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尸鬼 作者:莫桑石

字体:[ ]

 
 
书名:尸鬼
作者:莫桑石
 
文案
 
人死之后,尸体上诞生尸鬼,继承原主的记忆和相貌,却不是先前的那个人。
 
人类无法看到尸鬼,尸鬼也无法干涉人类,而第十天,尸鬼就会消亡。
 
活人的故事,和他们再无相关,这十天,像是代替原主,看这世界最后的时日。
 
第一人称旁观视角;尽量周更。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和安 ┃ 配角:安成、许和静 ┃ 其它:
 
 
  ☆、第〇一章
 
  我从他的尸体上飘出来的时候,他才刚死没多久,尸体都还是热乎的。我感激于他的死,不然,我也无法得以生。
  我们尸鬼,就是诞生在人死之后的尸体上的。我们继承了他们的相貌和记忆,若不是我们半透明的身形,那我们和他们没什么两样,但是不会有谁认错我们,因为活人看不到我们,我们也和他们完全不一样。然后,十天之后,我们就会归于虚无。
  在活人中,总是会有一些关于鬼的故事,他们觉得人死之后的鬼,除了形态不一样外,其他都还是一样的,但是对于我们尸鬼来说并不同,除了相同的记忆和相貌,我们完全是两种性格,这大概是因为我们是诞生于尸体,而不是来源灵魂的缘故。
  我刚出生不久,身体更像个是雾,薄薄的,但也不会被风吹散,因为风是活人世界里的,对尸鬼而言不存在。
  我还飘在使我诞生的尸体上面,郑重其事的朝他鞠了一躬。多谢他死了,不然也没有我活。我是不是该叫他母亲?哦不,他是个男人,在我继承他的记忆中,知道男人是不能被叫做母亲的。那么就叫父亲?也很奇怪,我还是叫他的名字吧——
  许和安。
  这具尸体死之前叫做许和安,我也会这样称呼他。那么,我该叫什么呢?我也喜欢这个名字,我也想叫这个。伴随着一个男人的嚎啕大哭,我站在许和安的尸体上想了半天,觉得尸体许和安和尸鬼许和安是完全可以并存的,所以我也是许和安,于是我堪称愉快的注视着那个嚎啕大哭的男人。
  这个男人长的不差,或者以活人的眼光来看,英俊极了。我的长相也很好,这点也得谢谢尸体许和安。
  他是许和安的恋人,前缀是过去式。他们刚刚分手不久,还是因为那些现实又世俗的原因,我真怕这个男人会把许和安的死揽到自己的头,想什么许和安是因为失去了他而生无可恋才死的,或者想如果不分手他就不会死了,我希望他不要这样想,不然那是对许和安的侮辱,也是对我的侮辱。
  不过是凑巧罢了,刚刚分手就死了,可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千万不要在哭声里掺杂愧疚和后悔呀。我大声在他耳边喊,我说许和安死之前,可是一点都没有想你,你可千万别自作多情,以为你干涉了一个生命的存亡。但是他听不见,我们尸鬼除了诞生在尸体之上这个设定奇怪了点,在别的还不如一阵风呢,没有任何的特异功能,也不能给活人造成任何影响,别说装神弄鬼入梦之类的了,我就算穿过他的身体无数次,在他耳边大大声喊,他都不知道我的存在。
  许和安是死于车祸的,这个死法是俗气了点,可是每天,在这个世界上,都会多少难以计算的数字来自于车祸中的伤亡人数呀!许和安只是他们其中的一个,并不出奇,虽然这个男人已经陷入了自我构想中,竟然抱着许和安的尸体哭着说,是不是因为他们的分手,导致许和安神思不属,才被车撞到的。
  我真想告诉他,许和安过马路的时候,是全神贯注的,他这么个性格的人,在过马路的时候,是从来不会去想别的事情的。在过马路之前,他想的也是手里提着的排骨该是如何的做法,要不要试试新学的那道菜样。他没有闯红灯,也是在黄灯过去几秒之后才走的,但是我们都知道,酒驾和闯红灯的家伙可不少,这两者结合,更是要命。
  许和安就这样死了,让我开心的是,他虽然内脏被撞的破碎了,但是肢体却是完好的,只是甩出去一道大弧线而已,并没有被车辆碾压过去,不然我现在也只能拖着稀稀烂烂的身体出生了。他死的时候也没有痛苦,因为太猝不及防了,脑袋一个碰地,世界都黑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不然他若是还有意识,肯定会惋惜那袋子同人一起撞飞出去,却没有他好运气,结果被车辆碾压碎掉的排骨吧。
  那排骨比许和安更可怜。那是今天早上才宰杀的,是被许和安精挑细选的肋骨条,这个部位做起来排骨来最好吃,还有脆骨呢,可是现下,被车辆碾碎的时候,却同样形成了带着血丝的一滩,和许和安留下的,都是红色的。
  排骨好吃极了,许和安更是最爱吃糖醋的。他不爱吃甜食,却偏偏爱吃甜的饭菜,以前给这个男人做饭的时候,一桌子上总有一半是甜味道的,被这个不爱吃甜的男人说过之后,为了虚无缥缈的爱,才压抑住自己的爱好的。就像我知道,在这个男人说分手之后,他心里一阵痛之后,最先想到的却是,我又可以吃甜味道的饭菜了呢。
  想到这里,我不禁又为许和安的死而感到惋惜了。他才二十七岁,还没来得及回归正常的生活,他虽然才刚刚分手,但是预备给自己做的第一顿甜饭菜,还在手里拎着,没来得吃。要是真有天国,许和安会不会先向神许愿,许他一顿特别好吃的糖醋排骨呢?
  但要是让我去想,让我来换回他活着,那我也是不愿的。许和安爱吃排骨,可我虽然没有吃过,但是单凭他留给我的记忆,我也知道我不爱吃的,我更喜欢吃辣,那是许和安做给这个男人吃的,虽然他每次只为客套而夹几筷子,我也深深记得辣味道是多么的美好。
  穿着白衣服的护工,要把许和安拉到太平间了。我好奇的跟过去看,想知道太平间是不是和电视上的一样,有着一层层装尸体的冰柜,一个冷酷的法医?可并不,许和安因为是当场死亡,救护车来了之后,摸了下鼻息测了下心脏,就直接判定为死亡,并没有进急救室,而是找了许和安的手机,拨通了这个男人的电话,通知他来领尸,尸体先放在一间空屋子里。
  我还忘记说这个男人的名字了,他叫安成,我们都晓得的,安这个姓氏,在通讯簿里一定是在最前面的,而剩下的名字,都被许和安加上了各种各样的前缀。许和安记性不好,在生活中看不出来,但是在认人上简直要命,在他这个工作上,总要不停的添加新号码,要是不加公司、职务、功能等的前缀,光看着那一排排的名字,他就能疯掉,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医护人员才打了安成的电话,或许以为没有任何前缀的他,才是真正的朋友吧。
  但是安成,一定以为自己有个了不起的前缀吧,不然为什么会通知他呢?反正他哭的特别伤心,抱着放尸体的小车不动弹,推车的人不得不费劲把他拉开。
  其实我有个小小的疑惑,电视剧里出事总会通知家人,可他们是怎么知道号码的呢?现在手机不都有手机锁嘛,难道医院还有专门破解这个的?反正许和安的手机是没锁的,他手机里没有任何秘密,和安成的手机就不一样。
  小车开始推开了,从1号急诊楼里推了出来,却是往很后面很后面的地方去的,最后穿过了一条小巷子,在一个小平房那里停下了。好奇怪,难道是因为有领尸体的人来了,所以才不用在有冰柜的太平间里吗?
  安成来的时候,说他是许和安最好的朋友,完全可以负责他的后事。许和安和家里早已决裂了,父母都说没有这个同性恋的儿子,反正许和安想自己还有个弟.弟可以传承血脉,一开始和好不成之后,就再也没有和他们联系过。他当然也有朋友,知心的也有,可惜在通讯簿里,最初加上的前缀一直懒得没改掉,不然通知他们来,我就不用见安成这种愧疚到让人想冷笑的眼神了。
  在小平房里有两个老头子,用洋气的叫法,他们是入殓师,不过在这里,就是个收尸的。安成跪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只顾着哭,其中一个老头子就催安成快去买一身新衣服给他换上。安成抹把泪,不愿意走,老头子就不耐烦了,说在这里多停一个小时,就得多收一个小时的钱,又说火化场下班时间可早了,再不去准备,可就得等到明天让尸体过夜,那可是不少的停留费用呢。
  不知道是被哪句话打动,反正安成站起来,出去买衣服了。他站到男装部,明显很迷茫,不知道该给许和安买什么样的衣服。许和安一直追求精致的生活,他不存钱,钱都花在了吃喝玩乐上了,安成指责过他许多次,说他不顾他们日后的生活,那时许和安就打哈哈,然后用亲吻或者更进一步才转移安成的注意力。只有我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没指望有和安成日后的日子,在安成和他分手之前,他就已经看到了,所以钱还是花给自己好了。
  所以说,许和安往日里穿的都很贵,但是并没有告诉过安成价钱,虽然他也能通过那些衣服的样式和剪裁猜出一二来。
  安成身上带着的钱并不多,可是就算可以刷卡,也很紧张。他向来是循规蹈矩之人,大部分钱都在银行里存的定期,现在又是马上得结婚的人,虽然小钱库还没交到未来老婆那,照样经济很窘迫。他来的这个商场,是听许和安说的,知道他每次都来这买衣服。
  我看着他略红着脸,结结巴巴朝某个专柜的小姐描述他最常在许和安身上见到的衣服牌子,然后顺着找过去,一眼就在架子上看到了许和安常穿的那些样式,只是站过去看了下价格就楞住了,再咬咬牙,还是没买,反而转身走了。
  安成是个老实人。他和许和安在一起七年,从年轻到现在,一直都是这么老实,现在也正体现着。我看的出来,他走之前算过价钱,想到后面还要花的费用才这样决定的,他总是算的很好,不会为死人的衣服想太多。
  他出了商店,坐上了公交车。这辆公交是往许和安家去的。
  这是许和安的家,不是安成的,安成有自己租住的房子,即使他大部分时间都住到许和安那里。他手里还有许和安家的钥匙,一把放在身上好几年,已经很旧了的钥匙。他们分手的时候,只是安成带着他的东西离开,这把钥匙并没有还回去,许和安也没有刻意的去要。我从他的记忆中得知,他根本就没想起来这事。
  许和安之前就是要回家的,和他买来的还没决定怎么做的排骨。现在安成来了,这所房子,却不会再有那个人走进来了。
  安成是来拿许和安的衣服的。许和安有几件很喜欢的衣服,总是穿着。他不念旧,可耐不住那一件衣服确实是经典中的经典,百穿不厌。他很会买衣服,算不上衣架子,可衣服总是很衬自己。安成手哆嗦着打开大门,进去看到好像主人并没有离去的房间,看到沙发上还开着一包坚果盒子,没忍住,扑到地上大哭起来。
  他又哭了。这个人怎么这么多泪。我有些后悔跟着他来了,我又不是过来看他哭的。我随意翻着从许和安那里得来的记忆,想这个人还是在床上哭的好看些,现在他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衣服也都是灰,怪恶心的。
  他哭了一会,去找了卫生纸擤鼻涕擦眼泪,一转身就看到厨房里已经洗好了的菜,那是许和安本来想将就着吃一顿,最终还是没忍住去超市之前的样子。他又想哭,再哭就干瘪了,于是又忍住,进了许和安的房间,翻开他的衣橱。
  这个房间也曾是他住的,这个衣橱也被他们共用过,许正是这点使他难过,所以才如此矫情的看一眼便难过一眼。许和安的衣橱已经重新整理过了,安成的衣服都被他自己带走了,所以许和安最喜欢的那一件衣服,都摆在很明显的地方。他找了个袋子装了进去,把衣橱门合上,正对上了房间里的那张大床。我乏味的转过身,不再看他。
  过了一会,安成才离开许和安的家,重新赶往医院。在医院后面的连窗户都没有的窄小房间,他重新对着许和安的尸体。
  他和那两个老头,一起把许和安最喜欢的衣服换上。衬衫,裤子,外套,领带,他第一次这么认真的望着这些衣服。衣服穿上了,许和安纵然白着个脸,却也像活人了,但不会有活人躺在这样一张水泥做的冷床上。
  老头做样合上许和安的眼皮,其实他就没睁着。然后他拿出了一个红色的长袋子,从头到脚把许和安的尸体装了进去。拉链一合上,许和安的脸消失在里面了,像是个裹着带子的木乃伊——现下他一看就是死人了。
  安成再次跪地痛哭。
  打断他的是一辆面包车的到来。这是委托医院停尸房叫来的运尸车。司机下车先和安成谈价钱,开口就是两百八。安成吓了一跳,从这里到郊区的火葬场再怎么远,又怎么能这么贵?他这幅犹疑的神态一露出来了,老成的司机就和气的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