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岫色可餐 作者:妙喜

字体:[ ]

 
 
文案
 
自从收到了第三星际学院的入学通知书,岫岩一直觉得自己未来的人生是这样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好好工作积极升职→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但事实上……
 
好吧过程并不重要,反正他最后不还是嫁给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了嘛╮(╯_╰)╭
 
这就是一个卡哇伊的汉纸的星际奋斗史。
 
内容标签:未来架空 甜文 天作之合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岫岩 ┃ 配角:萧惊雷 ┃ 其它:
 
 
  ☆、一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入坑的小天使们收藏、撒花、留评,不论是吐槽指正还是讨论剧情都没有问题,妙喜有一颗萌萌的金刚心。
如果觉得作者棒棒哒,请不要大意的戳妙喜专栏收藏作者吧
  自人类突破星球的界限,将脚步踏向广阔的宇宙已经过去300余年,距离第一次星际大战也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
  但是伴随着漫长时光,被迫远离故土的民众们发现自己并没有和想象中一样享受到星际移民的伟大之处。
  恶劣的星球环境、贫乏的资源、稀奇古怪的疾病与异星危险的源生物种一直威胁着他们,而政府的控制力也随着统治疆域的扩张无限下降。
  整个宇宙犹如一个巨大的火药桶,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它轰然炸开的那一天。
  宇宙历323年——
  东域宇宙所属的安瑞星正值一年当中最炎热的夏季,来自恒星的光辉直直的照在灰突突的星球上,折射出白茫茫刺目的光辉。
  岫岩头戴护目镜,浑身套着一层密不透风的防辐射服,手里拖着比自己还要大上一号的钻头走在荒无人烟的旷野中。
  走不了几步,就觉得衣服里面有水随着动作在哐当哐当晃动着。
  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找了一个背光的姿势蹲下把防护服解开了一个小口子,双手呼哧呼哧的往里面扇风,还没等察觉到凉意就要匆匆忙忙的再把衣服裹瓷实了。
  要是不做好保护措施被紫外线晒出什么病,他可没钱去医院。
  透过风后岫岩似乎好过了一点,连脚步也轻快了很多,顺着一条被深埋在他脑海中的路线向前走去。
  就这样在大太阳下走了快一个小时,一马平川的前路终于有了起伏,一从低矮的山丘从地平线上缓缓的凸了出来。
  那就是岫岩的目的地,一处被废弃的大型矿坑。
  安瑞星是一颗被岩石包裹着的星球,在它坚硬而贫乏的躯体中埋藏着无数价值连城的珍宝——
  ——每一个修行者都梦寐以求的至宝梅拉普石就产自于此,特产的赫拉矿更是制造顶级战略性武器必不可少的原材料之一。
  自从这个星球面世以来,就有数不清的能源、军工企业来此探访,最后留下一个个深不见底的矿坑。
  这些矿坑对于开着大型机械,养着无数工人的企业来说犹如鸡肋,但对于岫岩这样的散户却是一块肥美的大蛋糕。
  至少这里肯定有矿脉蕴藏的矿石在开采中被残留下来。
  而有矿石,他就可以换到钱,可以在成年后交上城市管理费,继续当一个有户口的东域居民,而不是和其他孤儿一样沦为黑户。
  如果运气再好一点儿,挖出一块珍稀的伴生矿,他也许还能去高级学院修习精神力,成为一个真正的上等人。
  这样的幻想十分美妙,但岫岩只沉浸了不到一秒钟,干渴的嗓子和呼吸时喷发的热气就把他唤醒了。
  “等我有了钱,就立刻去卖十套带散热功能的防护服。”至于去学校,成为上等人什么的,晚上做梦的时候再慢慢幻想吧。
  岫岩这么说着,大踏步跨入了黑漆漆的废弃矿坑。
  这是岫岩第二次来到这里,但上次意外发现矿坑入口时有外人在,他遮遮掩掩来不及进去一探就离开了。
  这一回过来,他在靠近入口的地方特意寻了一块大石头,等自己进去后把洞口严严实实的遮住了,这才放心的踏入其中。
  岫岩发现的洞口大约只是被机器失手打穿的,因此并不宽敞高大,但是四壁平整光滑,而且一路向上,走了大约三四十米,探照灯的灯光忽然散开来。
  顺着灯光,一个圆柱形的,巨大的空间出现在了岫岩的眼前。
  他说不清这空间具体有多大,总之他所在的巷道就像一个面包被老鼠啃出的小坑,斜斜的挂在半空中,他站在巷道口往下望,就像望着一道悬崖峭壁。
  在没有攀爬工具的情况下,他的活动范围就这么被限制在了这条三四十米长的通道中。
  “失策,早知道我该带捆绳子来。”岫岩没想到会遇见这样的情况,踱着步子在巷道口转了两圈,却不甘心就这样空手而归:
  “钻头一天的租金也不便宜,不用白不用,不如先在这巷道里挖一把。”
  如果侥幸有了收获,还能给明天的探索添一些防身、应对突发状况的物什。
  打定这样的主意,岫岩立刻从身后拖出租来的大号钻头,找准巷道最中间的墙壁把启动键一按,伴随着一声刺啦啦的声响,钻头几乎毫无阻力的刺入了石壁。
  这台岫岩专门为了废弃矿坑租来的钻头虽然笨重,但工作效率实在没得说,这头才刚刚钻进去,中空带吸力的管子身中就即刻喷出了一股股被打碎的石末。
  又过了几分钟,涌出的石末中忽然夹杂了一个块状物。
  岫岩眼睛瞬间就亮了:“不亏是矿脉,这么快就出现矿石了。”
  而第一块飞出的块状物只是一个序幕而已,就在它之后,每隔十几秒钟就有一块被绞碎了外壳的金属原矿从管子中喷发出来。
  这些原矿虽然大小不一,都只是最普通的一度矿,但是光看这数量就让岫岩就像喝多了酒似得浑身都有些醉醺醺了。他忍不住围着钻头不停的转圈,一边转,一边不住的嘀咕着:
  “一二三四,钱啊钱啊都是钱啊。”
  就在岫岩激动不已的恨不能在这条巷道里飞奔三百圈抒发自己激动之情时,一直不停喷洒着的钻头忽然突突一下,停住了。
  岫岩顿时就脚下一软一屁股墩到了地上,急的差点心脏骤停时,忽然想起钻头的粉碎范围是有限的,而且它内置的太阳能电池也就够钻头完整的启动一次。
  他这才连滚带爬的冲到了钻头的控制器处,对着显示屏研究半天终于放下心来。果然是粉碎范围内已经无异物,而电池内电量也降到了警戒线下。
  哎,钻头没坏就好。
  经历这么一场大喜大悲的岫岩身心俱疲的随地一躺,想要缓口气,可是一口气还没有出来又卡在了喉咙眼——
  ——他……他似乎在身下摸到了什么软绵绵热乎乎的东西?
  一个可怕的念头从脑子里冒出来,岫岩顿时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
  岫岩醒过来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晃了晃脑袋,头顶的智能灯感应到他的意愿,啪的打出一道惨白惨白的光。
  照出了半张同样惨白惨白的脸。
  那张脸在强光下呈现出半透明的质地,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从鼻子往下都隐没在一片黑暗中。
  岫岩的眼睛死死的钉在那半张脸上,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嘴巴张了又合却说不出一句话,脑子里午夜频道的声音不停在重复着:
  “鬼啊鬼啊鬼啊鬼啊啊啊啊!!!”
  眼看他又像是要翻白眼过去,那半张脸的主人也被吓得嚯的一声跳起来,拉起岫岩的上半身靠在怀里,双手就用力在他胸口啪啪啪大力拍打。
  这头又是拍胸口又是顺气,那头还得小心观察看岫岩的脸色。柔软温暖的怀抱和热乎乎的气息包围着手脚冰冷的岫岩,在诡秘中带着一种让人格外安心的气味。
  岫岩几乎是下意识的把自己往人家怀里又缩了缩,发现自己已经大只的缩不进去时才从寻求保护的幻影中清醒过来,想起这是在废弃矿坑的巷道里。
  而那个看上去很有安全感的家伙,就是悄无声息的出现,还把他吓晕过去的罪魁祸首。
  这个罪魁祸首甚至差点把他给吓死。
  岫岩在心里细数着对方的罪状,但身体却依旧赖在对方的怀中没有起来。毕竟这么温暖的拥抱,自从父母忽然去世就再也没有过了,岫岩几乎记不起那种被保护的感觉了。
  这会儿忍不住就留恋了片刻。
  但也只是片刻而已,因为他们之间还有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对方到底是什么时候、以及用什么办法闯入这条巷道的。
  以及他对这条废弃矿脉抱有多大的想法。
  如果只是分一杯羹倒也罢了,就怕对方不是什么小角色,届时岫岩会被一脚踢出局,就连小命都未必保得住。
  毕竟死人才能真正守住秘密。
  岫岩想到这里,悄悄的斜着眼睛看向男人,目光探究中带着一点儿防备。身体更是迅速的从男人的掌控范围内抽离而出。
  而面对这样态度突然大变的岫岩,男人的第一反自然是疑惑的,但紧接着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笑了起来,嘶哑的嗓子发出含混不清的字句:
  “不要害羞。”
  喂,你到底是明白了什么啊!谁害羞了!岫岩瞪着眼睛怒视。
  “我懂的,你不怕鬼。”男人的第二句话说的就顺畅多了,他说完还用力点了点头,露出一个慈爱的笑容。
  “胡…胡说什么啊。”
  听见鬼字反射性一哆嗦的岫岩皱着眉头不高兴的嘀咕一句,别别扭扭的扭过头不看男人。
  他没有发现的是,就这样简简单单的两句话,他和这位陌生的鬼先生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缓慢的滋生着。
  
 
  ☆、二
 
  他没有发现的是,就这样简简单单的两句话,他和这位陌生的鬼先生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缓慢的滋生着。
  犹如一朵稚嫩的鲜花悄然间打开了自己柔弱的花蕊,岫岩对自己内心突如其来的的动摇毫无察觉,保持着看似冷静的姿态换了个和鬼先生相对而坐的姿势,说道:
  “我们好好谈谈吧。”
  “谈什么?”鬼先生不喜欢两人这么疏远正式的坐姿,说话时也挪着屁股坐到了岫岩的身边。
  岫岩先是默默的看着鬼先生,见对方一点儿都没有挪开的意思,自己腾腾腾坐远了一点儿才仰着脖子回答:
  “谈你是怎么忽然冒出来的,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鬼先生眨着眼睛,澄澈的瞳孔里满是无辜和歉意:“我很抱歉,可是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包括我是什么时候、怎么出现的。”
  他不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现在这荒僻的废弃矿脉,还忘记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比如他叫什么名字,来自何处,有什么亲朋好友。
  “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岫岩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事情,第一反应就是对方在瞎扯,眼睛眉毛一垂,带点儿讽刺的问:
  “那你还记得什么?”
  记得什么?似乎又是什么都记得的。比如他失忆的症状可能是头部受到重击引起的,比如岫岩身上穿的防护服在二手市场几十元就能淘一件。
  但这有什么值得说道?
  鬼先生有些落寞的想着,许久轻飘飘的回答:“我饿了。”
  ……岫岩顶着一张兔斯基脸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
  “有吃的吗?”鬼先生习惯把所有不高兴的事情从脑子里丢开,捂着其实并不很饿的肚子看着岫岩。
  坦然的让岫岩一时间没好意思开口拒绝,伸手掏出了身上唯一一罐即食食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