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讹镜 作者:炽日流光

字体:[ ]

 
《讹镜》作者:炽日流光 
 
文案:
     2015年7月发表在《天漫·蓝色》上的短篇作品。
 
为了追捕盗走族中秘宝的背叛者,北海白龙族小少爷一路追出了北海……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渊 ┃ 配角:秦苍/漪澜/白寒/白龙王 ┃ 其它:
 
 
 
==================
 
  ☆、正文
 
  一、
  北海之滨。
  极北之地的严寒深入骨髓,呼啸着的北风夹杂着纷扬的雪花砸在白渊的大氅上,他紧了紧领子上的银狐裘,脚踏玄冰飞驰在茫茫北海上。
  三天的日夜兼程,他终于离开北海白龙一族领地。
  白渊重重舒了一口气,一团白雾升腾而起,在他眼前被冻成细碎的齑粉。
  前方就是北海与西昆仑边陲的交界处,浩淼的烟波将海平线背后的高山描绘的隐隐绰绰,青黑色的山脉在雾中犹如一只沉睡的巨兽。
  他要去西昆仑深处镜阁,传言镜阁之主天机道人通古今、晓未来,定然能帮他寻到白龙族叛徒秦苍的踪迹。
  风雪渐渐停歇,白渊已来到北海与西昆仑交接禁制处。
  他一步踏入西昆仑领地,禁制如水波般荡开,与北海截然不同的温暖气息扑面撞入怀中,驱散他满身寒意,外袍上的冰花也化为水珠簌簌而落。
  西昆仑巍峨雄伟,人迹罕至,白渊初至此地,好奇地御空飞行了一阵子,也没有见到传说中的食人妖兽。
  突然,大山深处突然传来一阵如若洪钟般的低吼:
  “何人胆敢私闯昆仑仙山?”
  那是看守昆仑山的山神陆吾!
  这声冷不丁的怒吼令白渊浑身一凛,他年纪尚小,差点在这股力量的压迫下现出本相,急忙从空中落下,拱手施礼道:“在下北海白龙族长白彦次子白渊,特地前来求见镜阁之主,望大神恩准。”
  山中响起数声令人心悸的虎啸,紧跟着陆吾的嗤笑声传来:“原来是白龙家的小娃娃,当年死的还不够干净吗?还敢来西昆仑?若不是玉帝插手……哼,无神格者禁止擅入昆仑,你不会不知道吧。”
  白渊紧握双拳,他早料到会被拒绝,但仍然认真地恳求道:“事关重大,还望大神通融!”
  “通融?凭什么?”陆吾口气中鄙夷之色尽显,“土缕,钦原!赶他出去!”
  他话音未落,白渊已觉不妙,浑身骤然紧绷。
  下一刻,漫天针雨刹然落下!
  猝不及防之下白渊就地一滚,层层凝冰随着他滚过的轨迹如莲花般绽放,将他牢牢护住。他呼出一口气,反手抽出腰间短剑,针雨敲击在冰甲上叮当作响,此乃陆吾身前两大神兽之一钦原的针,世间鸟兽沾之即死!
  “吔——”
  一只似羊非羊,头生四角的妖兽闪现在了空中,是神兽土缕!
  陆吾手下两员大将竟都亲身上阵,白渊顿感头皮发麻,他紧握短剑,只见土缕浑身一弓,如离弦的剑般向他弹射而来!
  他断然屈膝,身子向后一仰,土缕在他的上方与他擦身而过,他顿时抓住这个机会,仅靠双膝滑行数丈躲过它的铁齿,短剑反手一划——!
  金石交接般刺耳的声响激的人浑身发麻,竟未伤妖兽一分一毫,白渊一跃而起,又避开一根毒针,周身爆发一阵凌冽寒意,生生逼迫藏在暗处偷袭的钦原尖利的凄鸣一声,抖着浑身冰霜现出身形。
  与此同时,土缕四蹄踏火,庞大的身躯突然转身又朝白渊袭来!
  它浑身硬如石铁,动作却迅捷如风,钦原看准时机啼啭一声,数根毒针从尾部闪电般射出!
  两只妖兽配合亲密无间,二者只能躲其一,白渊一咬牙避开致命毒针,眼见土缕锋利的四角袭来,呼吸瞬间一窒,土缕却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拉扯住一般停下了脚步,四蹄咆哮着在地面上乱刨乱蹬,锋锐的犄角距离白渊仅仅一厘之距,就是无法向前一步!
  “二位大神,联手欺负一条比你们小几万岁的小龙,是不是太不要脸了?”
  说话者紧紧拉着土缕那条细长的尾巴,玉扇一打遮住半面桃花,吟吟笑着转向白渊道:“小友还不快跑?”
  白渊直愣愣地望着救了他的男人,半天才心有余悸地站直身子,一抿唇,执拗道:“不,我要入西昆仑,见镜阁之主!”
  男人的扇子在手里打了个转,将土缕向后拖开,目光在白渊身上来回巡视,忽然朗声喊道:“陆吾大神,你一时冲动杀了白龙家的人,天帝万一怪罪下来怎么办?不如买小人一个面子,就放这位小友进山如何?”
  山上一阵长久的沉默。
  半晌,陆吾出言道:“滚进去吧,没有第二次了。”他语气依旧不善,隐含着许些无奈,但显然是已经答应。
  土缕与钦原对视一眼,退入了山中。
  白渊面露喜色,朝昆仑山方向施了一礼道:“多谢陆吾大神!”转而又看向男人道:“多谢仙长救命之恩,在下白渊,不知仙长高姓大名?”
  “漪澜。”男人道,“我不过是区区一介昆仑散仙罢了,称不上仙长二字,你唤我名字便是。”
  “仙……漪澜,救命恩情定当涌泉相报,我还有要事在身,必须先走一步了。”白渊说罢,将短剑收回鞘中,就要转身离去。
  “等等。”漪澜忽然出声叫住了他。
  白渊脚步一顿,漪澜已快步走到他身边:“无神格者禁入昆仑,你是白龙的次子,他怎么会同意你孤身一人闯来?”
  “呃……”白渊眼神躲闪,嗫嚅道,“事关我族□□,恕我不能相告。”
  漪澜摇了摇扇子,细长的凤眼微眯,道:“哦?我看你多半是从族中偷偷逃出来的吧,”
  没想到对方会一语中的,白渊脸色一变,又想不出其他敷衍措辞,只得尴尬地点了点头。
  漪澜恍然,笑着摇摇头,突然一把抓住白渊的臂膀,同时脚下云雾腾起,将白渊带到了空中:“还是我带你去镜阁吧,西昆仑上妖异众多,你又是一条小龙,无人保护又实力不济,多半没走到头就会被妖兽们拆吃入腹。”
  白渊猝不及防被抓,一时惊惶,这才反应过来,使劲挣脱漪澜的钳制,警惕道:“你……我们素不相识,北海贫瘠又无利可图,你为什么要帮我?”
  “谁说北海无利可图?”漪澜反问道,“长在北海深处的并蒂冰莲是上好的酿酒材料,却被你们白龙宫牢牢把持在手里,旁人轻易连看也看不得,当真小气,这次我送你上镜阁,你回去替我拿一朵并蒂冰莲,我们之间的账不就一笔勾销了吗?。”
  “……”白渊一时无语,拿并蒂冰莲酿酒?那可是一万年一开花,一万年一结果,非极寒深渊不生长的天地灵物,拿来酿酒也太浪费了吧?
  漪澜见他不说话,又笑吟吟道:“怎么样?你若不答应,这西昆仑没有我你也上不去。”
  既然已经偷偷溜出来了,西昆仑也上不去便无功而返,在大哥面前丢脸不说,父亲还不知道要怎样惩戒他。
  想起父亲那番冷漠的训斥,白渊心中愤然,咬牙道:“行!你送我上西昆仑,事成之后我定为你取来并蒂冰莲,决不食言!”
  二、
  有了漪澜的陪伴,一路果然畅通无阻。
  西昆仑山脉蜿蜒如盘龙,气氛寂寥而沉默,间或能听见几声妖兽的怪叫,但很快消沉下去。
  他们最后在一座山顶盆地状凹陷下去的山脉巅峰降落,呈现在他们面前是一面天蓝色的巨镜,风一吹,那面巨镜便泛起层层曼妙的粼光。
  这面巨大的湖泊便是守护镜阁的特殊幻阵,他们一落地,湖中心突然一阵水波荡漾,缓缓打开了一个口子。一名青衫少女手捧花篮,自湖中走出,转眼来在二人面前,盈盈一拜道:“尊主人吩咐,今日镜阁闭门谢客,还请白龙族二位速速离去罢。”
  白渊一愣,听侍女说话,镜阁主人难道早就知道他今日要来?
  “那……我的确是有要事相求,事关重大,只求镜阁主人一句话,这位姐姐能不能替我通禀一声?”白渊恳求道。
  侍女格格娇笑,从花篮中摘下一朵花插在鬓发间,道:“二位请不要为难妾身,主人只道,请二位何处来回何处去,人心,天机仍不足道也。”
  白渊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漪澜悄悄拉了一把。
  他疑惑地望向漪澜的眼睛,侍女却趁机忽然向后一退,没入水中不见了。
  “你拉我干什么!”见侍女入水,白渊忙急道。
  漪澜微微摇摇头,道:“你想问的事情,镜阁之主不是已经给了你答复么?他让你自何处来回何处去。”
  白渊一愣,把方才侍女转述的话又琢磨了一遍,镜阁之主是意思是要他回北海?
  漪澜见白渊眉头紧皱一言不发,半开玩笑似的问道:“我很好奇,二太子偷偷来西昆仑究竟有何贵干?该不会是求镜阁之主为你测算姻缘的罢?”
  “休得胡言乱语!”白渊反驳道,脸上微微发红,但立刻正色起来,“我可是来追查本族叛徒下落的,那该死的叛徒偷盗我族秘宝不成,还打伤了我大哥,我身为白龙族二太子,自然要肩负起捉拿叛徒的责任!”
  他说着,眼神忽然有些躲闪,声音也小了下去:“我若能求得镜阁之主相助,父亲定然也会对我另眼相看。”
  真是个年轻气盛的孩子,漪澜哑然失笑,道:“原来如此,那么镜阁之主让你回去的确也没错。”
  白渊瞪眼:“为什么!”
  漪澜用扇子敲了他一下,道:“那叛徒的目的是偷盗秘宝,既然秘宝还在白龙族内,他肯定会再回去偷,到时候你们只需守株待兔,瓮中捉鳖便是,大老远的跑来西昆仑求助镜阁着实是多此一举了。”
  “你……你、这……”
  经漪澜这一点破,白渊先是一怔,紧跟着白净的双颊瞬间涨红,结结巴巴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出来,这么简单的问题他怎么就没想到?
  他正懊恼,天边忽然传来一声清唳。
  白渊抬头一看,一只仙鹤遥遥飞来,他猛然色变,那是白龙宫的信使!难道是族中出事了?
  仙鹤飞到近前,扑哧一声化为一张纸笺,轻飘飘落到了白渊手里。
  上面只有一句话——
  “窥天镜被盗,速回。”
  赫然是他的大哥白寒的笔迹!
  三、
  事出紧急,白渊当下决定赶回白龙宫。
  山神陆吾没有再阻拦他的脚步,一切都很顺利——如果没有跟在他后面的家伙就更好了。
  北海上雪虐风饕,一条通体纯白,几乎与水天一色的巨龙在云霭中瞬息千里,他头顶双角之间银白的鬃毛上坐着一个衣袂纷飞的男人,正是漪澜。
  “北海真不愧是极昼之地——”漪澜拉长了语调感慨道,狂傲的寒风把他的话吹得支离破碎。
  “闭嘴!”他身下的小白龙白渊气哼哼道,“到了白龙宫,不许私自去偷并蒂冰莲,要是你被我大哥抓了,我可不会救你!”
  漪澜摸了摸白渊尚未长成的稚嫩龙角,道:“放心,既然二太子亲口允诺了,我又何必去偷?”
  因为白渊现了原身,他们回程的速度比白渊来时要快得多,只消半天时间便已接近白龙族领地边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