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殡仪馆里的男人 作者:雍碌

字体:[ ]

 
 
文案
又名:殡仪馆诡异组合
不学无术的杨晏(瘦鸡)被他爸一脚踹进了殡仪馆,认识了徐浩(肥膘)、黄太成(黄管)、岑建国(岑老师)等人,从此过上了诡异无比、胆战心惊的生活 ...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恐怖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肥膘瘦鸡 ┃ 配角: ┃ 其它:灵异微恐怖现代耽美
 
 
  ☆、第一章 初到殡仪馆
 
  我叫杨晏,20岁,出生于南定县。从职高毕业两年了,一直闲在家里。现在这个社会,捡狗粪的都是大学生!我一职高,工作难找啊!妈的!
  我老爸看我不顺眼,托了点关系,把我发配到了邻县(黄山县)的一个小镇上,而且还他妈是个殡仪馆送尸体的工作!我真的想问他是我亲爸吗!
  2005年11月12日,我背着行李到了黄山县大王镇的殡仪馆。
  “嘭嘭嘭”,抱着紧张的心情,我敲开了馆长办公室的门。“请进。”一把低沉的声音钻进了我的耳里。
  首先,我对着他鞠了一躬。“你好,我是来报道的新人杨晏。”当我抬起头的时候被他震惊了!我老爸明明告诉我馆长已经40多岁了,可他看起来却只有30出头!精干的寸头、犀利的眼神、微塌的鼻梁、紧抿的双唇,再加上一张国字脸,一副穷凶恶极的模样,面前这个人真的是馆长?
  “杨晏?哦,想起来了。”他动动手指翻了翻我的简历,再抬头的时候眼神已经温和了很多,“你的工作是运送尸体,你想好留下来了?”他挑眉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我顿了顿,“没想好就不来了。”反正我也破罐子破摔了,有份工总比死赖在家招人烦好。“我们这种工作回头太难,话就到这。先介绍我自己,我叫黄太成,大家都叫我黄管,下面带你见见你的同事。”说完他就朝门口走去。我只得跟上他的脚步。
  走出馆长办公室,穿越了长长的走廊,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古怪,身上不停的冒鸡皮疙瘩...“肥膘,过来,这是新同事,杨晏。你带他四处转转,我有事先走。”说完黄管迈着大步走了。
  这肥膘其实长得不肥,浓眉大眼的,看起来还有几分俊,反观我自己,瘦瘦白白的像个病秧子。“哟,朋友,我徐浩,人称肥膘。来,先坐下说。”看来这肥膘是个自来熟,不过蛮亲切的。“我杨晏,人称瘦鸡。”我学着他介绍了自己。
  “噗...啥!瘦鸡!”正在喝茶的肥膘一口热茶喷在了我脸上...卧槽!
  “你不也叫肥膘吗?又不稀奇。”
  “对不住了啊!我叫肥膘,可我不肥啊,小时候胖,就叫肥膘了。”肥膘抽了几张纸巾给我,还算有点儿良心。
  “我长得又瘦又白,所以叫瘦鸡,不过我力气大,很能打架的。”我确实能打,一脸挑衅的看着他。
  “得,有空咱再切磋。我先完成黄管交代的任务。跟我走。”于是我起身跟着肥膘参观殡仪馆去了。  
  “咱们这殡仪馆啊,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黄管是第二任馆长,他下面就三个人:我、你和一个修坟师傅岑建国,人称岑老师,他出去修坟了,等他回来再介绍你认识。”肥膘边朝里走边说。
  “为啥叫老师?”一个修坟的被叫老师?“他懂的多啊,关于鬼怪的那些事儿。”肥膘故作高深地回头看了我一眼。
  “难道世上真有鬼怪?”我这好奇心太强,忍不住地问了出来。“碰上了不就知道了。”肥膘牵了牵嘴角,这他妈难道是笑?!
  “看这边,这是休息室。进去看看。”他指着一扇木门,推了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木床,一张木桌子,几个木板凳。一股扑鼻的霉味儿袭来,里面的东西也都有了浅浅的灰尘。“卧槽!这么臭!”我掩住了鼻子,太难闻了!
  “最近生意太冷清了,这门就没打开过,你不会怕了吧?”肥膘戏谑的看了我一眼。“老子会怕?你想太多。”我不屑的回了他一眼。
  “得,这房子是主楼,就一层,三个房间,馆长办公室、休息室和香钱房,所谓香钱房就是放纸钱香蜡的。(香钱房是自己捏造的名字,原谅我。=_=)继续跟我走。”
  我跟着肥膘走出来这间房子,“旁边那间房子是灵堂,也就是悼念室,悼念死人的。”我看着他手指的方向,顿时就看到了正中央的“奠”字。
  肥膘手一指,又变了方向,“那间是停尸房,放无人认领的死尸和暂存尸体。停尸房旁边那个小房子叫存房,暂存骨灰盒的。不过,虽然我们这儿有存房,但却不能火化。”
  “合着我们这就是一大院吧。”
  “差不多,还有,我们这地儿小条件差,要火化的话还得拉去离我们最近的建设县,我带你去看运尸车。”我又跟着他朝主楼的后面走去。 “这辆面包车就是运尸车,会开车吗?”他转过来看着我。
  我点点头,“嗯。” “你试试不?”
  “不了,有的是机会。” “话说你住哪啊?”我看这地房间都没有。
  “我在镇上租了间房,这地儿附近都没有人住。”肥膘又问:“你打算住哪?”
  “我初来乍到我也不知道啊!”这破地儿!“这样吧,你先搬到我那住,怎么样?”肥膘一脸诚恳的对我说。
  “既然你这么诚恳,ok!”肥膘人真不错,边想边跟着肥膘走。“上车吧。”肥膘拉开驾驶室的门,坐了进去。
  我自然地坐上了副驾,便开始打量车内,后排的座位是连着的,再后面钉了一块木板,隔断了面包车的空间。“诶,肥膘,木板后面是装死人的吧!”我几乎是用肯定的语气说出这句话的。“对。先带你去买点儿生活用品,去我家安顿了。”肥膘扯了扯嘴角。
  “你他妈的老喜欢这么笑!是男人就笑的爽快点儿!”这似笑非笑的表情我看着心里发麻。
  “你胆儿小啊?”肥膘挑衅似的看了我一眼。“谁他妈胆小了?!老子胆儿大的很。”我不服输的吼了他一句。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不久之后我就为我这句话付出了代价。
  “到超市了,下车。”肥膘率先下车了。购置完日用品后,我去了肥膘的家。
  这是一栋老旧的楼房,藏在众多新修的楼房后面,他租的房子在三楼,到了门口我才发现一层只有两间房。“肥膘,一层怎么就两间房啊?”好奇怪。“这房子修了几十年了,修这房子的人喜静。” “哦,这样。”不过我还是觉得好奇怪。
  肥膘打开门后,我吓到了!肥膘竟是如此爱干净的人!“诶,你有洁癖啊!这房子这么干净。”虽然墙体久了有点脏,家具有点旧,但是总体来说,真的好干净!“不好意思,是有一点洁癖。”肥膘用他的大眼歉意的看着我,我突然觉得这双眼睛好漂亮...
  “没事没事,我会注意的。”于是,我在肥膘这安顿了下来,开始了和肥膘的同居生活。
  一夜无梦。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在晋江发文,希望各位朋友多多支持!
 
  ☆、第二章 无名女尸
 
  “铃铃铃”,我踢了踢肥膘,“电话电话。”
  “喂,哪里?好的,马上就到。”放下小灵通,肥膘拍了拍我屁股,“喂,起来了,开工了。”
  “啥!我还没睡醒,烦死了!”我一脸烦躁的坐了起来,顺便揉了揉头发。
  “快点,小树林那砍死了人,得去拉尸体。”肥膘急急忙忙套上了衣服。
  “死了人?马上马上。”我从床上跳了起来,匆匆洗漱过后跟肥膘上了车。
  飞速地赶到了事发地点,一群人正在往里挤着,张望着,几个警察正在维护秩序。
  肥膘向一个肥胖的警察走去,“尹队,怎么回事?”那个尹队瞟了我一眼,问道:“谁啊?”
  “新同事,刚从外地过来的,照顾下。”说着肥膘抽出两根烟递给他。卧槽!那可是八块钱一包的烟啊!都能买一斤多肉了,老子替他肉疼!
  “嘿嘿,好。镇中学的学生在这里打架,这不,死了人,死了的先拉去你们殡仪馆吧。”胖警察脸上都笑出了褶子。
  警察们让出了一条路,我和肥膘走了过去,看到里面的场景,我... “呕”,我没忍住恶心跑到旁边吐了出来。
  五六具血淋淋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泥地上,最恶心的是有一具男尸身上被捅了十多个窟窿出来。那些尸体被血糊的衣服的颜色都分不清了。尸体个个表情狰狞,怒目圆睁。我甚至能想象出他们生前拿刀砍人的样子,恨不得在对方身上划上上千刀!
  肥膘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背,“还说自己胆子大,你先去车上休息,喝口水。”
  我去了车上,没一会就感觉到车子在震颤,应该是尸体被抬上车了,胃里突然更泛酸了,一阵一阵的。
  肥膘上了车,“没事吧?还需要加强锻炼啊小子。”说完拍了拍我的肩,发动了车子,向殡仪馆驶去。
  一路上车子颠簸的我昏昏欲睡,脑子里反复回放着恶心的画面,血腥味充斥着整辆面包车。
  “诶诶,醒醒,先抬进停尸房。”肥膘的声音提醒我该睁眼了。
  我和肥膘下了车,打开后备箱,一具一具地往外抬尸体,现在看这些尸体竟也没了刚开始的恶心。
  “瘦鸡儿,你看!”
  “这是?”长头发?
  “没错,一具女尸,我打个电话先。”肥膘的表情随即凝重起来。
  “尹队长,小树林那边死的全是男学生吧?哦,这样,没什么,你通知家属来认领就行。”
  “胖警察怎么说?”
  “他说,死的全是男学生,先抬进去吧,一会儿家属会来认尸。”
  “也就是说这具女尸是凭空多出来的?现在怎么办啊?”
  “也抬进去,等会儿告诉馆长,她的去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不一会儿,家属陆陆续续的来认尸了。哭闹声、怒骂声充斥着殡仪馆。
  馆长办公室人满为患,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闹着。
  “大家静一静,听我说,你们的悲痛无奈我也知道,虽然大家一时不能接受,但这已经成为了事实,目前最要紧的是你们的孩子是土葬还是火化的问题。对于这些逝去的孩子,我们只能为他们祈祷,愿他们在另一个世界安好。”说完黄管双手合十,眼睛里凝出了泪花。
  “黄管这是真难过了?”我小声的问肥膘。
  “管他真假,这种事情看多了就麻木了,在家属面前样子还是要做做的。”殡仪馆的工作不好做啊!还外带必须会演戏。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学生家属一致决定火化,得,得劳烦我们两位大爷跑一趟长途了。
  家属各自回家准备丧事了,殡仪馆不一会儿就没人气了。
  就在我们准备跟馆长说那具女尸的事儿的当口,岑老师来了。
  “岑老师,我们今儿个拉回来一具无人认领的女尸,这咋办啊?”肥膘一脸急切的看着岑老师。
  “说说情况,我分析分析。”
  “今儿个小树林那边一群学生打群架,死了几个。我们去拉尸体,回来一看,没想到里面还有一具女尸,我打电话确认过,死的都是男学生。”肥膘急忙说道。
  “先去看看。”岑老师率先走了出去,我和肥膘立即跟了上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