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点都不恐怖的故事 作者:明仔(上)

字体:[ ]

 
 
文案
 
严玖跟普通人的区别就是多了一双阴阳眼,其他什么特长都没有。当这样胆小的男孩在成了唐僧肉的后,没提前修到一点技能点的他简直跟在妖魔鬼怪群里裸奔一样。在保命的求道路上,他遇到了性格恶劣的纨绔子弟,乔远,要命不要骨气的严玖虽然屡屡被唾弃,还是死死抱紧了新生代天师代表乔大少的大腿。
“大哥,为什么他们又发现我了……”_(:з」∠)_
“你发微博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自带地址!”(╬◣益◢)
 
———
不BE不生子不V不修仙流不恐怖不正经(喂
_(:з」∠)_此文走比丧尸王更蠢的路线……
照例先放CP:狂犬纨绔美攻VS胆小蠢萌没骨气受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欢喜冤家三教九流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严玖,乔远┃配角:暂未定┃其它:灵异,美攻,傲娇攻
 
 
 
 
 
    第一话 胆小鬼
    
    第1章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这个夜晚街上没什么人,然而时不时还是能闻到空气中燃烧纸钱的味道。严玖低着头,目不斜视地一直朝前走,小心而畏惧的模样似乎在躲避着什么。
    从公交站到家的路上,碰到了几个烧纸钱的老人,密密麻麻线香插在水泥缝里,忽明忽闪的烛火在路口燃烧着,纸钱的碎屑飞得到处都是,路人再怎么小心,都没法完全避开。严玖贴着墙角走,还是让头发沾上了些许的灰屑。
    他咽了下口水,加快了回家的速度。不敢跑,因为太快的动作会引起一些东西的注意。
    “快回来啊,快回来……”老太太跪坐在街角,一边往火堆里加东西,一边念念有词。
    严玖眼角一跳,余光好像看到了什么,僵硬的脖子又往另一边扭了点,心里开始拼命地念着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双手死死抓着书包的背带,背后渗出了一身冷汗。
    他讨厌七月。
    更讨厌这个时候了还搞出车祸,导致自己塞车到现在才能回家的司机。
    一阵冷风拂面吹来,严玖的头发都要吓得竖起来了,可他死活不肯抬头看,只专心走自己的路。
    “……唉……”幽怨的声音忽近忽远。
    严玖的冷汗从额角滑到领子里。
    “咚咚咚……”僵硬的脚步声在向他靠近。
    绝对不能往后看,要走直线,即使会撞上,也绝对不能绕开他们……严玖嘴角瘪着,硬生生地撞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冷硬发臭的东西,那东西在他肩膀上划了一下,见他没有回头径直朝前走,就没再追上来。
    短短的一公里,却像是走了一个世纪。严玖在摸到门把的那一瞬间,双腿终于开始打抖。
    开门关门,往门板上贴满了朱砂符,他才靠着墙滑坐在地上,瘪着嘴的少年像是受尽了委屈,眼眶发红,偏偏空荡荡的屋子里没有一个人能给他安慰。
    贴在门口的留言条写着妈妈的留言:西藏支援半年,春节前回来。
    一只长得一点都不好看的大花猫走到他面前,“喵”了一声,却也不是在安慰他,更像是在催促这个铲屎官赶紧给自己加猫粮。
    严玖揉了揉眼睛,拎着书包走进了房间。
    大花猫也跟着进了去,“喵”变成了不满的“喵喵”,严玖带着鼻音地抱怨:“我知道,你总得让我洗个澡。外头的纸钱灰还在身上呢。”
    大花猫尾巴一甩,干脆在他的门口趴下,等着这个愚蠢的人类尽快履行他的职责。
    严玖拎着一套海绵宝宝的家居服进了浴室。
    喷头的水淋下来的时候,严玖放松地吐了口气。
    按照老人的话来说,严玖有阴阳眼。
    很小的时候,他就能模模糊糊地感觉到周围有些不是人类的东西,那时候他还住在乡下外婆的家里。村里只剩下一些老人和年纪不大的孩子,生和死的界限非常模糊。
    那是个南部的水乡小村,严玖记忆最深的是那些带着腐烂气息的芋头地,水草疯长的溪流,以及外公划着小船带他漂浮在黑色水面上的背影。
    严玖的阴阳眼一开始并没有带来太多的麻烦。那个村子一直很宁静,没有大奸大恶之人,更没有什么神奇诡秘的历史,除了偶尔能看到一些已经过世的老人站在家门口痴痴等着进城务工的儿女回家之外,严玖并没有遇到过什么麻烦。
    当渐渐长大的他终于知道原来他看到的并不是普通人眼中的世界时,他已经能看清更多的东西。躲在芋头林里的小老鼠原来不是老鼠;站在枯木上的乌鸦原来长着三只眼;盘在屋梁上的黑蛇时不时会给外公叼来一只野兔,过几天若无其事地又叼走一只老母鸡;闹水灾的时候,村里会出现一个奇怪的长着四只耳朵的大猿猴,等等等等。
    严玖的外婆是村里的赤脚医生,严玖每次被吓哭的时候,外婆虽然看不见,但都会大声呵斥那些胆敢吓唬自己外孙的小怪物,久而久之,严玖胆子不见长,黏人的本领倒是越来越厉害。
    严玖爸爸在严玖出生的当天,就出车祸去世了。那是个雷雨夜,忙着开车去做看儿子的爸爸在半路上车祸,当场就丧命。据说严玖妈妈本来难产,在丈夫出车祸的半小时后,严玖就生了出来。
    觉得这是个灾星的严玖爸爸的家人,从此跟他们一刀两断。刚出生下来就没有爸爸,严玖倒也很听话,不哭不闹,让差点因为这件事而得抑郁症的妈妈很快振作了起来。
    严玖妈妈确实是个坚强的女人,在医院做急诊科大夫的她,工作经常忙得几天回不了一次家。严玖刚满月,就被送到了外婆家,严玖妈妈忙成这样,硬是每个月都抽两天开上五六个小时的车回老家看望自己的儿子。就这样,在这个温柔而宁静的水乡,有着阴阳眼的严玖健康而快乐地长大了。
    直到他十二岁那年,外婆和外公同时去世。
    那个晚上,严玖的天都塌下来了。
    他哭着抓住要带走外公外婆的白衣服男人,不许他带走他们的灵魂,俩老人却笑呵呵地制止了严玖。
    小九啊,我们早就到时间了啊,但是你外婆积了德,才让我能陪她陪你到今天。外公摸摸他的脑袋,无奈地看着外孙哭得眼睛鼻子都糊到一起的可怜样。
    哭什么哭,外婆没那么快转世,外婆会看着你上大学才走,我们不在,你再也不许这么胆小了啊,知道不?外婆厉害些,竖着眉毛告诫严玖。
    严玖哭得更是震天动地。
    白衣服男人倒是有趣地笑了:这孩子的阴阳眼还挺厉害,看得到我的人本来就少,能抓住我的人更是少,小家伙可以去找个老道去学学,说不定以后还能到下面去看看你外婆。
    严玖立刻吸了吸鼻子,问:真的?
    男人愣了愣,又笑了,正要给他指点一条路,却被老太太打断:小九不要去学什么乱七八糟的,考上大学了,找个好工作,这个世界人和鬼都是一样的狡猾,连人都没摆平,学什么弄鬼,白无常,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啊!
    白无常嘴角抽了抽,立刻给一直沉默的黑无常一个眼色,带着俩老人就走了。
    严玖哭哭啼啼地追在后面,老人们上了路就怕自己成了地缚灵,所以任凭严玖哭得多厉害,摔了多少次,都没再回头。
    在黑夜中变得更加阴森恐怖的溪流出现了一条水草编织成的小船,一行人上了船后,小船就慢慢消失在水上升起的黑雾中。
    这是严玖第一次跟黑白无常碰面。后来他才知道,因为世间每天都有无数人死去,黑白无常不可能每个都去带路,只有积了功德又是正常寿命结束的人,他们才会亲自上门。
    严玖后来又在各种场合碰到了几次黑白无常,小家伙一看到他们就想起自己的外公外婆,因此对他们又恨又怕,可白无常一看到严玖,立刻就会凑上来,问他最近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奇遇,需不需要介绍几个老师他认识。
    这种时候严玖都会紧抿着嘴巴拼命摇头。他要听外婆的话,绝对不去装神弄鬼。
    白无常有些可惜。现在人口越来越多,凡人的欲望和心思越来越复杂,地府原有的人手根本不够,于是经常会外聘一些道士天师帮他们处理他们不便出面的事情,小家伙天资不错,现在培养的话,长期聘用价格就不会像那些老油条们漫天要价了。
    外婆外公去世后没多久,严玖就被妈妈接回了身边。从这时候起,严玖的噩梦才真正开始。
    比起温柔宁静的水乡,G城这个被钢筋混凝土包围的大都市每天都上演着各种故事,生和死是那么的寻常,霓虹灯下尚且充斥着各种丑陋的欲望,在路灯照不到的地方,更加藏着数不清的罪恶。
    从前只会出现在乡间野地里的妖魔鬼怪们被都市里的黑暗气息吸引,让人类的大都市也成了妖魔鬼怪的蜂巢,高楼大厦中数不清的黑暗角落里,都是他们最佳的栖息地。
    严玖一到这里,就被吓得足足有一个月都不敢出家门。最后是严玖妈妈严玲硬是拉着他,在大太阳底下晒了一整天,小家伙才哭着点头答应去上学。
    也许是严玲救死扶伤功德太厚的缘故,即使常年处于急诊室这种阴阳界限模糊的区域,她就像是个自带佛光的辟邪符,走哪儿哪儿都是妖魔退散的状态。严玖刚来G城的时候,黏严玲黏得不行,可严玲这种工作哪里给得了他太多黏人的机会,于是严玖不得不从一个鼻涕虫学会独立。
    幸好胆小的严玖的初中生活还算平顺。严玲给他挑了个离家近的学校,严玖只需要在太阳下山前赶回家,一切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严玖虽然有阴阳眼,但胆小易害羞的少年从不张扬自己的故事,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连朋友都是些学霸,乖得连老师都只能在期末总结上写“希望能够更活泼些”。
    到了高中,严玖稍微胆大了些,但也仅限于碰到了鬼怪能控制住不哭。
    靠着图书馆和网上的各种资料,他也渐渐认得了一些常见的妖魔鬼怪。
    原来山海经里的怪物们已经相当少见了,如今这个都市里,有用的妖怪们大多被一些天师道长们圈养了起来,弱小的妖怪都低调地生活在黑暗中,而经常在街上出没的,多是些死于非命的亡魂厉鬼。
    有时候走着走着,就能碰到一个凶狠的厉鬼,从井盖里爬出来,将一辆车的轮胎抱住,导致连环车祸,车上的司机往往不是当场死亡就是重伤变成植物人。
    所以严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城市。
    可这里有妈妈。严玖没有了外公外婆,绝对不能再离开妈妈。
    一直风平浪静的生活,直到严玖满了十八岁后,开始起了波澜。
    到了最近,严玖发现忽视那些鬼怪已经不起作用了,他们像是闻到了唐僧肉的味道,开始频频主动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严玖努力装作视而不见,可还是感觉到越来越强烈的威胁。
    他们就像在等待严玖养肥了一样,蠢蠢欲动。
    浴室里的水蒸气越来越多,多得有些不正常。
    严玖觉得憋闷,连忙打开浴室门,想要透口气,可脚下像是踩到了一块滑滑的东西,他尖叫一声,重重地摔倒在地。
    大花猫立刻站起来,朝浴室不停地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