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僵尸网管 作者:咖喱猪扒饭

字体:[ ]

 
 
文案
 
亲,愿意来我的网吧当网管不?包吃包住,全年无休!
 
劳动一年所得血袋,可供一只未成年僵尸一年伙食。
 
修真大派昆仑派三产网吧老板攻X太有才所以被杀含冤而死僵尸受
 
一切都始于昆仑,也将终结于昆仑......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闫景宸,仝梧 ┃ 配角:红碎 ┃ 其它:昆仑派
 
==================
 
  ☆、第1章 第一章
 
农历甲午年岁末,天很冷,但冻不住街上的热闹气氛。
    仝梧正穿过一片老式住宅区,行色匆匆。
    外面阳光正好,每个人的脸上都喜气洋洋的,有着过年放假的兴奋和闲散。正因为如此,仝梧那一身不应景的黑色装束和过分阴沉的气质,很难不引起别人的注意。
    察觉到周围惊诧的目光,仝梧不自觉地压低了帽檐,脚步又快了几分。
    其实他有些懊恼,这具身体太不好使了,能有现在这样的速度,他花了不少时间来适应。
    老住宅区门房边有一块空地,一位老大爷正靠在躺椅里,边听广播边晒太阳。
    经过门房时,仝梧捕捉到了广播里传出的声音:“本市昨晚发生一起古尸盗窃案,被盗古尸......现场有一名工作人员受伤失血过多,经医护人员全力抢救,目前已无大碍。”
    仝梧撇了撇嘴,心想这年头谁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会去盗尸体。
    念头一闪而过,他已经走出小区,拐到了不远处一条一车多宽的街口。
    他停下脚步打量这名叫谭家弄的小街。谭家弄在旧社会时的确是条逼仄的巷子,只不过这好几十年过去,早就由弄升级成了路,只是名字没变罢了。
    谭家弄是这一片区有名的马路菜场,仝梧站在街口往里看去,目光如炬。
    只见谭家弄两边的人行道和街面上摆满了各式摊贩,卖早点和日用品的、卖菜和杀鱼的,挤作一堆好不热闹,沿街的店铺又不约而同地在门口挂上了喜庆的红灯笼,加上人群熙攘,年味儿那叫一个浓厚。
    抽了抽鼻子,仝梧找到了这片热闹中的例外,便举步朝那儿走去。
    仿佛是被摒弃在过年浓烈的氛围之外,这家名叫昆仑的网吧门口特别干净,不少摊贩宁可挤在一起,或是直接绕过网吧门口去别的地方摆摊,都不愿意沾网吧门口一条边儿,好像碰上了就没啥好事儿似的。
    一路过五关斩六将,仝梧躲开卖菜的又避开剁肉的,最后被一个卖鱼的大婶拦住了,“小伙子,鱼新鲜,来一条不?过年讨个口彩,年年有余!”
    仝梧瞥了眼鱼贩脚边的泡沫盒,皱起了眉头——这鱼杀得,内脏和血到处都是,太缺乏美感了。
    他冷眼一瞪,绕过鱼贩朝着网吧走去,身后传来鱼贩大婶怪腔怪调的声音:“什么眼神啊!看不起人还是咋的啦!去那种地方,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我呸!”
    仝梧心想:现在的人都有神经病吗?
    也不怪鱼贩大婶情绪那么激烈,实在是仝梧的眼神像在看一堆死肉,让人不舒服得很,再加上他的目的地——昆仑网吧,也是附近这一带人都特别忌讳厌恶的地方,凡是去这家网吧上过网的人,十个里面总会死一两个,回回都死在网吧门口,死状还特别惨烈恐怖。
    久而久之,昆仑网吧就被冠上了坏名声,各人死因也都被归咎为小混混斗殴。
    连警/察都管不了这家网吧,偏偏还没关门大吉,安安稳稳开到现在,怎么能让人不讨厌?
    看着仝梧消失在网吧大门后,鱼贩大婶又“呸”了一声,继续做她的生意。
    仝梧推开昆仑网吧大门,甫进门,只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这室内温度倒是极符合网吧“昆仑”之名。
    像是来过这里似的,没有一丝迟疑,仝梧穿过破旧的走廊来到尽头,拐弯又走了几步,一条往下发展的楼梯出现在眼前。他没有犹豫走了下去,两个转角后眼前豁然开朗,偌大的空间里整齐排列着数不清的电脑显示屏,上网的人却没几个。
    那几个人不知道在厮杀什么网游,仝梧只见屏幕上五光十色,闪得他眼花。
    昆仑网吧又冷又安静,上网的客人却没有怨言,好像感觉不到低温带来的不适。
    仝梧四下一看,找到了网吧收银台,他过去靠到柜台上问:“多少钱一个钟?”
    “大堂四块,包间六块。”柜台里的人头也不抬道。
    “哦,我包夜。”仝梧道。
    因为这句话,柜台里那人这才勉为其难抬起头,笑道:“大白天的您跟我说包夜,逗我呢?”说着眯起眼睛打量了仝梧几番,又说:“我这不做未成年人的生意,您请回吧!”
    仝梧:“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未成年了?”
    别的不说,仝小爷正儿八经的帅哥脸,有点婴儿肥那也不至于未成年,柜台里这位女老板有点太以貌取人了。
    谁知女老板居然不取笑了,反而换上一副严肃脸道:“在我这儿,不满两百岁的都算未成年,我也不管你打哪听来我这地儿的,总之不做您的生意,请回吧!”说着,朝着楼梯方向做了个“请”的手势,再懒得多言。
    仝梧有点受挫,血气不怎么足的脸上又白了几分,在不怎么明亮的网吧灯光下,看上去阴森森死气沉沉的。
    老板娘倒也好耐性,摆着架势等他走。
    深吸了一口气,仝梧一手探进裤子口袋里,在老板娘疑惑的眼神下摸出个东西拍在柜台上,发出“啪”一下脆响。
    “看过这东西,再说做不做我的生意吧!”
    他的手掌才移开半寸,方才还态度强硬的老板娘立刻就变了脸色,收回手臂往仝梧掌上一压,将他指缝里漏出的半丝寒芒硬生生给压了回去,饶是她如此反应迅速,网吧里为数不多的上网客也都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大喇喇将眼神投了过来。
    “这东西你怎么来的?”老板娘语气紧张,一边警惕地扫视网吧大厅一边问。
    仝梧挑眉不语,意思是你做我的生意我才说。
    老板娘无奈,掀开吧台盖板,压低声音道:“拿上你的东西,进来再说。”
    仝梧手掌在吧台上一抹,将方才亮出的东西重新撸进了自己的裤袋里,快速闪进柜台。
    进了柜台,景象又和刚才在外面看到的不同,至少里面此刻不再是老板娘一个人在,她身边多出来一个半大孩子,手上拿着小学三年级语文书在啃——是真的啃。
    老板娘对那孩子说:“我去后面一下,这里你帮忙看着。”
    孩子露齿一笑,表情是不符合年龄的成熟老练:“得嘞,交给我了。”
    老板娘交代完毕,朝仝梧勾勾手指,示意他跟自己走。
    再看刚才放冰箱的位置,此时居然成了一扇雕刻有古朴花纹的木门,老板娘让仝梧先进去,关门的那一刹那,仝梧听到外面有人喊:“掌柜的,来份水煮鱼不要鱼!”
    那半大孩子回道:“得嘞,208水煮鱼一份不要鱼多金针菇。”也不知道喊给谁听。
    顺着老板娘的指引,仝梧来到了一间办事大厅似的房间,他好奇地四处打量。
    房间里有办事窗口,有信息栏和led走字屏,有叫号系统和等位座椅,甚至还有优秀员工展示窗,看起来挺专业。老板娘领着他来到加过n道符咒的防盗门前,刷卡进门,从一个个办事员身后经过,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门一关上,老板娘再也按捺不住问他,“说吧,东西到底从哪来的?”
    仝梧不答反问:“听说过湘西赶尸吗?”
    老板娘听他提到赶尸派,顿时少了几分紧张,往椅背里一靠,眉眼间满是不屑的倨傲,“原来是赶尸派的,难怪......”赶尸派手段最是卑鄙无耻,也不知他们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能得来那一小片碎芒。
    “不,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赶尸派的。”
    “那是?”
    仝梧露齿一笑,小虎牙衬着包子脸,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我是被赶的那个。”
    红碎一听,惊得整个人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指着仝梧几乎说不出话来。
    仝梧依然笑眯眯,除了脸色白一点,哪都看不出他刚宣布自己其实是个死人。
    但是红碎什么世面没见过?光她坐镇的这家昆仑网吧,每年发生的怪事就能在昆仑山上排一个来回,一只小小的不足两百年修为的僵尸,又能让她震惊多久呢?所以她很快就冷静下来,坐回自己的大班椅里感叹道:“怪不得刚才看你脸色那么白,原来是僵尸。”
    “我以为你看得出我是什么,至少你看得出我的年龄。”
    红碎一脸不以为然道:“我看不到你具体几岁,不过略有些小方法,能看个大概罢了。”
    “哦?敢问有何高招?”
    “告诉你小子我还怎么混,还是说说你口袋里那个东西吧。”红碎抬抬下巴,又把话题绕回了原处,她可是时时注意着这小子放在裤袋里的右手呢。
    仝梧没再打哈哈,大方地将寒芒碎片摸出来放到桌上,顿时一片清辉在桌上晕开,原本点亮房间的灯光立时显得相形见绌,红碎甚至起身将灯关了,任由碎片清冷的光芒投射在墙上、屋顶上。
    “这......这居然是真的!”红碎不可置信,脸上泛起激动的潮红。
    她绝对不会认错的!虽然只是刚入昆仑派那会儿见过一次,可那东西出匣时乍然崩出的如月清辉、那翻转间光影留痕的灿烂星光,和那一眼之缘悍然浩荡直破天际的壮阔,都带给红碎此生都无法忘记的强烈冲击。
    即使过了弹指千年,即使眼前只是当年的凤毛麟角,红碎依然能回忆起当时初见的感觉。
    昆仑镜。
    传说中可以自由穿越过去与未来,可以窥破天机的昆仑镜,的碎片。
 
  ☆、第2章 第二章 特聘僵尸管
 
不知有多少个百年,昆仑镜一直是红碎心尖上的痛。
    她喜欢昆仑镜,和其他弟子的不同的是,对于昆仑镜,她缺少一份敬仰,多了几分强烈且变/态的占有欲,是那种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的纠结情绪,却又无比希望自己不但能每天看到昆仑镜,还能在想的时候,摸上一摸。
    在红碎还不能自由控制自己梦境的时候,她的梦里最常见的就是无边无际清辉和星芒。
    最后一次见到漫天星光的时候红碎已经记不清了,只有那晚特别黑沉的天空在她漫长的生命里烙下了痕迹,星光崩裂的美丽让她兴奋了好几天,可是在那之后,她便再也没见过那么美丽的星光了。
    昆仑镜就此消失于三界,而原因未知。
    相传昆仑镜诞生于昆仑山脉形成之时,是这磅礴山川凝聚出的结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