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道鬼+番外 作者:春提柳

字体:[ ]

 
书名:道鬼
作者:春提柳
文案:
     伏清本是个云游道士,途中偶然收服了一只小鬼。鬼很别扭,很强大,很可怜;道士很温柔,很腹黑,很执拗。一人一鬼各有执着的事物,就这么互相扶持着踏上旅途。轻松,HE   
 
  
==================
 
  ☆、第一章
 
  伏清遇见那只鬼时,鬼已经快要化作厉鬼了。
  “先生,这……”张府的老爷死死盯着那诡异的生灵,眉头紧皱。“有把握么?”
  伏清叹息一声,一甩手抛出几道火符,符咒瞬间击中那不成形状的一团灵魄,触之即燃,伴随着噼里啪啦的爆炸声,闪现出一团团的火花。“或许罢。”
  “啊……啊!”鬼发出刺耳的尖叫,不知是痛极还是恨极。这无辜枉死的鬼,多是抱着对人世间的憾恨与怨气。伏清不敢保证这只鬼是不是枉死的,但从它的状貌来看,已经是一具多条冤魂的聚合体了,即便它没有恨,其他的鬼也有,在这诸多恨意的驱使下,即使它不愿作恶也没有办法了。
  “小心,退后。”年轻的道士一声令下,随即闪身跳开。
  “啊,哦。”张老爷慌慌张张的就往后躲,只是他女儿张小姐似乎还有些不情愿的样子,探头张望着,似乎是担心那只鬼。
  那鬼双眼血红,皮肤严重溃烂脱落,露出白森森的骨头与恶心的内脏,全身笼罩着一层黑雾,它哀嚎着想要扑过来。
  “小心啊!”少女惊叫一声,不是为道士担心,而是为那鬼。
  几天之前,那鬼还是个美貌少年。张府之所以这么晚才发现府邸有秽物,也是因为张小姐的隐瞒,她爱上了那鬼。小姐始终记得,一个月前她在后花园游玩,偶然发现了一个身着红衣的少年,那少年恍恍惚惚,游走在园中各处。张小姐刚开始惊异,后来竟发现他脚不沾地,连影子都没有,飘起来的没有影子的人,那便是鬼了。可鬼没有害她,姑娘便一厢情愿的认为这鬼便是好鬼,盯着那双蛊惑动人的漂亮眼睛,张小姐的芳心已经动了。
  自从有了鬼,张府上下频繁有猫狗之类的畜牲失踪,后来便发展为人,家仆一连失踪了好几个。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鬼的存在,鬼渐渐也不再像原来好看,面目狰狞,如同真正的鬼一般。张小姐却还心存一丝妄想,说不定他还会变回来呢。
  可鬼没有再变回来,而是真真切切在张老爷和张小姐面前杀了人。那天十五,张家正在像往年一样放荷花灯,忽然就听见“噗通”一声落水声,一个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满池鲜血。人尖叫起来,然后便看见了那鬼溃烂的一张脸。
  张老爷再也受不了了,终于不再顾女儿的劝阻,四处寻求道士法师驱鬼,好还府邸一个安宁。不过这妖孽实在太过强大,请了几个道长都降服不了,张老爷有些绝望。
  之后,他听人说过城南来了一位云游的道士,听说法力高强,这才找到了伏清。
  张老爷见都到这时候了女儿还执迷不悟,真是又好气又不忍,大声唤道:“怜香,快过来,那不是人,是恶鬼。会害了你的!”
  “可是……”张小姐尚在犹豫,忽然一只利爪就伸了过来。“哎呀”,女孩儿尖叫起来。呲啦一声,布片撕烂的声音,利爪刺穿了骨肉,鲜血滴答。张小姐目瞪口呆的盯着横身挡在她身前的年轻道士,他大半个身子都被鬼爪钩住。纵使这般疼痛,年轻的道士还是沙哑着声音温和的对她说:“快退后。”
  张小姐吓得说不出话来,连连后退。
  趁着鬼接近自己的空当,伏清抽出宝剑便刺进了鬼的心脏。
  “嗷嗷嗷!”仿佛地动山摇,黑色的鬼影剧烈的颤摇起来,气势一震,将伏清狠狠推开。伏清嘴角溢出鲜血,但还是勉强支撑着,那宝剑上刻有七道咒令,此时发出绚烂的金光,冲破了鬼气,直入云霄。
  整个天空都被照亮了。鬼不甘心的瞪着那没有眼白的眼睛,身体一点点裂开,皮肤像脱落的墙皮一样簌簌往下掉,肚肠也全都化为了脓水,终于,黑色的气团像烟一样一缕缕完全散开。
  只见伏清很快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白的双耳小瓶儿,瓶口是一颗鲜红的朱砂印封口,将那朱砂拔了,黑色的一缕烟就被吸入瓶中,复又把那朱砂印重新封上。完罢,伏清这才松了一口气。
  “道长,妖孽收服了?”张老爷小心翼翼的问。刚开始他还不相信这年纪轻轻的小道士有这么大能力,直到他真真正正见到了他的本事,这才有了改观,称呼也尊重了不少,改为道长。
  伏清勉力支撑着身体,刚刚他以命相搏刺杀了鬼魄,却挨得狠狠一击,若非有软甲胄护体,恐怕早就死了。不过那鬼的力气大的怕人,软甲胄刺穿了一半,伏清现在实在虚弱的很。“收服了,它二魂六魄尽散,余下的一魂一魄已被我收在这法器中,为祸不了人了。”
  “呃。”张老爷一愣,“为什么不除干净呢。”
  “因为……”伏清刚要开口,忽然嗓子眼一阵腥甜,头一低,一口血便喷了出来。果然啊,还是撑不住了,伏清苦笑,面色苍白。
  “道长没事吧?”看伏清的脸色实在难看,张老爷终于想起了人家受伤不轻这件事实,总算关切的问了一句。“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叨扰了。”伏清没有客气,他实在是没有力气客气了,他浑身如同散架一般,眼前阵阵发黑。
  “好说好说,来人,快扶道长去客房,哦,还要请大夫。”张老爷连连催促下人。
  只是小姐还茫然的盯着鬼魂消失的地方,有些失魂落魄。
  “还嫌它害你害得不够么。”张老爷瞪了女儿一眼,小姐遂不敢做声。
  休养了几天,伏清身体本就异于常人,恢复的很快,再加上有大夫疗伤上药,很快便行动自如。好了,能动了,他便急着要走。老爷还想挽留,“道长伤重,若不再多留几日?”
  伏清婉拒道,“多谢好意,还是不必了,我一个云游道士,来柳州城也只是稍作停留,四海为家,还是早些去别处历练吧。”
  老爷叹,“云游想必很苦吧,为何不久居一处呢。”
  伏清笑笑说道,“恩师之令,我这一生怕都得漂泊了。”
  见留不住人了,张老爷也只好作罢,命人准备了酒粮金银,洒下血本,厚送伏清。
  好在伏清不贪,除了早已许诺过的十贯铜钱,其余的一概不要。张老爷不住的劝“再多拿些吧”,他是知道伏清对他家府有大恩,再说这样一个年轻人在外漂泊无依的,想想就挺可怜,又怎能不让人多拿些东西呢。伏清见盛情难却,也只好又挑了些干粮之类的,包在包裹里,背好了。
  “请回吧。”伏清对前来远送的张家说。
  “那个……”张老爷欲言又止。
  伏清问:“怎么,还有什么事么?”
  张老爷脸一红,不好意思的说,“道长啊,不是老夫胆小,但就是不知道这邪物今朝除了明日还会不会再生,若是再有,往后又该去何处寻找道长呢。”
  原来是怕这个,伏清早已料到。其实张府家宅还算安宁,若不是生有怨气,本该是无忧的。神魔鬼怪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人心呐。伏清叹了口气道:“这邪物初本无恶意,只是受您家宅一些怨气所污毒,只要您不再敛不义之财,多半无事。”
  张老爷脸更红了,他这人别的都好,唯独一个贪字戒不掉,为了这个贪字,他不知害了多少人。如今听道长这么一说,再不敢大肆敛财了,连忙答应。
  “如此便好,您这般开明,必将长命百岁,家宅无忧的。”伏清微笑着说了两句客套话,其实那鬼被他收了后张府就再无魔物作祟的可能,他刚刚那么一说也无非就是吓吓张家,好让他们改正那些不良习气。
  “别过。”辞过张家,伏清大步流星便往下一处落脚点走去。
     
     
 
  ☆、第二章
 
  乌啼岭。
  这地方挺偏,也鲜少有人来,唯一能看见的就是吱哇乱叫的一群乌鸦的血红的眼。道士寻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零零散散的东西先搁在一旁。伏清把收妖的那个双耳瓶打开,慢慢的,一团黑气便飘散了出来。
  伏清盯着那团气体,气团发出沙哑的咳嗽声,像久病不愈的人。
  “咳咳,咳……”
  终于,那黑气勉强化成一缕人形,飘在空中,并不算彻底的人形,淡蓝的半透明状,有点儿像人参……总之就是有点奇怪。
  “为什么不杀我?”气团总算开了口。
  “你初衷并非作恶,只是被其他游魂侵蚀了心智,我想帮你。”
  “呵呵,真是多管闲事。”微露嘲讽的笑声,人形抖了一抖,努力化成真人模样。
  “别勉强。”伏清说着,挥手一指,一点阳气便渡了过去。它实在是虚弱,能撑着魂魄不灭已是不易。
  有了人的阳气,鬼多少轻松了一些,从头到脚,从面到身,都有了具体的形状,能真真切切看到他死前的样子。看惯了鬼的那副恶像,等看到他真人时饶是伏清这种寡淡性子都略微吃了一惊。
  这鬼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是个俊俏少年,用俊俏还不能说明他的美,那种姿容已经可以用妖冶来形容了,皮肤白皙,眼似桃花,眉飞入鬓,身材窈窕纤长,有少女的柔美却又不乏少年的英气。少年穿着的应是他死时穿的服饰,有些繁琐和复杂,不像是这个朝代该有的衣服,腰盘玉带,足踏绒靴,乌黑长发用一根丝带松松一系,披散在肩上。
  ——像哪家的贵公子,应是它生前的打扮。
  伏清觉得挺漂亮,只是他也不会把这漂亮清楚的写在脸上,也只是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不过这丝细节可没逃过鬼的眼睛,它嘻嘻笑了笑,一双好看的眉眼尽显鄙夷,“漂亮么,想不到一个道士竟也如此好色。”
  伏清咳了一声,没搭理鬼的这茬。“你叫什么?”他问。
  “哟,这就开始搭讪了,是不是庆幸当时没杀我?”
  “……好吧,叫你小红。”
  “混账,小红是什么鬼!”鬼终于没按耐住要爆发,可惜它太虚弱,这么一激动魂魄差点又要散。伏清眼疾手快又给他渡了一把阳气。
  “咳咳,别乱给人起名啊,不然杀了你。”
  “那你到底叫什么?”
  鬼犹豫了一下,苍白的面容有一丝黯淡,“我生前的许多事,现在已经记不清了……”
  “连名字也忘了?”
  “这倒没有,只不过……不想说。”
  不想说,能用这个理由搪塞过去的不外乎有两种鬼,一种是生前犯了大罪的人,遭人唾弃,死后去地府受刑,多有悔悟,不愿让人知道;一种嘛,就是有大功德之人,这种人明明名声大噪还喜欢装低调,人一问就死活不说。其他的倒真没什么好隐瞒的理由,大多生前也都是些普通人,说出来其他人也不认识。
  ——亦或者,这名字里包含了一段辛酸往事,当事鬼不愿提及?
  思至此,伏清对它忽就多出了许多怜悯,因为他怎么看都不像是第二种理由。
  “你,生前……莫非是罪人?”
  鬼大怒:“你才罪人呢!”
  “那你是有什么不愿提及的伤心旧事么,和名字有关?”
  “我说你就不能往好的地方想想,比如我很有名什么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