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论龟毛的完美收服方式+番外 作者:盛妆武步

字体:[ ]

 
文案:
上古魔王花翎,风华绝代,名动三界。
然而众生只知其浪荡不羁,却不知那骚包的外表下其实隐藏着难以启齿的秘密。
大魔王单身万年自力更生的时光,说多了都是眼泪啊。
(┳_┳)...
直到他遇上了妙手回春的敖肃。
!@#¥%-=.!~&*……
看着镜片后那闪烁的光芒,花翎万分的怀念起那些年自己撸过的日子……
(┭┮﹏┭┮)...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因缘邂逅 相爱相杀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翎,敖肃 ┃ 配角:小九,金臻等 ┃ 其它:
==================
 
 
  第1章 楔子
  
  万年之前,魔神蚩尤带领一群魔神兄弟,与黄帝一部展开了一场大战,史称涿鹿之战,以蚩尤为首的十大魔神四死六伤,余下几人同黄帝部落签订条约,从此遁入魔界,仙魔两界定下条约——各管各的地儿,万年之内互不相扰。
  神荼郁垒两兄弟自封为魔界之尊,带领余下几人在魔界奋发图强,励精图治,改革开放,以魔为本,构建和谐社会,共同筑起魔界强军梦。终于在近万年的时间内,将一片荒芜的大魔界发展为经济繁荣,魔口素质大幅度提高的多元化社会。
  构建出了以两大魔尊为核心,三个魔王为统筹点,十二大魔使分权管理各大自治州的高效组织架构。从此,魔界彻底甩掉了蛮荒暴戾的帽子,一跃成为仙魔凡三界经济之首,涌现出了一批高修养高修为的优良的魔众,为推动三界政治经济发展做出了长足的贡献。
  在三界民众的眼中,魔界的魔尊和魔王们,无一不带着几分神秘的传奇色彩。
  在外人眼中,他们是这样的:
  魔尊神荼:腹黑霸气
  魔尊郁垒:炫酷狂拽
  魔王飞廉:严肃面瘫
  魔王屏翳:温文尔雅
  魔王银灵:放荡不羁
  而在几位大魔头彼此的眼中,他们是这样的:魔尊神荼:老婆奴
  魔尊郁垒:大逗比
  魔王飞廉:守财奴
  魔王屏翳:小狐狸
  魔王银灵:吃干饭
  仙魔两界的万年之约就快到了,三界的政局又开始了微微的动荡,与此同时,各位魔头的生活也都发生了变化,一颗颗春意萌发的心,也随着遇到的人一起荡漾啊荡漾……
  继神荼抱得龙宫九皇子归之后,放荡不羁吃干饭的灵王殿下花翎似乎也和龙宫结下了渊源……或者是姻缘?
  神荼的小皇子,萌软又单纯,人见人爱,而花翎遇上的这位……
  灵王殿下感觉到了来自大海的恶意。
  摔!(╯‵□′)╯︵┻━┻
  这两只真的是同一个娘胎生出来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
  敖大和花花的新文终于开了。~\(≧▽≦)/~啦啦啦这是龙宫系列的第二本,时间线在第一本金丹之后,主要的配角还是金丹里面的那些人,因为神魔两界的人在金丹中都有出现,所以这里就不再特殊闪亮登场的介绍了,如果有不太清楚的妹子可以去看一下第一部哈,第一部讲得是魔界大BOSS神荼和龙宫九皇子的故事。
  除了人物重合之外,情节是完全独立的,应该不影响阅读。
  配角人物简单介绍下:
  魔界:
  魔尊:神荼(金臻),郁垒。
  魔王:风伯飞廉(魔委主席),雨师屏翳(魔界总理),遁神银灵子花翎(吃干饭打酱油,本文主角)
  其他魔王:后卿(闭关),蚩尤(卒)、刑天(卒)、夸父(卒)、共工(卒)。
  魔兽:滚滚(郁垒的白虎,一只像哈士奇的虎。)
  仙界:
  玉帝等一干人。
  东海龙宫,九个儿子。
  杨戬:二郎神,东海龙宫二太子敖恣的玩伴。
  天宝:哮天犬,杨戬的狗。
  凡间:
  莫羽生:影帝,二太子敖恣的CP.
  谢清晨:影后,峨眉派弟子。
  金澜:金臻凡间身份的曾叔公。
  
  第一卷 谁动了我的左手
  第2章 这只手咋了
  
  清晨的阳光暖暖的,透过窗帘照射在酒店房间的大床上,两米多宽的圆形软榻之上,一个人影缩在被窝里,被子下方的一处拳头大小的地方有节奏的向上耸动着,黑色的长发倾泻在雪白的枕头上,半遮着床上之人的脸。
  发丝的间隙中露出花翎精致的侧颜,他闭着眼,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眉毛微蹙,牙齿轻咬着下唇,喉间发出一声声轻微的呻吟。
  “嗯,哼……啊……”
  半晌后,花翎的下巴微抬,依然紧闭着双眼,呼吸明显变得有些急促,他的头微微向后仰着,露出颈侧美好的弧线,身体紧绷,被子下的身躯扭动着,下方的鼓动速度也越发的快了起来,几秒钟后,随着喉间发出的一声闷哼,花翎的神情舒缓了下来,呼吸的频率也变得悠长而缓慢,胸口微微起伏着,被子下的动作也随之停了下来,随后,他的头歪在枕头上,又陷入了沉睡之中。
  几分钟后,床头的手机闹钟响了起来,花翎伸出一条胳膊,迷迷糊糊的伸手去摸手机,左手伸出被子的一瞬间,花翎察觉到了指尖一片湿滑冰凉之感,他的手臂顿了下,睁开了眼睛。
  果不其然,手上一片白浊粘稠之物。
  花翎眨巴了下眼睛,掀开被子,看见身下的床单湿了一片,不由得骂了句脏话,随后起身,甩了甩头,从被窝里走出来进了浴室。
  这些日子,几乎每天早晨都是这个样子,自打从龙宫回来,自己撸得有点勤啊,花翎沉思着仰起头,蓬蓬头的水珠迎面洒在脸上,温暖的水流流过全身,像一只大手抚摸着自己,花翎享受着这种感觉,脑中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张英俊的脸。
  不知不觉间,身下的小小花竟然再次隐隐抬头,花翎脸色一黑,咬了咬牙,伸手把水温调至最低,瞬间,一股冰凉之意从头传到脚,小小花被冷水浇蔫吧了。
  冲好澡,精神抖擞的花翎拿了条浴巾随便在腰间一围,穿过卧室,走到里面的套房内间之中,内间看起来像是一个书房,花翎坐在桌后的椅子上,慵懒的靠在椅背上,发梢还滴着水,落在他白皙的胸膛之上。
  他拉出桌子下面的一个隐形抽屉,里面一个红色的按钮,一闪闪的亮着,伸手一按,一束光从后墙的壁挂之上射了出来,一幅六十寸大小的影像投影在对面的墙壁之上。
  花翎伸手扒拉着湿漉漉的头发,抬起头看着影像中的人。
  “廉?今天怎么是你,翳去哪里了?”
  花翎微眯着眼睛,语气中有些惊讶。
  影像中的飞廉看着半裸的花翎,怔了一下,随后满头黑线的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满的开口道:“你平时都是这样子和翳通话的?”
  花翎用手撑着下巴,开口道:“是呀,翳还夸我最近皮肤好了很多,怎么,你吃醋啊?”说罢,花翎眼中闪过一丝促狭之意,坏笑着看着飞廉的扑克脸从黑桃J变成方片K。
  飞廉窘了好半天,最后怒瞪了花翎一眼,正色开口道:“今年的三界峰会马上就要召开了,神荼带着老婆去欧洲四十四国游了,短期内回不来,所以今年你也要参加。”
  花翎闻言,扶额道:“神荼和小九已经出去快三个月了,这在凡间,普通人产假都结束了,魔尊的婚假为毛这么长?”
  飞廉看了花翎一眼道:“你要是结婚,我放你三年婚假。”
  花翎听了莞尔一笑道:“好呀好呀,你可要记住这句话,到时候不许反悔。”
  飞廉神色稍缓,继续说道:“今年的三界峰会就定在你现在在的海市,日子快到了,你准备一下,等翳回来我们下周就过去。”
  花翎有些不情愿的说道:“一定要我参加吗,这种正式的场合真的不适合我,前几天我刚约了一个很对胃口的小鲜肉,说好了下周要去泡温泉的。郁垒那个家伙呢?神荼不在,可以叫他去参加啊,好歹也是个魔尊,适当的履行一下义务啊。”
  飞廉微微咬牙道:“不要跟我提郁垒,自从他玩基三迷上了丐帮之后,自己都快成了丐哥了。太影响我大魔界的形象。”
  花翎闻言哈哈笑道:“丐哥,哈哈哈,你别说,郁垒还真像……”
  飞廉将话题转移回来继续说道:“这次的峰会召集方是仙界,前些日子听说原本预定的承办酒店出了点问题,装修整改了,如果有兴趣的话,你可以联系下仙界的负责人,说不定可以把这笔生意接下来。”
  花翎闻言,不屑道:“不要,我又不缺钱,我可不想在我的酒店里留下那些难闻的仙气。”
  飞廉迟疑了下,开口道:“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一下。”
  听着飞廉有些凝重的语气,花翎抬起头,微挑着眉毛看着他,飞廉开口道:“养心殿昨夜出了些变故。”
  “什么变故?”花翎神色微微一凛。
  飞廉开口道:“刑天战斧被人偷走了。”
  “什么?!”
  花翎闻言一惊,弹起身子,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语气有些微微激动:“什么贼能偷到养心殿去?护卫呢?滚滚呢?”
  飞廉并不意外花翎的激动,他的眼中有几分愧色,说道:“养心殿从来就没有安排过护卫,因为我和翳也都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敢去那里偷东西,滚滚前几天状态不好,老是乱咬东西,翳说他快到发情期了,所以将他送到了雨神殿的别院里面。今早翳去养心殿的时候,发现了刑天战斧不见了,除此之外,其他三件兵器都还在,翳今天就是在调查这件事情。”
  花翎轻抿着嘴唇,之前的玩世不恭一扫而空,他轻皱眉头,眼中迸发出一丝与他柔美俊俏的脸蛋完全不符的狠戾之色,开口道:“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
  飞廉说道:“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査个水落石出,刑天的遗物我们一定会找回来。”
  花翎听着飞廉坚定的语气,情绪微微缓和了一些,坐下身子,用白皙的手臂撑着下巴,有些沮丧的说道:“又要抓贼,又要开会,好烦啊,说好的泡汤之旅看来真是要泡汤了。”
  飞廉看着花翎撑在桌上那一截白皙的小臂,开口问道:“银灵,你的手臂怎么样了?”
  花翎闻言,抬起左手手臂,轻晃了下手腕,说道:“恢复的还行,龙宫的那个大皇子敖肃,脾气是有点古怪,但是医术确实不错。翳说敖肃用的治疗方式是很独特的,就连他都不知道有什么方法能这么快恢复。”
  花翎看着自己的手腕,眼中露出一抹异色,似乎有什么话想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叹了口气,最后说道:“反正,还算挺好用的,总比螃蟹夹子章鱼爪子什么强多了。”
  飞廉开口道:“嗯,那就好,敖肃是三界有名的天才科学家,不过传闻他生性刻板凉薄,鲜少和人打交道,上一次你去龙宫之时,他居然主动提出为你医治手臂,实在是有些出乎人意料之外。”
  花翎嘴角微扯了下,说道:“我也很意外,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敖肃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虽然道行修为远不如我,但是旁门左道的伎俩却不少,上次我就是不小心着了他的道才被他给弄到龙宫里。”
  飞廉有些意外的说道:“听你这语气,似乎对他有些不满?怎么说他也算是你的恩人,如果没有他帮你治疗,你的手臂要想恢复,起码要等上几百年。”
  花翎伸手撩了下半湿的长发,眉头轻皱道:“这种被人强迫治疗的感觉不是很舒服,而且最关键的是,在龙宫里那几日发生的事情,我记不太清楚了,不知道敖肃用了什么奇怪的手段,现在关于治疗时的细节我完全都想不起来,我讨厌这种被别人掌控的感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