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原来不是重生 作者:子不语神鬼

字体:[ ]

 
书名:原来不是重生
作者:子不语神鬼
 
文案
 
唐栗是个富二代,可是家里破产了…… 
童玄逸是个道学家族的道学传人,可是他死了……
神奇的道学传人攻(童玄逸)vs破产富二代受(唐栗)
(童玄逸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道士,本文纯粹作者瞎编的,和道家完全没有关系。)
 
内容标签:娱乐圈 强强 现代架空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童玄逸,唐栗 ┃ 配角:唐栗父母,墨云,齐全瑾,齐全术等 ┃ 其它:娱乐圈,灵异,He
 
 
  ☆、破产
 
  一栋别墅内只有一间房间亮着灯,其他地方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唐栗站在门外面无表情的听着屋子里的争吵,这是他们一家人在这个房子里住的最后一个晚上,明天便要搬出去了。
  紧紧的抓着手里的背包带子,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们唐家破产,所有的东西都要拿出去抵债,包括这个家!只是,现在哪怕他们还拥有这个房子,家也不存在了吧!
  “唐钟山,都是你!你自己破产了还要连累我们母子,我叶宁怎么就嫁给了你这个倒霉的废人,我现在连屋门都出不去,那些要债的……呜呜呜……”
  “啪!”似乎是什么玻璃的东西被摔碎了,唐钟山愤怒到极致的声音传到了门外唐栗的耳朵里:“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我唐钟山亏待你了吗?以前你花的不是我的钱吗?我告诉你叶宁,把我惹急了我拖着你一起下地狱!”
  唐栗推门进了屋子,看也不看自己的父母,低着头上楼梯往自己房间中走去。
  厅堂中一时之间安静了下来,只听见唐栗母亲小声的啜泣,还有唐栗父亲重重的喘气声。房间里很乱,地面上还有刚刚被唐钟山摔碎的玻璃杯的碎渣片,名贵的地毯上一片水渍。
  “小栗!”叶宁忽然从沙发上站起来朝着快走到二楼的唐栗喊道。
  唐栗转过身,眼睛中还带着一丝哀伤,无论如何也遮掩不去,尽量克制自己用平静的声音问道:“妈,有什么事?”
  叶宁没有看清唐栗眼中的表情,只是忽然觉得一阵哀痛,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如果没有事情我就先回房间了,爸妈,你们也早点睡吧!明天可能要忙了。”唐栗说完,转身上了最后一阶台阶。
  叶宁眼中的泪水忽然怎么也止不住的流了出来,站在沙发旁边的唐钟山眼睛也湿润了,手指里夹着的烟自己慢慢燃尽,烟灰落在了沙发上。
  “钟山,早点休息吧!”叶宁忽然走到唐钟山身边,拿掉了唐钟山手里的烟头扔到茶几上,牵起了那只带着茧子的手。
  唐栗躺在自己的床上,不知道自己以后要怎么办,前几天刚拿到大学毕业证,自己仅有的工作经验也不过是在一家小公司实习,做了半年的市场策划,还是那种干了三个月混了三个月的状态。
  如今自己家里背负着巨额债务,外面讨债的简直想一天二十四小时堵在自己家门口,最重要的是一百多名工人的工资没有结,还有记者、舆论,压得自己家里喘不过气,他该怎么办?
  唐栗把手盖在自己眼睛上,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只是却没有睡踏实,做了一场噩梦,当唐栗全身僵硬酸痛的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时间竟然过的如此之快。
  外面很吵,唐栗忽然感到惧怕,他不想出这个屋子。
  今天,唐栗他们一家人要搬离这里,所有一切值钱的东西都卖了,只剩下几套衣服,稍稍收拾了一下便走出了这个再也不属于他们的家。
  “唐老板,我知道您现在也有难处,可是我们大伙儿干了半年不能一分钱都拿不到啊!我们也要养家,家里孩子还要上学……”
  “李工头,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你们的工钱我现在拿不出来,不过以后只要我能有多余的一分钱我都会拿出来付你们的工资。”唐钟山郑重说道。
  李工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是一个太会说话的人,不过办事实在,其他工人和他关系很不错,虽然知道唐钟山此刻的处境,但是他们一群人的血汗钱他得负责,只是现在这事情该怎么办,他真是不知道了,做人得有良心,钟老板平日里对他们也不错,总不能把人逼死吧!就是逼死人也拿不出钱啊!
  李工头就看着唐钟山微驼着背缓慢的向前走,身边跟着叶宁和唐栗,眼睛有些酸涩,那孩子也就比自家娃大几岁吧!
  前面忽然涌出一波记者挡住了唐栗一家人的路,一个个记者手拿话筒朝着三人嘴边戳,生怕错过了什么大消息。
  “唐先生,你此刻的心情是怎样的?”
  “听说您现在背负的债务与赔款有上亿元,唐先生,请问您打算偿还这笔巨额债务吗?请问您有什么办法偿还?”
  “唐先生,听说您与自家太太在前几日大吵了一架,请问您的家庭是否也要因为您这次的破产而破裂了呢?”
  “唐太太,您对您家庭的此次灾难有什么想说的吗?”
  “唐先生……”
  “唐太太……”
  “你们都给我闭嘴,滚!”唐栗忽然抓住伸到自己脸上的话筒朝着路面狠狠摔了下去,此刻的唐栗狠厉疯狂的样子让其他记者愣住了,眼睁睁的看着三人离开了这里。
  唐栗领着自己爸妈来到了一所小房子里,这是他用自己仅剩的几千块钱租的,房间非常小,仅有一个卧室,一个大厅,说是大厅也不过是比卧室大了一点点,三个人站到里面感觉整个房间都被塞满了。
  这个地段很不好,坐个地铁、公交车至少要走半个小时,房子是在胡同里,一路走过都是臭烘烘的垃圾,胡同尽头有几个推着车卖小吃的,只是如果从胡同里走出来,再好的食欲都没有了。
  叶宁和唐钟山看着眼前巴掌大的房间,一时之间心中酸涩苦楚使劲儿翻腾,最后却没了滋味。
  唐栗进到仅容一个人站立的卫生间找到一把破扫把,还有一块儿脏兮兮的抹布,默默的打扫起来。
  房间里很多灰尘,应该是很久没有住过人了,叶宁见自己的孩子瞬间被尘土呛的咳嗽的样子,鼻子一酸,那泪水止不住就流了出来。
  “让妈来,你这孩子怎么会做这些事情!”叶宁夺过唐栗手中的扫把,扭过头清理屋子。
  唐栗直起腰,平静说道:“总要学着做的……”唐栗似乎在一夜之间成长了。
  唐钟山看着妻子一边遮掩着眼泪,一边清扫屋子,看着儿子在残酷下成长,一口气堵在心口,怎么也吐不出来,默默走到卫生间打扫这个房间中最脏乱的地方。
  一家人就在这个小小的房子里住下了,幸亏是夏天,若是冬天,肯定更难熬。不过,夏天也折磨人,蚊子、蝇子多不说,房间里可没有空调,这屋子整个一蒸笼,热的人心中更加烦躁。
  晚上,唐家一家三口难得坐在一个桌子上说话,不过如今这境地却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叶宁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出那苍白的模样,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说道:“明天我出去找工作,不然咱们可没饭吃,如果饿死了可真是笑话了。小栗也拿到毕业证了,不然还真得辍学了……”
  叶宁说着哽咽了两声,不过却没有再流眼泪,做了一个深呼吸,接着说道:“小栗,如果你想接着考研爸妈是没钱再供你读书了……”
  “妈,我学习什么样你也知道,可别再挖苦你儿子了!”唐栗似乎是笑了笑,“以后就轮到我来养活你们了,爸!妈!以后我可是责任重大了!”
  “你们娘俩啊!”唐钟山感慨一声,“养家是我这个老爷们的事,你说你们瞎操心什么!”
  叶宁给了唐钟山一个白眼,哼了一声:“什么时候了还显摆你的大男子主子!靠你?我和小栗估计会饿死。”
  唐钟山几乎要吹胡子瞪眼了,半晌憋出一句:“妇道人家!”
  唐栗扭过头笑的肩膀一颤一颤的,三个人的声音似乎让这个小小的、闷热的屋子多了些“家”的味道,虽然他们明天要面临的生活是无法想象的艰难。
  第二天天不亮叶宁便起床把自己稍稍收拾了一番,仅剩的几件衣服被她整理好,就这样饿着肚子出了门。
  唐栗一个人睡在外间的小沙发上,听见动静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只看见一个背影消失在门口,他就这样一直坐着,直到天亮。
  “小栗!看见你妈了吗?”唐钟山从卧室里出来,看见儿子似乎坐着发呆,忍不住担忧的皱起了眉。
  唐栗坐直了腰,说道:“我看见我妈很早就出门了,应该是出去找工作了。”
  唐钟山几步走到儿子身边坐下,眼睛周围的黑眼圈很深,脸上的疲惫显而易见,几天的时间似乎迅速苍老了十多岁。
  “儿子啊!你有没有怨恨老爸?”
  “爸!”唐栗失笑,摇了摇头,说道,“你想什么呢?我又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儿,我们家出了事应该一家人来承担,爸!你放心,我一定会成为这个家的支柱的。”
  “不愧是我唐钟山的儿子,爸相信你以后一定会出人头地的!”唐钟山很高兴的拍着唐栗的肩膀,说道,“老爸也出去找工作了,你今儿个就好好在家休息休息吧!”
  唐栗一天都没有出门,家里背负的债务若是用普通方式赚钱恐怕一辈子也还不完,来钱快的方式有什么?
  唐栗捂着自己饿的咕咕直叫的肚子,心中做了一个决定。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正在存稿,咳……如果感兴趣可以先收着,么么哒(づ ̄ 3 ̄)づ我去努力码字了。
 
  ☆、死亡
 
  晚上,天快黑的时候叶宁还没有回来,唐钟山早上出门晚此时都已经回来,父子俩在这个小房间中焦躁不安的等候,生怕叶宁出了什么意外,唐钟山更是来回走动个不停。
  “你说你妈怎么还没有回来?”唐钟山已经问了几十遍,虽然知道得不到答案,但还是忍不住开口。
  “我回来了,小栗,钟山!快开门。”
  唐钟山一个箭步冲到门口,门还没有打开就喊道:“你怎么才回来,天都这么晚了,你……”
  “行了行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快让我进去,我给你们带了包子,趁热吃!”叶宁拉着唐钟山的胳膊进了屋。
  脸上的笑十分灿烂,从一个布包里拿出一沓钱,看着儿子和老公惊讶的表情,叶宁得意的说道:“这是五千多,我今天赚的,虽然不多,不过够我们一家子这段时间的日常花销了。”
  “妈,你……”唐栗欲言又止。
  叶宁温柔的笑笑,说道:“你妈我一没偷,二没抢,你就放心吧!”
  唐钟山盯着自己媳妇看,半晌才说道:“我怎么没见过你这身衣服?”
  叶宁扯扯身上的衣服,直言道:“我把衣服都卖了,这是新买的,穿什么不是穿,就是卖的有点儿便宜了,那些衣服当初可是花了我好几万呢!真是亏大了!”
  父子俩愣愣的看着叶宁,气氛似乎一下子变得沉重了。
  “行了,你们俩不饿啊!发什么呆,赶紧吃包子。”叶宁假意训斥道。
  唐栗闷闷的往自己嘴里塞着包子,唐钟山也默默的吃着,俩男人心中都有很大的震撼,没想到叶宁竟会有如此做法。
  后来,唐钟山找出自己藏起来的一把小刀,偷偷的扔掉了,如果他死了,留下自己妻子和儿子在这世上还不知道要吃多少苦,他是家里的顶梁柱,既然连死都能面对,还有什么困难是不能克服的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