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冰原小屋 作者:rattan

字体:[ ]

 
 
 
书名:冰原小屋
作者:rattan
 
邪恶的亡灵法师在家门口捡到了一个邪恶的卓尔精灵。
总之是个乡村爱情故事(不)。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西方罗曼
搜索关键字:主角:凯莱,奥莫斯 ┃ 配角:德拉冈,哥翰 ┃ 其它:旧文搬运
 
 
 
☆、【1】
 
?  凯莱是在采购好补给物品回到家时在门口发现那个人的。
  准确来说那不是人,对方有着和人类截然不同的黑皮肤,而且从兜帽里漏出了几缕雪白的头发,身材纤细甚至显得有些矮小——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是一个卓尔。
  可是卓尔不都生活在不见天日的地底下吗,为什么一个浑身是伤的卓尔会倒在他家门口?他的血都把门口的雪地染红了!现在是雪季,在雪融化前这很难清理的!
  凯莱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小心地绕过那个裹在黑斗篷里的卓尔,想要悄悄地打开门回到屋子里。但他抱着一大袋食物,脚步原本就有点凌乱,又看不见脚下的东西,所以当他突然被一只手抓住脚踝时差点吓得尖叫起来。
  被大衣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年轻亡灵法师战战兢兢地低头看去,一只沾满血迹的黑色的手从那斗篷下伸出来,抓住了他穿着鹿皮短靴的脚。而手的主人睁开了一双石榴色的眼睛,正好对上他惊疑不定的视线。
  ***
  最后凯莱还是把这个□□烦带回了家,又指挥着亡灵使役用水把门前被血染红的雪地洗了一遍,但洗过以后那块地变成了一片面积更大的暗红色,反而比原来更加显眼——法师头疼地决定随它去了,反正下个没完的大雪早晚会把它盖住的。
  接下来是怎么安置这家伙的问题了。
  他可不愿意让这家伙睡在他的床上养伤,地下室里有很多重要的东西,也不行……最后他在屋子里打了个地铺,然后指挥着亡灵使役把卓尔丢在了上面,他可搬不动这看起来不高但沉得像石头的黑家伙。
  卓尔在这期间又昏睡了过去,凯莱没办法控制亡灵使役做清洗伤口和上药这么精细的活,只好自己端着热水开始动手。
  邪恶的亡灵法师救了一个邪恶的黑暗精灵,也不知道是谁更邪恶一点……他觉得有些讽刺,又觉得这种事实在太麻烦了,于是用水把对方的伤口随意洗了洗,包上药用绷带就草草了事。卓尔浑身是伤,有狰狞的新伤,也有还没完全愈合的旧伤。凯莱单是洗伤口已经用了一整盆热水,忍不住感慨这家伙真是生命力顽强。
  ……早知道就让他死了,把他做成亡灵武士,说不定会很厉害……他还没有过用卓尔做的亡灵武士呢。
  这个想法只在他脑子里存在了一瞬间,没能更深入地思考下去,因为卓尔又醒了。
  “谢谢。”他居然会说地表的通用语,而且听起来非常标准。
  凯莱有些不自然地看着对方作为男性有些过分漂亮的面孔,胡乱应了一声,然后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倒在我家门口,但是你能走动以后就尽快离开吧……我不喜欢和别人一起住。”
  卓尔笑了笑没说话,他的眼睛微微发亮,在屋子里昏黄的灯光下看起来像一对上好的石榴石。
  凯莱只当他默认了,指挥着亡灵使役看着他,自己转身下了地下室。
  他要是知道这家伙是什么身份,一定恨不得把自己这时收留对方的决定吃进肚子里去。
  ***
  凯莱一直是自己到附近的村庄去换生活用品,用他自己做的一些小玩意——除了亡灵法术以外,他还会一些炼金术,平时就依靠这些来生活。附近的村庄里聚集的大多是些逃犯,为了躲避追捕才躲到这荒凉的冰原边界,起初凯莱还遇到过企图抢劫的家伙,但知道他是个法师以后所有逃犯都不敢再靠近他了。
  至于施法道具,他一般每两个月用临时传送阵到大城市去一趟,在黑市上买。
  这次他从村庄里换的食物能供他一个人吃一个月,但是因为捡了个伤患,所以现在只能吃不到半个月了。
  伤患的食量比他这个正常人还大,凯莱再次深深地觉得自己把他捡回来是个错误的决定。
  事实上卓尔受的伤确实很严重,而且看起来是被许多人追杀才受了重伤——他身上不仅有利器砍伤的痕迹,还有不少法术造成的伤口,看得出都是实力不错的人造成的。但或许也正是因为伤得严重,所以才需要更多的食物来加快恢复速度。
  ……不过,也许凯莱懒得给他按时换药才是他迟迟不能康复的主要原因。
  凯莱早就习惯了屋里只有他一个活人,上一次这里住了别的活人还是差不多一年前,某个大魔法师来找他复活自己的……的时候。每次想起那段时间他都觉得自己像经历了一场噩梦,大贵族简直太难伺候了,不仅他的亡灵使役忙得团团转,连他都被支使来支使去的,忙得不行。
  每一个亡灵法师都习惯了和死物打交道,相比之下,和活人在一起反而没那么自然。所以凯莱常常会忘记这个屋子里除了他以外还有另一个活人在,卓尔不常出声打扰他,亡灵使役又没有那么高的智能自己去给他换药,这件事就常常被忙着研究法术的凯莱忘记了。
  幸好卓尔本身体质好,才慢慢恢复过来。凯莱的小屋只有一个门和一个窗,平时都关得严严实实以阻挡冰原上的寒风,屋里全靠炼金炉发出的光亮来照明,而且光线几乎都集中在凯莱堆满东西的桌子上。卓尔躺的那一小块地方基本上不会被任何光线照到,漆黑一片。
  就像他的家乡。
  几乎不闻不问的后果是,凯莱发现卓尔的伤口有化脓现象时,已经距离上一次换药好几天了。看着化脓后更加狰狞的伤口,他简直要哭出来。
  “化脓了你就不能开个口吗?这下我又得继续收留你了!”他气呼呼地指挥亡灵使役搬来装满热水的大盆,挽起袖子给躺着的卓尔重新清理伤口。后者没吭声,眼睛却动也不动地盯着他,在昏暗的灯光下像两颗漂亮的石榴石。
  由于长期生活在冰原上,凯莱极少晒太阳,加上亡灵法术本来就会损耗施法者的生命力,所以他的皮肤显现出一种病态的白色,整个人看起来瘦弱又苍白。他的手放到卓尔身上形成的对比也比一般人明显得多,显得尤其白皙,手背隐约可见几根淡青色的血管,孱弱又病态。
  卓尔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吐出一个单词来:“……奥莫斯。”
  凯莱正在专心致志地跟他的伤口奋斗,没听清楚他说什么,抬头看了他一眼,恰好对上他那双漂亮的眼睛。
  明白他没听清,卓尔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说的话:“奥莫斯,我的名字。”
  他没有说姓氏,因为那个姓氏不仅不会为他和凯莱带来任何好处,还会带来不少麻烦。
  凯莱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自报家门,又看了他一眼,哦了一声,继续给他处理伤口,“我叫凯莱,你就这么叫我吧。”
  卓尔不再说话,安静地任他洗干净自己身上化脓的伤口,然后撒上药粉,重新用绷带缠住。做完这些后凯莱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他把绷带打了个结,站起来的时候还差点一头栽倒——蹲的时间太长了。
  及时扶了他一把的卓尔说:“你的身体太弱了,需要锻炼。”
  “别管闲事,”凯莱撇了撇嘴,“早点把伤养好离开这里,别打扰我的实验了。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照顾你。”
  他把药罐子放在一边的矮几上,转身去做晚餐。很快,野菜肉干汤在火炉上咕噜咕噜地冒起泡,飘出一股食物特有的香味。他用勺子搅了搅浓稠的汤汁,然后舀出一勺浇在大盘子里的白面饼上,端给卓尔吃。
  这道菜他们已经吃了好几天,白面饼还是凯莱指使亡灵使役做的,味道实在很不怎么样。但是凯莱早就习惯了,奥莫斯也没有发表任何意见,所以这么吃了好几天,今天终于把最后一块面饼吃完了。
  冰原上气候寒冷,吃不完的东西凯莱都放到屋外冻上保存,所以食物也没有腐坏。但是这样保存过的食物口感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硬邦邦的面饼即使浇上了热汤也非常粗糙干硬,像石头一样难以下咽。
  奥莫斯吃了几口,然后抬头看正在努力用刀子切割面饼的凯莱,后者力气不大,即使拿着锋利的小刀也切不动冻过的面饼。直到一只粗糙的手从他手里拿过那柄小刀,他才用袖子擦了把汗,张着嘴看着刚换过药的伤患替他把石头一样的面饼切成小块。切成均匀小块的面饼很快被热腾腾的汤汁浸透,散发出比原来浓郁得多的香味,凯莱端着自己的盘子,看奥莫斯又把属于他的那块面饼切碎,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种粗糙的食物吃多了没有好处。”确认没有要切的东西了,卓尔把小刀擦干净放在一边,语气平淡地说,“像你这种孱弱的魔法师,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最好还是小心一点。”
  “……”
  凯莱想说自己也不是经常这么吃,都是因为这家伙造成食物短缺才会这样,但想想还是闭了嘴。这么说感觉挺丢人的,比起穷得没有别的食物只能吃冷面饼,他还是觉得做个专注于研究,不在乎吃喝的优秀法师比较好。
  他们安静地吃完了这顿晚餐,然后凯莱指挥亡灵使役去洗了锅和盘子(说是洗,其实只是把它们埋到雪里搓一搓),把奥莫斯一个人留在屋子里,自己下了地下室。
  他的实验遇到了瓶颈,需要仔细研究一下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才造成无法得出想要的数据的后果。先前成功帮助某位大魔法师施展复活术以后,他施法的精确度提高了一个层次,但是理论知识却有些跟不上,所以迟迟没能完全掌握一些本应掌握的法术。这次的实验一旦成功,他就能开始尝试一直没敢学习的几个高阶诅咒类法术了,所以凯莱在实验前锁上了地下室的门,决定有了成果再出去。?
 
☆、【2】
 
?  开始实验后他就完全忘记了奥莫斯的存在,也忘了自己要吃喝,埋头在地下的实验室里做了两天多的研究,直到饿得头晕眼花才想起屋子里还有别的活物。
  糟了,那家伙该不会饿死在他家里了吧?他还没准备炼制亡灵武士的材料啊。
  凯莱打开了地下室的禁制,通过梯子爬上地面,他原本以为自己的房间会被弄得一团糟,但把脑袋探出地面后却发现完全不是这样。
  亡灵使役安静地站在角落里,地板上堆放的杂乱典籍被整齐地摞好放在书桌旁边,堆满纸张和书本的桌面也被大致收拾了一下。炼金炉上架着一口小锅,锅里咕嘟咕嘟地炖着肉汤,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而他以为可能会被饿死的奥莫斯正坐在炉子旁边,拿着长柄汤勺搅拌着锅里的汤,还不时往里面添加点调料。
  ……怎么回事?凯莱目瞪口呆地从地下室入口钻出来,觉得自己像走错了门。
  “汤快煮好了,你出来的时间正好。”奥莫斯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继续关注他的肉汤去了。撒进一些细碎的植物叶子后,他把香喷喷的肉汤盛在盘子里,然后拿出了一根长面包,分成两半后把其中一半递给了凯莱。
  “你从哪里弄来的肉和面包?”凯莱狐疑地在炉子边坐下,接过了奥莫斯手里的盘子和面包。熬汤的肉看起来是新鲜的,面包也比较松软,不像被冷藏过,但他很确定自己家里没有这两样东西,最后的肉干在他进地下室前那一顿就吃完了,这个季节的冰原只有几种高阶魔兽活动,受伤的卓尔是从哪里弄来的食物?
  奥莫斯脸色不变,咬了一口自己手里的半截面包,用他标准得惊人的通用语说:“当然是从附近的村庄里买来的。”
  “什么?”凯莱被他吓得不轻,“你自己去的?用什么买的?回来的时候没有被人跟踪吧?”
  附近村庄里的那些恶棍可不是什么好人,即使有法师名头威吓他们,凯莱每次出门都还要小心地绕路,以防被他们跟到家里来。他这么小心都曾经在回家路上被堵过一次,奥莫斯这家伙既是生面孔,外形又这么显眼,去村子里换食物肯定会被盯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