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归则 作者:而知

字体:[ ]

 
《归则》作者:而知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则禹/高新亮 ┃ 配角:王凯/郭琪 ┃ 其它:其他
 
==================
 
  ☆、1
 
  默默的关上手机,高新亮将自己狠狠得扔到床上,无奈的望着天花板。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坚强的人呢,他促狭的笑了一声,嘟哝了一句:“呢你个大头”。转身翻下床,决定去做几个俯卧撑,出一身大汗,去去最近的晦气。  
  前一段时间收到的图片还深深的刺在高新亮的脑子里,幻光灯下陈浩在两个sexy girls之间贴身辣舞,眼神勾魂到无以复加,“传说中的dirty dancing,呵呵,还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不知道陈浩最近走路还利索了。高新亮无赖的勾了一下嘴角。
  冲完澡出来,刚好电话铃响,高新亮掌心氤氲的热气一下子糊湿了屏幕,他随手往浴巾上擦了擦,“喂,格老子的,有屁快放!”。
  “小新啊,您老火气不小啊,又被甩了?”。
  “知道还问,说有啥事儿,不说挂了哈。”高新亮挪开手机,望着王凯那张要笑不笑的贱脸,前所未有的想狠狠给上一拳。  “为了庆祝你重新单身,哥儿几个晚上出来喝几杯?”。
  “说吧,哪儿?”。  
  “Snow White,8点半。”  
  高新亮看了一眼床头闹钟,“行,你请客。”不由分说,高新亮迅速挂掉电话,忽略电话那头未说完的半句国骂。
  高新亮比预定的时间早了20分钟到达。他找了一个不显眼的角落,叼起根烟,神色晦暗不明的观察周围进出的人群。就在他掏出打火机,打算吸第三根烟时,后背不防被重重拍了一下,“我说,小新啊,装忧郁还是一副猥琐样,你就别杵这儿了,好看的雏儿都被你吓走了。”
  高新亮瞟了王凯一眼,“走哪儿都拉平均水平,没见着老板只差竖块牌子写:王凯与狗勿进了么。”王凯正要接话,就听旁边一声轻笑,高新亮这才注意到,王凯身后还跟着一个人,距离两人大概一米远的样子,双手抱胸,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高新亮事后回忆起来,觉得自己大概很难忘掉这个初次见面的时刻,不是很文艺的世界安静了下来,也不是那种在人群之中看了一眼的刻骨,而单单仅是你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你的那种默契,所有的话都是多余的。高新亮的胸口微震了一下。
  “介绍一下,这是高新亮,我发小,这是何则禹,我老表。”高新亮朝那个方向示意了一下,就被王凯贼兮兮的抓住,挤眉弄眼的暗示了一番。高新亮白了他一眼:以为谁都像你一样,随处可发情么?王凯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正待两人还要进一步互对脑电波时,何则禹自然地拍了拍高新亮的肩,“先进去再说,我终于知道王凯这几年越来越平是跟谁学的了。”
  高新亮木着脑袋点了点头,何则禹抬手时若有若无的没药香像一只只带了GPRS的飞行器,争先恐后的钻进高新亮的鼻子。“我也估计也被王凯那只随处发情的公狗传染了。”高新亮自我唾弃的想着。
  刚进包箱,早到的那些人就嚷着要他们罚酒,为迟到赔罪。高新亮笑着拍开对面的酒杯,指指手表:“北京时间晚8点28分针,早到的先干为敬哈!”“对啊,小新你少喝点酒,对胃不好。”包厢角落一个瘦弱的身影帮腔道。高新亮脸黑了黑,望向王凯,王凯用夸张的表情示意自己也不知情。
  帮腔的是自己一个高中同学,叫郭琪。其实高新亮也不知道是怎么会惹上这么一个从里到外连名字都娘儿们的麻烦主。据同学的同学的同学传说,在一个某天清晨,高新亮勇战路边小混混的英姿被郭琪看到后,发生了一系列的化学反映,简称为一见钟情,一路“凯歌高奏”穷追猛打到现在。
  高新亮默默的坐到王凯旁边,果不其然,郭琪就凑了上来,问:“小新,你这几天去哪儿了,怎么见不着你人?”高新亮忍住揉脸的冲动,干巴巴的回到:“和陈浩分手了,想静几天。”郭琪闻言没太大反应,却是依上来想勾住高新亮的手臂。高新亮不着痕迹的移开,心里臭骂了王凯个遍,看来分手这事儿他只差没用喇叭喊了。
  那群深山野人的国王游戏进行到一半,高新亮觉得尿急,应该先去解决一下个人问题。于是他走出包厢,却在拐角出发现何则禹的身影。“嘿,不敢玩儿了,上这儿躲着呢?”高新亮调笑道。何则禹微微侧身,灯光正好打在他的侧脸,睫毛投下淡淡的阴影,却还是分辨得出他眼中的笑意。
  “转不到想要的人玩儿这种游戏,于是出来抽根烟喽。”何则禹略有暖意的吐息划过高新亮的耳边,高新亮脸的耳朵顿时觉得烧得慌。不过对于高新亮这种万年老油条而言,不调戏回去简直愧对组织多年来的教诲,于是,他神在在的回了一句:“是啊,出来转转运,希望回去的时候,能碰上想要的人。”便迈着四方步向厕所进发。
  回到包厢,高新亮借机和一人换了座位,不其然的看到何则禹在斜对面自在的抽着烟。没素质,高新亮腹诽着,却忍不住也想掏出烟抽一抽。高新亮猛甩一下头,觉得自己今天魔怔了,然后瞧见何则禹把大半根烟掐灭,嘴角上扬的厉害。
  “5号!谁5号!”高新亮看着手里的号码,叹了一口气,“回魂啦,我5号。”众人顿时起哄,谁都在平时被高新亮损过,每当这种时刻简直是为民除害的最好时机。“上一场的3号,你有什么想玩儿的?”众人吆喝着。高新亮望着眼前的郭琪,心中顿时无限感慨,以后还是得积点口德。
  “小新,你能吻我一下么?”郭琪自然没放过一个白白吃豆腐的机会。高新亮叹了口气,站起身,亲了一下郭琪的脸,马上缩了回去。郭琪很委屈的看了高新亮一眼,但也没敢提高新亮钻空子的一茬。
  高新亮巧劲转了酒瓶,指到了9号位。好家伙,高新亮眯起眼,逮着一条大鱼。何则禹扬了扬号码牌,无奈笑等他发落。“把上衣脱了给下一次转到的人摸胸肌,连续三场!”王凯怪叫一声,“高新亮,你饥渴着还要玩儿心跳!直接给你摸三次啊,三十次都行!”。
  “放心,我饥渴了你还是安全的。”高新亮不屑的回应。
  高新亮是不会承认在何则禹脱衣服时,他的眼睛已经消失了眨眼功能的,所有的细节都被无限放大,如同每个慢镜头却又不觉冗长,高新亮听到脑海中仿佛有个野兽在咆哮,咆哮着接近。高新亮强迫性的转过头,大家都没注意到他的异样,所有人都被何则禹的举动暂时吸引了注意,流畅的线条积蓄着无穷的爆发力,没有刻意锻炼的肌肉,如同入鞘的利剑,无需张扬,一样昭示着野性的霸气。
  王凯挤到高新亮旁边:“我老表怎么样,够味儿吧?”
  够味儿得只差没齁死我了。高新亮恶意的想着,高贵冷艳的回了一句:“嗯,不错。”
  不巧的是,下两轮均转到了同一个女人,“何少,桃花儿开得真够专一长情啊!”开玩笑的是王凯新认识的酒肉朋友,人称赵三歪:来路歪,脑筋歪,据说连下面那玩意儿也撸不直。“歪子少来啊,吃醋了还是啥,不见你前几次起哄,就赶着这时候啊”,王凯马上跟着起哄,“我五哥可看不上你哈!”高新亮闻言恨不得跳起来踹王凯这二货一脚,就算别人没挖坑,自己也有本事把自己给埋了,只差嚷嚷着说怕冷再加层土了。果真那女人马上就不乐意了,“呦呵,我说,你个死王八啥意思啊!”
  “马家男人婆,你觉得我是啥意思,还就那个意思了!”
  “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哈,有种别躲!”。
  “我有没有种还轮不到你来操这份儿闲心呢!”
  “你个不要脸的!今儿个,看来我不把你小弟弟切下来称称几斤几两重,还就对不起广大妇女同胞了!”
  高新亮随手抓了把车厘子,饶有兴致准备看戏。“今晚你是只打算视jiān我了么?”耳边突然传来沉稳的男声,高新亮差点连核儿吞进肚里,“我还以为你恨不得被视jiān千万次满足你变态的虚荣,没想还是要收费的,打算吓死我么?”高新亮连呛带咳的严正控诉。何则禹好笑的帮高新亮顺着气,“至于么,说句话就吓成这样,你的胆儿显微镜下能看见不?”
  高新亮别扭的挪动了一下屁股,“离我远点儿啊,我对暴露狂没兴趣。”何则禹好看的皱了一下鼻子,“还不是为了满足某人的恶趣味么。”
  高新亮转过头,突然就有种深深的疲惫感,就在他打算说些什么接上话茬的时候,他的手机在口袋里震得欢畅。高新亮向何则禹示了一下意,看了一眼还在混战中的众人,转身走出包厢。
  “喂,您好。”
  “小新,是我。”
  高新亮的胃一阵翻滚,“您是哪位啊?手机里没存过这个号码啊。”
  电话那头深深一个叹息,高新亮觉得自己的胃快要痉挛了,“小新,别闹,你知道我是谁。”
  又是这句“别闹”!弄得自己每次都像个不懂事的孩子,而不闹就注定会得到糖果么?
  “说吧,陈浩,有何贵干?”
  “我们出来见一面,好好谈一谈。”
  “噗——”高新亮很不给面子的嗤笑着,“谈什么,谈天气?谈股票?还是谈最近过的怎么样?”
  “小新,你在外面。”肯定的语气,而非询问。
  “外面里面关你屁事儿。”
  “在哪里,我去接你。”
  高新亮低吼着咆哮:“陈浩!我们之间玩儿完了!”不由分说挂了电话,高新亮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胸口炸裂般的疼痛,只要一点火星,就可以把自己烧成灰烬。他死死的盯住眼前的墙壁,终于不管不顾挥出了一拳。
  当高新亮再次出现时,发现包厢里的人已经醉的七七八八,“王凯,凯子,脑子清楚着不?”高新亮大力的拍了一下那张贱脸。
  “高新亮你个贱人,把我脸当猪排拍呢!”
  “能还嘴,看来还没喝到位,这些喝死过去的人,你知道他们住哪儿不?”
  王凯勉强的报了几个地址,高新亮直起身,心中再次涌上深深的无力感。
  “还有一个搬运工存活着?搭把手不?”何则禹开门,抱怨道,“刚刚送走一货,走之前还送了我个临别赠礼,我去厕所洗了洗。”
  高新亮借着晦暗不明的灯光,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眼,“□□呢,可惜没人欣赏了。”
  何则禹无所谓的耸耸肩,“你知道这几个住哪儿?”
  “问过凯子了。送错反正找的是他,不是我。”何则禹看着睡死过去的某人,无奈的挥挥手,“来吧,勤劳的小蜜蜂。”
  我还大自然的搬运工呢,高新亮翻着白眼,“对不起,我更喜欢大黄蜂。”
  将所有的人塞上计程车后,高新亮发现自己的手背开始微微泛肿,他用力的摁了一下,立马倒吸了一口凉气。高新亮兀自笑出了声,他发现有那么一瞬间,疼痛感带来的是一种如此清晰的存在,如果人类可以明白的记录一切情感,那么从偷尝禁果之后,我们第一种体会到的感情应该是负面的,而不是喜悦的。负面的感情与正面的感情比起来,更少影响我们的判断,反而可以促进我们思考,就好像疼痛。是了,就好像疼痛。高新亮以一种防御的姿势,蹲了下来,“我需要回去好好冲个澡。”他无意识的想着,大脑嘎吱嘎吱的转动,勉强指挥着四肢。
  “坐我车回去吧,我送你。”何则禹将王凯拖出来的一瞬间,看到不远处那个缩在一起的身影,心脏就好像被什么东西轻轻攥了一下,“坐我车回去,我送你。”何则禹又重复了一遍,语气中多了一种毋庸置疑的肯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