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在湖里等你+番外 作者:此时无心爱良夜

字体:[ ]

 
文案
 
我叫小鲤,这是化形成人后的名字,因为我原本是条鲤鱼。
我在等一个人来接我,他是我哥哥。
我不记得自己等了多久,直到有一天,有人说他带我去找我哥哥……
爱哭弱攻vs痴情兄受(兄弟文,年下,声明:请勿站错cp,错了别怪我)
 
内容标签:年下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鲤,南离 ┃ 配角:小晶,夏楚桓,李催,玉姐姐,大宝 ┃ 其它:弱强,软萌攻,主攻
 
 
  ☆、第一章  小鲤
 
  “少爷,前面有户人家,天色渐晚,今晚就在此借住一宿吧。”一名黑衣男子停下马对着自己的主子说到。“嗯,也好。萧弦,你且先行查探,与这屋主商量商量看能否让我等借住一宿。”这说话人便是这一行人的主子王楚桓,只见他长相俊逸,一身暗红色的衣裳,绣着精致复杂的花纹,头上用玉质的发冠束起一半头发,举手投足间一副贵公子模样。“是!”另一个穿着灰色衣服叫萧弦的跳下马立刻向庭院走去。
  他们眼前的这户人家是坐落在湖边的一个小庭院,半边屋子位于湖水之上,而这湖生的地方极好,周围都是环绕的群山,水都累积到这湖中,保证了它的湖水量。此时是夏天,太阳已快落山,天上已经出现了几颗可以看清的星星,湖边一片荷叶中露出星星点点似的荷花,周围都是青蛙和蛐蛐的叫声,湖水所带着的荷香迎风而来。这无疑是一片好光景,可惜空着肚子,再美的景也无心思去欣赏。
  一行三人来到庭院门口,将马匹安置好拿上行李后,敲了半天门却不见有人回应,看到大红色的木门未上锁便道了声“打扰了”推开院门。顺着鹅卵石铺成的小道,经过一个精致小巧的花园,向里走又穿过一排吊竹,才真正看清这庭院的建筑。原来这院子只是围住了陆地这面,湖水那面完全没有挡住,湖风吹过来很是凉爽,不是很大的建筑,只有三个大屋子,和一间小屋,应该是厨房。但院子里很多小亭子,互相之间都建了木质的走廊,走廊上挂着很多灯笼,仔细瞧的话会发现上面绘满了活泼生动的鲤鱼。
  和庭院大门一样,所有屋子都没上锁。“这主人家真有意思,也不怕小偷山贼的经过。”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子笑着说,又突然大声喊了句,“有人吗?主人家,我等可否在此打扰一宿!!”那声音之大立马让那主子王楚桓皱了眉头,话音刚落,里间突然传出来哭声:“呜哇!晶晶讨厌,我……我再也不喜欢你了!你打扰小鲤……小鲤睡觉!”接下来便是一阵哭哭啼啼和一阵水花四溅的声音……三人见有人在哭都走进了屋子,屋子里都是鱼的画像,几个花盆摆设,跨过绣满鲤鱼的屏障,一个人影便出现在三人面前,在一片珍珠帘子后面,若隐若现。那人还在抽泣,之前的哭声像极了小孩子的哭声,只不过声音却是个少年的,莫非神智有些不好?三人心里这么想着。“公子打扰了,我本无意冒犯,只是想携带下人在此借住一宿,多有得罪,还望公子见谅。”王楚桓三人向着少年道歉。“你进来。”像泉水一样干净的声音从帘子后面传出来,还带着些哭泣后的鼻音。
  萧弦向前给王楚桓撩开了白色的珍珠帘子,随着珍珠互相碰撞的声音响起,王楚桓终于看清了这帘子背后的少年。说实话,他的第一反应是转身,可是全身就像是定住了,居然无法动弹,不,其实他也不想动弹。
  “抱我!”眼前的少年靠坐在红色的柱子边,用胳膊上卷着的袖子抹了下泪水后张开双手向着王楚桓,一双桃花眼红红的,眉头紧皱,精致得像个女孩儿的脸上还挂着泪水,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衣服,光着大腿,脚上也不穿鞋,白玉似的赤足上戴着根红布条,更显出了主人的白皙,露着藕节似的手臂,白皙的脖子上挂着一条鱼形玉坠,顺着玉坠而下,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白花花的胸膛,两点茱萸竟完全是暴露在外,一边肩膀还露在外边。
  见王楚桓一动不动对着自己发呆,少年“哼!”了一声,拿起脖子上的鲤鱼一吹,吹了五六声后,三人就听见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刚进了门就道:“小鲤,你醒了啊,玉姐姐给我们带了好吃的点心,你要吃……你们是什么人?”一个粉雕玉琢的五六岁女童板着张脸对着萧弦二人。从鸣响声中反应过来的王楚桓立马收了脸上的呆滞,转身出了帘子对着女童拱手作揖:“在下王楚桓,从京都来,一路游山玩水经过此地,见天色已晚就想着在此借住,不想惊扰了主人家,实在抱歉。”那女童瞬间就变了脸色,仰起小脸笑着就答应了:“可以,不过今晚你们要做饭给我和哥哥吃,父亲和母亲出门探亲去了,家里现在只我们二人。我叫小晶,那是我哥哥小鲤。”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软萌攻的看过来
 
  ☆、第二章  今天不可以去湖里睡
 
  “请恕在下冒犯,你哥哥小璃穿得有些少了,晚上湖风冷,别着凉了,你让他加件衣服吧!”王楚桓从转身出帘子后便没敢回头,帘后的萧弦萧月二人也没敢冒犯进入帘子,听到主子说话后都有点没听懂这话什么意思,等到晚饭时候见到小鲤才明白。“没事,哥哥身体好,不会着凉的,他平时就这样。”小晶回了王楚桓一个大笑脸。既然主人家都这么说了,那作为客人他也没法多说,便叫了萧弦二人去厨房做晚饭。
  “晶儿,我要去床上,让他抱我嘛!我还要吃点心!”里面的人又发话了,小晶只好向王楚桓求救。想他王楚桓长那么大,从来没人敢那么要求他,不过出门在外不需讲究这些。再次面对眼前的美人时,已经可以稳定住自己的情绪,弯腰将眼前的少年抱起,少年双手就顺势抱住他的脖子,一股清香便迎面而来。毫不费劲的把身上的人移向里屋的大床,刚放下怀中的人坐在床上,就拉了被子将少年盖了个严实,一把将小晶和点心抱过来和小鲤坐成一排,还顺手将小鲤的衣服给整理系好。可转眼小鲤就把被子给掀开了,又露出了大腿来,王楚桓觉得自己要气疯了,从旁边的衣柜立马就翻出了一条裤子,二话不说抬着少年的腿就要给他穿上。小鲤哪会听他的,一脚将他踹开“不穿,热!”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
  王楚桓觉得自己着了魔了,被踹开了居然不生气,还爱死了眼前人的小脾气和孩子气,没办法只好搬了凳子坐在床前,时不时给两人递递水。就在三人吃点心聊天的这段时间,王楚桓已经可以认定小鲤就是不问世事,不知世间邪恶的少年,说难听点就是智商有点问题,再不就是隐藏极深。你想谁家会把两孩子单独放在家,大门开着,还没有下人,主要是孩子还长得这样好看。
  “少爷,晚饭已经备好。”门外萧月响亮的声音传来。小鲤和小晶立马就跳下床,期间小鲤拒绝了穿鞋,妥协后三人这才向右边的屋去,萧月二人在桌边低头候着没有落座,小晶看见便叫他们一同坐下,两人看向王楚桓,待看到主子点头后才一同坐下。一抬头便看到衣衫不整的小鲤左手拿着只鸡腿,一边啃着一边吃下小晶用勺子喂到嘴边的饭,而小晶左手喂着小鲤右手自己吃着饭,两人吃得忘我,却不知桌上有三人此时心里只有一句话:“不应该是哥哥喂妹妹吗?”但他们都没说话,安静的吃完晚饭,收拾好桌子。小晶这时才说:“这间屋子的里屋可以睡两人,你们的主子可以和哥哥睡,我去睡父母亲的屋子,厨房里可以热水,你们可以到湖里打水洗澡。你们走了一天该累了就去休息吧,我先回屋了,哥哥你先过来。”说完拉着小鲤去了父母亲的屋子,王楚桓只好对着手下说一会儿送热水过来,拿了自己的行李后回了小鲤的屋子,参观一周才发现原来小鲤今天躺的位置是直接打开的没有门窗,有突出的走廊悬在湖面,却没有护栏,腿还可放在湖中。“今天都给他迷住了,竟没发现这好地方,真凉快,还可赏月!”靠在小鲤今天靠着的位置上,还可以看到湖水中月亮的倒影。
  而这边小晶一拉小鲤进门就关上门小声的对他说:“今天不可以变成原形回湖里睡,小心他把你煮了吃掉,你哥哥就是变成原形被别人这样带走的,听到没。好了,你到湖里游水可以,不过只能一会儿,要在床上睡,我今天用了很多法术,现在很累,我要先休息休息,你回屋吧,乖啊。”说完化成一条小巧玲珑的金鱼进了房里的鱼缸,小鲤只好扁了嘴巴回去。
  一回去就脱光了衣服丢在地上跑着冲下湖去,击起一大片水花,让木板上的王楚桓湿了个透。“你要下来吗?下来吧,下来陪我游水。”说着一把把王楚桓拉下了水,一下水王楚桓就抱紧了那罪魁祸首,溅起的水花让两人的头发都湿透了。所幸湖水不深,只到他肩膀处,还抱着小鲤,不然不识水性的他定要淹死。“抱着小璃?等等。”手一动便发现拉他下水的人竟是不着一衫,手掌下是一片光滑,月光下,那人散着的青丝还滴着水珠,脸上和长长的睫毛也沾着些水滴,张着漂亮的眼睛抬头盯着他看,月光下的他就像个出尘的不知烟火的仙子。殊不知他面前的是个鲤鱼精。
  ??                        
作者有话要说:  小鲤:没错,我是一条鲤鱼
 
  ☆、第三章  我带你去找你哥哥
 
  明明在清凉的湖水中,身体却逐渐开始燥热,随之而来的是下身处的不适和王楚桓手上不自觉的收紧。渐渐被眼前少年的笑容所蛊惑,在两人鼻子相碰那一刻“少爷,发生了什么事!”萧月和萧弦听到响动后就闯了进来,还没走近帘子便听到王楚桓吼了句:“没发生什么事,出去!洗澡水也不用送了,你们休息吧!”
  二人出去时候看到掉在地上的小鲤的衣服,相视一眼后就回去了。待人走了,王楚桓脱了衣服放在木板上,在那儿清洗身体,当然,他没脱裤子,对小鲤说:“小璃,你游吧,我不会游水,看着你游就行。”就看见小鲤游到远处玩起水来,而他自己却边看着小鲤边动手解决了自己的生理问题,待释放后清理了身体就上了木板,将自己的衣服晾好,从行李中拿出了衣服换上。然后从衣柜里拿着小鲤的衣服回了木板,小鲤一看到他就游了回来,像条鱼一样自在,赤着身子一爬上来就被王楚桓用衣服一把包住,一个横抱就把把他抱到床上。一边警告自己抵制住眼前的诱惑,一边毫不拖沓的给小鲤穿上亵衣亵裤后,将灯火熄了便把小鲤往里推了推和小鲤躺下。
  夜已深,可王楚桓睡不着,因为小鲤大半个身子就在他身上,头枕在他肩膀上,双手都把他勒得死死的,怕他半夜翻下床,无法只好张开双手将身上之人环住,下身硬挺之处也是向外挪了挪,不知不觉有了些睡意……
  “哥哥!哥哥!不要走,小鲤很乖的……呜……哥哥……”被耳边的哭声惊醒,一睁眼便看到肩膀旁的少年脸上的泪水,毫不犹豫就将泪水舔了个干净,边亲着眼前精美绝伦的脸蛋边拍着小鲤的后背安慰着:“别怕,哥哥不走,哥哥就在这儿啊,小璃乖。”似乎得到了安慰,身上的人眉头不再皱着,双手紧紧抱着,像怕怀中的人跑掉,还在王楚桓脖子处蹭了蹭,这时候又像极了乖巧的小猫。
  外面没人叫他们起床,而他们也就这么睡着。直到小鲤睁开了那双带着睡意的眼睛,晕乎乎的叫了声“哥哥”,像似想到了什么立马起身坐了起来,鞋子外衣也不穿也不看床上的其他人就冲了出去,反应过来的王楚桓连忙跟了出去,只见大门石阶上坐着他在意的人,孤零零坐着,抬头看着他昨天到这儿来的路道。不等他向前,小晶这时候突然跑到小鲤身边抱着他说:“哥哥会回来的,你在这儿乖乖等着,他会来接你的,听话,乖啊。”
  原来不是叫他哥哥,那个“哥哥”到底是谁,让你那么在乎,王楚桓没法忽略自己心里的失落。“我这是怎么了?”失魂落魄的转过身,就看见萧弦萧月对着他行礼,说:“少爷,午饭已经做好了,我们吃完饭就可以出发了,还有,那个……我们要不要留点报酬给这户人家?”
  “走?”对,他得走了,他对于少年来说只是个过客罢了,只一天而已他居然就舍不得这个地方了,他还真是着了魔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