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花仙 作者:边桦

字体:[ ]

 
《花仙》作者:边桦
 
文案:
     故事的一切从宅男程序猿蒋林脑子一抽买来一盆茉莉花开始
 
蒋林万分没有想到,那盆花缠上了他,还给他讲说什么缘分天注定
 
小短篇,写着玩儿的,我随便写,你们随便看~~~just for fun~~~
 
本来想在第一章做个有奖竞猜的可是才发现未签约的作者不能发红包so sad~
 
但是呢!!!
 
机智如我!!!想出了发红包的新办法~~~所以尽情地去猜吧~有五元红包巨奖!!巨奖哟!!!
 
所以要注意作者有话说哟
 
忘了写了,日更啊日更,一共六章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蒋林,元嘉 ┃ 配角:刘大飞 ┃ 其它:臭美傲娇攻X死活攻不起来受
 
 
==================
 
  ☆、奇怪的梦
 
  蒋林一开家门就闻到了一股浓郁扑鼻的茉莉花香,这待遇自打他上个月突然脑子一抽去花卉市场买了一盆茉莉开始就天天享受。
  作为一个独住的单身技术男,蒋林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突然打算找个周末去花卉市场逛逛,毕竟他自己也还不能保证一天三餐地喂饱自己,哪能想的起来几天该浇一次水,多久该施一次肥这种琐事。
  这花买了也有大半个月了,他想起来的时候就赶紧浇一浇,但前一阵子手里的项目正到了关键时期,有好几次他甚至要留在公司里通宵加班,整日里饥一顿饱一顿地吃快餐店送的外卖,等他好不容易忙完,终于分了一丝精神给他的小花的时候,才发现盆里的土干得已经硬邦邦的几乎要开裂了,可叶子都一副朝气蓬勃的模样,花也开得争先恐后,香气四溢,半点儿没有缺水要枯死的迹象。
  蒋林顿时沾沾自喜地觉得自己赚到了,因为这花买的时候才五块钱,还没它底下的盆儿贵。五块钱换一盆好养活又香喷喷的花,蒋林觉得这钱花得值。
  今天难得按时下班,回到家又是一副鸟语(并没有)花香的景象,蒋林心情很不错。晚餐吃了楼下小饭馆送的外卖馄饨,热得他密密地出了一头的汗。
  七月流火,几场大雨过后,早晚都已经很凉爽了,蒋林一边擦汗一边踱到窗边吹风,顺便“宠幸宠幸”他的小茉莉花。
  前些年很是兴了一阵子什么芳香疗法,那按理说,这盆从买来就没断过开花的茉莉怎么也算个家里的功臣,应当好好给它上上肥料,蒋林心想,就像古代后宫妃嫔给皇上生下个一儿半女的,皇上就会说,爱妃给朕诞下皇嗣有功,朕应该好好给你晋一晋位分一样。
  然而这个比喻一在脑海里露头,蒋林就被自己的脑洞给逗笑了:这都哪跟哪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盆花自一时冲动买回来之后,还真没特别仔细地看过它。在蒋林这个无聊的程序猿眼里,所有的茉莉花都是一模一样的,就像公司前台姑娘每天不重样的连衣裙,无论什么棉的丝的,短袖的还是吊带的,在他眼里都一模一样,就是一条连衣裙——他好歹还分辨出了连衣裙,而不只是笼统的裙子。
  不知为何,蒋林名感觉到了一股力量,引着他向茉莉凑过去,一枝新长出来的长枝像是一个臂弯,让他忍不住想把脸埋进去。
  窗外吹来的凉风激得蒋林突然清醒了一下,他有点纳闷今天这是怎么了,脑子里老是出现奇怪的想法,难不成因为今天没加班,整个人闲出幻觉了?
  蒋林不是一个对编程以外的事太有执念的人,尽管他觉得有点不对劲,但也没多想,不用加班的夜晚是多么得美妙,不打游戏简直太辜负。
  等蒋林眼花手疼地撸完手里的那一局,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拿起手机瞟了一眼时间,才发现已经快十二点了。队友还在喊他继续,蒋林坐回来刚想答应,然而他眼睁睁地看到自己给队友回了一句:算了,太晚了,我要睡去了,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然后还极其流畅且毫不犹豫地关掉了游戏。
  这是···我的手吗···蒋林把手伸到眼前翻过来正过去地检查了无数遍,又动了动手指,没错啊,明明是在受自己的大脑控制,蒋林觉得刚才自己一定是出现了臆想,或者幻觉,不然就是晚上的馄饨里有迷药,嗯,一定是的。
  撸啊撸里的队友都是大学时候的舍友还有隔壁宿舍几个玩得比较好的,蒋林脑补了一下他们在他果断逃脱之后气急败坏骂他的样子,觉得挺解气,谁让他们平时老嘲笑他是猪队友来着,这次被猪队友抛下了,啧啧啧···
  蒋林惯会给自己找补,这么想了一想,倒是能坦坦然然地去睡觉了。
  夜里蒋林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有一个长相清秀但眼角带着一丝妖媚的男人,低着头笑嘻嘻地打量着他,蒋林觉得那个男人的气息有点熟悉,可是再看看那张脸,蒋林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他。
  蒋林醒来之后发现那个梦依然很清晰地记忆在了自己的脑海里,怎么会莫名其妙梦见一个陌生男人盯着自己看呢,好歹应该梦见一个长腿辣妹才符合自己的审美吧,难道因为成天和一群雄性程序猿呆在一起,忘记雌性群体是怎样一个存在了吗?
  白天一工作起来,百分百的精力都用到了代码的海洋里,倒也没工夫分心,可等下了班回到家里,那个奇怪的梦又浮现在了脑海里。
  虽然那个梦奇怪,可是蒋林觉得自己更奇怪,不就是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长得不错的男人盯着自己看而已吗,至于过了一天了还惦记着么?明明以往从来没有对自己的梦那么放在心上过啊。
  可是当天晚上的梦里,那个清秀男人再一次出现了,这一次他依然嬉皮笑脸毫不严肃,不同的是,那人眼里的笑意有些意味深长。
  醒来之后的蒋林有些焦躁,这个男人已经连着两天出现在自己的梦里了,而且也不说话总盯着人看,这一细想实在有点瘆得慌,莫非从哪儿沾上不干净的东西了?
  之后一连五天,这个男人夜夜必来,不过后来这几天,那人不仅盯着他看,有时候嘴里也会喃喃自语,只是声音太小,蒋林怎么听也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蒋林再怎么神经大条也觉得不能这么继续下去了,这梦让谁看都觉得不对劲,他想找个懂的人,俗称神婆,来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是以往听长辈讲,神婆一般都神神秘秘地住在村子里,在这繁华大都市里蒋林想找个神婆简直是海里捞针。
  于是机智的蒋林同学决定自己用排除的方法来看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小短篇源自我的一个突发脑洞,这个脑洞的具体产生原因在内容里有迹可循,第一个猜中的有奖哟~~
答案会在最后一章揭晓,最后一章发布之前竞猜有效哟~~~虽然刚才发现未签约作者没办法发红包,不过到时候可以加我企鹅,到时候在企鹅里发~~~
快把你们的猜测回复到评论区去吧
 
  ☆、去借宿
 
  刘大飞接到蒋林电话的时候还沉浸在睡梦里,毕竟上午八点多对于常常黑白颠倒的他来说只是刚睡着没多久而已。
  所以当他嘟嘟囔囔骂骂咧咧地接起电话然后发现蒋林一大早打扰他的美梦只是因为告诉他要来他那里借住几天而已时终于骂出了声:“我X,我说你小子有病吧你要来直接来就行啊,非得这时候给我打电话叫醒我,你不知道我早上才刚睡啊?”
  “哎我这不是提前告诉你好让你有个准备,提前收拾收拾屋子么?你以为你那猪窝不收拾一天能走的进去人么?快别睡了好歹收拾收拾给我腾个地儿,我晚上下班回去请你吃大餐。”
  “不行,我要两顿!”刘大飞虽然困得迷迷糊糊但还不忘讲价。
  “好好好,两顿就两顿。”蒋林随口应下。
  “行了,那你下了班给我个电话吧。”刘大飞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
  这一睡就睡到了半下午,刘大飞煮了一碗方便面一边嘬一边觉得好像有个事儿等着自己去做,但,是什么事儿呢?
  好像是早上接了个电话···他抄起手机按亮屏幕,发现一条未读短信,“别忘了换条干净床单,我可不想和你死去的万千子孙来个亲密接触。”发信人是蒋林,发信时间是中午十二点多,估计是午饭时间发来的。
  刘大飞一拍脑袋,原来是这么回事!再一看时间,快三点半了!好像,不,是确实收拾不完了。
  不得不说蒋林太了解他了,他租的那屋子虽然才一室一厅,可里面装的东西恨不得比三室两厅装得都多,在加上他随手乱丢的臭毛病,简直每走一步都可能踩中一个“惊喜”。幸好房东身在国外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不然绝不可能再多租给他一天。
  时间紧,任务重,刘大飞决定先把明显的地方收拾个大概,起码,等蒋林来的时候,能有一条畅通的路从门口走到卧室,噢对了,还得换个床单。
  六点多钟手机响了起来,刘大飞明显有点心虚,“嗯,对,对对对我收拾得···差不多了,你看,咱晚上去哪儿吃?”
  电话那头蒋林报了一个地址。
  “好好好,我这就出发,你要是先到了就先点上菜,我尽快到。”刘大飞抄起外套趿上鞋就往外冲。
  正是下班高峰期,路上堵得不行,盘算了一下饭店距离远近,刘大飞决定骑着自行车出发,或许比打车还能快个十几分钟。
  等他气喘吁吁地骑到饭店的时候蒋林也才刚到,两个人二话不说先点上了菜,然后才倒了茶慢慢喝着聊起来。
  “你怎么想起来要来我那里住?你家里怎么了?”刘大飞才想起来早上都没问为什么就同意了蒋林的借宿。
  “我家楼上在装修,叮叮咚咚地弄到很晚,乱得我睡不着。”蒋林真正的原因实在说不出口,于是编造了一个理由,反正刘大飞也不会真的去他家看看楼上到底有没有在装修。
  “大晚上还装修,太没公德心了吧!”
  “可能···赶工期吧···”蒋林突然觉得对楼上邻居很抱歉。
  “噢,也有可能。不过,我也成天在晚上干活,也会打扰到你啊。”刘大飞是搞艺术的自由职业者,声称白天太喧嚣影响自己的灵感,总在夜里搞他的创作。
  “没事儿,起码你声音再大也大不过装修那动静。”
  “那到是,晚上我挪去客厅,你睡卧室里,关上门也基本透不进去多少光。”
  “那这几天就要麻烦你了。”蒋林编了那么一套瞎话骗他心里有点愧疚。
  刘大飞大大咧咧地拍了拍蒋林的肩膀,“咱俩兄弟这么多年,你说这客套话我可就不乐意了!”
  “好好好,我就把你家当成我家···诶不对,你那猪窝那么脏乱差,我这样一比喻,感觉是我吃了亏啊!”蒋林故意做了一个委屈的表情。
  “嘿,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
  原本蒋林也没指望刘大飞能收拾得多整齐,但是还是被仅仅收拾了个皮毛的猪窝给吓了一大跳,虽然可以出去住宾馆,但如果每夜入他梦的真的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那恐怕宾馆里比家里的还多,而且好歹在刘大飞家多一个男人,阳气更重一些,说不定可以让那个梦里的男人不敢靠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