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未来]天生一对活宝 作者:凤蛮娘

字体:[ ]

 
 
文案
 
苏承长了一张邪魅狂狷的脸。 
切开了,里头却是一个傻白甜。
 
苏承: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你看中的不过是我的美色而已!
罗明德:阿承,我…… 
苏承:我就不一样了,我不止爱你的美色,也爱你表里不如一的灵魂。
罗明德:…… 
 
欢脱总裁攻X天然黑受
 
【本文的生子来自于科技手段,完全是实验室培养出来的。】
 
内容标签:甜文 都市情缘 科幻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承,罗明德, ┃ 配角: ┃ 其它:傻白甜,生子,
 
 
 
  ☆、苏承
 
  
  苏承近来的心情不怎么好。
  尤其是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两眼放空,发着蠢呆。
  好在他天生长了一张棱角分明的英俊脸蛋,尤其一双眼睛很值得提一提,长宽比例正好,眸黑底白,线条锐利——他的外在条件是如此的优越,以至于发呆的时候也是极有气质的。
  这天开会的时候,一位姓姜的顾问滔滔不绝地讲着他的新设想,想在火星上开辟出一个集休闲娱乐于一体的微型城市,以吸引众多有钱又有闲的土豪们前去观光顺便投资。
  此时距离人类第一次登陆火星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
  在这一百多年里,经过数代科研工作者的不懈努力,人类仿照地球的生态模式,在火星上建立了几个均能承担起数千人长期生活所需的全封闭式生态基地,成为火星人已经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但是火星上磁场微弱,无法抵挡来自宇宙的太阳风和宇宙射线,想要在这颗星球上兴建一座城市,哪怕只是一座小城,依然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
  苏氏集团财力雄厚,对航天器和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均有所涉及,所以姜顾问才会向苏承提出这个方案。
  他讲得唾沫横飞,兴致高昂。而苏承翘着二郎腿,全程冷着一张俊脸,连眼神都吝啬于给一个。
  在场几位集团高层对苏承的认识有限,见他板着一张脸,便断定他是相当不看好姜顾问的方案,因此,投向姜顾问的眼神也渐渐有了变化。
  姜顾问阅历尚浅,面皮太嫩,在这种情况下,自信心不由一降再降,声音也是越讲越低。
  罗明德是苏承的副手,坐得也离他最近。他跟其他人不一样,他和苏承是一对已经结婚十年的亲密伴侣,多年共同生活积累下的丰富经验足以让他看透很多事情。
  譬如此时此刻。
  罗明德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他家亲爱的根本没有在听姜顾问的发言,单纯是在发呆而已,只是他没有想到苏承在这种情况下居然也能化身沉思者。
  他不愿意让苏承在别人面前出糗,于是果断抬起一只脚,轻轻在桌子底下踹了他一下。
  苏承垂着眼帘,全副身心都沉浸在内心世界里,反复地自我剖析着,在漫无边际的迷茫心境里寻找着这段时日来心情郁闷的根由。
  因罗明德这一踹,思路被迫中断,苏承回过神来,见踹他的人是罗明德,眼神瞬间柔和下来,化作一个脉脉温情的秋波。
  罗明德假装没有接收到,冷冷瞪了他一眼,苏承因这一瞪,终于彻底回到现实世界,意识到他们现在是在开会,而不是可以随时散发粉红气场的两人世界。
  罗明德递了一个文件夹给他,文件夹是打开的,苏承一眼便看到最上方的那张纸上,罗明德清晰地列出了姜顾问方案里的几个要点,底下还附上了他个人的意见,好让苏承参考一下。
  苏承记得许多年前国外也曾有过类似的计划,但是受限于当时的科技水平,一群科学家筹划了好些年,投入了无数人力财力,最终也没能实现他们的火星梦。
  虽然如今的航天水平有了大飞跃,但是只要一天没有解决火星磁场的问题,人类想在火星上生活,就只能一直躲在保护罩里面。
  或许假以时日,人类能够搭建出足够庞大的保护罩,大到能够将一个城市容纳进去,等到了那时,火星城市自然也会应运而生。
  依照当前的技术手段,这样的日子想必不会太遥远。姜顾问的设想很有前瞻性,但是缺乏行之有效的计划。
  苏承抬起眼帘,目光在众人身上一扫而过,最终落在姜顾问的脸上。
  不得不说,苏承这张脸还是很能唬人的。他这一眼扫过去,正交头接耳的几位顿时安静下来,原本讲得磕磕巴巴的姜顾问也彻底哑巴了,剩下的话在喉咙里滚了几滚,最终老老实实地滚回了肚子里。
  “你想让那些富豪也参与进来,思路很好,计划却乱七八糟。建一个只能撒钱玩乐的地方,难为你一个搞技术的还能想出这样的点子来,究竟当谁是傻的?”
  苏承彻底否定了姜顾问的方案,然后叫他回去再好好想想,看能否想出更周全的计划。
  “阿承?”散会之后,罗明德跟着苏承进了他的办公室,伸手探向他的额头,体温正常,并没有发烧,“你刚刚是怎么了?”
  苏承按着他的手,用额头在他的掌心蹭了蹭:“大概是昨晚没睡好。”
  “昨天问你,你也是这么说的!”
  “我是真的没睡好!”苏承再次强调。
  罗明德姑且相信了他:“哦!那你去睡个回笼觉吧,我不吵你了!”他自认非常贴心地给出了一个更为贴心的对策,想必一定能够解决苏承的问题,于是吻了苏承一下,打开门准备出去。
  门开到一半,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便停下动作转过身去。岂料苏承一掌按在门上,“碰”地一声,重重地把门重新关上了。
  “阿承?”罗明德疑惑地看着他。
  苏承冷哼一声,将罗明德压在门板上,牢牢地困在两臂之间,脸上的表情却有些委屈:“你就没有别的话?”
  罗明德愣了一下,乖乖回答:“有的!不过你刚刚来了这么一下,我又给忘了,你先让我想想!”
  “好!”苏承配合地松了手,后退半步,留给罗明德足够的空间,满心期待地看着他,“我一点也不急,你慢慢想!”
  罗明德点头,托着下巴在原地来回转了几圈,片刻之后抬起了头,一双眼睛格外明亮:“我想起来了,阿承,我是想跟你说,最好多喝一些水!”
  罗明德五官柔和,气质儒雅,长了一副容易取信于人的长相,可他偏偏总是顶着这样的一张脸说一些能把人气死的话。
  苏承微微张开了嘴巴,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愣愣地看着罗明德。
  “你又怎么了?脸色好差!”罗明德上前把苏承搂进怀里,“我刚刚仔细想过了,喝水对心情不好或者是失眠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处,所以你还是别喝了!”
  “罗明德!”苏承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一颗心空落落的,无可凭依。他一把扯开罗明德环在他腰间的手,猛地向后弹开一大步,一头滚进了沙发里,闷闷地说:“知道我心情不好,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
  “阿承?”这下罗明德总算明白自己是哪里做错了,他走过去在苏承的身边蹲下,抱着他的头,温柔地摸着他的头发,“原来你想要的是我的安慰。”
  苏承看一眼身上的白西装,再看一眼罗明德的动作,感觉自己好像是家里那几条经常被罗明德顺毛的萨摩耶。这个念头刚冒出来,苏承突然觉得自己这样闹来闹去实在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便坐了起来,下意识间还整理了一下衣服。
  “你……”罗明德定定地盯着他看,“你又演戏骗我?”
  “是又怎样?”苏承唇角一勾,直接把罗明德压倒在沙发上,好好地讨了一笔利息。到最后罗明德身上的手工西装都被他揉得皱皱巴巴的,根本不能见人。
  “闹够了没有?”罗明德推开苏承,起身朝办公室最里头的衣帽间走去,重新换了一套新的。
  “明德,”等到他换好衣服开门出来,苏承迅速又黏了上来,“中午我们去哪吃饭?”
  “自己想!”罗明德没好气地说,越过苏承,径自开门出去了。
  由于苏承在办公室里干的好事,虽然只是一次小小的伪装,但是罗明德觉得这种行为并不值得鼓励,必须见一次就掐灭一次。
  一处理完公司里的事情,罗明德就借口说要送些海货去他的父母家,撇下苏承一个人开车走了。
  苏承只能孤零零地一个人回家去,一打开门,满眼的冷冷清清,苏承随手松了领带,跌坐在真皮沙发里。
  他心情不好并不全都是装出来的。
  按理说,如今他家庭幸福美满,事业蒸蒸日上,就连温室里养的那两只金刚鹦鹉也学会相亲相爱了,怎么看他都是一个标准的人生赢家!
  可他就是觉得他的生活里少了点什么,变得不完整了。苏承想啊想,却怎么也想不出来他缺少的究竟是什么。
  正发着呆的时候,有人按响了门铃。他家里装的是指纹密码锁,如果是罗明德回来,根本不需要按门铃。
  “谁?”苏承问道。
  白色墙面上投射出一个小孩的身影,正欢快地朝他挥舞着小手,张口便喊:“苏叔叔啊,我又忘带钥匙了,劳烦您老人家收留啊!”
  此熊孩子姓陆名康康,就住在苏承家的楼上,他的爸爸是一位古董机械收藏家,家中藏品无数,就连大门的门锁也是许多年前就已经集体退出公众视野的机械锁。
  陆康康当然是有钥匙的,可他一向粗心大意,经常没有带上钥匙就出门上学去了。他的父母一向早出晚归,家里也没有其他人,所以每次遇到这种情况,他就跑来敲苏承的门,因为苏承和罗明德十有七八都是在家的。
  陆康康虽然有点熊,人还是很机灵的,进门之后见苏承脸色不对,也就乖乖收敛了熊性,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然后从书包里掏出钢笔字帖开始练字。
  苏承难得能见到他如此乖巧的模样,觉得稀罕极了,便去厨房拿了些零食水果放在他的面前,随手还摸了摸他的头发,蓦然间灵光一闪:
  他和罗明德缺的不就是一个孩子吗?                        
作者有话要说:  试着写个未来向的,不会太长。
 
  ☆、过去
 
  
  这一年是苏承和罗明德结婚的第十年。
  他们之间这段婚姻的开端,并不是始于苏承所以为的一见钟情继而定下终身。 
  想要追溯这段故事是怎么开始的,一切还得回到十年前,从头开始说起。
  那时的苏承和罗明德还没有踏出校园,虽然同在一所学校里念书,彼此算是师兄师弟,但是两人所处院系不同,校区也是分开的,一南一北,相距大半个城市,没有见面的机会,更不用说认识了。 
  直到某年秋天,苏承有事来到另一个校区,在这边逗留了几天,两人因此才碰了面。
  那天苏承走在路上,准备去图书馆调一份资料出来,罗明德刚好也在附近。
  相距很远的时候,罗明德就注意到了他,宝蓝色的毛衣,黑色的休闲裤,两种厚重的色调把苏承的皮肤衬得很白。而他的五官偏于欧化,兼具了西方人的立体和东方人的精致典雅,仅是一个侧影也能让人呼吸艰难。 
  罗明德看得一阵口干舌燥,一颗心从此栽了下去。
  他长到将近二十岁,第一次知道原来他是喜欢男人的。
  在这之后,罗明德又陆续几次与苏承偶遇。可惜苏承总是步履匆匆,未曾注意到他的炙热目光。 
  这天罗明德有事开车出去,刚要启动的时候,就看到苏承肩上挎了个背包,双手插在裤袋里,慢悠悠地从旁边一条小路绕到他的前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