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降临 作者:绊_一个字太短

字体:[ ]

 
 
《降临》作者:绊_一个字太短
 
文案:
     在遥远的未来,人类的足迹已经遍布银河系,国家这个概念升级为为星际联盟,各方势力通过武力驻守,占领适宜居住的行星,并以周边卫星为岗哨。
 
世界的规则在改变,但是和几百年前比起来,似乎又没有太大变化。
 
在星系边缘,有一颗小行星,编号A-109,目前处于Atlas联盟治下。
 
在小行星周围,点缀着尘埃一般的卫星群。
 
其中一颗卫星,官方纪录为A-109-352,是卫星守卫者叶寒的驻地。
 
每一年的12月5日,一位来自首都的边境巡视官会在A-109-352停留24小时,视察结束后即刻离开。
 
在公元3167年,边境巡视官秦朗的到来,给叶寒一成不变的生活带来了无法言说的转变。
 
归类为科幻,但是科幻元素不多,抛开这个背景的话,只是一个关于相遇的故事。
 
内容标签:年下 科幻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寒,秦朗 ┃ 配角: ┃ 其它:
 
==================
 
  ☆、卫星守卫者
 
  
  我叫叶寒。
  或许这个名字,对你来说没有什么意义。请让我重新介绍我自己。
  我的编号是A-109-352-32,驻守在Atlas联盟下的卫星A-109-352。
  如名所述,我是109号行星外围的352号卫星的第32任守卫者。
  很好记吧。
  顺带一提,之前的31位前任,有的葬身沙场,有的意外死亡,有些幸运儿则是寿终正寝。
  可是这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用。
  边境已有多年未曾卷入战事,我目前的工作,仅限于巡视A-109-352,向终端上传报告,证明驻地一切稳定。
  报告包括一段文字,一段视频。这曾经是我的爱好之一,但是现在也成了被迫完成的苦难。
  因为我知道,没有“人”会在意我的报告。庞大复杂的软件会自动辨别我的笔迹和用词习惯,分析我的面部细节和动态表情,证明我确实是A-109-352-32,且没有遭到胁迫。
  派遣文件并没有说明我需要待几年。也许我只能选择意外或坐等老死。
  听上去不是什么愉快的事。
  在A-109-352上的生活十分无聊。
  因为它很小。
  小到只需要我一名守卫者。
  小到开车转一圈,只需三个公历日。卫星上的昼夜转换,是一天五次。
  在驻守的十年间里,我已将每个角落走遍,直到再也找不出一处未见过的风景。
  无聊。
  而驻地中心与外面相比,更加死气沉沉。计算机虽然联网,但只能与军部联系。而出发前,从未有人提醒我要多带一点消遣的东西。
  所以我把机载的百科全书翻来覆去地看了三遍。
  当然,A-109-352并不是永远这么无聊。
  每年12月5日,一位首都派出的边境巡视官,将落在这颗小小的卫星上,和我握手寒暄,并带来下一年的物资。
  当然,每一年来的人都不一样。我们也许会成为一天的朋友,也或许话不投机,只是煮开一罐牛肉番茄汤罐头的交情。
  这儿并不是巡视官旅行的终点,但也接近尾声,所以他们大多面色疲惫。
  不过,就算碰上了性格活泼的人,当下言谈甚欢,而下一年,再下一年,也见不到这个人了。
  我害怕无所事事,害怕寂寞。
  不幸的是,这是当地特产之一(笑
  这些年我换了许多种消遣方式。最近的爱好是戏剧。
  存储器中没有现成的戏剧可看,我只好在闲暇时自己缝制戏服,写好剧本,粉墨登场。
  谁来管我呢?只要躲到没有监视器的荒郊野外,就算我给海鸥群开一场演唱会,也没有人会听见(并不是说我这么做过)。
  总之,那天,我正穿着女式宫装,扮演一位落难的妇人。
  台词很长,但这位妇人的原型是我的长姐,于是演到情动处时,我忍不住掩面哭泣。
  不知道我的姐姐现在怎么样了。
  戏演不下去了,我跪在舞台上,思念着远方的家人。
  本来静谧的海岸边,忽然传来了翅膀的扑棱声,以及海鸟的惊叫。
  我抬起头。靛色的苍穹下,似乎有一颗流星划过。
  可是A-109-352从来没有流星。
  这明明是一艘单人飞行器穿过人造大气层时留下的痕迹。
作者有话要说:  名词解释:
1. Atlas联盟:最大的星际联盟,叶寒和秦朗的本家;
2. 卫星守卫者:听起来很厉害,其实级别只是上士。管理驻守的卫星,联盟会提供补给,但不能擅离职守,也很少有机会回到故乡;
3. 边境巡视官:听起来也很厉害,也确实高于一般的卫星守卫者,级别一般是中尉及以上;
4. A-109-352:故事发生的卫星,叶寒的驻地。
 
  ☆、边境巡视官
 
  
  今天并不是12月5日,来者是巡视官的可能性不大。
  所以,眼前这位穿着白色军装,笑嘻嘻的年轻军人,刚从救生舱里爬出来,就自称是巡视官,自然十分可疑。
  于是我把他绑了起来。五分钟后,验明正身,解开。
  “真麻烦……”他咕囔着,晃晃悠悠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瞬间端起了架子,“A-109-352-32,我的飞行器已经坠毁,需要你所在驻地的支援。”
  我只好告诉他,“报告长官,没有,没有飞行器。”
  “……那你是怎么来的?”
  “回长官,搭大巴。”
  “……”
  我把这名意志消沉的军人领回驻地中心。向终端汇报完这一事故,这次的得到的答复异常迅速:“支援将于三日后抵达。”
  “还有物资,”我的巡视官十分负责的加上一句,“现有物资已经烧毁了。”
  “收到。”
  巡视官果断地转椅上坐下,一边转圈,一边和我说话。
  “A-109-352-32,你的原名是什么?”
  以前也有巡视官问过这个问题,也曾有人说过自己的姓名。
  “我叫叶寒。”
  “秦朗。编号太麻烦,我记不住。”
  “是,长官。”
  如前所述,A-109-352是个无聊到极点的地方。秦朗巡视官一开始打算出去走走,但这份好奇心仅持续了3分钟。
  “报告长官,该海域不适宜冲浪。”
  “沙漠中只有一处绿洲,徒步穿越有危险。”
  “森林里没有猛禽。整个卫星上都没有。”
  于是巡视官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摊在椅子上。“好无聊啊……”
  我附议。
  “这个指什么?”他指着地图上一个面具状的图例发问。
  呃……这个是我搭建的露天剧院。
  于是我只能“呃……”
  巡视官一下充足了气,“守卫者叶寒,我命令你马上说出这栋建筑物的来历和用途!”
  “呃……”
  “等等,这里好像有些眼熟……是不是我坠落的地方?”
  “!”
  秦朗没有说谎。用时一年建好的剧场二号,毁于一旦。
  “TAT……”我扒在废墟上,欲哭无泪。二号剧场建立在沙漠中央,采用砖石结构,风格古朴,是上演时代剧的最佳场所。
  “叶寒,你看!抢救出来一个箱子!”巡视官兴冲冲地抱着一个铁箱走过来,箱子上印着“番茄牛肉汤罐头”。
  “是罐头吗?你把补给藏在沙漠里做什么?”他兴致勃勃地打开箱子,而我也想起了里面究竟装的是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巡视官捶地大笑,可是锤了一会儿,沙子进到嘴里,又呛得咳嗽。咳嗽完了继续笑。
  我则保持着失意体前屈的模式。马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你有女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个人隐私。请不要再笑了。“
  “莫非是你自己缝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唉Orz。
  回到驻地中心,虽然我很不想理他,可是为巡视官提供住宿及饮食是守卫者的职责之一。
  “长官,胡萝卜罐头,和土豆罐头,您选哪一个?”
  “我要番茄牛肉汤罐头。”
  “吃完了。”
  “!”
  “如果补给再不来,连胡萝卜罐头都要吃不上了。”我随手开了一罐,巡视官斜了一眼,“那我吃土豆的。”
  真难伺候。
  抱怨归抱怨,真吃的时候,他倒是一声不吭,我分明偷着往里撒了几勺盐。
  天很快就黑了。虽然还未到睡眠时间,但我还是调暗了灯光,铺好了床。
  可是巡视官拒绝休息。“我要看星星。相传A-109-352有最壮观的天文现象。”
  的确,我们所在的卫星位于星群的边缘,夜空中的A-109周围点缀着或明或暗,尘埃一般的繁星,拿来当个人主页的背景再合适不过了。
  所以,巡视官噼咔噼咔地照相,我则躺在了草地上,面对星空,合上了眼。
  也许过了五分钟,也许过了一小时,我感到身边有人重重的躺了下来。
  “你说,联盟的属地范围如此之广,为什么还要不停扩张?”
  这种事让我怎么回答?
  “你为什么不说话?睡着了吗?”
  “睡着了。”
  “哦,那你睡吧。”
作者有话要说:  名词解释:
5. 大巴:可搭载多人(许多人)的大型(非常大)星际飞行器;
 
  ☆、这片海,叫海
 
  
  睡得着就有鬼了。
  天色微亮,我从余光里看到,秦朗侧躺着,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我。
  你瞅啥?!
  总之是睡不下去了。
  秦朗也睡不着,想出去走走。
  您老安静呆着行不?!
  但是命令不可违抗,我只好把巡逻吉普开了出来,载着他出门兜风。
  “这座山叫什么?”
  “叫山-21。”
  “这片沙漠有多大?”
  “就那么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