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貙虎 作者:林笉

字体:[ ]

 
书名:貙虎
作者:林笉
 
文案
 
感谢阅读,欢迎来到2197年的架空世界。
因变故被迫离家返乡的少年晴彦,后意外被年轻的企业家尹熙困在身边担任闲职保镖。来历不明的少年擅长格斗,尹熙意图探明其身世无果。忙工作,打打架,日常的相处间,两人一直处于“陌生以上友谊未满”的状态。
 
内容标签:三教九流 情有独钟 种田文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殷宁,尹熙 ┃ 配角:林成,明朗,殷律,明妃色,褚墨 ┃ 其它:纯属虚构
 
 
 
  ☆、倾偃与晴彦
 
  [撄宁1.倾偃·晴彦]
  画面中是湿郁的热带丛林,视线伏在低处,目之所及都是热带植物。
  “砰。”沉闷的枪击声响起,清脆的的枪械运作声紧随其后。偶有虫鸣的热带丛林展显出沉抑的气氛,周围的景物仿佛都不真切。画面缓缓向林中移动,越来越靠近视线的是绿郁的阔叶。“Ha,Nestor!……”似乎来自于人类的交流声十分恍惚,只辨得出几个音。忽而——
  “哇啊!!”
  “shut up!”
  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接连响起。前者是孩子的嗓音,凄厉的惨叫。其后显然是中年男人粗鲁的呵斥。
  画面顿了顿,视线缓缓平行下移,挡在前面的枝叶被掩到一边,眼前出现一个临时营地。不远处一个男孩双手被缚于身后伏在地上,一身迷彩服满是泥渍。他身边蹲着一个穿着迷彩服的中年男人,旁边零散坐着另外三个相似着装的男人,旁边井然放着少量行装。
  蹲在男孩身边的中年男人手里似乎握着刀,利刃比划在男孩的脸边,男人咧着嘴在笑,面容却很模糊。只见他转过头用另一种语言与旁边三个男人交谈,声音忽远忽近,透出嘲弄意味的语调。
  视线盯着地上那个十余岁的孩子,这时孩子咬牙转动脑袋,涂着迷彩混合污泥的小脸扭出倔强的表情。孩子眼珠一划,两道视线正撞到了一起,男孩脸上浮现出吃惊的神色。
  ……阿川……这个名字响在心底。
  突然一个中年人跃起身冲了过来。
  “晴彦快逃!!”男孩嘶吼般的声音响起的同一瞬,视线陡然抬高。一个男人的面容模糊地在周围丛林绿影间晃过,刀光一闪,画面掉头。颠簸的画面中是迅速后撤的草木,漏下雨林高枝阔叶的微毫明光跳跃着闪烁。
  突然画面跌下来,一个平角翻转,一张端正然而阴鸷的中年男人的脸孔紧逼视线,那双逆光的深邃茶色眼眸在画面中格外清楚。
  “砰!”沉闷的枪击声再次响起。
  画面沉入一片黑暗。
  思绪空白而麻木地游荡在一片漆黑中,仿佛在下一秒,画面便再度亮起。
  此时画面中呈现着一条普通的城市商业街道。周围矗立着水泥金属高楼,街道两旁是门面各异光鲜的店铺。周围的景物仿佛蒙着薄纱,思维迟钝地解析:这是回家的路。
  视线随意偏下,盯着右侧相向走来的路人的左手。
  那手的食指根部带了一枚金属指环,上面嵌刻着一个大写的“N”。
  路人从画面的右侧走过去,画面上只有和谐平常的街道。忽而视线调转,不甘心一般盯着那个路人的背影。同时路人竟也转过了身。眼前,那个人的右脸颊有一道刀疤,他的五官与雨林里那个男人重叠,虽然眼眶下陷,鼻梁依旧挺俊。目光对视间,男人落拓的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晴彦从床上弹坐而起。
  黑暗的房间里,少年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发出轻微的声响。
  稍稍安抚过于活跃的心脏,晴彦用叹息的口吻低声自语:“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叮!”提示音毫无预兆轻巧的响起。黑暗里,晴彦不动声色试图探寻声音的来源,沉寂几秒后的房间兀自缓缓亮起。晴彦的眼睛对光亮适应良好。柔和的光线中晴彦微抬眼。
  这是一家普通的旅馆,在交通中转站附近有许多这样的建筑,接待暂时留宿的行客。旅店房间的四壁及屋顶都是乳白色的光滑材质,照灯嵌在天花板里,黄檗色的灯光莹朦。简约的房间里只有如床,桌椅的摆设,繁复的操作按键集合在一个机械盒中,安置在床边的墙上。这时,紧闭着的百叶窗悄然展开,透进屋外的亮光。靠近房门墙壁上嵌着三两个规整的机械盒中的一个盒子,发出低缓的机械女音:“已不是睡眠状态。请读取留言……”
  晴彦瞥眼墙上的机器,环视陌生的房间,神情颓丧,心说:我已经离开家了。
  暖光下的少年有着秀丽精致的五官而冷着面孔,身着普通的圆领睡衣,黑色的短发略有凌乱翘在头顶,显露出的颈脖线条优美。挺直脊背坐在床铺间的少年此时显得有几分落寞。
  机器音再次响起:“嘀——‘殷宁,睡醒了来3号餐厅。’……留言时间,五分钟前。来自——‘蓝溦’。”
  听到成熟的女性嗓音喊出自己陌生的名字,晴彦缓缓呼出一口气,垂眼伤神。
  通讯机安静不一会,一旁样似时钟的机械盒发出伴着舒缓音乐的热闹声响:“当地时间,七点整!七点整!今天是2197年12月6日,预祝您享受美好的一天!朝阳假日酒店!”毫不顾忌屋里客人的心情。
  晴彦冷眼盯着聒噪的机械盒,墨黑色的眸子压抑着诸如恼怒与不满的情绪,而面无表情。
  这时,晴彦耳边一个小巧的机械亮起了一星蓝光。晴彦感受到通讯器细微的震动,抬手抚上耳旁。
  一道水蓝色的悬浮屏幕忽而闪现在少年的眼前,形成了一个视镜。
  晴彦扫视屏幕上的一条讯息:“K:12月9日有一场会议,有些事务需讨论。”晴彦低声说:“私事,暂时外出。这些事你们决定就好。”屏幕上随即显示传输过去一条语音留言。
  晴彦关闭了视镜的悬浮屏幕,转头望向百叶窗,明光昭示着一个好天气。
  楼房外,阳光洒满宽阔的大道,少许悬浮车辆摩擦冷清的晨风,迅速驶向远方。
  这里是Z国的淡合市,非政治中心而经贸素称发达。是晴彦阔别已久的故乡。
  匆匆离开“家”回到Z国淡合市,只是由于一个五年的未见的故人。一切的变故都发生在二十个小时前而已。
  ——感谢阅读,欢迎来到2197年的架空世界——
  这个时代的人们不曾亲身经受超高科技的苦头。
  半个世纪前,高度发达的文明里有着人工智能与极度便捷的控制系统。在人类安逸之时受到了来自机械的报复。在平息一切灾祸,全球范围的重建工作大体结束后,大部分技术被封存与销毁,世界恢复到一种古朴而平和的状态。三个大国鼎立,小国不计,在久远的灾祸之后,整个世界还是维持着一份和谐友好,经济昌荣与愈加严重的两极分化都是这份和谐中的一部分。
  故事就发生在这样一个有些尴尬的年代。这里有着高端技术的传说,却因一份“虔诚”与“敬畏”,缺乏培育全新奇迹的土壤。
  撄而后宁,对于多数的普通人,生活大体就是这般。
  ——2197年12月5日。
  11:25。
  R国大阪市某商业街区。
  ——他消失在我的生活里太久,我一度天真的以为他已经死了。
  奔跑过大街的少年狼狈慌张。透明的多功能隔离罩之下的商业街维持着适宜的温度与湿度,悠闲购物的人们为莽撞的少年夺取些许注意力,随即又被各种新型产品牵移了目光。
  在街区分叉的检验口处,晴彦甩手飞快将解码钥匙从身份验证机器的接口中抽出,冲过缓缓移开的透明推门。门外一位受惊的女性还没尖叫出声,少年人已一手撑着路边围栏身体灵活地越过,敞开的衣摆腾起,晴彦踩着最后几秒的通行时间到达马路的另一边。
  “冒失鬼!”女性谴责的声音被少年抛在身后。
  少年脚步一刻不停奔往下一个街区,仿佛身后追随着魔鬼。
  ——2197年12月5日。
  9:23。
  R国大阪市某商业街区,外围某区。
  相比不远处那些被多功能隔离罩全全包裹、科技而明丽的商业街,眼前的水泥灰墙实在太过普通。雨檐盛着微凉的阳光,推拉木格门与装饰性的布帘之内的屋室也是普通古旧的木质结构的房屋。而古朴就是这里的特色。
  说得正式些,这里叫做“拟古区”,沿街都是出售古老物件的店铺,比如那几间糕点铺,手工制品店,还有那几栋教授古老武道的道馆。拟古区的街市不需要热闹,路旁三两的行人便赋予了这里所需的所有生气。手工艺铺子门口,老妇人端着茶杯缓缓抿着,偶尔野猫迅速窜过,戴着项圈的大狗悠闲跟在主人身后。繁杂的商业区里这样一个场所也算是妙处。来往这里的人们大抵都会在心里感慨一句,啊,这闲适的一天。
  一位黑衣少年快步走过街道,老妇人抬眼间,少年的身影已消失在拐角。
  如果这时正有人在与老妇人闲谈,老人一定会插嘴说一句:“呦,看那就是岩崎家的徒弟!”
  岩崎武道馆在此区设立已有二十来个年头,威名远扬,代代子弟都是品德兼修的武者。
  只是并没有旁人聆听老妇人的唠叨,于是老妇人依旧淡然喝茶,也许正在心底思量那个脚下生风的少年。
  晴彦照例前往自家武道馆。少年脊背笔挺,脚步利落端正,随便摆在哪里,都是岩崎道馆的活招牌。
  冬季的青空下,晴彦拐进后巷,预备从后门进入道馆以免打扰教学,而一抬眼便看见不远处两个年轻人扭打在一处,那两人身上的武道服沾了污渍,衣领衣摆被拉扯得不成样。
  端着胳膊一拳待发的青年领着对手领口的手在看见晴彦时颤了颤;狼狈摔在地上的黄发青年自顾发出呼痛的抽气声,见眼前的混蛋没了反应,狠劲一脑袋撞过去,两人拉扯着一同栽倒,晴彦默然看着眼前的混乱。
  这两个当然不是晴彦的师兄弟。岩崎武道馆的徒弟是最有修养的,若被师父知道在这里私下打斗,惩罚会让他们刻骨铭心。后巷并不宽敞,这两人明显挡住了晴彦的路。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阅读。
不是什么精彩有趣的故事。
伪未来幻想。
努力修文中。
 
  ☆、故人与孤人
 
  [撄宁2.故人·孤人]
  “松开!”平头的青年喝道,挣开了黄发青年跳起身,骂咧着,“这事没完!你给我等着!!”然后走过一道门进了里屋。
  “啐——”黄发青年用手背蹭了蹭嘴角,偏过头才看见站在原地的晴彦。瞬间,黄发青年僵住了面容,脸色煞白。
  相距四米的两人相视几秒。
  “……”
  黄发青年面对晴彦动了动嘴唇,最后什么也没说出,转而身姿矫健地逃进了屋。
  这里是安田武道馆的后门,安田武馆的弟子以惹是生非并且凶煞出名,少有人敢于与之正面交锋。
  只是看这状况,似乎在这些不良青年眼中,晴彦这个瘦削的少年人才是更可怕的存在。
  晴彦淡然看着变得清静的狭窄后巷,迈步继续自己的路程。
  一道水蓝色的悬浮视镜笼在晴彦的眼前,晴彦看眼左上角的数字,盘算距离大师兄交代的时间还有些空余,晴彦维持自己的步调。记得大师兄说今天道馆邀请了一位临市的教练,带一批徒弟来进行友谊交流,有些期待对手,晴彦面对空气微弯了嘴角。
  少年秀丽的面容染上生色,可惜只有薄墙冷巷见证这一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