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腹黑的蛇和二逼农夫 作者:梦三千

字体:[ ]

 
 
 
《腹黑的蛇和二逼农夫》   作者:梦三千
 
 
作品简介:
 
不过三生浮载,无过,无过。
 
 
 
腹黑的蛇和二逼农夫_ 第一章 
“娘,您回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的。”顾春牛站在自家门前,对着老妇道别,憨厚的脸上出现了笑意。“我又不是第一天上山打柴,您用不着送。”老妇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顾春牛的不耐烦给打断,“您回去吧。”
 
    说完兴致勃勃的往山上面冲,老妇轻叹一口气,下雪天,路滑,她只想让儿子多穿点衣服罢了,这孩子,怎么这么没耐心呢。想着,晃晃悠悠的走到屋里去了。
 
    顾春牛刚走到山腰,就开始发现天在轰隆隆的打雷,心生疑惑,“怪事,平常下雪天都不会打雷,今个怎么这么蹊跷?嗯…不管了,上山打柴要紧。”
 
    可还没走两步路,就发现有一个地处儿生长着大量的凰依麻,这可是个好东西,山里独长的,市面上买都没得买,一株就价高的黄金上百呢。
 
    当顾春牛还在暗喜自己运气好的时候,一抹白色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这是什么?从前怎么没见过?
 
    顾春牛把细长的东西左晃晃右看看,忽然,看到了一头红艳好似一点朱砂的红点,他这是才看清楚,“哎呀我的娘哟,这是一条蛇呀!”赶快把手里的白蛇扔掉了,蛇还在弱弱的吐着信子,顾春牛更加的害怕了,吓在原地不敢动弹。
 
    过了好一会儿,顾春牛见躺在地上的蛇没有反应,用脚踢一下,赶快跑到五米之外的距离,那蛇…还是没反应。
 
    顾春牛这才放心的凑了过去,模样虔诚的对着白蛇拜了拜,“对不起,我家正急需用钱,只能拿你去卖了,希望你下辈子投个好人家。”
 
    白蛇睁了睁眼,眼底红光一闪而过,蠢货!小爷是你可以拿去卖的么?旁边那么多凰依麻眼睛是瞎了!要不是小爷在渡劫,老子就把你吃了。
 
    顾春牛看到白蛇对自己的话起了反应,害怕白蛇来复仇,同时也认为它能听懂自己的话证明它也是有灵性的一个生命,心里顿时对白蛇有几分怜惜。
 
    他转头一看,看到了凰依麻,又看看白蛇,心里想到了办法,用这些凰依麻去换钱给娘治病,这条白蛇的命也可以留住,哈哈他果然是很聪明的!
 
    他拔了几株凰依麻,正欲转身要走,忽然又转头回来,这小白蛇在这里肯定很虚弱,如果被别的野兽当作野餐吃了那可就不得了,虽然他顾春牛不是什么大善人,但是对弱者的一点怜悯他还是会有。
 
    “小白蛇,我看你在这里挺危险的,要不你跟我回去?最起码你还可以不用受到性命之忧。”顾春牛的话说的还是很诚恳,他对于这个生命真的不忍心就这样被抹去,他想让它好好活着。
 
    白蛇起初不动,后面转念一想,自己修为即将度过大劫,若是没死在那些死爱臭美的自以为是的天神手上,反而死在了自己平常一挥手就死一大片的畜生手上,这让他的脸往哪儿搁!所以么,他可以答应这个人类的请求,至于度过天劫之后么,这个人类,那就不必留着了。
 
白蛇点点头,缓慢地爬过来,顺着顾春牛的内衫爬到了他的脖子,围了几圈,红色的双眼和中间的一点朱砂就搁在顾春牛的头发旁边,远远看去,好像披了一层狐裘。但也只有顾春牛自己知道,蛇的体温在这大寒天里放在自己的脖子里到底有多么的冷。
 
腹黑的蛇和二逼农夫_ 第二章
“儿子你回来了……你……”老妇从很远的地方就看见自己儿子的身影,等到那身影越走越近,她心里也就越高兴,想亲自把自己的儿子接过来,却发现自己儿子身上好像有一个从未见过的东西。    
    
    “娘,您看我给您带回来了什么?”顾春牛扬了扬自己手里的凰依麻,眼睛里满是得意和高兴。    
    
    “娘咧,有了这几株凰依麻,我们母子俩啊,就可以过一段时间好日子了,这些柴火,我们也可以不用卖给别人,可以过个暖和的冬天了。”顾春牛说话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为那张平淡无奇的脸添上了几分颜色。    
    
    盘在他脖子上的蛇没好气地哼了哼,哼!还不是小爷带给你的,不然,凭你这傻不拉矶的样子能得到一株凰依麻都是万幸。    
    
    老妇看了顾春牛手里的东西,眼睛里透露出了惊讶,这些凰依麻,一看就知道生长了上百年,而一般的凰依麻,别说百年,就算是十年的也很难得,而就算是不满十年的,在市集上也是有价无市,所以,不怪她这么惊讶了。    
    
    老妇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连话都说不好,“春……春牛啊,你老实和娘说,你这些东西,究竟是怎么来的?”    
    
    顾春牛一把扯下刚找好位置准备美美睡一觉的蛇,“娘,我一直紧守您给我的道理,不是我的,我坚决不要。这凰依麻,不是我从别人的手上带来的,是这个小东西给我的。”    
    
    老妇本来还很疑惑为什么儿子怎么得来的这么多的无价之宝,却在看清了顾春牛手里的东西之后,大惊失色。    
    
    一下子瘫软在地上,“牛儿啊,这……这这,这是蛇啊!”    
    
    顾春牛点了点头,把老妇从地下扶起来,“娘,您听我说,就是这条蛇给我带来的这么多的凰依麻,不然,凭儿子,怎么也不可能摘采到这么多的凰依麻。您别怕,这条蛇它不咬人,儿子回来的时候,它盘在儿子脖子上呢,您看,儿子现在不也是好好的么?您就别担心了。”    
    
    老妇颤颤巍巍的指了指那条蛇,“你……说它给你带来的……”    
    
    顾春牛无比坚定的点了点头,“娘,做人要知恩图报,是它给我带来的,咱们就不能忘本。”    
    
一直在听着的某蛇点了点头,嗯!看来这个人类还是有可取之处的,等小爷渡劫成功,就封他做蛇界子民吧。
 
腹黑的蛇和二逼农夫 第三章
 
顾春牛咂巴咂巴口水,在梦里,他吃上了鸡腿,住上了豪宅,还娶到了他梦寐以求的翠花!
 
顾春牛翻身,嘴巴里发出“嘿嘿嘿”的笑声,白蛇被他吵醒,神色不耐的嫌恶的看着顾春牛嘴角流出来的口水,坏心眼的把尾巴伸到了他的嘴巴里面,而在梦里的顾春牛,则以为他的翠花终于大胆回应他了,马上跟啃猪蹄一样的吮唆。
 
白蛇吐着信子,该死的!竟然这么大胆吸小爷的尾巴?不想活了吧!蛇眼中间的瞳孔竖成了一条直线,顾春牛…还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白蛇盯着自己的尾巴,上面沾满了亮晶晶的口水,白蛇嫌恶的甩了甩,不经意间看到了顾春牛傻不拉矶的睡相,心中恶趣味一起。
 
把尾巴甩的跟毛笔似的,呼哧呼哧的就往他脸上甩,甩的他满脸都是自己的口水。
 
顾春牛在睡梦中则只感到自己的脸上透着凉意,条件反射的一趴,正好把白蛇搂了个满怀。
 
还不停的把脸往它身上蹭,把白蛇辛辛苦苦给他抹的口水面膜全部栽在了它身上。白蛇示威性的吐了吐信子,却发现顾春牛这个神经迟钝的,完全忽略了自己。白蛇认命的甩了两下身子,然后停下,钻进顾春牛的怀里,寻到一个好地方。
 
啥?你问它寻找好地方干啥?这还用想,睡觉呗!
 
第二日,顾春牛起了个清早,拿着挑子就直奔城里的药店,虽然那里价格压得比较便宜,但是一次性大量收购凰依麻还是足够他和老母亲过上几年好日子了。
 
“老板,帮我瞧瞧这个值多少钱?”顾春牛一股脑的把所有采摘的凰依麻全部拿了出来。,说是全部采摘,其实还留了相当一部分在那里,他知道,大自然也有它的规律,一旦破坏了这个规律,他们别说好日子,就连日子都过不下去。
 
药店老板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这些凰依麻,嘴里啧啧念道:“怪哉怪哉,世上竟还有这等奇物,今日有幸见到一眼,也算是不枉此生。”
 
跟在顾春牛的白蛇听到冷嗤了一下,哼,就这些东西就奇物?那它蛇宫里还不知道有多少呢,如果到时候亮出来,这些人的眼睛不都是要被亮瞎?
 
药店老板放下凰依麻,“小Xiong-Di,你开个价吧,这些凰依麻,本店全部要了。”
 
顾春牛无疑是惊喜的,他本来还有一半的忐忑,如今听到药店老板的保证他的整颗心都放下了。
 
顾春牛不善于交际,吞吞吐吐的,“嗯…我也不知道这值多少银子,不如五十两好了。”
 
顾春牛嘴一磕巴,五十两就出来了,那可是五十两啊!他不吃不喝都要攒好几辈子呢!鬼知道他现在心里有多么的后悔,他都已经最好了被店家赶出去的准备了。
 
却没想到,老板一口同意,“好!小Xiong-Di是个爽快人,五十两就五十两。只是小店现在还没有这么多钱,能否明日再来?也好给小店一个准备的时间。”
 
顾春牛木讷的点了点头,他已经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刚、刚刚店家同意了唉!这这这……五十两!
 
虽然买不了豪宅,但是能买几间小屋,然后,去向翠花父母提亲,然后再生下几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
 
顾春牛浑浑噩噩的走出了药店门,然后,疯了似的摇甩着白蛇,“啊啊……我可以娶翠花了!我可以娶翠花了!我…我顾家总算后继有人了。”
 
顾春牛拍拍笑笑,活像一个疯子,引得街上的人频频侧目。
 
而几乎被他摇晕的白蛇听到了一个关键,什么?没经过他同意就要去娶那个什么花?
 
白蛇眼底变得阴郁,它都没娶亲凭啥这傻小子先娶?不行!至少等它先找到意中人,不然…嘿嘿嘿,一辈子都别想!
 
腹黑的蛇和二逼农夫 第四章
 
顾春牛充满喜悦的在街上游荡,真的不是他做梦吗?他真的很快就会有五十两了?殊不知,那些凰依麻随随便便一株就可得上千两银子,五十两算什么,呵。
 
忽然,一个手上拿着“降魔除妖,不除不收钱”的旗帜的、模样似乎有点像道士的人走到了顾春牛面前。拦住了顾春牛的去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