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白骨仙.九阙孤城 作者:杨文慕(第一部完结)

字体:[ ]

 
 
书名:白骨仙.九阙孤城
作者:杨文慕
 
文案
 
他只是一个平凡的小农夫而已
却在大雪封疆的时候好心捡了一条冻僵小蛇回家
结果这蛇的主人找上门来索要
咦?蛇呢?蛇呢?刚才不还在被窝里吗?
‘不好意思兄台,蛇不见了’
‘呵呵’
这‘呵呵’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既然弄丢了 就拿你来还吧’
到了半夜 蛇回来了 但是这蛇怎么变成兄台了呢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呈璧 ┃ 配角:棂兮,颐之,沼月 ┃ 其它:三生三世
 
 
  ☆、性别重生的泉水
 
作者有话要说:  对,没错,开新文了,这里是第一章,然后第二章从20号晚上更新,还是要请新老读者支持围观。
为什么要20号呢,因为18,19两天晚上,江山雪有番外。
作者是如此的精打细算,也是不容易。
  这一日,呈璧从天界偌墟太子那里听闻了一件妙事,人间一山中有一潭灵泉名曰重生泉,可使人性别颠倒,男变女,女变男。
  可是重生泉却被一恶妖霸占,此恶妖欺霸一方,又极力的壮大自己,抓了不少凡人来用重生泉变成男人,然后做苦力,修建楼宇。又将手下一些得力的男妖变成女妖,去勾引敌人,斩杀敌人。
  那些个小仙不过是将此事说出来逗上仙们一个乐,上仙们也不会将此种小妖放入眼中。呈璧不动声色的听着,却动了心思,想去看一看这重生泉。
  他原本的意思就是取一壶回来逗一逗棂兮,到时候骗棂兮喝下……
  棂兮是谁呢?那可是呈璧千万年来最好的兄弟。
  他们是最好兄弟的原因很简单,首先他们法力高强,其次他们都是位高权重的帝君,最后,天界没人喜欢跟他们两个玩,所以他们两个只能互相将就。
  呈璧曾经问过棂(ling)兮,总是去天镜之境看别人的故事,自己却没有故事,会徒增伤感吗?
  棂兮说,凡事有跌宕便有起伏,自己虽无喜,却也无悲,何来伤感。
  天帝曾经说过,整个天界,所有仙神,只有棂兮最像一个神。
  宇宙洪荒,六界相安,神,魔,仙,鬼,人,妖。
  前几日,呈璧又找棂兮玩,便跟棂兮说:“棂兮,昨日我化作人身去人间游玩了一番,遇到了一个算命先生。”
  “这个算命先生举着一个‘赛神仙’的幡子,然后挡住我的去路,跟我说我将有大劫,需要他的指点才能化解。”
  呈璧的下身化成蛇尾慵懒的垂在寒池中,上身却是俊美的人形。
  下身蛇尾的每一片鳞片都像是白玉精雕细琢出来一般,晶莹,玉润,毫无瑕疵。九大帝君之一的长蛇帝君,真身就是一条万年白磷大蛇。
  上身肌肤太过苍白,却细腻,精致。
  修长的银白色发丝肆意垂散着,或垂入寒池中,或垂在玉石池岸上。
  “他可曾教你化解之法。”清淡冷漠的语气却带着棂兮一向孤凌的神圣。
  呈璧并不在意棂兮的这种语气,以及棂兮的目光压根没有离开过面前的棋盘。
  人间有一句话说,一物降一物,呈璧觉得,他便是被棂兮给降了。
  “他要我从他那儿买一道逢凶化吉的平安符。”呈璧一本正经的说。
  棂兮纤白如玉的手指将一颗棋子放在棋盘上:“你可买了。”
  “没买。”
  “这不像你,你哪次下凡间,不都是要去普渡造福凡人吗。”
  呈璧将身子往寒池里沉了些:“你这是刻薄我了,本来是想买的,可是他那符画的实在太丑,所以就不要了。”
  在六界传闻中,长蛇帝君一向孤僻阴冷,只跟圣狐帝君棂兮亲近,因为另外这位帝君也是这么一个冰山性子。
  不过棂兮曾经在瑶池宴会上与天帝说过,他所认识的呈璧,跟所有人认识的呈璧都不一样。
  私下里,不是棂兮用冰冷的性子降服了呈璧,而是呈璧用弱智的脑子折磨了棂兮,但是他们依旧是千万年的好友。
  呈璧最大的乐趣便是逗棂兮。
  如今既然得知了有一口颠倒性别的泉水,呈璧自然不会放过。
  起了‘歹念’的呈璧便立刻下界去了,腾云驾雾,凭着仙术指引,往重生泉而去。快要接近时,却觉察下界一山灵气逼人,可能是山中有何异宝。
  反正闲来无事,省得棂兮只会刻薄自己捡破烂,这就带一件宝贝回去。
  刚刚落地的呈璧还未来得及仔细去追寻异宝的气息,就觉察到一股妖气迅速逼近。不过不是很浓重的妖气,很微弱,是一只微不足道的小妖吧,正好抓来问问,收拾这个冒失的小妖一顿。
  只见一个一袭短□□衣的俊朗少年从巨石后面跳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一把压根没开过锋的长刀。但是一双明眸尤为动人,就像波光粼粼的湖面月影一般。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呈璧心里一怔,这货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但是苍白阴冷的俊脸上没有一丝变化,继而开口:“你是什么妖?”
  “你知道我是妖?不过也对,你身上有些仙气,是个仙人吧。我才不管你是仙还是人,反正快快交出钱来,不然我这长刀可不长眼。”
  呈璧的灵气太过强大,早已经是深不可测,无法探得深浅,只能知道他乃是仙身。而小妖的灵气则太弱,呈璧都懒得去窥探小妖的真身。
  “你告诉我你是什么妖,我就给你买路财。”
  小妖已经有点怂了,一般小仙既然知道了他是妖,那么至少也要立刻逃走,或者有点惊慌的神色,可是这个小仙灵力一般,却还这样冷静,应该是故意装作镇定,想着办法逃走吧。
  “我是石妖,把钱财交出来快离开吧。”
  “哦,那你没撒谎,山是你开,树是你栽。”呈璧是很讲道理的。
  “问你一件事,霸占重生泉的那个妖怪是什么来路。”呈璧虽然不将那个妖怪放入眼睛,可是也不想徒增闲事。
  “你要去重生泉?”小妖惊得瞪大了眼睛。
  “有何不可。”
  “去不得,霸占重生泉的白熊大王力大无穷妖力无边,没有妖敢去招惹他,更别说你一个小仙。偶尔有妖想要得到重生泉,都要备下厚礼去拜见白熊大王,才能求得一小壶。”小妖满眼的担忧倒是真切。
  呈璧觉得这小妖倒是有趣,便说:“我对重生泉泉水志在必得。”
  “你这小仙怎么这般蠢笨,白熊大王一巴掌就能把你拍成肉酱,到时候连你的仙友都认不出你来。你的买路财我也不要了,你赶快离开吧。”
  “我是生是死与你何干。”呈璧觉得这小孩管的真宽。
  “我才不是担心你,我要修炼成仙,就要做好事,只能劫富济贫,还不能见死不救。你衣着华丽,所以我要你的买路财,可你若是要从我面前去送死,我就要助你逃过劫难。”小妖一脸的担忧,原来是在担忧他的修行之路。
  “你要修炼成仙?”呈璧没有半分的轻蔑,只是觉得‘长路漫漫’啊。
  “你也看不起我是不是?就跟那些山精狐怪一样嘲笑我痴心妄想,你要笑就尽管笑吧。”小妖一脸无所谓,反正爷是被笑大的,也不差你一个。
  “我虽然修成人形不久,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成仙。”
  呈璧压低了纤长浓密的睫毛:“为何想成仙。”
  “当然是因为成仙好啊。”
  “为何成仙好?”
  “好就是好,哪有为什么好!你这仙问的真奇怪。对了,你已经是仙人了,为何还想去找重生泉,难不成你也想因为一个男人而变成女人?”
  呈璧不解:“什么叫也?还有为何要因为一个男人变成女人呢?”
  “你是仙,当然不管凡俗之事,是这么一回事。”
  “前两年,我刚刚修成人形,松树精爷爷告诉我,要想修成仙,就要勤加修炼,还要做好事。人间有人去寻觅重生泉,最后都没有好下场,我就在这山石后修炼,遇见要去寻觅的人就阻拦。”
  呈璧觉得这小妖还不错,有修仙的慧根。
  “那个时候,有一个年轻人进山来,他也是要去寻重生泉,我看他俊秀儒雅,在人间必定是个有好前程的人,怎么也会来寻重生泉。”小妖满脸不解。
  “他说他爱上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娶一个男人的,他要变成女人与他相守。我看他哭得可怜,想帮他,所以就带他进山去。”
  “原本想趁着重生泉守备松懈的时候给他偷一点,可是一连几天都没有机会,他便忍不住了,私自去取泉水。”
  呈璧心里想的过,凡人果真愚昧啊,没见过妖怪吃人还没听过妖怪害人吗。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小妖的语气颇为惋惜。
  “我想,是我害了他,不该给他希望的。所以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放过一个凡人从我眼前进山去,所以你也别想进去。”
  “若是再造孽,那么我永生永世都别想修炼成仙了,所以你就打道回府吧。”
  小妖已经挥手赶人,意思就是——哪来的回哪儿去吧。
 
  ☆、自投妖怀
 
  呈璧听了半天终于明白所谓何事了,凡人是男是女本来就是轮回命定,若想违背天命,必定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年轻人虽然真情可贵,但是还是丧命了。
  “我是仙,非人,再说,你妖力太弱,阻止不了我。”呈璧倒是想会会这个白熊大王了,如此妖孽,既然来了,也该去打个招呼 。
  “不行,我绝不会让你去!”小妖张开两臂,一脸视死如归的神情。
  “我不止要去,还要带你去。”呈璧手指轻点,小妖便再也动弹不得,只能被呈璧带着腾云驾雾往重生泉的方向而去。
  “哇!飞起来了!成仙真好,可以飞来飞去的。”虽然大妖怪也能飞,但是在小妖看来,那不是正途,飞起来也不值得骄傲。
  很快便来到重生泉上面,奇怪,下面却没有妖怪守卫。只见一个人泡在重生泉里沐浴,远远的看不真切,但是看那白雪般的肌肤和散落的墨丝,一定是个绝世美人,八成是白熊大王的宠姬,所以可以在此沐浴。
  祥云慢慢向下落去,小妖慌了:“别下去啊,被发现怎么办?”
  “放心,他们看不见我们,也听不到我们说话。”呈璧早就设下结界。
  “可是我们也不该去偷看别人洗澡啊?”小妖涨红了脸。
  呈璧哪里会在意小妖的话,身为神界九大帝君之一,在心性深处,其实早已无欲无求,故意做些稍微有趣的事情也只是排解光阴而已。什么美人没见过,就算要幻化,也可随心所欲。何况,本身就已经只能用完美来形容了。
  待两人来到重生泉岸边时,小妖才察觉出不对劲。即使沐浴的美人背对着他们,但是看肩膀身形并不像女人。更重要的是,这个沐浴的人。
  “小仙人,这个人真的是人,不是妖。”没有半分妖气,全是人气。
  这可不同寻常,一个凡夫俗子怎么可能在白熊大王地盘上的重生泉沐浴,不早就被生吞活剥了?
  “去调戏他去。”阴冷的声线完全是命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