搅去+番外 作者:一只鲤鱼

字体:[ ]

 
《有一只鬼总想和我搅来搅去》作者:一只鲤鱼
 
文案:
     短萌甜!
 
短萌甜!!
 
短萌甜!!!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异国奇缘 前世今生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Abc ┃ 其它:异世,骷髅
 
 
==================
 
  ☆、我是奥尔良
 
  今天刚发工资,周小撸特意开车去了x大外的小吃街。
  自从五年前毕业后,他就再也没有去过。
  不知以前曾听谁说起过。人这一生就像水里的浮萍,不管是顺流还是逆流,你总得往前走,往前看。
  周小撸掏出一把零钱,一角的,五毛的,一块的,他习惯在身上带着零钱,家里的小猪钱罐也都存满了三个。这个习惯,或许还要维持很久。
  “嗨,十六块八,刚好嘞!”老板笑眯眯的接过钱,随口闲聊了起来:“我看小哥你年龄不大吧,是从这学校出去的?”
  周小撸点了点头,他话不多,但在别人说话时,他总是听的最认真。
  老板也不介意他沉默,在社会上行走的人,谁看人没几分眼色?老板一边烫着麻辣串,一边和周小撸说着话:“我看小哥你人挺不错的,你看现在哪个年轻人随身带着零钱啦?出去玩没个一两千都不好意思打开钱包,平时更是连找的零钱都不要,嫌没地儿放……”
  周小撸吃着碗里的麻辣烫,不时点头附和老板,最后老板还大方的送了他一串牛肉丸,夸他是个有为青年。
  周小撸听后顿时哭笑不得,在这个城市中,最不缺的就是他这种‘有为青年’了。
  离开时,周小撸把牛肉丸的钱悄悄压在碗下。
  这年头,赚钱比花钱难,更何况他也不缺这一串牛肉丸的钱。
  人潮,车流,霓虹灯。
  所有生命都被一种名为‘生活’的野兽追赶着,周小撸也不例外。
  所以当他接到上头的紧急连环call让他马上准备去a市时,周小撸也只能认命的赶回家收拾行李。
  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两套换洗的衣服和几条内裤袜子而已。
  拉上行李箱的拉链,周小撸确定没有遗忘什么东西后,就给出租车公司打了电话,让对方过来接人。
  飞机抵达a市时,已经过了八点半,周小撸看了眼时间,又马不停蹄的打车到了分公司,等处理完事情回酒店时,得,已经凌晨一点了。
  “出差还真是个体力活儿。”
  周小撸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抱怨着,没一会儿就陷入了睡梦中。
  夜幕笼罩之下,平时隐藏在城市阴暗角落中的妖魔们纷纷离开巢穴,开始了每晚的狩猎游戏。
  黑暗中,两只魍魉血红的眸子紧紧盯着熟睡中青年,唾手可得的美味让两只刚生出灵智不久的精怪蠢蠢欲动。
  “不——”
  不等魍魉靠近青年,一阵带着煞气的阴风突然卷起两只精怪,在魍魉刺耳的哀嚎声中,阴风犹如世间最牢固的囚笼,魍魉被困其中无处可逃。
  躲在一旁准备伺机而动的猎手们见状均夺门而逃,没有人愿意招惹上这种实力高超的‘同类’。
  黑暗在此回归平静,两只倒霉的魍魉成为了今晚的狩猎者的大餐。
  长发及腰的男子坐在床边,苍白的手指隔着空气小心摹画着青年的轮廓。
  “晚安,周小撸。”
  男子盘腿坐在地上,单手撑起下巴就那么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着熟睡中的周小撸,视线温柔而眷恋。
  周小撸早上起床时觉得腰有点软,身上像是被某种动物爬过一样,粘糊糊的。
  额……光想想都觉得挺恶心的。
  周小撸拿着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他可受不了身上这么汗哒哒。
  背对着镜子的周小撸并没有发现,他的后背上不知何时被谁用朱砂画下了一幅‘连理枝’。
  从肩膀处一直延伸尾椎,缠绕着的两株蔓藤不分彼此地紧紧拥抱在一起,枝叶相连,完全分不清谁是谁。
  *****
  周小撸在来a市的第三天就生病了,病情来势汹汹,在他还没来得及确定自己生病了就晕倒在电梯里。脸蛋通红,全身发烫,吓坏了好几个和他一起座电梯的乘客,最后还是酒店经理帮他叫的救护车。
  周小撸知道自己又在做梦了,不然眼前的一切又该做如何解释?
  衣着龙袍的天子与蟒袍加身的王爷。
  周小撸突然感到一阵疲乏,他知道天子会自缢于乾坤宫,他知道王爷会带兵谋反,他更知道——
  最后王爷得到了天下,也失去了爱人。
  周小撸对之后的剧情了如指掌,因为这一场梦,他做了二十六年。
  从有记忆开始,围绕着这两人的梦境就没断过。
  开心的,悲伤的,激烈的,绝望的……
  梦境以两人为主角,上演了一幕幕堪比年度大戏的宫廷剧。
  深陷其中的周小撸时常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谁。是梦里那个痴恋对方而不可得的一朝天子?亦或是如今这个傻傻分不清现实的周小撸。
  梦中,王爷抱着天子的尸体离开了皇宫,没有人知道王爷把天子怎么了,正如没有人知道,王爷爱着天子。
  一座宫殿,两朝皇者的爱恋皆埋葬在其中。
  周小撸是被惊醒的,混噩的脑海中还残留着梦中所见的最后一幕。
  王爷吻着天子冰冷的尸体,许下了一个又一个的誓言,然而,怀中人在不会回他一个笑容应他一句好了。
  ——只要你醒过来,这天下我拱手让于你又何妨?
  ——为什么你还是不愿意醒过来?
  ——父皇不要我了,母后也不认我了,周小撸,难道现在连你也要丢下我吗?
  王爷抱起天子,一步一步走下地宫。
  “你以为,你死了就能彻底摆脱我吗?”王爷语气轻快,仿佛怀中抱着的不是一具已经冰冷的尸体,而是一只被折断了翅膀任人宰割的飞鸟:“前些日子我抓住了一个南疆人,据说他们族内有一种能寻人来世的秘法。你说,我们试一试可好?”
  地宫正中央原本是一个温泉池,现在里面装满了腥臭的血液,而在血池旁边,无数宫女侍从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堆放着。
  他们唯一的共同点都是手腕和大动脉上的刀痕,不难看出他们的死法都是因流血过多而亡。
  “我们会在一起,无论生与死。”
  周小撸两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
  那个疯子,最后竟是连尸体都没有放过。
  腰间佩戴的匕首,手腕上的一百零八颗念珠。龙床上,一颗被剔除了血肉的骷髅头被安放在金黄色的枕头上面,寝宫中,或大或小的骨制品随处可见。
  而这些骨头的来处,均来自一个人。
  从小生活在小康家庭的周小撸只感到难以置信,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丧心病狂的人?
  尤其是当他亲吻着骷髅头达到高—chao的那一刻,周小撸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是周小撸永远也不会懂的偏执,即便他也曾掏心掏肺地喜欢过一个人。
  *****
  医院的晚上其实并不怎么安静,周小撸靠在床头听着病房内的几个病号胡侃,他的身体现在还很虚弱,医生让他先住院一天观察观察,所幸公司还没那么灭绝人性,给他批了病假不说,还报销了住院吃药用的所有费用。对此,周小撸还是比较满意的。
  当时针指向数字‘十二’时,周小撸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爬起身,赤着双脚站在地上,只有紧闭的双眼让人知道他仍然还处在睡梦中没有清醒。
  他像只提线木偶,四肢僵硬着打开了房门。
  门外,长发披肩的红衣女子对着他妖娆一笑,黑暗中女子手指间拨动的银丝若隐若现。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
  幽怨的曲子不知从哪里传来,红衣女子伸出两只莹白如玉的纤纤细指,一寸一寸的抚摸过周小撸眉眼,鼻梁,薄唇。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
  属于女子的歌声依旧在走廊里回响,只是不再哀愁。
  “为何欺我!?为何负我!?”
  被斩去了轮回路的魂魄,她在这里守着一个约定,而理智却在年复一年的等待中被怨气吞噬,日积月累的戾气始冤魂化为厉鬼,她离开埋葬着自己尸体的荒坟,开始漫无目的得寻找自己前世的情郎……
  周小撸,正是她今晚找到的‘情郎’。
  红衣女子牵着周小撸走在前面,一股淡红色的雾体从红衣女子身上悄然飘出,跟在后面的周小撸在不知不觉间便将之吸入了体内。
  医院的走廊内静谧地只听见周小撸自己脚步声,惨白的灯光照在身上,印出一条狰狞的犹如恶鬼的影子。
  红衣女子突然地停下了脚步,一个被锁链困住了手脚的男子挡在了她面前。
  “能从黑白无常的手里逃脱,你是第二个。”红衣女子对男子行了一个古礼,她漂亮的杏眼扫过男子的手脚,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她开口说道:“你好,我的同类。”温婉的声音如夜莺啼鸣。
  一个被迫斩断了轮回之路的冤魂,一个自愿放弃转世重生的厉鬼,两个只有前世,没有未来的冤魂厉鬼,的确算得上是‘同类’。
  “还给我……”男子好似累极一般,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浓郁的疲惫感:“把他还我……”
  他站在那里,泛红的双眼盯着毫无知觉的周小撸,对方就是他种在心里发了芽的执念,只有紧紧抓在手里,才能驱散内心深处的恐惧。
  差一点,差一点我就失去了他。男子一步步走向红衣女子,脚腕上的铁链摩擦着地板,发出刺耳的‘咔嚓’声。男子眼中只看见了站在红衣女子身后的青年,他走向他,眼眸中流露出的疯狂和爱恋让红衣女子心惊肉跳。
  红衣女子在这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忽然放声尖叫起来:“你疯了!就算你杀了他他也不会变成鬼!中了蛊情香的人只会死在幸福中,根本不会产生怨气!你会后悔的!!!”
  “蛊情香?你在他身上下了蛊情香?”
  “没错!”
  “那正好。”男子终于放下最后一丝迟疑,他颤抖着指尖毫不犹豫地将青年牢牢拥在怀里,,“终于,我可以再次拥抱你了。”
  记忆中的许多人或事都在漫长的时光中被斑驳了色彩,唯独这个人,从一开始就没有改变过。
  爱他,似乎早就成了刻在灵魂上的习惯。没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只要爱着他就好。
  “我不会杀了他。”
  男子吻上怀中青年带着温度的唇瓣,他满足的加深了这个亲吻,直到青年不适的皱起了眉头,他才不舍的放开。
  ——真好,这次我亲吻的不再是一具没有了灵魂的尸体。
  “唔!” 周小撸瞪大双眼,身后有人揽住了他的腰,一只手正伸在前面挑逗着他的敏感点。 该死! 周小撸张开嘴刚要大声呼救,身后之人却完全不给他丝毫机会,他被迫抬高下巴,无助地承受与那人口舌相融的亲吻。 黑暗中,周小撸听到那人被□□渲染地嗓音在耳边响起。 他说:周小撸,我要上你。
  周小撸挣扎的更厉害了,一种名为“恐惧”的猛兽倾刻间占据了他全部的理智。 逃! 周小撸跪趴在地上,双手在地上使劲往前爬,试图逃离来自身后的侵犯,然而腰间那只霸道的手臂不肯放松丝毫,只是纵容着他。当手掌因摩擦而破皮后,身后那人似乎动了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