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妖书奇案+番外 作者:通隐(下)

字体:[ ]

 
 
  但在广州城这个地方,对他们来说身份比较低微的商人却是能够影响整个广州城,参见辛亥年间广州城和平独立就知道了。要不是广东乡绅,广州城何以得没有流一滴血和平独立,这其中这群粤商功不可没。当初就是同-盟-会对粤商也要忌惮三分,至少孙先生被这群粤商逼问过 。
  不说以前,就是现在龙都督当政成为南方这一代最大的军阀之一,他对粤商也是和和气气的。广州城这里,粤商跺一跺脚广州城就要震三震,粤商是整个广州城、整个广东的经济命脉,这些粤商要是出了啥事,这广州城的经济还不得垮啊,要是垮了,不管你当政的还是权贵都得被拖进经济崩溃的狂潮里淹死,谁都躲不掉。让张玄觉得不可思议还有一点粤商很团结,粤商会馆的粤商们经常聚集一起商议要事,这些粤商还会观察当下时局以便分析判断,他们手中的消息恐怕比龙都督还多。这在北方是难得一见的“奇景”,北方商贾都是对手,没见得谁能和和气气地吃上一顿饭。但到了粤商这里,粤商同行之间是对手也是朋友。想要在这个动荡得世道获利,他们的目光放得更加长远。
  广州城,真的是个不可思议的地方啊……
  在调查出,广州城的局势几乎“分裂”成几份——
  以龙都督为首的军阀政权系和权贵们。
  以粤商为首的广东乡绅和大小商户们。
  广州城南曹铁为首的黑道、广州城北以刀疤李黑道。
  还有沙面岛上的英法两国殖民者。这些殖民者不允许华人上沙面岛,只有英法两国人方可自由出入,最近新出现的人物亚瑟·柯克兰伯爵便是英国来的使臣。这个伯爵在广州城闹过一场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
  “你们都下去吧。继续监视霍文才。”张玄说道。
  “是。”英梅和英年退下。张玄将八卦放下阴冷地笑道:“小叔叔,你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霍文才做了一个晚上的噩梦,这是自己以前做过的噩梦。张绝被活生生的钉死,从他身上流下的血流了一地。他被这噩梦猛然惊醒,看窗外的天色,这样的季节外面还是黑乎乎的。霍文才抹了一把脸。最近他总是在做这个噩梦。
  承受着这样的痛苦,被张氏族人不容于世,实在是让人痛心不已。
  如果早点认识张绝就好了。
  霍文才将脸埋在双手之间。?
 
☆、第五十四章:阴阳家北堂燕(yān)
 
?  灯笼从人偶的身体飘了出来,少年灯笼妖看着浑身散着悲伤气息的霍文才心中十分难过。他重新回到人偶的身体里面一动不动地思考。虽然自己很害怕被那些道家的人抓住打回原形,但是他更不想看到这样的霍文才。
  在灯笼街这一百多年来,这是他遇见的最好的人。想通了,灯笼便打算私底下去打听张绝的事情。
  霍文才抬起脸,满目哀伤。
  他起身照了照镜子,来到广州城之后就没剪过头发,这头发不知不觉地长了起来,人显得有些颓靡。
  收拾好自己之后,霍文才将警帽戴在脑袋上便前往太平街当差去。
  凌晨五点在街口和马文瑞碰了面,两人往红屋去。
  “可真冷啊。”马文瑞哈气搓搓手。
  “来,和兄弟过两招身子骨就热了。”他笑着说道。
  “别,我在你手一招都过不了。”能和霍文才过招的恐怕是魏宗带来的兵了。马文瑞是是当初陈厅长还在任的时候就已经进警察厅了,所以他并非魏宗手底下的那批上过战场的兵。所以论实力,他自然是比不过的。
  两人到了红屋之后打开灯便去负责的两条街道上巡逻起来。霍文才巡逻太平街,在经过张氏宅子的时候,霍文才敛眉。‘
  霍文才返回红屋之后,马文瑞和他就懒得出去巡逻了。这小小的红屋里,两人不着天际地聊到天亮。
  “兄弟,我去办点事。”
  “去吧。”马文瑞说道。
  他知道霍文才去干什么,张绝失踪了,换了新的张氏住着,这些人嚣张至极,整个太平街的人都不太待见这些人。以前张绝还在的时候,大家是因为传闻所以从不和张绝接触,当初这不包括自己。因为自己的身份加上那时候也不迷信,所有时候遇见张绝自己也会和他打招呼,那时候就已经发现张绝并不是大家所说的那样的人,但自己和他也没深交。但自从霍文才来了之后,慢慢地,大家对张绝的看法改变了。短短的时间之内,大家不再用怪异的眼神去看待张绝。有的时候还会和张绝打招呼,大家这才发现这张氏宅子的少爷真的不是传言那般,时间长了,大家就把张绝当成和他们一样的普通人。就是张绝经常去吃早茶的酒楼,那里面的老板也待他热情几分。这样的转变,作为旁人的马文瑞看来霍文才真的是功不可没。
  霍文才和张绝走得近,整个太平街的人都看在眼里。
  但是自从张氏宅子里棺材的那些人被钉死换了一批姓张的来之后,大家对这心来的张氏真是有点不耐烦了。这些姓张的太嚣张,就是和街坊买东西的时候张绝还会笑着道谢。这群姓张的简直要把他们当下人使用了。他们是这么地理所当然,这么一个对比,大家才发现张绝真是比这些新来的张氏好上不知几分。
  趁着当差便利的时间,霍文才又去寻找张绝。
  从太平街到药行街再到城隍庙和其他地方。张绝有可能去的地方霍文才都会走上一遭。他身后跟踪着他的人他不是没有感觉。他这样的人要是没有一点警惕心早就死了。之前张氏还光明正大地找他麻烦,后来只派人跟踪。霍文才对这些人不耐烦,但知道打跑一个还会有一个来,他懒得搭理他们任由他们跟踪自己。
  这些人还是太小瞧自己了,要是没有道家的那些东西,和自己比起来这些人的实力差自己太多了。
  霍文才再次来到城隍庙那家卖道家东西的店铺。那个姓翁的胖店主看到他的时候招呼道:“霍兄弟,又在找张少爷么?”
  “嗯。店家有什么消息么。”霍文才进了店问道。
  “没有。霍兄弟别担心,张少爷会没事的。”翁店主说道。
  “张绝出了什么事?”一道年轻的声音响起,霍文才这才注意到店里有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
  “哎呀,瞧我这忘了和少爷说这件事了。霍兄弟,这是我家少爷北堂燕(yān)。刚从香港过来没多久,过几天又要回去了。少爷,这是霍文才霍巡警,张少爷出了点事,所以霍巡警便在寻找张少爷……”翁店主将张绝和张氏族人前来广州城的事情一五一十道了出来。
  北堂燕听完之后眉头微微一皱:“竟然有这样的事,这北方张氏旁系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霍巡警坐,这件事我想和霍巡警谈谈。”
  霍文才坐下之后北堂燕让翁店主到店铺前坐着,翁店主得了北堂燕的授意之后便拿着椅子到店铺门前守着,跟踪着霍文才的英梅和英年看着翁店主堵在门店前只得止步。
  北堂燕说道:“张绝要是没在广州城张氏的那些人早就离开广州城,既然他们没离开那么张绝就一定在广州城里。现在你们没人能找到张绝,这或许在张绝的意料之中,所以你没人能找到他。”
  “你是说张绝故意躲起来的?”霍文才一惊。
  “是的,不仅如此。现在的张绝恐怕是因为没有把握和张氏抗衡的能力所以藏了起来。张绝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是张氏族人带给他的,当初下令处刑他的老太爷都来了。他不躲起来,恐怕就真的消失了。但是现在的他要是出现,是逃不出这广州城的。张绝逃了这么多年,从北到南,他早就没了地方可以去。再出现的话势必要和张氏族人孤注一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北堂燕的话让霍文才心下一沉。
  “照目前的形式,张绝和他们面对面去斗估计会两败俱伤。”北堂燕说道。
  “北堂少爷有办法知道张绝的去向么。”霍文才问道。
  “你和张绝是什么关系。”北堂燕目光锐利地看着霍文才,似乎霍文才要是给不出让他满意的答案他就把霍文才赶出去一般。
  霍文才一字一句地说道:“张绝,是我朋友,是我最重要的人。”
  “如果为了张绝去死,你愿不愿。”
  “如果是张绝,我愿意。”霍文才脸上不会因为这样的问题而动摇。他的话让北堂燕那锐利的眼神收敛了起来。
  “手伸出来。”北堂燕说道。
  霍文才伸出手,北堂燕将霍文才的手掌拿起看了看手掌心的纹路他惊讶不已:“你和张绝之间的羁绊很深。”
  这么深的羁绊不是谁都能斩断的。这真是让北堂燕吃惊不已。
  霍文才苦笑:“我现在只想找到他。”张绝、张绝,真是太绝情了,不声不响地就这么消失了让人担心。
  北堂燕手中拿着一把卦子丢到桌子上随即闭上眼手指微动算了起来。
  人与人之间的羁绊那根线是别人看不到的,若是能抓住霍文才和张绝之间羁绊的那根线,那么就能找到张绝。北堂燕为霍文才进行了一次占卜,他的手向霍文才右边虚空一抓随即睁开眼:“抓住了!”
  霍文才和张绝羁绊的那根线。
  霍文才呆滞了一下随即激动说道:“张绝在哪里?”
  “别急。”北堂燕轻轻按住霍文才的手:“张氏的人在外面等着你。”
  “对!对!”一着急,霍文才便忘了这回事。
  北堂燕站起身拿起笔墨,然后画了一张图推算日月五星的运行:“日月五星之辰,西方兑位……凶厄之患……这里。广州城西最瞩目的是哪一家?”
  霍文才思索了一下随即脑中一闪脱口而出:“百子横灵婆!”
  是啊,他从未想过张绝会藏在灵婆那里!灵婆一直不容张绝,为了逼迫张绝离开广州城更是散播对张绝不利的消息。当初张绝在太平街被街坊用诡异的目光打探和各种拒绝还是因为灵婆放出的流言和消息!霍文才万万没想到灵婆竟然会收容张绝!对于灵婆对张绝不容于广州城的事情霍文才从未想过灵婆会和张绝扯上一点关系!
  就是身为正义一方的张氏恐怕也没想到张绝会在灵婆那里,更何况他们在广州城一定会调查张绝在广州和谁人来往。但灵婆绝对是被他们列出名单之外的人物,恐怕在他们眼中张绝和灵婆是不相容的对手。
  知道张绝在哪里的霍文才即惊喜又担忧。现在的他恨不得去百子横灵婆那里找张绝,但是知道张氏的人在盯着他他就不能轻举妄动。
  “知道了地方就比较好办,想要避开张氏宅子的人也简单。”北堂燕说道。
  “我能避开。”霍文才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
  “不管是张绝还是你,都不可能避开一辈子。不知道张绝现在有何对策……”北堂燕思考了一下。
  “目前先把张绝找到才能走下一步。”北堂燕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说道。
  “北堂少爷,谢谢你。”霍文才衷心地向北堂燕道谢。
  “不必言谢,这事情我也不是在帮助你。张绝是我的朋友,我不会见死不救,何况张氏那些人得罪过我。”北堂燕说道。
  难怪北堂燕会这么积极帮助自己,原来北堂燕和张氏的人有点恩怨在里面。也是,自己和北堂燕确实是没啥关系。
  “咱们来谈一谈接下来的事情……”北堂燕说道。于是两人便谈了一个上午。这其中,霍文才才知道北堂家是没落的阴阳家。但即使没落了,他们在那道上还是留着名声的。虽然现在北堂家是做生意的。
  ?
 
☆、第五十五章:计策
 
?  这北堂燕是北堂家的二少爷早年留过洋,在京城呆过一段时间所以认识张绝。但是张氏的一个小姐看上北堂燕硬是缠着要嫁给北堂燕,北堂燕不厌其烦和张氏的人闹翻了脸。再后来他便回香港了,因为和广州这边的粤商有着生意上的来往,所以不时到广州城这边来。而在城隍庙开店的事情,是他自己要开的,他对阴阳法的事情还是有点兴趣的。虽然北堂家对阴阳法都遗失了传承,后人估计都不会再学这阴阳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