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修仙记 作者:白衣若雪

字体:[ ]

 
文案 
一只鸟/妖的坎坷修仙记。文案无能,一切以实际内容为准。
莫非真的不知道他自己是妖,所以他竟然厚着脸皮在长陵山晃荡了这么多年,而且还遇上了一个这样好的掌门。
 
注:
二皮脸受,温柔攻。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非 ┃ 配角:玄天、莫霖、莫麒等众人 ┃ 其它:莫非修仙记、莫非成魔记
 
 
  ☆、第一章
 
  莫非蹲在地上,拽了一根草有意无意的嚼着,眼光上下的乱看,极力的想从那群人裤子缝中瞄一眼来人是谁,他长的不够高,他的师兄师弟们都比他高,所以他就想要不就从他们的裤子缝里看看吧。不过还是失望了,他们这群人都穿这外袍,所以压根看不到。
  看不到师傅不打紧,师傅以后看,反正来日方长,什么时候都能看到,但是许长行师叔说师傅带来了一行人,是玄门的人,那个大名鼎鼎的玄门,他们师傅这次就是去找玄门的人的,听说是想让他们长陵归到玄门之下。
  所以今天就是玄门的人来视察的,莫非也非常的想看看未来的掌门,更想看看掌门带来的女弟子。这个玄门的掌门不是一般人,他是第一个敢公开招收女弟子的,是男女弟子一起招收。
  他们御剑派不知道哪一个老顽固立下的规矩,一个门派只能招收一类人,要么只招女弟子,要么只招男弟子,就跟他们长陵山一样,要么一水儿的和尚,要么一水儿的尼姑。长陵山在外人眼里有个外号叫长陵道观,跟他们南面的峨眉庵遥相呼应。
  所以今天玄门的到来让他们这么积极,争向观望,把门口挡的结结实实。莫非郁闷的望着这结结实实的人墙,他们长陵山不够气派,这门口建的实在是太窄了,里三层外三层之后直接没他什么份了,他就算趴在地上也看不到裤子缝外面的世界。不能怪他不提前来站位,只是住的较远,等到他来早就没位置了。他往里挤了好几次都挤不进去,被他们一个胳膊就轮出来了。
  莫非虽然皮肉结实,但是被轮了几次后也不太敢往里挤了,只能想点旁门左道了。他咬着从口袋里摸出来的一根草,开始四处打量,看看有没有能让他站一站的地方。哎,没了,能站的高的地方都让人占了。
  莫非慢慢的磨蹭到了他的斜后方,他的斜后方是一排望山石,极为陡峭,可现在上面坐着一个人,长腿悠闲的搭着,这么长的腿他不站着,他竟然还坐着,太浪费了。
  莫非觉得心口猛的那么一嫉妒,于是心脏跟针扎一样疼了下,他赶紧把口里的草吐出来一看,操,果然吃了断肠草,这是什么时候塞嘴里的?莫非深吸了口气,把这口郁闷之气平下去后继续仰头看他:“莫霖,你能看到他们吗?他们来了吗?”
  他的声音是带着讨好的,这么眯着眼露着八颗大牙的脸看上去也是挺献媚的。只是被他叫的那个青年连看他都没有看,依然成四十五度角看着远方,俊俏的面容沉的跟冰一样,仿佛外界的世界与他都无关。
  莫非早就习惯他这表情了,就当他耳朵聋了,他深吸了一口气,继续仰着脖子看莫霖,他决定跟他持久战。莫霖虽然是冷漠的,但是比起其他人来说有希望,其他人都讨厌他。莫非虽然练功不行,但是脑袋瓜还是挺聪明的,知道视而不见要比讨厌好。
  而且莫霖最讨厌引人注目,所以只要他锲而不懈的仰着他的脖子看他的话,他应该也会‘动容’的。
  果然没有一会儿,就引来了几个人围观,有一些新来的弟子比他强不到哪儿去,金鸡独立站不太久,在未来掌门没来前也得下来歇一会儿。
  这一下来就看莫非又在缠着莫霖,都有些乐了,笑话他道:“莫非,你有本事上去跟莫霖师叔说啊,在下面跟人抢有什么意思啊”
  莫非扭头跟他们笑骂:“你们管得着吗?我跟你们抢了吗?”他这一个飞眼颇有几分妩媚,他生了一双凤眼,眉间还生了一粒红痣,如果不看他变紫了的嘴唇的话,这么一扭头还是有几分风情的,而且他被人奚落了也不恼怒,嘴角还是含笑的,所以众人都打趣他:“我那个位置给你,你也看不见啊?”
  他们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番莫非,莫非的身高也是众人打趣的话题,他们修道之人身高力量都是可以随着修行增长的,倒也不是说级别越高身高越高,而是每个修行之人都能身量匀称,气度非凡,天人之姿说的也大抵是这个意思。
  莫非来了这么久,比他们进师门早了很多年,可他依然维持在6尺左右的身高,他的同龄人早已比他高出一个头去了。
  他在厨房帮忙,那整天偷鸡摸狗、灵芝金草的他没少吃,也难为他能这么匀称的保持这个身高,这么多年不见长。
  莫非哼了声:“你们给我我也不稀罕,在别人身后有什么意思,要看就要看高的。”他说完又仰着脖子看莫霖。
  众人看他锲而不舍的样子都哄笑他,莫非因为练功不如他们,所以从不敢翻脸,每次跟他们都能对骂上两句,他们久而久之也不把他当师叔看了。
  听他这么的崇拜莫霖,他们几个又笑了:“莫非,这么高的地方,就算莫霖师叔让给你,你准备怎么上去啊。”
  喊他就喊名字,喊莫霖就带上了师叔,莫非看他们那个崇拜的眼神哼了声:“你们几个不想吃饭了吗?还是想被我毒死啊!小心我给你们下/毒/药啊!放断肠草!”
  众人听他这么说想起了什么脸色都不太好看,都不再理他。
  莫非是他们这里的头号无赖,没脸没皮的,不说是坑蒙拐骗、好吃懒做,可也差不多了。他练功不行,来这里十多年了一点出息都没有,今年新招收来到弟子中好一点的都过了融合阶段了,差一点的人也过了旋照了,可他连筑基初期都没有过。
  这种巨大的差距深刻的打击了他,他没有去反思努力,嫉妒心倒是一年比一年厉害,搞破坏、抢人武器,毁人宝鼎这些事每隔几天都会做上那么几次,这些没有出现什么大乱子,众人也就当他恶心人,躲着他罢了。可他上次闯了镇邪谷害死了掌门,犯下滔天大错。要不是许长风师傅念他无父无母,早就赶他下山了。
  虽然念在许长风师傅的份上没有赶他走,可整个长陵山上的人都不待见他了。就不应该待见他,他害死了掌门。想到这些他们终于想起不应该跟莫非靠的太近,更不应该跟他对骂,应该彻底的不理他,都怪这个莫非老是招他们说话。这要是让莫寒师叔看到了,一定会把他们大骂一顿的,这个莫非,太可恶了。
  几个人咳了声跟他们头顶上方的莫霖打了招呼:“莫霖师叔,那我们先告辞了。”师门的辈分划分还是非常严格的,师侄辈的弟子是要跟师叔级别的打招呼的,然而莫霖连看他们都没有看,径自站了起来。
  没等莫非看清楚他动作的,已经飘飘的落到后方那个更高的岩石上了。莫非咽了几口唾沫,心里有些羡慕,他真是够厉害的,他们俩都是‘莫’字辈的,莫霖已经到了轻功飘飘如鬼的地步,他还处在四爪并用的阶段。
  几个新弟子看莫霖飞走,也知道他大概是生气了,这个师叔脾气一直都是很冷漠的,所以他们几个相互看了一番,讪讪的想要告辞,正好前方传来呼喊声:“哇,看到他们了,他们已经落到灵虚殿门了,哇!御剑飞行啊!”这是新来的弟子呼声,谁没见过御剑飞行啊,果然他们被骂了:“小声点,站好了!别这么没出息!给师傅丢人!”
  他们走了后,莫非开始手脚并用的往上爬,莫霖已经被他膈应走了,现在这个位置是他的了。不过这快石头还真是挺高的,莫非费了一番力气终于爬上来了,爬上来也没顾得上喘口气,正好看到那群人。
  玄门的人来的还挺多的,一水儿的白衣服,所以最上面两个人最明显,蓝色的是他们的许长风师傅,他们长陵山的人不管什么级别都是蓝色的衣服,区别在于肩膀处的背褡,师傅的背褡是深蓝滚金边的,所以师傅好认。
  鸦青色衣服的不认识,不过能跟师傅并排在最前方的应该是个大人物,莫非把眼睛瞪大了,眼神越发的贼亮,脖子努力的往前伸着。
  他坐这么高了,还跟看不到一样,这伸头探脑的样子也挺别致,跟水池里的王八差不太多,幸亏他此刻站的高,别人看不见,要不又得让人笑话一顿。
  莫霖原本不太想看他的,奈何他向外看就得越过他,不得以的扫了他几眼。
  莫非不太敢回头看他,知道莫霖就离他不远,但是他也不敢回头跟他打招呼,上来了才知道这个地方太小了,只容他一个屁股坐着,于是也就只好这样了。幸好他瞄的这个位置是真好,视野非常宽阔,那行人的脚程一目了然,比前排的那些人也差不到哪儿去。
  前排的师兄喊:“快列队欢迎!他们已经到三殿了,马上就到这里了。”莫非还伸着脖子往下看,他不着急下来,等他们上来了再下也不迟,因为等一会儿他还得站到这些人的人后,那又什么都看不到了。
  而且莫霖也没有下来,所以他就再等一会儿吧,等会爬下去就是了,上难上,下就快了,哧溜一下,跟猴一样,他爬树可溜了。
  莫非想的挺好,所以等莫麒出来迎接时,看他还跟猴一样蹲石头上皱眉了,低声斥他:“莫非!快下来!你看你坐在什么位置!太不庄重了!”莫非切了声:“莫霖比我站的还高呢!你怎么不说他!”
  莫麒嘿了声,他这张嘴还挺溜,还敢攀比莫霖,他横了他一眼:“放肆!人莫霖哪里在那!你还不快下来!”
  莫非想回头给他指指,就看见莫霖已经在地上了,而且站在了最头上的位置。要不是他的衣袂飘起来的风刮他脖子里了,他都找不到证据,他指着莫霖说:“他刚刚下来的!你看见了吧,他真是刚下来的!他刚才还在我后面的!”
  莫麒看着越走越近的人急了,玄门的人都高高在上的,难得下来一次,要是让他看见这个莫非在这里胡闹那可真是丢人现眼了,他狠狠的呵斥了一声:“你别丢人了,赶紧下来!”
  莫非看他发火了,嘴角撇了撇,开始往下爬。他虽然跟莫麒是一个辈分的,甚至他还是他的师兄,可他打不过他,渐渐的就成这个样了。莫麒代替师傅管理长陵山,没他什么份。
  莫麒看他往下爬了,挥了下袖子,点了几个跟他差不多资历的师兄弟们前去迎接,不再管他,本来今天是个大日子,不想让莫非来的,他来了也不过是拖后腿,而且还是个罪魁祸首,就应该不让他出来。可许长风师傅不偏不向,哪个弟子都挂在心中,如果看不到他一定会问,那时候更丢人,所以算了,让他排在最边上好了。
  莫麒看着接近的人群露出笑容来:“走,我们去迎接师傅跟玄门的师兄师姐们。”同辈份的师兄弟们都去迎接了,莫非还没有下来。他有些着急了,他原本觉得下来挺快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就不对了,明明记得这里有个地方可以踩来,怎么下的时候就没了呢?
  小辈弟子们原本眼睛都看向门外的,这下都被他吸引了,看他东摸一把西踩一脚的,就是没下来都有些急了:“莫非,你快点!他们快来了!”
  莫非只好快点,他发了狠,伸展了个极为大气的动作,大鹏展翅,一只腿无限的往旁边拉伸,终于踩到了一块石头。可还没等他松口气的,脚下那块石头就松动了,于是他整个人往下滑,好不容易在众人惊呼声中停下了,是他的衣服勾住了一块石头,把他挂住了。
  莫非攀紧了石头,这一下头上便冒了一层冷汗,他低头看自己的衣服,郁闷的操了声。他虽然被挂住了,可他的腰带断了!这一抖腿,只觉腿间一凉,裤子掉下去了。
  众弟子也由惊呼到哈哈大笑,笑的连那玄门的来都不顾了。
  莫非整个人贴在石壁上,如果这石壁能有个洞的话,他就能钻进去了,操!他倒不是在意他的裤子掉了,裤子掉了就掉了,可他里面的大裤衩还破了个洞,他昨晚还没有来得及补呢!现在屁股正在外面吹凉风呢,让这些人看到了不知道怎么笑话他呢。
  莫霖听到女弟子的惊呼声后彻底的不想回头了,玄门的人到了。
  玄门的众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欢迎仪式,但是这效果挺好,都忍不住乐了。女弟子们脚一跺,齐刷刷的扭开了头,面颊绯红,这人也太讨厌了!
  长岭弟子们看着玄门女弟子门娇羞摸样,也怪这个莫非太讨厌了,总是用这种伎俩出风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