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深海流窜日记[异世]+番外 作者:木苏里

字体:[ ]

 
 
文案
 
【暴力沧龙攻】X【高冷凶残受】
坐标:北纬32°20′西经64°45′,百慕大三角夏川在海上碰到了意外。
他本以为自己要死在这次海难中了,谁知却被一丛深海泡沫带入了一个古怪的地方。
一堆早该变成化石的生物,在他面前群魔乱舞吱哇乱叫,活生生的……
夏川仔细地洗着手上的血:你来这里这么久,找到过出口的线索么?
深蓝将断了气的火盗龙卸成块,献宝似的拎着肉冲他晃了晃:晚饭你想吃生龙片还是烤肉?
夏川:……我更想把你卸了。
问:不小心捡到一只白垩纪时期的深海霸主怎么办?
PS:霸主脑子疑似少根筋。
本文1v1,HE,内容纯扯淡,毫无科学依据,勿考据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川,深蓝 ┃ 其它:百慕大,白垩纪,沧龙
 
晋江编辑评价
 
雇佣兵出身的夏川在执行一次保护任务时在百慕大海区遭遇了海难。
大难不死的他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来到了史前的白垩纪,一堆早该变成化石的恐龙对着他吱哇乱叫。
这见鬼的世界给他的初次见面礼,是沧龙兜头拍过来的一尾巴。第二样见面礼是一个人高马大脑子缺件的野人。
他本以为这只是普通的时空穿越,直到发现沧龙和野人是同一个,而野人身上还纹着代号一样的文字,最匪夷所思的是,在这个世界里,脑中所想的东西都成了真!这真的只是穿越吗?
作者生动地描绘了一个充满迷点的世界,语言幽默诙谐。性格鲜明各异的人物陆续聚到一起,在困境中相依相靠、相扶相助,时而轻松逗趣,时而紧张刺激,是一个能让读者读来轻松一笑的故事。
 
 
 
 
    第一卷:白垩之岛
 
    第1章
    
    北纬32°20′西经64°45′,百慕大海区,盛夏。
    在距离巴哈马群岛约二百多公里的海面上方,一场灾难正在肆虐——
    汹涌的海水被狂风吸到了几千米的高空,和黑浪似的积雨云连接了起来,顶天立海,犹如一条腾云直上的海龙,扭曲旋转着在海中移动。所过之处一片狼藉,有无数躲闪不及的海鱼被裹挟着卷到了天上,甚至还包括一艘吨位太小抓力不够的船。
    这样的海龙卷在夏季并不罕见,可发生在百慕大这片海区就麻烦了,尤其在接连出现了四条海龙卷的情况下……
    水下百米多深的地方,沉于海中的夏川手脚已经开始发麻,仿佛醉酒似的不受大脑控制,胸腔里嗡鸣阵阵。
    这样的状态夏川并不陌生,在海中潜水超过一定的深度,就会出现这种“麻醉”反应。而他曾经不止一次,不带任何呼吸装置,单凭一口气,潜到过近百米的水下又安全返回。
    可这回,过去的潜水经验对他没有丝毫帮助……
    因为他所在的这片海域实在太过诡异了。
    就在十分钟以前,他还完好地呆在一艘游轮之上,结果转眼间,游轮就被四道海龙卷以极快的速度推进了这片古怪的区域里。
    这片区域的海水颜色明显深于周遭,阴沉沉的,浮着股说不出的死气,就连在海面上高速肆虐的海龙卷也莫名绕过了它。
    当时,还在游轮上的夏川身边一直呆着一个金发男人,那是他此次的任务对象——WES公司的一个重要研究员,丹尼斯·派瑞。
    他年纪和夏川相仿,长得倒是人模狗样、十分精神,却在海龙卷出现的时候,一把拽住了夏川的胳膊,杀猪似的嚎叫声恨不得能传出八里地,差点儿把一船人的份额都嚎完了。
    夏川嫌弃得不行,手边又找不到合适的东西去堵他的嘴,只得冷着脸看着窗外,随他去叫。
    直到那四道接天的水柱终于撇下游轮,扭曲着远去的时候,那丢人现眼的货才放过夏川的耳朵,歇了口气叹道:“谢天谢地总算走了!”
    船上的人大多和他一样,以为暂时安全了。只有紧靠在窗边的夏川,看着海面一圈明显的深浅分界线,心里莫名咯噔一下。
    仿佛是为了响应他的不安似的,几乎只过了十几秒,船上便又骚动起来,因为接连有人发现,海水在转瞬间便消无声息没过了窗子——
    游轮在落入那片区域之后,便直直朝海里沉了下去,就像将一枚石块投进一方浅池里似的,连个囫囵都没打,就这么坠了下去。
    船上顿时炸了锅,没有人愿意被困在其中随船一起下沉,何况这船沉得太快了,快到众人刚有所动作,汹涌的海水就已经灌了进来。
    一时间,再没有人去管船长船员的逃生安排,求生的本能促使他们疯了似的朝出口涌去。
    夏川拎上丹尼斯的同时,甚至还又拽了两个被卡住的人出来。
    可当他们从游轮中挣脱出来的时候,却碰到了更加让人无措的状况——他们在这片古怪的海域里根本浮不起来。
    会水的、不会水的,都和大块头重吨位的游轮一样,直直坠进更深的海里,一切的挣扎都是徒劳的,除了加大氧气的损耗之外,毫无作用。
    就好像这片海域的浮力被人一把抽除了似的……
    夏川就在这样的海中下沉了两分多钟,这和不带呼吸装置的自由潜可不同。
    自由潜好歹还有潜水服,他可是一身衬衫西裤的就入了水,没有任何准备活动不说,右腿上还挂着一个跟他身材差不多的丹尼斯。这货别的本事不谈,拽胳膊抱大腿的时候可谓一等一的敏捷。
    就算夏川再有经验,在这种境况下也无力回天。
    氧气总有耗尽的时候,而这深海却看起来遥无尽头……
    窒息的感觉让人生不如死,可手脚却沉甸甸地连挣扎都抬不起来。
    夏川在恍惚间看到一大丛泡沫自森蓝的深海中涌了过来,直扑向他,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极为剧烈的头痛,撕扯得他眼前一黑,便彻底没了意识。
    都说人临死之前,从小到大经历的所有事情所有人,记得的,不记得的,都会从脑海深处浮出来,在极短的时间里将一生回放一遍。
    这话八成是胡扯。
    夏川活了二十八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太短,即便他一向冷冰冰的不怎么搭理人,而这六七年的主要活动就是在刀尖上舔血,那也不至于在临死前连一点儿值得回顾的片段都没有。
    可事实就是如此。
    他只梦见自己站在一片水面之上,摇摇晃晃的,似乎腿上不得劲,怎么也站不稳。
    脚下波动的水纹晃得人脑晕,一个不小心就容易头重脚轻一脑袋栽进去。
    他看见水波一圈圈地荡漾开,而后一张又一张苍白的人脸从深处缓缓浮上来。
    那些人的面容因为水纹的关系显得扭曲而模糊,梦里的夏川却总觉得有些眼熟,他眯了眯眼,凑近水面,想要看清他们,可他们却总在距离水面还有一小段距离的时候消失不见。
    这样的情景来来回回反复出现了许多遍。
    夏川凑离水面越近,那些人脸就越远,自始至终都隔着一层,怎么也看不清……
    如果这就是临死前看到的最后景象,那老天大概是成心跟强迫症患者过不去,死都不让死安生。
    梦中的夏川终于忍不住皱了眉,再没耐性无止境地耗下去,在人脸再次出现的时候直接俯身伸手朝水中捞了一把。结果反被水下某个冰凉滑溜的东西缠住了五指。那东西力道大得惊人,猛地一拽,夏川便重心不稳跌入了水中。
    在落下去的一瞬,他心里一惊,下意识猛地吸了口气,呛了一大口咸涩的水,咳得心肺都疼。
    这一咳,梦中幽深微晃的水面和苍白冰冷的人脸便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耳边悉悉索索的响声,从模糊慢慢变得清晰起来,伴着剧烈咳嗽带来的嗡嗡耳鸣,和擂鼓般的心跳,简直有些嘈杂了。那其中有水流声、风声、枝叶相擦的沙沙声、尖利的鸟鸣声,甚至还有……类似象嗥的叫声?!
    夏川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在咳完一阵之后,终于试着睁开了眼。
    刺眼的日光晃得他双目涩胀,他忍不住皱着眉,抬起依旧有些沉的手遮挡了一会儿,这才慢慢适应过来。
    入眼的是一片开阔得毫无遮挡的蓝天,有几只体型稍大的鸟在高空盘旋,只是距离太远,只能看到个剪影,分不清是海鸥还是别的什么……
    夏川半眯着眼,盯着极高远处得那几只海鸟看了好一会儿,心里突然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还真是命大,在那种境况下居然还能有再睁开眼的机会。
    身下躺着的地方十分坚硬,有几处还有突出的棱角,硌得人皮肉麻刺刺的痛,估计是块靠海岸的礁石。
    忍着一身的酸痛,夏川蹙着眉想要撑坐起来,却感觉自己腿上压着什么沉甸甸的东西,压得他半边身体都快没了知觉。
    夏川:“……”
    联想到之前在海里的情景,他抽了抽嘴角抬起上半身看了眼——果不其然,那个从落水起便把他当救命稻草一样抱着死不撒手的货,现在依然挂在他腿上。只是衣服不知怎么被撕开了好几道口子,皱巴巴地粘在身上,带着一块块斑驳的盐渍,配合他那死狗一样挂在礁石上的姿态,简直像一块正在风干的咸肉,美得让人不忍心再看第二眼。
    夏川正打算把腿从丹尼斯身下抽出来,就感觉那块一米八几的咸肉动弹了一下,而后便抱着他的腿咳了个惊天动地,顺带吐了一口呛进去的海水。
    夏川:“……”
    他面无表情地瞥了眼那一小滩水迹,毫不犹豫抽回了腿。咸肉丹尼斯被带着翻了个身,在礁石上摊成大字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两人在礁石上歇了好一会儿才彻底缓过劲来。
    “你还好吗,川?我们之前不是一直在往深海里沉吗,怎么现在会躺在这里?难道有救援队赶过来了?那么他们人又在哪里……真是见鬼了,这还是百慕大吗?”丹尼斯一有精神就开始蹦豆子似的往外倒,一边问着一边坐起来环顾了一圈四周:“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
    夏川被他一连串问题轰得头疼,索性无视了前面所有的,只接了最后一句:“确实不对劲。”
    他们也不知在这礁石上晾了多久,夏川身上的衬衣都已经干了大半,只是和丹尼斯一样,也结了几块盐渍。他答话的时候,正皱着眉将衬衫的袖子翻卷到手肘上,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更别说抬头扫一圈四周了,语气也平淡得好像在说“嗯,太阳挺大。”
    “……”丹尼斯觉得自己好像被敷衍了。
    他正想开口,就见夏川翻好了袖口,瘦长白净的手指不动声色地冲左边点了一下,道:“水下有东西,还不小。”他说话声音一贯不大,淡淡的,像是懒得费什么力气似的,音质又有些冷,在这种境况下,配合着他话语的内容,听得丹尼斯后背的汗毛“刷——”地一下全竖了起来。
    他顺着夏川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就见那一片海水确实颜色有些怪,像是有什么海兽潜在水面下十来米深的地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