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老妖 作者:花心者

字体:[ ]

 
 
妖,不可融入人世,他们吃人肉,喝人血,凶残的一逼一逼。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老妖
 
?  人民医院负一楼停尸场。
  安静的停尸场内停放着大量的尸体,有是的因为车祸死亡,有的是无人认领的尸体。
  监控室内,穿着保安服的精壮汉子带着小女朋友壮胆。俩人本来仅仅是体验一下夜半停尸场的惊悚事,谁知道这么安静,无聊的他们开始互摸,没一会儿就精虫上脑,干起来了。
  监控器正好对着停尸场,里面开着昏暗的灯,一双脚无声无息落在地上,随后是另一双脚。
  安静的停尸场开始响起脚步声,俩人旁若无人的开始聊起天来。
  “最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突然查的这么严,害我们都没机会吃到新鲜人心。”后一个人如是说。
  “小声点,别打扰了别人恩恩爱爱。”陈浮生似笑非笑的看着外面,激情四射的场面。
  他原本只是随意一瞥,谁知道正好看到男人脱下保安服,露出精壮的后背,在女人身上上下浮动。
  “恩?”他贴着门,感兴趣的拉开一条缝隙,“才英,那个人怎么样?”
  才英看了一眼,“大胸大屁股,好像不错的样子。”
  “蠢货,我是问你那个男的。”
  才英大吃一惊,“浮生,你口味这么重?”
  陈浮生抬脚踩中他的脚,才英没有防备,顿时痛呼出声。
  声音传出门外,被保安室的两个人听到。
  情到深处的女人抬起上半身,“许汉,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许汉含含糊糊的敷衍,“哪有什么声音,不要自己吓自己。”
  “真的有,快起来看看!”女人情意全无,脸色苍白的看着打开一条缝隙露出一双眼的门口。
  陈浮生淡定的关上门,招呼才英,“你先回去,我陪他们玩玩。”
  才英手里拿着黑袋子,袋子里已经装了好几颗心,可谓满载而归。
  他也挺满足,“那我先走了。”
  陈浮生点点头,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等着猎物主动送上门。
  许汉草草了事,不情不愿的提上裤子,拿着手电筒走在安静的走廊里。
  女人独自一人不敢留在保安室,连忙叫上他,“等等我!”
  现在是两个人一起走在安静的走廊里,女人拿着一把从墙上取下的消防斧,许汉怪她大惊小怪,“怕什么?还有我呢。”
  许汉还是学生,这个时候本来在放假,可是他爸出门突然摔断了腿,没办法继续工作,可是又放心不下高薪,干脆让许汉代替他两个月。
  医院起初是不同意的,但是谁叫这份工作一时半会找不到人顶替,而且许汉长的壮,身上的肌肉遍布,阳气也比一般人重,最后就同意让他干了。
  他女朋友听说他在干这份工作,心血来潮想体验一下在尸体旁边做-爱的感受。
  事实证明在尸体旁边做-爱还是挺爽的,只是总感觉有许多视线看着她,盯着她。
  这感觉惊悚的同时也格外刺激,她好像上瘾了。
  咯吱!年久失修的木门发出不堪受重的声音,门开了,屋内一片安静,风吹来,卷起无数白床上的袋子,一张张恐怖的脸漏了出来,女人吓的嘶声尖叫。
  许汉连忙捂住她的嘴,他代替他爸来工作已经惹的医院不满了,现在又偷偷带女人过夜,恐怕医院会立马开除他。
  “玩也玩够了,你先回去吧!”许汉心中已经对他的小女朋友开始不满,是她提出来这里做-爱的,当初信誓旦旦说不怕,是女汉子,不需要许汉管。
  你看看现在,一惊一乍,搞的许汉神经都跳了起来。
  “那你送我上去。”女人紧了紧手里的斧头说。
  “自己上去,我还要处理尸体。”要不是她说来看看,也不会弄的风刮进来,掀开无数的床单,现在他还要一个一个的盖回去。
  女人吃惊的看着他,“许汉你这个王八蛋,你让我一个人上去?你是不是男人?”
  许汉没有离他,他走进一个床前,把白单子给那个死者盖上,又继续下一个地点。
  “你……你好样的。”女人气急败坏,跺跺脚转身就走,谁知道手刚摸上门,突然一滴液体流下来,正好滴在她手背上,女人吓的再次嘶声尖叫。
  “你又怎么了?”这次许汉真的生气了,他一回头,正好看见他女朋友没有形象的坐在地上,吓的屁股低下湿了一片,一只手还指着上面,脸色惨白。
  许汉抬头一看,却什么都没看到,更加不耐烦,“你快走吧,耽误我做事。”
  他转身又去处理白床上的尸体去了,甚至没注意到头顶一道黑影闪过。
  他没有看到,他小女朋友却恰好看到,吓的又是一声尖叫,丢下斧子拉开门就跑了出去。
  一路跑一路喊,许汉不耐烦更甚,已经下定决心明天就分手,女人哭哭啼啼就算了,还动不动就失声尖叫,搞的他也心烦。
  他胆子大,一个人也不怕,曾经还约过驴友一起坟地探险什么的,其他人都有事,就他没事,道士说他阳气重,就是活的保身符。
  许汉把床单一个个盖回去,不可避免的看到尸体的死相,只觉得一阵恶寒,“以后要小心了,千万不要被车撞死,这模样……啧啧!”
  他走到里面,后面突然响起砰的一声,许汉回头看去,原来是门被风吹的关了起来,他也不在意,还差几个就弄好了。
  等那弄好了,突然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穿着一身唐装,素白的衣袍上还绣着艳红的龙凤,一头黑发又长又亮。
  许汉顿时警惕起来,不过表面还是假装没有看见,而是在寻找被他女朋友丢在地上的斧头,那把斧头被他女朋友随手丢在地上,临走前还踢了一脚,把它踢到了中间,就在他脚边不远处。
  他小心翼翼的蹲下,捡起那把斧头拿在手里,他信鬼,也不信鬼,信鬼是因为身边的人都会出事,都口口声声说遇到了鬼,唯有他一个没见过,所以他也是不信。
  所谓鬼怕凶人,而他就是凶人,在加上阳气重,自己本身就是最好的保护符,还怕的鸟?
  他吐口唾沫搓搓手,斧头的正面指着门口的人,“是人就赶紧滚,是鬼就来送死!”
  那人一动不动,就那么站着,一双眼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这是你找死,不要怪我。”许汉抬起手臂,用力一扔,他准头挺好,斧头一直按照那个旋律转圈,目标直指门口那人。
  锋利的剑锋闪过光芒,嗖的一声抗在他脑门上。
  那人一个后翻,身体朝后弯去,虽然他及时后翻,可是还是有一道黑影被斧子砍中,钉在了门上。
  “哎呀,脑袋掉了。”
  这声音不是许汉发出的,而是那人发出的,他还保持着后翻的姿势,双手双脚扶在地面,从许汉这个角度看去,就好像没有脑袋一样。
  难道真的被他砍掉了脑袋?
  不对,砍掉了脑袋怎么说话?
  那人看似缺失的脖颈上伸出一颗脑袋,脸上依旧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骗你的,是假发掉了。”
  他慢慢站起身子,整个过程中略显扭曲。
  “草。”许汉忍不住骂出声。
  他抬头一看,果然,这人露出光光的脑袋,留着大背头,就像民国时期的样子,身上穿的也是唐装长马褂。
  再一看,斧头上果然没有血,只有一个头套挂在上面,看起来就像瘪掉的脑袋一样。
  “你到底是人是鬼?”许汉忍住了后退的冲动,这个时候越是胆怯,敌人就越嚣张。
  “心情不好,不告诉你。”大背头歪着头,看似纯良的说。
  他五官本来就很精致,比女人还好看不少,许汉女朋友在他面前顿时看起来一文不值,这个动作被他作出来居然意外的有几分可爱。
  许汉为这个想法汗颜,他学过格斗,也练过跆拳道,是练家子,倒也没什么好怕的。
  他冲上去,一个下踢上拳袭去,谁知道居然被一个长的精致的像女人的人毫不费力的挡住了,这几乎不可能!
  许汉惊了一下,这人也是练家子?
  不过他看起来柔柔弱弱,似乎一阵风就吹倒,还没有他女朋友看起来壮,居然也是练家子,而且实力堪比他这个从小扎马步的人。
  许汉一个下蹲扫腿扫过,对方连动都没动过,俩人相撞的地方一阵阵火辣的感觉袭来,许汉这个硬汉都有点承受不了,一个娘娘腔居然悍然不动。
  许汉的世界观被刷新了。
  他再次挥拳而上,却又被对方轻轻松松接住,那人握住他的手腕,凑到他耳边说话,温热的气息袭来,一股香味遍布鼻息。
  “草。”比他女朋友还香,而且这脸,凑近看了似乎更好看,精致的面容几乎没有一丁点的瑕疵。
  “我喜欢你,想上你!”那人这么说,直接的让许汉恼羞成怒。
  “你他麻痹脑子烧坏了,没看到老子是男人?”他手腕还被对方握在手里,动也动不了,对方力气出乎意料的大。
  那人精致的眉眼皱起,似乎在指责他的不礼貌,“骂人是不对的,说脏话也没有素质。”
  许汉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被人教训过,更加恼羞成怒,“草泥马,你说什么就是什……啊!”
  他惨叫一声,手腕被人扭断了,钻心的疼。
  “不要说脏话,说脏话代表心情不好,心情不好脸上会长皱纹的。”他一本正经的说,脸色严肃。
  [img]http://hm.baidu.com/hm.gif?si=f73ac53cbcf4010dac5296a3d8ecf7cb&et=0&nv=1&st=3&lt=1447923611&su=http%3A%2F%2Fm.jjwxc.com%2Fbook2%2F2220858%2F1&v=wap-0-0.2&rnd=9252065778[/img]?
 
☆、老妖
 
?  许汉是个粗糙大汉,哪里会在意这些,“老子年轻怕个屁,有种放过老子。”
  那人眉皱的跟紧,“放了你怎么干你?”
  “干你麻痹干。”他一口一个干惹怒了许汉,无奈实力比人强,他干不过对方。
  陈浮生彻底把他压制住,怕他乱动把另一只手腕也掰断了,许汉脑门上的汗都出来了。
  “你他妈要老子命。”他跪在地上,两只手耷拉着,自然垂下,面露痛苦。
  陈浮生跪在他后面,两条腿压制住他的,修长的手灵活的解开他的衣服,露出让他沉迷的精壮后背。
  他跪的地方比许汉高,可以从上俯览许汉的表情,甚至歪歪头就能舔到他的脖子。
  陈浮生伸出鲜红的舌头,轻轻贴在他歪着的脸上,许汉小麦色的脸涨红,恼羞成怒的扭开脖子骂道,“脏死了,口水糊我一脸。”
  陈浮生并不在意,他学着许汉对待那女人的姿势对待许汉,还说,“你的胸没有你女朋友的大。”
  为了美容,陈浮生放弃了一切寻欢作乐,也包括做-爱,他极在乎那张脸,甚至身体,为了包养,无所不用其至,戒色戒酒戒烟,日子过的比苦行僧还苦行僧,自然不懂怎样恩恩爱爱。
  只是从别人口中听说,幸运的是这些年也从来没有人能让他燃起一丝欲-望,以至于单身了这么多年。
  谁知道今天不过匆匆一撇,就被一个男人的背迷上。
  “我该怎么做?”他喘气如丝,脸色绯红,“好像要炸掉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