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变之焦原之白 作者:页末

字体:[ ]

 
《变之焦原之白》作者:页末
 
文案:
     嘀嗒,嘀嗒……
 
   漆黑的视线,冰冷的身体,刺鼻的血腥,浑浊的空气……
 
   啪嗒,啪嗒,啪嗒,
 
   脚步声……有人来了……
 
   啪哒,啪哒……
 
   刀尖的血液一路滴落……
 
   “吵死了。”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焦白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虚】
  嘀嗒,嘀嗒,嘀嗒…… 
  看了看身边熟睡的同学,焦白叹了口气,认命的起身,慢慢踱到清洗水池前,伸手拧紧了滴水的水龙头,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转过身,正准备抬脚回去的时候……
  嘀嗒……仿佛就在耳边,仿佛为了让他停下脚步而出现的声音……
  焦白愣了愣,疑惑的扭头,水龙头并没有滴水。
  撇撇嘴,焦白躺回被窝。
  “……甘………不甘……我不甘………”
  嘀嗒,嘀嗒……
  漆黑的视线,冰冷的身体,刺鼻的血腥,浑浊的空气……
  焦白动了动,发现是徒劳,他被牢牢的绑在一个类似于床的铁板上,裸#露的肌肤紧贴着冰凉的铁板,慢慢吸收走他身体上温度,他意识到,他现在是裸着的,而弥漫在鼻尖的气味更让他难以释怀……
  嘀嗒,嘀嗒……
  水龙头?
  梦吗?
  可,为什么这么真实?
  “……不甘……我不甘……”
  嗯?是谁?谁在说话?
  焦白努力睁大眼睛,可惜在这种黑暗中,以人类的视线,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啪嗒,啪嗒,啪嗒,
  脚步声……有人来了……
  接下来,焦白感觉到有人碰碰了他的脸,粗糙的手指贴在他的脸上,双眼就被蒙在了一块步之下,灯被打开了,而之后,便是细细的抚摸他的肌肤,心里不由得产生一种恶心,他挣扎着,“你是谁?快放开我!你这样是非法拘禁……会被……唔……”
  嘴巴里又被塞上了一块布料……
  “嘘……不,不要说话……”说话的声音很低,很清冷,焦白冷静的猜测这个人大概有三十到四十岁之间,搜刮着脑子里他们这次外宿旅游遇见过的人,在这个年龄段的,双手几乎没有茧子的,不到十个人……
  还得多套点话,如果可以推测出他是谁的话…可是他……
  哗啦啦……
  焦白愣了一下,这是什么?金属碰撞的声音,他在拿什么?
  焦白终于开始有点紧张了,对未知不明的紧张……
  “……你真美……”粗糙的双手再次附了上来,却说的焦白一愣,首先,他顶多算清秀而已,再者,这种崇敬,痴迷,近乎扭曲爱恋的语气,对一个男人,未免太诡异了吧,有什么地方不太对……“…美罗…”
  果然!
  可是,这样他就闹不明白了……
  “……美罗……说过好多次,你就是不乖……”男人低低重复着,焦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听见他在翻找什么工具,哗啦哗啦的。
  “……呵呵,美罗,你要记住这个过程…我也会记住…”
  焦白还在迷惑他话中含义时,皮肤上突然传来尖锐的疼痛,焦白痛的剧烈挣扎起来,被捂住的嘴巴止不住的只能发出呜呜声,他瞪大了双眼,清晰的感觉到某种尖利的东西正缓缓的从他的锁骨上划到他的胸前,像医学解剖那样,又竖直向下拉去,停在了小腹上,皮肤被撕裂的痛楚让他忍不住发出低吼,焦白痛苦的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正在飞速流失……意识有些恍惚……
  “……美罗,我不要它在你肚子里…等我把它拿出来,我们再继续……”男人低沉的说着,语气中是微不可察的点点恨意,焦白还没消化掉他话中的一起,就感觉到停在腹部的东西狠狠地刺了进去,翻绞着,剧烈的疼痛几乎将他的意识夺走,除了本能的挣扎之外,他毫无反抗之力,身上的肌肉痉挛着,颤抖着。
  “……白……焦白……焦白……”
  恍惚中,他听到有人在喊他……
  忽然,男人动作一顿,接着,焦白感觉有什么东西被他从腹中抽了出来……一瞬间意识到那是什么东西之后,终于扛不住疼痛的焦白彻底失去了意识……
  【实】
  “……我好痛苦……我好不甘……”
  “……白…焦白……?”
  “啊!”耳边是一声声呼唤,焦白拧着眉,意识回归时,他大叫一声,猛地坐了起来后,便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以填充氧气稀薄的肺部……瞪大的双眼,缩小的瞳孔中写满了惊恐……周围照顾他的同学被吓了一跳,齐刷刷的摔坐到了地板上。
  “……焦……焦白?”宫野昔最先反应过来,“你做噩梦了?”
  焦白看了一眼周围的人,才恍然意识到,他回来了……刷的扒开自己的穿在身上的睡衣,不顾被吓到了的宫野昔,检查一下自己身前,发现了一道浅浅的类似于指甲留下的红色划痕的东西,看到走向,焦白仿佛被雷击中般,彻底呆住了……
  那是一条从锁骨延至小腹的划痕,在小腹的位置上,原本竖直的划痕上,又多了一条短短的横条,看起来,仿佛是为了从那里拿出什么东西一般……
  焦白的脸色惨白……
  “焦白……这是怎么了?”同学看了看被吓到的宫野昔,问道。
  焦白不发一言,青着脸,周围的同学也不知如何是好了。过了好半晌,焦白才恢复了脸色,看到和他同屋的人个个面露担心,扯了个笑脸,“呵呵呵,没事没事,我没事,就是个噩梦嘛……”
  “嗯,那好吧,你早点睡,现在还早呢。”
  “嗯……”
  同学们散去,宫野昔却在他的地铺上躺了下来,对着不解的焦白笑了笑,“我担心你到时候又做噩梦,和你一起。”
  “……不,不用……”焦白拧着眉。
  嘀嗒,嘀嗒,嘀嗒……
  焦白一愣。
  声音,又来了……
  看了看宫野昔,决定不再赶他了,分了他点被子后,就睁着眼对着漆黑的天花板直到天亮,而声音,也跟着到天亮……
  看着老师带着他们在河边烧烤,焦白在一旁看了一会儿,思考了一会儿后,慢慢踱回了那栋古屋,就看见古屋的拥有人正席地坐在门口的走廊上,手上捧着杯热茶……
  “神尾先生。”焦白打了个招呼,神尾冲他笑笑,手中的茶杯温温的冒着热气,焦白坐到他旁边,“神尾先生,我有事想问你……”
  “嗯,请说。”
  “……你知道,美罗小姐吗?”
  “…………”神尾敛了笑,扭头,用细长的眼角睨着他,“……美罗,小姐?”
  “嗯。”焦白看向他,内心涌起一点惊叹,这个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却是这个古屋的所有人,长相又是不一般的好,气质绝佳,而且,这个大宅子里几乎没有人,除了这个神尾濑,就只有一个阴沉沉的仆人,鹤田奈子,一个是虽然温和却拒人千里的园丁麻生药山,一个不苟言笑的管家,濑户川奈良。这一屋子的人都不属于,一般的人,可整个宅子好像就只有这四个人,这让他不禁好奇他的家人在哪儿?
  “嗯……她在这里待过,做过一段时间的仆人。”神尾话一说,焦白就腾的站了起来,吓得神尾一蒙,“焦白?”
  “在,在这……待过?”焦白紧皱着眉,有点激动的扶上他胳膊,“神尾先生,她人呢?”
  神尾眼神复杂的看了看他,“山崎美罗她,三年前失踪了。”
  “失踪?”焦白紧拧着眉,重新坐了下来,心中更是不安,十有八#九是死了吧……“嗯,……那个…您能和我说说关于她的事吗?”
  神尾喝了口热水,点点头,专心听他述说的焦白压下心中的疑惑。
  神尾没有问他怎么知道这个山崎美罗的,也没有问他为什么要打听她……
  
 
  ☆、第 2 章
 
  
  【昔】
  “美罗,”靠在躺椅上的穿着一件丝滑的和服人轻声唤着。
  长相可爱的女孩应声而来,立在他面前,“您有什么吩咐?”
  “嗯……我口渴了。”神尾眯缝着眼,总觉得,天气热的不能待人啊……
  “是,我去准备。”
  “嗯……”神尾此时连话都不想多说,千言万语化成一句话,他好热;
  眯着眼的神尾轻轻“嗯?”了一声,目光落在一边修剪花枝的男人身上,他无意识的修剪着,目光却追逐着女孩儿离开的身影。神尾沉下目光,挑挑嘴角,在男人看向他时,嘴唇轻轻动了动,看到唇形,男人愣了一下,拧了拧眉,低头继续工作……
  神尾无所谓的耸耸肩。他已经提醒过他咯……
  夜。
  神尾嘴角含着一抹怪笑的看着趴在自己身上极尽挑逗自己的女人,魅态百出,香汗淋漓,湿润的发丝浸染一丝#诱#惑,朱红的唇,迷离的眸,柔软的指,纤细的腰,饱满的双峰,有力柔韧的双腿,仿佛水蛇般缠绕在神尾的身体上,摩擦他的欲望,挑战他的耐心。
  “神尾君……嗯……给我……”女人轻柔甜腻的声音是可以让所有男人都为之兴奋起来的。
  神尾戏谑的笑着,看了看被摩擦的挺立的欲望,挑起女人白皙的下颌,直视她,俊美却邪异非常的双眸直逼女人,轻轻摩挲,惹得女人低低的诱人的呻#吟声,只要得到神尾,哪怕只是一次……女人此刻是如此欢愉,得到神尾的抚摸是多么让她渴求的。
  神尾靠近她的耳边,吐出的一句话让让女人白了脸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