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徒弟和师兄关系太好怎么破 作者:心英

字体:[ ]

 
 
这是一个很不正经的修真者,暗搓搓的暗恋着某个可望不可即的人,但是突然有一天,他发现徒弟跟我暗恋对象居然越走越近!怎么破!瞬间手足无措的某个人只能泪眼望苍天……又名《师父说了事无不可对人言》《逗逼的日常》等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玉九;夜尘;留千 ┃ 配角:翎;陆君等 ┃ 其它:
 
 
☆、师父说,事无不可对人言
 
?  我是修仙者。
  人们常说的那种清心寡欲的修仙者……跟我没有丝毫的关系。我扶着柱子,看着自己新收的小徒弟留千笑着闹着从我不远处跑过去,叹了口气,年轻真好,不过,年轻人需要一点定力不是么……
  想着,手指微微一动,一个束缚的法术就从天而降直接落在了留千身上。淡定的无视了留千整个人都懵了的样子,拍拍手,施施然转身离开。至于留千么……
  走了几步,在他正好可以看到我的地方,我转过头冲他微微一笑,反正天黑之前他一定会回来的。
  又走了几步,忽然之间我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把自己的披风解下披在他身上,冲他一笑:“为师掐指一算,今天傍晚会起风,虽然你已经是修仙之人,但也不可太过大意,一旦着凉对身体的根基不好,这披风好生披着,免得受寒……”
  留千怒瞪着我,一双猫儿眼被他瞪得滚圆,粉嫩嫩的小脸气得通红,我不由得啧了一声,瞧瞧这小模样,怪不得那么多师妹对他爱不释手,整天围着我抱怨为什么要天天虐待这么可爱的孩子……
  我摸摸他的头,尽力使自己笑容亲和:“为师在幽竹径上等你。”
  说完正要转身离开,眼角瞥见了一抹玄色的身影正从转角处走出来,身体不由自主的一僵,本来还想说几句话逗弄逗弄留千,现在看来只好作罢了。
  急匆匆地三步并作两步离开了那个地方,听得身后留千的声音清脆的响起来:“大师伯。”
  “恩。”
  一个人应了他一声,声音带着一丝怎么也挥不散的冷意,我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兴许是刚刚把披风给了留千的缘故,不然怎么会觉得有一股苍凉的冷意从心底直升上来,怎么也驱不走呢?
  脚步越发急促,我索性念了个法决,缩地成寸直接到了幽竹径。
  幽竹径说白了就是山中我亲手搭建的一座竹屋,名字虽然听起来雅致无比,但不过是我当初为了附庸风雅不顾那简陋的条件硬给它盖上的一个大帽子,最多能遮风避雨而已。
  我坐在屋门前,手指无意识的抚摸着腰上的玉笛,直到细腻温润的触感从指尖传来,我才猛地意识到我在做什么,收回自己的手指,抬眼就看到一袭玄衣从竹林小道的拐角处转出来,怀中还抱着一只用狐裘包裹住的肉球。我故做轻松的站起身来,冲着那个人轻笑:“师兄,又麻烦你了。”
  夜尘冷冷淡淡的对着我点点头,把怀中的肉球放下来,轻轻拍拍他的头:“回去吧。”
  我垂下眼睛,拉过留千,再次抬起眼睛的时候夜尘已经不见了踪影,看着他之前站着的地方,我有些怔怔的出神,记得小时候我和他也算是形影不离的,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师父?师父!”留千摇晃着我的手:“我们回去啦!”
  “哦,”我摸摸他的头,“好,我们回去。”
  只是踏进门内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只看见夜色如墨,星子如水,竹林在夜风的吹拂下宛若索命的厉鬼,没有一丝活物的气息。
  所谓的修仙……是为了什么呢?
  我夹起一张符咒扔了出去,金色的流光在夜色中流星般夺目,而后消失在竹林的某一深处,蠢蠢欲动的竹林立刻又恢复了安静。没有再看,我踏入房门,反手将积攒了不知道几世的怨怼和凄凉关在了门外。
  修仙……又有什么好处呢?
  不过是更多的责任要去背负而已。
  “师父,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留千怯怯的拽着我的衣角,我蹲下来,把他脸上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蹭的灰尘擦掉,轻声问:“选择我做你的师父,后悔吗?”
  留千坚定地摇摇头:“不,师傅对我最好了!”
  我怪笑一声,拿出了一张录音符:“小子,以后你要是在外面再说你后悔跟着我的时候,别怪我拿证据出来啊哈哈哈哈……”
  留千:“……”
  良久他似乎刚刚反应过来,怒吼:“混蛋!骗子!你骗我!你根本不是不开心!”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开心了?”我很无辜的反问,最后看着他小脸上愤怒的神色还是绷不住笑了起来。
  留千气鼓鼓的抱着自己的小被子冲进了我的房间:“骗子!那我今晚要和你一起睡!”
  我倚着门框看着他气哼哼的把自己的被子仔仔细细的放在我的枕头旁边,不无好笑的想,果然师父有一句话还是说对了,我应该收一个徒弟的……看,多了多少乐趣……有徒弟其实也是一件挺不错的事情。
  是夜,我躺在床上,身边是留千均匀的呼吸,不是还咂咂嘴似乎梦到了什么好东西。我侧过头看着留千稚嫩的侧脸,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跟着我……是委屈他了。
  既然踏上这条路,就没有后悔的时候了……师父的话还回荡在耳边,然而当初的小小少年已经长成了能够独当一面的青年,也有了自己的徒弟,也……真的如同师父所说的那般,与众人渐行渐远。
  “唔……师父,我要吃莲子羹,桂花糕,松鼠鱼,还有……”我从遥远的回忆中挣脱出来,看着身边流口水的蠢徒弟,忍了又忍最终忍无可忍的给他上了一个噤声符,把他挪远了一些,一边嫌弃的看着他的睡相一边肉疼又要浪费一张净身符,倒是把刚刚伤感的问题跑到了九霄云外,伤感是什么玩意,能帮我画净身符吗……
  怨念的看看蠢徒弟,我认命的坐起身,来到窗前,拿起笔刚要去找朱砂,才猛地意识到朱砂昨天刚刚被那个蠢货当成胭脂送给了一个师妹……
  必须把那句有徒弟其实也是一件挺不错的事情收回!
  我咬着笔杆不怀好意的回头看一眼留千,他迷迷糊糊的抱着被子在床沿上翻了个身忽然一哆嗦扑通一声就掉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蠢货……”
  “QAQ”
  ……
  “留千,你过来。”我对着他招招手,留千现在除了每天要修习体术剑法,还要看一些古籍启智开明。他捧着一本古书屁颠屁颠跑过来,张口就问:“师父师父,这本《宋史·司马光传》里面的这句事无不可对人言是什么意思?”
  我拿过他手中的书,粗略的扫了一眼,不由得皱起眉:“意思就是,没有事情不可以对别人说的。留千,这句话意思很浅显啊?为什么会突然来问我?”
  留千看着我眼睛亮闪闪:“那师父你是不是那种事无不可对人言的人呢?”
  我噎住,只剩一个想法——
  这小子,又给我下套!
  但是徒弟开口了,即使是下套也得硬着头皮往里钻,我握拳抵在自己唇边轻咳一声,努力使自己看起来严肃一些:“自然是的。”
  “那师傅,”留千仰起头看着我,眸中璀璨如同有万千星光凝聚,他就那么盯着我,开口,一字一顿:“你有喜欢的人吗?”
  瞬间,我愣住。
  有没有喜欢的人呢?这个问题刚钻入我耳帘,无数个画面就纷纷的涌现出来,月光下的,树荫下的,花丛中的,小溪边的……无数个画面,主角却只有一个人,他背对着我站着,忽然之间好像听到了什么,转过身来……
  够了。我想着,打断了那个人转过来的动作,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时看向依旧期待的看着我的留千,手一抬,一股旋风卷着他消失在我面前。
  眼不见为净,哼!
  “啊啊啊啊师父你耍赖……”
  声音拖长着消失在天际,我抬头远眺,身后一阵扑扇翅膀的声音渐渐靠近,我没回头,伸出手捉住了那只小东西:“翎,老实点,本尊现在心情不好。”
  “哟,都自称上本尊了?脾气不小啊……啊!”我猛地转身一把将手中的翎扔到了那个人脸上,冷冷的盯着他:“我说过了,本尊现在心情不好!”
  “好吧好吧,”陆君举起手表示自己很无辜,脸上还趴着一只小型的狼犬,这时那只狼犬正四肢并用的死死扒在他的脸上,画面莫名的喜感。我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为什么我身边都是一群不像是修仙者倒像是一群不知道那个深山野岭里面修炼出来的精怪……
  陆君似乎听到了我的心里话,笑眯眯的扯掉了脸上的翎:“嘿,玉九,知不知道什么叫人以群分?”
  我木然的看向他:“再问我这个问题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为什么我现在每次见到你就想揍你?”
  说着手腕一转手心中出现一把紫色的剑直直的向他刺过去,陆君一边闪躲一边笑:“你还在用着这把娘们兮兮的剑啊?”
  “涅槃不是你能随便评价的。”
  我在一边的山石上借力一跃,手中的剑直指陆军的咽喉,陆君足尖点地直直的向后掠去,一边躲闪一边笑:“不就是他送你的……”
  话音未落,他身边的山石猛地炸开,陆君脚下一顿:“来真的?”
  我没有说话,收了剑转过身:“翎,走了。”?
 
☆、求之不得
 
?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陆君追着我,笑嘻嘻的用不大不小的声音道:“知道什么叫人以群分吗?就是你喜欢上了他……而我好像喜欢上了……”
  余下的声音淹没在呼啸的山风里,我却依然听的清清楚楚,停住脚步不敢置信的转过头瞪着他:“你喜欢上他了?那个人你喜欢的起吗?是不是傻?你疯了吧!”
  陆君无辜的看着我,一双桃花眼里水光潋滟的透着股可怜兮兮的意味:“我也不想啊。”
  我扶着额坐下来,把在我肩头被风吹的凌乱的翎抱进怀里:“那你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陆君直接盘膝坐在地上,仰着头看我,从我的角度看去他眼神天真无邪到令人心疼:“直接说呗。”
  “你就不怕他直接给你一刀?”我皱着眉,几乎怀疑这个人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陆君了,怎么会这么傻?
  陆君笑得苍白无力:“不怕,因为这一刀我已经受过了。”
  说着,他拉开自己的衣襟给我看,白皙的胸膛上一道狰狞的刀伤依旧在不停地往下渗着点点的鲜血,他修长的手指按在自己的伤口上,擦去了那道血痕,平静的把自己的衣襟拢好,重新抬头看着我:“你看,这一剑是真的受过了……”
  我半天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却发现声音失真的不像样子:“为什么不疗伤?”
  他歪着头看着我,嗤笑一声:“还说我傻,好像你自己不傻似得,你不记得你见过他的那把刀划出来的伤口了吗?你看到过哪个伤口会愈合的?”
  我无言以对,良久才艰涩的开口:“其实是能愈合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