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纳兰德性与恶灵演艺公司 作者:意马(上)

字体:[ ]

 
文案
 
(注意字序是纳兰德性不是纳兰性德!勿喷。)
 
 
我们公司横行两界,专治恶灵不孕不育。
 
 
 
 
注意事项
1、恶灵忠犬(蠢萌)攻×话痨女王(疑似)受;
2、第三人称,攻受主配都是深井冰,全篇吐槽力max;
3、现实→魔幻→科幻。臭贫只是假象,异世界刷地图才是我的目标。
4、——Call me lord.
——我不会英文,主人。
——跟我说,“Yes my lord.”
——Yes my darling.
 
内容标签:重生 奇幻魔幻 娱乐圈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纳兰德性 ┃ 配角:风潇,安冬,龙追等 ┃ 其它:东方神话,历险,会穿去异世
==================
 
☆、第1章 前任与鬼
 
(一)
    又是一年金秋时节,天,那么那么蓝,云,那么那么淡。城市远郊,霜叶红似二月花,爱丽山大公墓里一派祥和平静。
    纳兰德性瞪着渣男。
    渣男站在他的坟前。
    身后跟着八名保安。
    不不,保镖。高头大马威猛雄壮不戴墨镜不出门的那种。
    当然渣男看不见他。
    倒不是因为渣男也戴了墨镜,而是因为纳兰德性根本不存在。
    “喂,姓安的。”纳兰德性忍了半天,还是不爽地道,“你他妈背日葵啊?一会儿挪两步一会儿挪两步,挡光挡得死死的,今儿诚心来碍老子晒太阳的是不是?”
    说着,就见渣男千回百转叹息一声,紧跟太阳西移的步伐,又往左边跨了一步。夕阳在他身周投下灿灿金辉,勾勒出他笔挺的身材,头顶泛着圣母玛利亚般的金色光环,无比圣洁美丽……后面八名保镖赶紧跟了一步,始终将渣男保护得水泄不通。
    ……不对,滴水不漏。
    “你大爷。”纳兰德性想要吐口水的愿望特别强烈,最好吐在渣男那十万块软妹币的黑西装上。可惜他没有这个功能。他现在充其量就是个魂儿,连鬼都算不上。鬼起码还能现形吓人,他连形都没有,就一团意念。还是被困在墓碑里的意念。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又及远。纳兰德性控制意念焦点转移,看到原来是有人从边上路过。渣男赶紧拉起立领,用戴了黑皮手套的手挡住本来就已经被墨镜挡了大半的足以帅死全国亿万少女的脸。直到路人走到遥远的另一边一块墓碑前停下,渣男才舒一口气,放下手,说了今天两小时以来的第一句话:“纳兰,对不起……”
    “哼哼。”尽管知道对方听不见,纳兰德性还是很有兴趣陪他聊聊天的,毕竟做鬼魂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坟前长年无人问津,深感寂寞空虚,“这么多年了,能听你一句对不起真是难得。有屁快放有屁快放。”
    “纳兰,对不起,我知道你生前不喜欢人多,今天还带了这么多人来打扰你,又不摘墨镜,实在不礼貌。但是……你不知道,我现在名气实在是太大了,‘安冬’这个名字在华人世界太风靡了,加上我的长相辨识度这么高,走在路上总是不超过三分钟就被人认出来,前两天还有两个粉丝因为开车追我出了车祸,现在狗仔也多到无处不在,哎,人红是非多,我很是困扰……所以我必须要全副武装万分小心。你体谅我,这墨镜,我不能摘啊!”
    “……”简直要被死死气活了,憋得难受,真想抡起墓碑砸死这姓安的了事。不不不,先砸花他那张辨识度十分高的脸,再砸死他。
    “你看,纳兰,当初你我的愿望,我算是帮你一起实现了。我红了,我主演的电影今年票房收入全国第一,下个月电影节的影帝金杯,也是定了我的。我终于红了,比我们想象过的、不敢想象的还要红很多,连带你那份一起红起来了。我想,一定是你在生命的最后为我祈祷祝福,我才得有今天。你果然还是……”说到这里似乎忌讳有人在旁,顿了顿,含糊带过,“我也是。纳兰,谢谢你。”
    然后抚摸着大理石墓碑,仿佛轻抚爱人的身体,发自肺腑温柔一笑。
    “……也是你妹啊!老子说什么了你就也是啊!老子死的那么突然哪来的时间给你祈祷祝福?就算有时间老子也一定会争分夺秒诅咒你不得好死啊!你给老子滚远点啊别摸我我鸡皮疙瘩都被你恶心起来了……哎?哦对我是没有触感的……”稍微伤感了一下,继续咆哮,“苍天在上,快派个好心的天使来帮我收了他啊——”
    “啊”了一半,纳兰德性愣住了。因为他的目光越过安冬的肩膀,穿过八名彪形大汉紧密排列的间隙,清清楚楚地看到,正前方五十米开外的一座豪华亭子墓的旁边突然出现了一名身穿类似中国西南少数民族的奇怪的黑底纹金对襟长袍、外罩纯黑连帽大斗篷的身材极其高大魁梧的男人,个子起码一米九以上,如果他袍子底下没穿增高鞋的话。那人完全就是凭空出现在那里的,无声无息,无中生有。脸孔罩在深深的帽檐下,完全看不见。
    这光天化日的,太吓人了。要是还活着,八成会被吓死。还好自己是个鬼,鬼胆大。
    第一反应是——亭子墓主人诈尸了。
    但是不对啊,诈尸什么的都是封建迷信,太不科学了。看这货这服装这打扮,科学分析的话,八成是死神来了。
    也不对,死神是鬼子和老美的意/yín产物,我们中国只信奉黑白无常。那照这么一说,黑无常好像不穿这么少数民族风。黑无常是我们大汉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他必定是穿汉服的。
    哦,知道了,八成也是个跟他一样还没被收走的鬼魂儿。在这里住了也有好些年了,纳兰德性此前还从来没有感觉到过除了自己以外的同类的存在。按理说,有一就有二,既然他有灵魂,那别的死人应该也有。
    但是……为毛这货有身体能现形?凭什么?不能因为别人是住独栋复式亭子墓的就高人一等吧,他纳兰德性的联排仙居虽然面积小价位低,但也是有尊严的!
    纳兰德性试着动了动……还是动不了。完全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
    “纳兰,你知道吗?秦烬的新电影获奖了……”安冬还在那里滔滔不绝。纳兰德性嫌他挡视线,恨不能一脚踹飞。可是他没有脚。
    看到那黑袍鬼先是朝这边望了眼,然后开始顺着附近的墓碑一排排走,边走边看碑上的字,似乎在寻找什么。奇怪,明明他一边走一边嘴里在骂骂咧咧,用一种纳兰德性生前完全没有听过的语言,并且音量还不小,但为毛这边九个人都没有反应呢?连看都不回头看一眼。
    难道……他们压根儿听不到?
    更神奇的是接下来。那黑袍鬼一路走,身上的衣服一件件随风消散,好像被日光晒化了一样,先是外袍然后是对襟长衫,就连关节手足处的金属饰物也渐渐化成金银粉末弥散空中,顷刻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那场面相当的梦幻。男人雪白的身躯和一头及腰的银发就这样裸/露出来——完美协调的身长比例,强健结实的肌肉四肢,精致优美的轮廓线条,阳光照耀下略显莹蓝色的长发,还有那一步一摇摆的某身体器/官,和挺翘到让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都自惭形秽的性感臀/部……上上下下整个身材简直火爆到让人大喷鼻血。而对于衣服的不翼而飞,他自己好像浑然不觉,仍自风尘仆仆往前走,专注地阅览墓碑。
    真是个帅鬼,比欧美钙片男主都帅。正面侧面,三六一度,完美得不可思议。而且没穿增高鞋。真他妈惊为天人,甩安冬几百条街。
    亏他以前还当安冬是中国颜值最高的男演员。
    纳兰德性看傻了眼。
    ……
    继续看傻了眼。
    ……
    妈蛋,这货活着的时候是模特吧?要不然这年头谁还会染发,还是白头发,稍不留神就杀马特了。这货染白发非但不杀马特,还深深有一种二次元*oss霸气全方位侧漏的感觉。不过料他应该不是什么名模,因为近几年风靡海内外的华人名模纳兰德性都见过,真人或是照片。说实话,都比这货丑多了。这货的长相任谁见了都是一眼难忘的,所以可以判断以前是绝对没见过的。
    这什么世道,啊,这什么世道!一个不知名的小模特居然买得起二十万一平米的豪华亭子墓,而他,堂堂纳兰德性,好歹是个小有名气的三线男演员,居然只能屈居在这八万八千八一平米的经济墓里。
    不过也不好说,演员有演员的活儿计,模特有模特的睡法。谁知道这货生前有什么背景靠什么发财。这年头所谓搞艺术的,像他这种纯靠“才华”的人少之又少了。这不,靠“才华”的纳兰德性到死也只是个三线而已。
    安冬还在那里伤春怀秋喋喋不休,聒噪。纳兰德性充耳不闻,全部意念不受控制般盯着那裸/男看。
    只见他一直皱着眉头,面色沉郁,每走过一块墓碑就“叽里咕噜”骂一句。虽然听不懂,但从表情和语气可以断定他一定是在爆粗。并且神色越来越不耐烦。看来脾气还挺爆。
    纳兰德性看得忍俊不禁。倒要看看他几时发现自己没穿衣服。
    那男人越走越近……很快就来到纳兰德性隔壁的隔壁的隔壁。安冬和保镖们还是没有发现。可以断定就是个鬼了。
    看完隔壁的隔壁和隔壁,男人走过来,驻足在九个人之外,一双堪称惊艳的冰蓝色眸子略带不屑地投过来,无端端摄人心魄,好像是想看看纳兰德性墓碑上的字,但显然又懒得往人群里挤,凭借身高优势举目远望吧奈何安冬那厮又把墓碑挡了个严严实实,于是站了一站骂了一句“*”就跳过先去看下一家了。
    ……*?英文?嚯,还是个外国鬼?
    也是啊,看他那皮肤、五官和瞳色,不是洋鬼也是混血鬼。
    不得不说,这么近距离盯看一具如此性感的男性身体真的是太羞耻了,恐怕直男也要看弯了,更何况纳兰德性本来就不直。刚要抬手擦鼻血,突然意识到自己既没手也没鼻子更没血,于是只好作罢,好心提醒了一句:“喂,这位白发兄台,你走光了哟~~”
    “条件真不错嘿,下辈子我当导演,请你当我的男一号,拍钙片。不过需要潜规则讨好我才给你上位哟。”说完继续拿无实物的眼神狠狠强x那人完美的躯体。心想反正他也听不见,此时不耍流氓更待何时。
    不料那高大的身躯突然滞了滞,然后迅速回头东张西望,好像在寻找说话的人。
    ……
    不是吧?他能听见?尴了个尬……安冬别动,借我躲躲。当然,也只是无实物的躲。
    毕竟他无形无寄。
    那男人猛一回头,犀利的目光投向墓碑,纳兰德性一时间竟然觉得他是在望着自己的双眼,毫不避讳。虽然明知自己并没有双眼,但还是觉得无所遁形。那人相貌太美,表情太冷,看得他莫名心惊肉跳。
    男人朝墓碑走了几步,右手缓缓抬起,手里幻出一支金灿灿的手杖,杖头泛着深紫色光芒的黑色宝石直直指向墓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