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虎落平阳被犬欺 作者:寿无疆

字体:[ ]

 
《虎落平阳被犬欺》作者:寿无疆
 
文案:
     虎霄本来是只山大王,谁曾想被人背叛,一下子成了病老虎,这已经够悲惨了,没想到还被一只小土狗欺负了!气死人了! 这是一个蠢萌的故事,萌萌哒的动物世界,哈哈哈,说好的建国后不能成精,你们怎么这么犯规呢!
 
内容标签: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虎霄、郝汪 ┃ 配角:莫嚎 ┃ 其它:甜死啦、萌萌哒
 
 
 
==================
 
  ☆、第 1 章
 
  虎霄难过极了,全身上下全是细小的伤口,但是如果能够忽视他后背上那个可怖的伤口,从正面看去,他还是挺威风的,但是后背上的那个伤口太深太长了,失血过多,导致他整张脸都是白的,累吁吁地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喘气。
  休息一会儿后,他还是站起了身,打算去别处地方找草药止血,但两腿压根就没有力道,腿一软,又趴在了地上,虎霄“嗷~”了一声,不得已的变回了实体——一只有着漂亮皮毛的打老虎。
  只是现在却一点也不威风,病怏怏地趴在地上休息,打算再过一会儿去寻找草药。
  虎霄原本是这个山头的大王,谁曾想有一天忽然来了一只雄狮,他处心积虑的呆在虎霄的地盘,虎霄这傻大个还真对他一点怀疑都没有,一直把他当做惺惺相惜的好朋友,甚至还划分给他一块领地,天知道,那家伙居然是狮子野心,一不留神,把他给哄下山了。
  虎大王落魄了,还落得一身伤,连人形都维持不了,可怜兮兮的在山间逛来逛去,鼻子嗅来嗅去,为了找到治伤的草药。
  最后,功夫不负有心虎,总算是让他找到了止血化瘀的草药,他再一次化成人形,还是有人手比较方便,他一边碾碎草药,一边在嘴里骂叨,“臭小子,人面兽心,那家伙太坏了!”
  当把草药抹到手臂上的小伤口时,他可怕疼了,一瞬间,眼睛就红了,嘴里嘶嘶个不停,还得不停的吹吹伤口,太疼了。
  当把身上能抹到的伤口上完药,终于到了最关键的一个伤口,那就是背后那个还在不断渗血的大伤口。
  这该咋办呢?我后面又没有长手!虎霄皱起了眉头,两只手扭曲的在背上又摸又拍的,药不知道有没有涂上,但却疼死他了,嗷嗷叫唤个不停。
  反正在这荒郊野岭的,也没人听见,所以他疼了,就放开嗓子乱嚎,就不用像当大王那样处处端着装了。
  但当他嚎得嗓子都哑了的时候,忽然在不远处冒出一个男人的声音——别叫了,行不行啊?我耳朵都快要聋了!
  虎霄脸红了,哪里会想到这里还有人啊?
  “谁啊?躲在那里这么久,都不出个声的!”虎霄朝声音发源地喊道。
  高大的草丛抖动着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虎霄害怕的往后缩了缩,他现在有伤,要是遇上了敌人,他可就惨了。
  感受到他越来越近,虎霄的心都吊到嗓子眼上了,连背上的疼都忘了,眼睛死死地盯住前方越来越近的危险。
  隐隐约约,虎霄能够看清朝他走来的也是只四只脚的动物,当最后一层草被掀开,他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只小土狗,瞧他那样儿估计还不能幻化成人形,只能说话而已。
  “喂!你那什么表情啊!”小土狗吐着舌头,不满意的瞪着这只受了伤的大老虎。
  虎霄“嘁~”了一声,“我还以为是哪只大型动物呢,没想到是只小狗狗。”
  这语气还真够轻蔑的,小土狗不乐意了,咧开嘴就往他那儿凑了一点,不敢靠太近,他不知道这只病老虎到底伤得有多重,他不想成为老虎的口中餐。
  “哟~你还敢过来啊!你信不信我一巴掌扇死你啊!”虎霄虽然受了伤,但是气焰一点儿也没消下去,反而更胜一筹,他才不会在一只小土狗面前失了威风。
  小土狗冷笑道:“那你过来一巴掌扇死我啊!我看你现在就是只病大猫,一点也不像是只威风凛凛的大老虎!”说完,还从鼻孔里哼出了一声大气。
  把虎霄气得够呛,猛地朝他扑了过去,但到了半中央立马趴在了地上,他有好几天没进食了,也流了好多血,力气早就为了找草药用光了,此时正可怜兮兮的四肢趴地,样子别提有多糗了。
  小土狗捂住肚皮“哈哈”大笑起来,也更加不怕这只病老虎了,在地上打了个滚后,一点儿也不害怕,一屁股坐在了老虎屁股上,笑着扯扯他的头发。
  “你!”虎霄身心完全受挫,他居然被一只还不能隐藏两只耳朵的小土狗压在身下,那只狗还肆意的玩弄他的头发!
  “你你你!你给我下来!”虎霄没力气,只能大吼。
  小土狗咧了咧嘴,“我才不下来!”
  说完,抓过一旁的草药在嘴里嚼了嚼,然后吐在掌心,一巴掌拍在虎霄后背的伤口上,顿时荒山野岭响起一声痛彻心扉的吼叫声!
  ——小土狗!我不会放过你的!
 
  ☆、第 2 章
 
  小土狗坐在老虎屁股上,啪啪地给他上药,虎霄咬紧牙关,疼的眼泪水都淌了下来,但就是不叫出声来。    
  等上完药,虎霄整个人都湿透了,四肢大敞的仰躺在草地上,眨眨湿润的眼睛,伤心难过的不得了,自己已经够惨了,居然还被一只来历不明的小土狗欺负,太惨了。    
  小土狗两只黑眼珠子闪亮亮地盯着病老虎看,“喂!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    
  虎霄微微抬起头,瞟了他一眼,“没兴趣!”    
  小土狗也不急,抽出一根草剔了剔牙,轻蔑地瞄了他一眼,“好啊!那你一个人在这里自生自灭好了,你现在受这么严重的伤,捕食都困难吧!你就饿死在这里好了。” 
  咕噜咕噜,尴尬的声音响起,虎霄撇撇嘴,摸摸肚子,他饿了,好几天都没有进食了。    忽然,他闻到一股香味,抬起头一看,小土狗居然正手拿一只肥大的田鼠往嘴里塞,还很得意的冲他挑了一下眉毛。    
  “想不想吃?”他把田鼠递在虎霄的眼前。    
  虎霄含泪咽了一口口水,撇过头 ,“士可杀不可辱!” 
  “那好吧!”小土狗潇洒的回过头来,继续啃肥肥的田鼠,伴随着虎霄的肚子叫声,啃的可欢乐了。    
  最后,虎霄真的忍不住了,眼睛红红的戳了一下打算啃第二只田鼠的小土狗,“你先说说交易是什么,我总得心里有个底吧。”    
  小土狗眼睛一亮,两只小耳朵兴奋的竖了起来,“其实很简单的,你跟我一起出山,陪我找到我主人的家。” 
  “就这样啊!可以啊,反正我现在也没地方去!”虎霄爽快地答应了,眼睛直盯那只肥田鼠,就差流口水了。 
  “喏~”小土狗把田鼠递到他嘴边。 
  虎霄张开嘴就一口吞了,眨眨眼,委屈的说道:“不够,太小了。”
  
 
  ☆、第 3 章
 
  “还不够,我饿死了,走不动了。”虎霄两腿一软趴在了地上,不愿意起来。
  小土狗快被他烦死了,这都是半天中第五次说饿死了,一路上光顾着给他抓田鼠了,路都没走几步。
  “喂!我饿!”虎霄大爷状地坐在地上,指着还不挪步的小土狗。
  小土狗怒了,蹭的变成了一只小土狗,朝虎霄吠了一通,然后蹿进了草丛堆里。
  虎霄摸摸鼻子,“干嘛骂得这么难听啊,我的胃多大啊,当然容易饿了啦。”
  没过一会儿,草丛堆里蹿出一道黑影,猛地将虎霄扑倒,小黑狗幻化成人骑在虎霄的背上,还故意压在他的伤口上。
  虎霄被这一下子的刺激,疼得大叫起来,“疼死啦!疼死啦!你这条死狗!疼死了呀!”
  小土狗全当没听见,笑得阴恻恻,把手里的草药嚼得稀巴烂,扯开本来就没遮多少的衣服,先对着那道伤口吹一口热气,然后眼神一凛,啪~
  “啊!我里个去啊!疼啊!”虎霄猛地抖了一下,把小土狗给抖下身了,看着他在地上骨碌碌滚了两圈,他就忘了疼,指着灰不溜秋的小土狗咧开了嘴笑。
  小土狗拍拍身上的土,又冲了过去,这回是直接正面压住了虎霄,骑在他的肚子上,抱住他的虎头就开咬,一口咬在脸上,一口咬在耳朵上,哪儿肉多肉厚,就咬哪儿。
  “死狗!你要咬死我啊!死狗,滚开!”虎霄浑身软绵绵的,压根推不开他,而且他背上的伤这回在地上蹭的估计得裂开了。
  小土狗又在他的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吼道:“我不叫死狗,我叫郝汪!”
  虎霄顿住了,过了一会儿,噗嗤笑了,“好汪,这名字也忒俗了吧!不就是好狗狗么!好汪好汪……哈哈哈……好汪……”
  郝汪脸都绿了,这能怪他么,他家主人姓郝,主人又总叫他汪汪,所以他可不是就叫郝汪么!
  “不是那个好,是那个郝!”郝汪又怒了,对着虎霄又吠又啃。
 
  ☆、第 4 章
 
  虎霄的伤真的裂了,鲜血把翠绿的草地染成了一块红。
  郝汪傻眼了,这病老虎还有用呢,别死了呀。
  虎霄翻了一个身,瞧见那块血迹,眼睛都直了,肩膀上还疼着呢,这背又裂了,他怎么就那么背呢。
  曾经的山大王沦落到如此狼狈窘迫的地步,虎霄一想起曾经的辉煌岁月,眼睛一眨,居然淌下两行热泪,朝山头虎啸了两声。
  郝汪更傻眼了,他以为虎霄发怒了,要吃了他,正准备落跑,虎霄可怜巴巴的说道:“你咬也咬了,骂也骂了,可以给我去找吃的了吧。我真的要饿死了。”
  说话时,虎霄脸上还有泪痕,甭提有多可怜了。
  郝汪也不好意思了,闷声不吭地钻进草丛堆里。
  没过一会儿,小黑狗叼了两只肥田鼠回来,虎霄因为体力透支变成了大老虎,病怏怏地趴在地上,一见到他,眼睛蹭的一亮。
  郝汪顶着两只小耳朵坐在老虎旁边,摸摸他的脑袋,把已经半死不活地田鼠放在他嘴边。
  虎霄吃力的将田鼠叼进嘴里,极其困难地把田鼠咽了进去,他太累了。
  郝汪瞧他那样,也觉得可怜,又蹿进草丛,回来时,捧了一树叶的水。
  虎霄已经闭上了眼睛,哼哧哼哧地喘气,看样子就像要死了一样。
  郝汪急了,拍拍老虎头,“你没事吧?”
  虎霄睁开眼睛,摇了摇头,“我饿。”
  郝汪托起老虎头,忍着恶心把老鼠嚼碎了,嘴对嘴喂给了他,然后拿过水灌进他嘴里,虎霄是老虎形态,伸出舌头舔了舔树叶,然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郝汪的嘴角看。
  郝汪了然,低下头,虎霄舔掉他嘴边的残渣,才满足的舔了一圈嘴,居然咧嘴笑了。
  郝汪也笑了,把老虎头抱在怀里,看看他的伤口,还好已经止血了。
  
 
  ☆、第 5 章
 
  虎霄暂时恢复不了人形,郝汪见他这幅模样,索性也变成了小黑狗,紧挨着他走。
  这山里头是有狼和老虎的,郝汪遇见过好几次,每一次都险些丧命,现在手里牵一头大老虎,尽管是头病的,好歹还能也唬唬人。
  虎霄吃了十几只田肥田鼠,精神头好了些,走路也快了不少,但嘴里一直嘀嘀咕咕说些抱怨话,郝汪也不在意,咧着舌头散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