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修真系统Lv.2 作者:十四只知更鸟(下)

字体:[ ]

 
 
    第70章 太古上仙令,安全感
 
  数日之后,秋慕云睁开双眼,怒视着陆修辰。
  陆修辰淡定的与秋慕云对视,半响之后秋慕云撇了撇嘴,冷哼了一声转过头不再看他。
  陆修辰嘴角微微翘起,又努力的压下,他轻咳一声,继续道:“我上辈子会混的那么惨,都是因为明晰水灵的存在,可我能活到现在,也是因为它。”
  “你拥有它的事情暴露了?”秋慕云微微挑眉,他可不觉得陆修辰会那么蠢,所以又是什么意外?
  陆修辰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又摇头道:“我拥有它的事情暴露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难以处理的情况。因为当时所有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不知道它就是传说中的本源至宝。”
  “嗯?”秋慕云疑惑瞥向陆修辰,示意他赶紧说下去。
  “大约三百年之后,虚海深处会发生一场惊天动地的震动,虚海之外的封天结界也因此出现破损,大量魔气从破口涌入七水界,短短数月就蔓延到内海,只用一年的时间就魔化了内海三成的海族生灵……”
  “哦~所以这和你有什么关系?那结界是你捅破的?”
  “当然不是。”陆修辰立刻摇头否认,“只是那结界虽然不是我捅破的,却只有明晰水灵才能修补。”
  秋慕云顿时了然:“而且还得是无主状态的明晰水灵?”
  “嗯,你说的没错。”陆修辰哼笑一声,似嘲讽又似无奈:“太古上仙令直言因为明晰水灵认主,七水界的封天结界才会出现破绽。所以我就是那启劫之人,只有杀了我,让明晰水灵恢复无主的状态,它才会依照本能去修补破损的封天结界。”
  “等等!”秋慕云突然握住陆修辰的手,把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才问道:“你真的是人族么?只重生了一次?你不会是什么神君,什么仙人,或者其他什么奇怪存在的转世吧?不然无主了那么多年的本源至宝,为什么突然就认你为主了?”
  秋慕云觉得以陆修辰主角的身份来算,事情如果按照这个情节继续发展下去,他肯定得有个夸张的身世来历才符合逻辑啊。
  “诶?”陆修辰愣了一下,皱眉沉思了半响,才不怎么确定的摇头道:“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离奇的身世。”
  “那水灵为什么会认你为主?”秋慕云问着。
  “至于水灵为什么会认我为主……”陆修辰疑惑道。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沉默,交错的指尖渐渐捏紧,秋慕云叹了口气,出言安慰道:“想不通就别想了,时间到了,你总会知道答案的。”
  “对了,时间。那个什么魔劫真的要三百多年之后才会初步开启?”
  “如果与上一世的时间一致,那就是三百多年之后。”陆修辰疑惑的看向秋慕云,不知道秋慕云突然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秋慕云指尖微动,心里算了一下才皱眉回道:“时间有点紧,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如果你能在三百年之内渡劫飞升,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就与你无关了么?”
  “你是说直接抛下七水界?”陆修辰可从没想过这样做,而且三百年之内从化神到渡劫,这怎么看都是天方夜谭吧。再说就算这个办法可行,他真的能弃七水界于不顾么?如果他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渡劫四步的心魔劫绝对会让他尸骨无存。
  秋慕云解释道:“我是觉得在天地浩劫面前,一人之力终究有限。如果明晰水灵真的对七水界那么重要,它肯定不会跟着你一起飞升到仙界。如果它跟着你了,一是那个封天结界并不是只有它才能修补,二是明晰水灵认为你对它来说,比整个七水界还要重要。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水灵留下,你飞升仙界,摆脱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皆大欢喜。如果是第二种,那就更没什么可说的了,反正你也不可能自绝生路,主动交出水灵吧。”
  “你就不在乎七水界的存亡?”陆修辰满眼的不可思议,他可记得秋慕云的资料里写着这个人十分护短,并且深受寒山修士的推崇和爱戴。秋慕云就算真的不在乎七水界,也不会不在乎寒山派吧?
  “并不是不在乎,只是如果只有我在乎的人死了,我当然不会接受。但如果是这种席卷整个世界的浩劫,大家一起死的话,这也轮不到我说在乎还是不在乎吧,我毕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且我觉得你把自己看得太重了,我可不觉得离了你,七水界就没有人能应下此劫了。”
  随后不等陆修辰说什么,秋慕云又继续道:“还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那么盲目的相信那个太古上仙令呢?”
  “我记得你在虚海深渊的时候,曾经质问过,如果上仙界真的在乎七水界的存亡,他们为什么不在你得到水灵的时候出手阻止,为什么不在水灵认你为主的时候出言警示,最后又为什么不在浩劫初现端倪的时候降下仙谕。反而在这一切已经发生,已经几乎不可避免的时候,才跳出来挑起了整个七水界的内斗。”
  “你不觉得这很可疑么?”秋慕云可没有此界修士那种经年累月耳濡目染之下积累的,对于上仙界的敬畏。
  “……”陆修辰凝视着秋慕云,感觉着秋慕云心底的诸多疑惑,眉心也渐渐皱了起来。
  他和七水界所有的修士一样,从没怀疑过太古上仙令可能会存在问题,但现在这么一想,它确实很可疑啊。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就在七水界所有种族因为魔劫的降临而勉强团结一致的时候,突然出现挑起了内乱。
  陆修辰记得,当年上仙令普一现世,海族、人族与妖族的结盟立刻分崩离析,几乎所有人都在满世界的追杀他,整个七水界乱成一团。
  可如果上仙令有假,难道是魔族的阴谋?但魔族怎么可能控制得了太古上仙令?
  “魔族为什么不能控制太古上仙令,你明明对他们知之甚少,为什么会下意识的看轻敌人?”秋慕云不解的问道。
  “因为……”陆修辰愣了一下,目中渐露震惊之色,“因为所有古籍中记载的魔族都凶恶成性荒蛮堕落,空有武力智慧不足。”
  “几乎所有的古籍对上古修真界中的事情,都记载得十分模糊。你就没有怀疑过,为什么同样的古籍,却把魔族的特点写的那么清晰明了么?”
  秋慕云早就怀疑过这个,不过七水界魔道不显,魔族更是传说中的东西,他也就是在古籍中偶尔看到一撇。所以他虽然一直对此心怀疑惑,却也没有什么机会深想。
  但现在魔劫马上就要降临了,这个问题当然也就没办法继续忽视下去。毕竟在秋慕云的认知里,“魔”可是十分阴险狡猾不容小觑的东西。
  “所以……你是觉得我飞升离开,对七水界才是最好的?”陆修辰终于意识到秋慕云真正的想法,并不是放弃七水界,而是跳出棋盘,成为那执子之人。
  如果魔劫真的是个阴谋,并且与上仙界和魔族有关,与其陷在七水界被人追杀,不如干脆飞升到仙界,主动查明一切的缘由。
  秋慕云肯定点头道:“七水界存在已久,其内的势力与传承的渊源,根本不是你我能真正了解的。我可不觉得一个突然出现的魔劫就能让整个七水界沦陷,所以你直接带着水灵飞升,是我能想到的最简单的破局之法。”
  无论这其中有什么阴谋,或者真的只是陆修辰运气不好,尽快离开此界对他们两个来说,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选择。
  “这……”陆修辰一阵无言,又有些不可思议。
  他重生之后一直在想,自己要怎么面对未来注定会发生的众叛亲离,要怎么才能提醒七水界的修士魔劫将近。更重要的,他要怎么才能在不牺牲自己的情况下,修补好那个传说中的封天结界。
  他拜入寒山派,是因为寒山派是唯一一个能在那种情况下对他提供帮助的势力。他在七修盟积累大量的功勋,不过是因为七修盟的势力遍布四境,消息最为灵通。他努力提升修为之余,更是在七水界所有他去过的,能够布置一番的地方留下大量的退路。
  但现在,秋慕云突然告诉他,只要离开这里就好了啊。他这也不算抛弃七水界,而且一界的生死存亡,真的可能只在于他一个人么?更何况那个太古上仙令那么可疑,如果他真的死在七水界,反而发生更糟糕的事情了呢?
  “就是这样,所以你也不用到处挖坑了,努力修炼就是。如果你实在不放心,我们也可以主动关注一下各地的异常。你不是说三百年之后虚海深处发生巨变,才导致封天结界的破损么?
  能影响封天结界的震动,肯定不会是小动作,只要仔细留心,肯定能发现一些线索。如果我们能在结界破损之前,就阻止这个不知道谁弄的阴谋,岂不是更好。”秋慕云说着松开陆修辰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陆修辰思索一番,认真的点了点头,他之前有点当局者迷,现在有了新的思路,当然立刻就想开了,不过他更在乎另外一个问题:“你能一直留在这儿?”
  “呃……我不能一直留在这儿。”秋慕云瞥了一眼任务界面,发现倒计时少了好几年,仔细一算,他之前竟然昏迷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
  陆修辰微微皱眉,眼中闪过一丝深沉的幽光,“那你能留在这里多久?”
  秋慕云嘴角微抽,回道:“还有九十多年,而且我离开的时候……唔,这个……”这个有点难以启齿啊!秋慕云才注意到他还是得“死回去”,可这要怎么说,直说出来真的不会被陆修辰再捅一剑么?
  “什么?”陆修辰剑眉微挑,心里突然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你得杀了‘赫连’,我才能顺利回到本体。”秋慕云直视着陆修辰,用出自己最真挚无辜的那种充满了无可奈何、形势所迫、非我所愿、却不得不这样做的痛苦的小眼神。
  陆修辰被秋慕云看的眼角直跳,一阵阵恼怒、杀意、挫败和无奈纠结在一起,情绪强烈得秋慕云不主动感知,都能清晰的体会到。
  察觉到陆修辰的杀意是针对那个控制了他的“幕后黑手”的,秋慕云在心里为系统小精灵默哀三秒钟的同时,忍不住出言解释道:“那个东西对我来说,就和水灵对你的意义差不多,虽然会惹到很多麻烦,但我能活到现在也多亏了它。”
  “是么?”陆修辰干脆抬起一只手捂住额头,秋慕云这样解释他当然能理解。事实上就算秋慕云不开口,他也能模糊的感觉到秋慕云的想法,但秋慕云对他情绪的感知,却总是差了那么一点。
  “就是这样,而且我回去之后并不会受伤,宿体的伤害无法影响本体,只要再等一阵儿我就会回来,呃,你怎么了?”陆修辰强烈的情绪又一次传了过来,秋慕云却无法分辨其中复杂的感情,他一只手抬起又落下,犹豫了好一阵儿,才抚上了陆修辰的眉心。
  “你……”指尖轻触到眉心折痕的刹那,秋慕云惊讶的睁大双眼,又立刻扶住陆修辰的脸颊,让他抬头看向自己,“对不起。”
  对不起,我没有想到杀了“我”这件事,会让你如此痛苦;忘记了即将到来的分离,将使你我倍感忧虑,我不是一个很好的道侣,连最基本的陪伴都无法给你。但这一切都是为了最终的重逢,你还没有见过真正的我,我又怎么会就这样弃你而去。
  感觉到秋慕云的心音,陆修辰干脆抬手环住秋慕云的腰身,把头埋在秋慕云的肩窝处。
  从陆修辰心里传来的不安,让秋慕云一阵儿无言,他早知道陆修辰缺乏安全感,却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不过还好他们之间已经有了最紧密的契约,无需言语,就能理解彼此所思所想。如果没有这个契约,秋慕云真的没法想象身份暴露之后,他要怎么和陆修辰相处下去。
  两人静静的依偎在一起,银色的丝线环绕周身,待陆修辰情绪稳定之后,秋慕云才继续开口道:“如果你早点到渡劫期,下一次我就能早些出现。如果你在这九十多年内就修炼到了渡劫,我说不定就不用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