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本王要身不要心 作者:匿名青花鱼

字体:[ ]

 
《本王要身不要心》作者:匿名青花鱼
 
    内容简介:
    混蛋王爷对王妃表示,我只是想得到你的身,你的心谁在乎啊?大混蛋X冷美人大混蛋 X 冷美人
    当然HE
    不虐(如果你觉得那点程度也是虐的接受不了,那LZ也没办法╮(╯▽╰)╭或许会心懒更得慢,但既定结局不会因为任何言语而改变分毫
 
 
    第1章
    
    王府,洞房花烛夜。
    小王爷萧拓心满意足,娶了户部尚书家的三公子做王妃。之前在宫廷晚宴上,对人家惊鸿一瞥就龌蹉心起,回去连续几晚都梦到那月白衣裳的冷美人。在梦中,他将清冷干净的美人欺负的蹙眉咬唇,眼泪涟涟。如今这般心愿得偿,哼哼,岂有放过的道理?
    萧拓挥退房内服侍的众人,自己揭开美人头上那绛红的喜帕。顾清歌抬眸一看,就看到嘴角挂着坏笑的萧拓看着他,色眯眯道:“美人,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顾清歌清冷的眼眸平平静静,无甚反应。萧拓也不恼。毕竟没有哪个男子会心甘情愿嫁给他的,更何况私下早有耳闻,这顾清歌和杨府的少将军交情甚好。今夜他洞房花烛,那杨争据说可是到酒楼买醉去了。但这与他有什么关系?小王爷萧拓只不过是喜欢顾美人的一张脸,看上的也是他的身,混蛋如他,哪在乎什么人家的心?就是里面装了十七八个男人,还不是要给他一人“糟蹋”?
    想到此,萧拓脸上笑意更甚,坐在床边揽了王妃肩背,倾身上去亲吻顾清歌的唇,对方温顺不见抵抗,又几下撬开牙关,长驱直入,卷着舌尖慢慢戏弄。手上动作不停,在美人肩背抚摸,摸着那性感的蝴蝶骨和微凹的脊背。在唇舌翻搅的对方蹙眉受不了之时,一把扯开绛红喜服的衣襟,锁骨香肩皆裸露出来,人也被顾清歌推了一下。
    萧拓便大方放开对方的双唇,见人一会功夫就被自己欺负的唇色艳红泛着水光,且春光微露衣衫不整。低哑调笑:“怎么?现在想着要反抗了?”
    “清歌不敢。”顾清歌垂眸,轻轻拢了拢右肩的衣襟,平静提醒:“王爷还没喝合卺酒。”
    萧拓嘴角扬笑,起身端起一旁的合卺酒,自己喝了一口,掰着顾清歌的脑袋将口中的清酒渡了一些给对方。顾清歌被弄得猝不及防,一放开便呛得直咳。萧拓也不等人咳完,脱了外袍就扑将上去,察觉顾清歌在自己怀中身子略僵,心中快意满满,口中调笑:“美人,这回你可没什么借口推脱了,哦对,以后你就是我的王妃,对那些野花野草一般的称呼可不能乱叫,你说是吗,我的……清歌?”
    顾清歌双眼一闭,漠然不语。
    
    第2章
    
    萧拓撑着手臂覆在对方身上,捉着顾清歌的手腕揽在自己肩背,目光灼灼看闭目的美人。只觉这灯下赏美人,是越看越好看。更何况他身下这个,是京中出了名的貌美绝伦,就是有点寡然无趣。可得调教调教,戏弄戏弄。
    笑吟吟道:“怎么不说话?我还等着你在床上多说些话呢。”
    那人如玉雕一样,没什么反应。
    萧拓也懒得再浪费口舌,几下就将美人头上发饰一一除去,如瀑长发流泻披散,又动手去解人衣衫,扯得美人胸前衣襟大敞,就被按住了手。顾清歌到底还是不适,裸露的皮肤凉飕飕的,让他有些羞耻,连抬起的手臂都是僵硬,只得睁眼看着萧拓,轻声请求:“王爷可否熄灭烛火?”
    “不可。”萧拓满意看着美人反应,伸手扯落轻纱幔帐:“不过放下床帐还是可以的。”
    顿时春宵帐暖。顾清歌不欲再多言,在萧拓的手摸着去解他腰带时,只能随了他去。华丽衣饰扔出床帐,逐一落地。萧拓将一丝`不挂的美人抱在怀里细细亲吻,蹭着人的薄唇,追逐啃咬,一会儿又伸出舌尖舔弄一番,把人弄得喘息微重,才转战阵地,去舔吻他的下巴,脖颈,咬着锁骨吮弄,留下一串串淡红的痕迹。手上也是不停,一掌托着人肩背,一手直接摸到了顾清歌私`处。
    他对顾清歌其实不多了解。只当对方是冷中带傲的清高美人,这初`夜萧拓虽表面上语带笑意,温柔调笑,其实也不想多哄,只想挫人傲气。是以也不打算十分顾及顾清歌感受,他纵有风月手段把人温柔伺候,但其实也没什么必要不是?所以也不摸对方软软垂睡之物,指腹按着会阴那处软肉,就下流的揉弄起顾清歌紧闭的xuè.口来。
    私密之处被人用手指这般玩弄,虽还没进来,却已让顾清歌全身僵硬。闭眼带来的黑暗让身上的所有感觉都无限放大,上半身被人舔吻着,下半身被人玩弄着。也不知要怎样才能熬过这让人难堪的漫漫长夜。
    胸前忽然就被牙齿给咬了。萧拓轻咬着顾清歌胸前扁平的软肉,用舌尖嬉戏逗弄,托着他肩背的手也缓缓摸到胸前,去揉捏另一颗乳首。顾清歌躺在床上,只需用力一推就能阻挡这上上下下的yín乱玩弄,却只能用手抓着身下锦被,默默承受。
    萧拓还用舌尖舔一下他的乳首,半跪坐起道:“乖,把腿再张开些。”
    
    第3章
    
    顾清歌自然不会听从,萧拓哼笑一声,伸手从他大腿根摸到膝弯,抬起两条长腿屈起放置在自己腰侧。对方羞涩私`处彻底暴露,在他眼前一览无余。微微瑟缩着,一副任君玩弄的可怜姿态。强烈的羞耻感让顾清歌不适的用手背遮住了闭起的眉眼,要不是怕姿态过于忸怩可笑,是恨不得把整张脸都给遮起来。
    萧拓才不管对方的难堪,手指抵着会阴就要往那xuè.口探入一指,却是一指节都有些勉强。笑道:“这么紧,可是事先都没做好准备?”
    “……”对方咬牙,在枕上轻轻蹭着摇了头。他嫁的又不是一般人,出嫁规矩繁多,自然是被推着万事做足的,就连那处也是洗过,只是更放荡的准备……比如做好扩张抹好脂膏之类的……他就实在不堪忍受了。
    萧拓也不再追问,发现这人不仅冷淡,在床上还是个闷葫芦,再三调笑也换不来一句话,那就别怪他自己寻乐了。从床边暗格取来润滑脂膏,勾了许多就插将进去,湿湿凉凉的忽然入侵刺激的顾清歌更加紧绷,大开屈起的两条腿都似乎僵硬,变得不再是自己的,直到后知后觉那腿被萧拓一边抚摸一边亲吻,对方在他大腿嫩肉上咬一口,低喃:“清歌,你可真是无趣。”
    顾清歌咬牙不语。下`身湿黏狼狈,又被插进了一根手指,恍惚已不知被他插进几根,撑涨感让他有些疼痛,耳边还听到这般嫌弃之语,是真想推开身上那人!可这事,伸头一刀缩头亦是一刀,早受晚受有何差别。
    薄薄的xuè.口嫩肉被撑着张开,任那几根手指chōu.插抠弄,指节顶着甬道内壁,甚至还微微弯曲着作乱,下半身都被玩得好像不是自己的。萧拓抹的脂膏遇热融化后就好像化成了水,黏黏湿湿的从xuè.口流出来,直把那处玩得热热软软,任君采撷的模样。萧拓才抽出手指,半伏下`身,拿开顾清歌遮在眉眼处的手掌,捏着人下巴道:“宝贝,睁开眼看看,我可要上你了。”
    无甚反应。
    萧拓便干脆将人拉着抱坐起来,咬着耳朵呢喃:“睁开眼,可听到了?”顾清歌抗不过,缓缓睁开眼来,却是低垂着眼帘,不敢直视,浓密的眼睫下更是盛着一片盈盈水光。入目就是两人间的yín乱景象,萧拓昂扬的欲望怒涨挺拔,蓄势待发。自己也无所觉的,脸色被羞耻心刺激着微微泛起粉红。
    萧拓看得心动,亲了一下美人脸颊:“你来坐下去。”
    “……”顾清歌猛然抬头看他。
    萧拓笑得浪荡,眼里皆是好戏,摸着顾清歌湿软的xuè.口道:“乖,你这儿都软了,坐下去伤不着你的。”
    “……不…”隐忍的拒绝,顾清歌错开那眼神,坐在萧拓怀里让他手脚都不知如何自处,撑着就要退开。反被萧拓一把揽腰,扶着自己的坚`挺就插了进去。
    “呃嗯——”
    顾清歌蹙眉,突然的发难让他忙乱撑着萧拓肩膀,坐也不是,动也不是。坚硬的阳茎只堪堪插入了一个头部,却已是骑虎难下,再说什么都是徒让自己难堪,只能任由萧拓扶着他的腰,托着他的臀,一寸一寸,坚定缓慢的全部顶入。
    
    第4章
    
    这蛟龙一旦入海,就不再忍耐。萧拓抱着顾清歌几个起落,来回chōu.插,先把紧紧绞着他的小.xuè插的能够自由行动。就着相连的姿势将顾清歌一把推倒,倾身上去。掰着人的两条长腿就大开大合的操干起来。
    小.xuè从未被这般蛮横入侵,一进来竟也不给喘息的机会就被要求伺候这嚣张的大家伙。可把顾清歌给折腾的辛苦。紧紧咬牙才忍住这想要吟叫出来的痛意。
    毕竟是初次承受这般阳奉阴违的欢好,心里的不适甚至还大过身体的承受。萧拓噗一进入就不发一语不再管他,揉着顾清歌的臀瓣就往那窄紧的小.xuè里挺腰送胯,不停抽干。自己独享这温热要命的快感。百来下的顶弄就将小.xuè干的更热更软,极其无助的任他蹂躏,xuè.口红肿,那一圈媚红嫩肉来回翻进翻出,就像贪吃的小嘴在讨好他,里面已经湿热的不成样子,阳茎抽出来就是一层yín靡水光,插进去又能将人顶得往前耸动。
    即使顾清歌眼睛闭着,眉头蹙着,那模样也好看的不得了,毕竟是被他干么!哪怕脸上再是端庄禁欲,下`身也是狼狈不堪的,这躺在床上双腿大开任他yín乐,自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靡艳。
    萧拓干的爽了,才渐渐缓下chōu.插的速度,抬手摸向顾清歌胯间的垂软之物,笑道:“不舒服?”
    顾清歌没有回答。咬着牙关忍下这粗重的喘息,起起伏伏的胸口却出卖了他的辛苦。萧拓便耐着性子在他穴里chōu.插,又缓又轻,或深或浅。整个人压下来舔了舔顾清歌的胸前乳首,温柔道:“方才是我孟浪,清歌要是哪里被我顶得舒服,可要告诉为夫。”
    舔着那软软的红肉,去啃咬他浅浅的乳晕。
    “……唔…”顾清歌蹙眉,抓着被面忍受。
    乳晕外便被萧拓咬了一圈齿印,哪怕皮相被欺负的惨,在萧拓眼里也只会觉得好看。一手揉弄着另一个小小乳`头,复又慢慢直起腰来抽干这身下的美人。
    忽然一个挺弄就能明显察觉那xuè.口缩得紧紧,顾清歌闷哼一声,牙关咬不住就咬了下唇来堵声。那湿热小.xuè的内壁还在颤抖着瑟缩着,将萧拓的宝贝吮`吸的紧紧的。
    萧拓忍不住坏笑,摁一下那被玩弄的艳红的乳珠,嗓音低低沉沉:“清歌你这敏感……也比别人藏得深呐,可叫为夫好找。”
    说罢就对着那一点chōu.插猛干。顾清歌全身一抖,哪里还受得住这般折磨?
    “不……唔……”摇着脑袋拒绝,却只能抖着身子接受这狂风暴雨般的密集操干。每一下都对着他无法忍受的那一点来,不给一点喘息的机会。让他仅靠鼻子呼吸好像都倾吐不尽这满身的汹涌浴火,想用嗓子呼吸,可一开口就会吐出不知多难听的哭求呻吟。
    萧拓嘴角挂着笑,仔细欣赏美人被自己干的“难受”模样,可下`身垂软的阳茎却是一点一点挺立起来,yín靡的随着他的冲撞轻轻摇摆。摸一把堵住那冒着yín水的顶端。刺激的顾清歌忽然就睁开眼来,一手覆在他的手上,重重喘息:“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