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荣耀军部异闻录ABO 作者:路易基德曼

字体:[ ]

 
文案
 
荣耀军部红组成员时木接到了帝国的强制性婚约通知书,反抗了好一阵子后发现自己还真他娘地喜欢上了这个便宜老公,虽然他也想过放弃挣扎回家生孩子,但是在对抗异种的过程中不断出现的谜团是怎么回事?
 
内容标签:生子 幻想空间 业界精英 制服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时木,俞架 ┃ 配角:付齐,古美 ┃ 其它:ABO
 
 
 
  ☆、第1章
 
  
  时木出任务回来的时候,付齐正在他的公寓里正襟危坐。
  “你来干嘛?”时木立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有新任务。”付齐的回答果然不出意外。
  时木一听整个人就往床上扑去,痛苦地抱怨道:“你是打算让我猝死吗?”
  付齐默默地捡起时木弄掉在地上的枕头,说:“不是我,是组长。”
  “组长是不是进入更年期了?”这半年玩命地让他出任务,还让不让人好好地长身体了?!
  付齐显然对时木在背后非议组长的行为感到不满,但也没有多加指责:“红组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
  红组,蓝组与黄组三大机构所组成的荣耀军部是天际帝国为了对抗异种而成立的特别行动部队,军部成员除了必须具备正规军人要求的身体素质之外,还要有敢于对抗异种怪物的精神力。
  荣耀军部的蓝组成员多为Alpha,Alpha无论男女,行动力与精神力都异于常人,因而蓝组是军部中的精英部队。黄组又名皇组,顾名思义,成员身份多为皇室相关人员以及稀少尊贵的Omega,他们很少参加外出对抗异种的实战工作,主要负责帝都范围内的警戒保卫工作,黄组的存在其实是帝国为了防止荣耀军部脱离控制而安插的一股势力。
  时木和付齐所在的红组由于受到贵族组黄组和精英组蓝组的压制,分配而来的任务往往是吃力不讨好的,他们一直奋战在与异种对抗的前线,加上红组成员多数是Beta这种普通人,所以每次出任务基本是生少亡多,是军部内真正的血组。
  时木是红组里唯一的Omega,在信息素抑制剂还没研制成功的年代,Omega由于发情期的限制很难在战场拥有一席之地,但在药剂发达的今天,部分Omega在将发情期控制下来之后却可以发挥出不输于Beta的能力,特别是男性Omega,虽然他们在体力方面还赶不上Alpha,但是精神力与忍耐力异乎寻常,排在军部数据统计中的第一位。
  按时木的情况,不管是以Omega的尊贵身份进入黄组还是以精英的能力进入蓝组都不是什么难事,但他还是选择待在了最危险的红组,原因有三。
  一是他真的很不喜欢Alpha这种生物,而红组一个Alpha都没有,偶尔有新来的Alpha成员也会很快被提拔到蓝组去,所以这里对他来讲是最自在的地方。
  二是因为他的组长。时木是孤儿,将他一手带大的红组组长就是他的亲人。
  原因之三是付齐,这是他唯一的朋友,也是被组长收养的另一个孤儿。
  红组组长收养的两个孤儿全都对她死心塌地,不过两人的个性大不一样,付齐温和内敛,时木则好强随性。
  “你不觉得我的出现有点问题吗?”听到这话,时木将埋在被单里的脸抬起来,望向付齐。按理说,任务执行通知完全可以直接发到终端机上,确实没必要特意跑一趟。
  付齐也没准备把悬念留多久,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通知书。通知书质地细密,色泽鲜明,看起来是只有在通知重大事件时才会使用的昂贵羊皮纸。
  付齐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带着什么强烈的感情/色彩:“婚约通知书。”
  “谁的?”
  “废话。”
  “你大爷……”
  时木从床上腾起,将通知书从付齐手中扯了出来,摔门而出。
  付齐望着还在一张一合的门,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婚约通知书是帝国对Omega下达的一种强制命令,针对的是到达适婚年龄最后期限仍无婚姻关系的Omega。实际上,这对多年前还被当做生育工具的Omega来讲,已经是相当开明的政策,特别是在以文明之国著称的天际帝国,Omega在最终限期内完全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结婚对象。
  但是Omega毕竟是稀有资源,特别是像时木这种能力优秀者,帝国当然希望这种优秀基因能够尽快传承,因而超过了最终期限却迟迟不肯结婚的Omega,帝国就会为他安排配偶,下达婚约通知书。
  如果是普通居民的话,国家还会先给他们做做思想工作,但是对于绝对服从命令的军人来讲,帝国就没有这方面的人性化考虑了,所以直接拿到婚约通知书的时木心里相当抗拒,现在正准备到红组分部找组长理论。
  毕竟这种事情组长是会预先得到消息的,但是组长居然一句话也没有告诉他,看来这么多天以来老是派他出任务是怕他在分部先听到风声所以故意支开他?
  时木越想越生气,手里的通知书都要被他揉碎了,迈着大步踏出了公寓,钻进自己的RW420气垫车。车内的通讯器在这个时候适时地响了起来,时木不耐烦地按下了接通按钮,通讯器小屏幕上显示出了付齐那张波澜不惊的面孔:“别出车祸。”
  “异种都弄不死我,难道会被车祸弄死?”时木吼完立刻关掉了通讯器,向分部疾驰而去。
  分部现在的情形是非常忙碌的,可是时木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根本就不是平时意义上的忙碌,而是个个不知在围着什么人打转,端茶送水,鞍前马后,拍马奉迎。
  时木第一反应就是蓝组的人又来了,扒开人群一看果然如此。荣耀军部内部,黄组通常是不会到这满是血腥味的红组来的,只有蓝组那群人,动不动就来秀一下优越感,感受一下被万人追捧的感觉。
  而红组的人多数是想借机高攀,不管是让蓝组的看中自己的能力还是肉体,反正只要能脱离这危险之地就好。每当这个时候,Beta组员就恨自己为什么不是个Omega,没有甜美的信息素来招惹蓝组的Alpha们,所以对于是个Omega却老赖在红组的时木,组员对他总是抱有各种看法。
  一群红制服中那唯一穿着蓝制服的人特别显眼,时木能看到他一点也不奇怪,但是他能一眼就看到时木就神奇多了,要知道时木可是打了信息素抑制剂的,现在完全跟个Beta没什么两样。
  蓝制服的家伙一抬眼,Alpha独有的信息素就扑面而来,时木皱了下眉头,确实有压迫感,不过这个人的信息素也还算温和,不像某些Alpha,信息素直接让他想吐。按道理说,Alpha的信息素对Omega是有着不小的吸引力的,但时木却有些排斥,他很清楚,是自己的心理因素在作怪。
  “时木?”蓝制服的开口叫他,声音磁性,就跟那张脸一样吸引人,不过更让时木注意的是被那家伙引到自己身上的众人的注意力。
  “他怎么来了?”有人小声地议论着。
  “真会挑时候。”话语中的酸度太高,时木习惯性地忽略:“你认识我?”
  蓝制服的听了这话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大步走过来拉起时木就走,时木虽然吃惊,倒也不反抗,那蓝制服的就在后面人群的一片抱怨声中将他拉进了会议室。
  锁门。
  时木腰部挨着会议桌边缘,抱着胸望他,果然Alpha都是一个德行,都打了抑制剂了他娘的怎么还有反应?前一个想上他的Alpha长什么样他已经忘了,但是自己把那人吓傻了是真的。告诉对方跟自己去出任务就会让他上,蠢货居然还真信,结果一见到异种就直接哭喊着找他娘去了,毕竟是刚入队的新人。
  蓝制服的果然欺压了过来,一手按在桌面上,将帅脸压向时木:“不问一下我叫什么名字?嗯?”
  时木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却装作眉眼弯弯的样子:“那请问这位哥哥叫什么名字啊?”
  蓝制服的愣了一下,回答说:“俞架。”
  “哇,你的名字好好听哦!”时木一手搭在俞架的肩膀上,随时准备跟他干一架,虽然完全打赢的几率不高,但至少要让对方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谁知俞架看起来似乎很不高兴,拿下时木放在他肩膀上的手,说:“你总是这样勾搭别人吗?”
  卧槽,关你鸟事!时木几乎要翻白眼了,而且是你先动的手好吗?
  时木一把将他推开走向了门口:“我还有事,就不陪你玩了。”
  俞架眼尖地看到了他手里拿着的东西,立刻叫住了他:“我猜你连通知书的内容都没看过吧?”时木错愕地回头,他怎么知道婚约通知书的事情?不过自己确实连看一眼通知书的内容都没有。
  俞架看穿了他的心思,笑道:“我觉得你还是看一下比较好。”
  时木的预感催促他赶紧摊开了手中的通知书,虽然已经被揉得皱巴巴的,但是上面的字迹还是清楚的。通知书左边的部分是帝国关于婚约期限的规定与决定,右边的部分是自己婚姻者的信息:
  荣耀军部蓝组少校俞架。
  时木一脸卧槽地望向了自己的婚约者,瞬间就得了失语症。他本来打算在两人见面之前把这件事扼杀掉,虽然不能违抗命令,但可以用他的老办法让那个Alpha对自己失去兴趣,然后双方同意取消婚约,但是这货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让他一点做准备的时间都没有。
  俞架摊了牌感觉自在了许多,几步走过来把时木困在门边。
  “你想怎样?”
  “让我亲一口。”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请多关照。
 
  ☆、第2章
 
  
  卧槽!你就这点追求?!
  时木虽然不愿意把吐槽的重点放在这里,但是俞架的回答明显暴露了其纸老虎的事实.真的,他是第一次听说一个Alpha在调戏一个Omega的时候,只是想亲一口。
  时木表情诡异地看着他,俞架被看得有些心虚,随即补充道:“好不好?”
  “好你大爷!”时木一抬脚直接攻击“色狼”的要害,俞架不愧是蓝组精英,反应迅速地握住了
  时木的脚,挑眉道:“你这是要试我的能力还是要试我的‘能力’?”
  尼玛还会讲黄段子是吗?时木挣扎了下,对方也就顺势放开了禁锢。
  “我不想和你结婚。”时木坚定地表明自己的心意。
  “那你想跟谁结婚?”
  “我没有想跟谁结婚。”
  “那你就跟我结婚啊。”
  “我是说我不想跟任何人结婚!”
  “那你跟我结婚就不用跟任何人结婚啦。”
  你大爷!这货故意装傻!
  发现俞架的不可沟通之后,时木干脆打开会议室的门冲了出去,然后他就后悔了。因为俞架跟在他的后面,用那张本该是高冷的面孔摆出一副委屈至极的表情:“木木,你是不是嫌弃我长得还不够帅?还是我的军衔等级还不够高?又或者是俞家的背景还不够强大?你说说我哪里不好我可以改啊,求别跟我离婚!”
  然后时木就被围观群众的眼刀子戳成了筛子。
  卧槽!滚你丫的木木!你觉得我哪里好我也可以改!
  俞架跑过来拉他的制服衣角,顺从得让时木自己都产生了罪恶感,围观群众立刻在心里将时木千刀万剐了好几遍。
  时木实在受不了了,拼了命地冲向了组长的办公室,可是办公室里空无一人。
  “你要找古美组长吗?”俞架果然跟了进来,倚在了门边,“他们刚才告诉我说,古美组长出去执行紧急任务了。”
  时木转头看他,怎么这会儿不装逼了?你他娘的成心让我在组里待不下去是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