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鬼+番外 作者:麒麟玉

字体:[ ]

 
    
    许郡洋近日继承了曾祖父的遗产,一座位于岛上市值数千万的豪宅。
    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栋近百年都不曾有人居住过的老宅竟然是有主人的。
    以为天上掉了馅饼,谁知竟是个陷阱,自他踏入大门那一刻他便注定与那鬼结下了不解之缘。
    善缘还是恶缘一切皆看机缘!
    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木子青用自己一命换来许家百年兴盛,到了许郡洋这一代,许家欠下的债也是时候该还了!
    文案无能啊。
    大虐伤身,小虐怡情,此文小虐!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豪门世家搜索关键字:主角:许郡洋,木子青 ┃ 配角:左庭,齐青,谢文阳,赵子琪,魏嘉凡 ┃ 其它:
    ==================
    
    ☆、  第一章:
    
    民国1925年: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防贼防盗,闭门关窗,大鬼小鬼排排坐,平安无事喽!”“咚!咚!”
    黝黑的巷子里只有守夜人打更的棒子声和吆喝声一阵阵的传来,除此之外四下里简直寂静的可怕。凄白惨淡的月光连街道都照不清楚,只能借着一点点昏黄的烛光看见那条已经被车轮碾压的难以辨认的白线,把本就狭窄的巷子规规整整的一分为二。
    凡是当地的人都知道,这左边是平常的百姓家,而右边可是半步都不能踏过的禁地。
    那里是法租界,与那些英租界美租界一样,中国人的土地却不许中国人随意进入的地方。
    两名更夫似乎察觉到自己已经走过了界线,提着灯笼仔细照了照,见左右无人悄无声息的把脚收了回去。
    老更夫不忘嘱咐一声,“这条路你可要记清楚,以后可别再走过界了,不然万一被人看到那可就麻烦了。”
    “行,我记住了,您就放心吧老哥。”
    “咱这活计说来简单,可规矩也是不少,一条一款的都不能犯,若是犯了日后哪家院子丢块砖都得记你头上。”
    新接差的更夫连连点头称是,凑过去小声问,“老哥,你走夜路走了几十年,见过那个没有?”
    “哪个?”
    新更夫左右看看,压着嗓子小声道:“就是,那个……鬼!”
    老更夫冷哼一声随即露出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故作神秘的说道:“这年头,冤魂到处都是,你若是怕那东西可就干不了这活计了!”
    二人正闲聊着,就在这当口突然从不远处的院子里传出一阵骚动声,随之一片火光很快就把偌大的庭院照的通亮。
    “给我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院子里的老爷用生硬的中国话对那些看门狗吼道,众人应了一声急忙四散开,吵吵嚷嚷的不知是在找什么动物,还是在找什么人。
    “老哥,是不是出啥事了?”
    “莫管闲事,免得惹祸上身。”老更夫一口气把灯笼里的烛火吹灭,拽着同伴往阴影里躲了躲。眼见着那几个看门狗从大门口跑过去才稍稍松了口气,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哎,已经跑了好几次了,这孩子也是够傻的。”
    “孩子?老哥,你知道是啥事?”
    老更夫无奈的摇了摇头,“还能有啥事,造孽呗,这帮狗rì的,早晚遭报应!”
    “遭啥报应呀?”
    “你就别问啦,有些事看见了也得全当没看见,要是传出去,别说是你就是你一家老小也得跟着遭殃!”
    要说起那孩子,老更夫的确亲眼见过一次,那是几天之前的夜里。
    那孩子翻墙跳出了院子,正好被不远处的老更夫给看见了,因为隔得远又是背影所以没看清楚长相,不过看身影应该年纪还不大。一头及腰的黑发特别的显眼,身材也清瘦的很,想就知道一定是哪家的黄花闺女,因为长得好被这些灭良心的畜生给抢来了。
    估计是身上有伤,跌跌撞撞的跑了没多远就被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给抓了回去。
    这是亲眼所见,没见过的就不知道有多少次了。
    再说起这栋院子,其实,它原本是富商许家的府邸,数年前由许二少爷继承。许家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产业众多,富甲一方,在本地一直很有威望。
    可几个月前这栋宅子突然变成了一位法国富商名下的产业,随之这里也同周围的几栋宅邸一起被划归成了法租界。
    不久后许家诸多产业一一破败,最后关门倒闭,许家从上到下几十口人也随之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可追究原由,却没有任何人知道内幕。
    有传闻,许二少爷许英龙已经被人暗害!也有人说许英龙将家产尽数变卖逃到了国外。不过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就不得而知了。
    那之后,天就彻底的变了。
    昔日祥和的许家府邸变成了今日这般模样,侵略者登堂入室,卖国贼霸占一方,成了市井小民和平头百姓不敢近尺的狼虎之地!
    “人在这呢!”“好小子,竟然还敢跑,看我今天不打断你的腿!”
    “你们这些畜生,卖国贼,放开我!”
    老更夫在暗处听着,心头一跳,没想到竟然是个男孩,不禁暗骂了一声,“这帮畜生!”
    二人躲在暗处看的真切,人被五花大绑的捆着打的遍体鳞伤,到后来连声都没了鞭子还在抽。
    穿着真丝睡衣的法国老爷坐在太师椅上,悠悠哉哉的品着茶,见人晕了就一碗茶水泼过去,命人接着打。
    “要是忍不住了就讨声饶,说不定我一时心软可以绕你一命。”
    那男孩的脾气和他柔弱的样子刚好相反,眼睛恶狠狠的瞪着他,全身哆嗦可就是不肯开口求饶。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男孩突然全身抽搐的卷缩成一团,表情变的痛苦万分。
    老爷见他这样,阴险的笑了一声,“怎么样,这滋味不好受吧?老爷我有的是福寿膏,只要你开口求声饶,我就赏你一口。”
    即便如此,男孩那双血红的眼睛也依旧透着倔强,牙龈咬的丝丝冒血也不肯开口说一个字。可身体的反应是无法控制的,那种万蚁腐骨的感觉正在一步步侵蚀他的神经,他不想再任人践踏自己的灵魂,在丧失理智之前他撑着最后一口力气发下毒誓:“他世,我要化作厉鬼!将尔等扒皮拆肉,生生扼死!世世不休!”话音一落一头撞向一旁的假山,势要一死以保清白!
    可惜天不遂人愿,被眼疾手快的看门狗拦了下来。大老爷怒火高升,一脚就将人踹出去几米远。
    就在此时突然听见院外传来一丝响动,手下回头大吼了一声,“什么人?”
    躲在暗处的两个人皆是一惊,这才发觉是自己触动了围栏,虽是人命关天可奈何他们只是平头百姓,自保尚且无力又哪有胆量去管这些闲事。未免惹祸上身,二人赶紧远离了这是非之地。
    隔日,法租界发生大案,原许家府邸遭遇窃贼,因发现及时窃贼被当场抓获无路可逃之下跳井自尽。
    巡捕房对这件事相当的重视,不但像模像样的立案调查,更是亲自上门打捞尸体。
    因为巡更人未能及早发现有窃贼在此流窜也被此案牵扯其中。看见尸体时老更夫一眼便认出了此人正是那晚看见的那个男娃子,虽然那晚院里院外的离的很远,但男人有如此娇小的身材本就不多见,何况他那一头及腰的长发更是特征明显。
    因为尸体在井水里侵泡的时间过长早已浮肿不堪,可依旧能清楚的看见累累伤痕,冲横交错的鞭伤与烙伤简直惨不忍睹,双目圆睁,死不瞑目。最为奇怪的是他颈间的伤痕,一尺宽青黑色的印子,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男娃根本就是被人勒死的。
    老更夫虽然不是什么验尸人但也不难想象出他的死因,心头一酸强忍住眼泪冲框而出。
    看这孩子的面相顶多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那些连狗都不如的畜生怎么就下的去手!
    可即使对真相心知肚明谁又敢实话实说,最后也只能顺了他们的意,给这个冤死的男孩儿灌一个十恶不赦的罪名。
    谁也不曾预料到,这件普通的入室抢劫案最后会发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因为巡捕房把事情闹的太大惊动了当地的报社,有眼尖的记者无意中发现了这个无名无姓的男孩的真实身份。
    据传言,数年前京城曾有一京剧旦角,5岁入班学艺,因男生女相故一直被班主当女娃抚养,留长发穿裙装,粉黛妆容,传授技艺。14岁登台,因长相俊美,身柔声美,艳压群芳而一举成名,用了很短的时间就火遍了大江南北。
    当时有多少富商豪门想一睹芳容,又有多少名门望族拜帖邀请,可惜仅仅两年之后他便消声灭迹从此不知去向。犹如昙花一现,只留无数传言于世间。
    有人说,他被一富家千金看中,并花重金为他赎身,从而入赘豪门。
    也有人说,某位富家公子对他一见倾心,八抬大轿将其接入府邸,从此相守不相离。
    可谁能想到,仅仅一年多的光阴他竟莫名其妙的死于千里之外,并被冠以盗贼的恶名而陈尸井底。
    一时间街头巷尾议论纷纷,皆是对其死因存有异议,巡捕房为堵悠悠众口下令将尸体火化,想将此事就此了结。
    可事情到此并没有如预期的那般归于历史,不久后那座宅邸就出了闹鬼的传闻。
    每当夜里,宅里宅外的人总能看见一长发飘飘的白衣男子在此游荡,悠悠怨怨的唱着京剧《白蛇传》里的经典桥段,一声声的许公子叫的人汗毛直立。
    更甚者,宅邸后院那口古井打上来的水竟变成了血红色,偶尔还有长长的头发飘在上面,实在诡异瘆人。
    数月之后,许家老宅突然遭遇一场大火。宅邸里连主带仆共计二十六口,除一人之外全部葬身于火海之中。
    有幸逃出的那人也未能幸免,被烧成了重伤苟活了数日之后也一命呜呼了。
    听闻,在他临死之前那数日一直说着莫名其妙的胡话,“他真的变成了厉鬼!他想要我的命,他要杀了我!救我,救我,你们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而最后,却是他自己用纱布把自己吊在窗栏上活活勒死的!
    此传闻一出,更是证实了众人心中的猜测。市井百姓纷纷拍手称快,暗道恶人有恶报,死有余辜!
    从此之后,被烧成了废墟的许家府邸就成了一座无主的废宅,荒落许久一直不曾有人居住。
    数年之后也曾有富商买下这栋宅院,翻盖了一座洋房,可惜入住没多久就因冤鬼作祟而举家搬走,再不曾踏足过此地半步。
    而这座荒废的宅邸也就成了一座远近闻名的鬼屋!
    
    ☆、  第二章:
    
    2015年夏末:
    即使炎热的夏天已经悄然离去,正午的空气还是闷热的好像洗桑拿一样,加上堵车堵的厉害更是叫人心烦气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