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大神与蠢粉的恋爱可能性 作者:笔乐戈聆

字体:[ ]

 
文案
 
又名《我是你的真爱粉》
或《这个网站我承包了》
1v1,双洁,偏执写手大神vs毒舌精分蠢粉
日更文,结局he。
ps:据说要排雷:
1.作者菌脑洞太大,容易神展开!
2.绝对不换cp!感情洁癖,没有小·三!
3. 弃疗后,后期有点朝着灵异文发展,小狐狸出没……然后可能仙魔之类的也有……
 
内容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奇幻魔幻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闫墨;戚央白 ┃ 配角:闫浚;晚晚;杨淇;周鸣 ┃ 其它:大神,真爱粉,蠢粉
 
 
  ☆、新上任的某总裁
 
  某座办公大楼会议室,此刻上位正坐着一位对所有人陌生的青年,他带着一副黑边眼镜,略长的刘海,衣着朴素,整个人显得斯文而温和。
  有小道消息显示,他们的公司,正是被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神秘人买了,今天正是正式交接股权的时候。
  可是,竟然如此年轻,而且,与想象中的霸道总裁或者土肥总裁完全不同嘛!难道是代理人?有的人暗暗猜测。
  “从今天起,闫墨就是我们松树文学网络发展公司的总裁了。”直到那老头向众人介绍这位年轻而斯文的人,下方的人也彻底确定了青年的身份了,竟然真的是传说中的总裁,而且这么年轻!
  “大家好,以后请多指教!还有,我第一次接触网文这一块,所以不懂之处请大家指出。”年轻人笑起来似乎还有一点腼腆,简直让这原本死气沉沉的公司阳光了起来。
  可是,知道他的人可不这么想,年仅25岁的青年以个人资产买下这个公司,可不是每个人都做得到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又何况松树文学呢?
  松树文学城建于2000年,当年网络文学才刚刚建起,是由一伙爱好文学的年轻人一起集资组成的,当初纯粹是爱好,仅仅是个工作室而已,可后来竟然慢慢发展成为大网站,也在业内享有盛名。
  可是,20年过去了,网文已经走了下坡路,就连松树也一样,管理不当,赶不上时代,慢慢流失的作者,更重要的是,管理人员早已经由那批热血青年变成了一群以纯盈利为主的所谓高层了。
  于是,松树彻底不行了。更可恶的是,前一个公司总裁竟然卷款而逃,抓都抓不回来,据说逃去国外了!等到什么引渡回国,也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
  公司要发展没有资金等于找死,加上本来公司就经营不善,于是,松树就这样差不多完了,只能选择卖掉股权。
  当然,作为一个只是有点名气而没什么盈利的下滑公司,很多人都不看好,何况是网络文学走下坡路的时候?
  业内都看着呢,哪个倒霉鬼会花大笔资金等待后期盈利?他们可等着那奇葩的网站向他们求助呢!
  但想不到的是,这破网站竟然还真的有人买!而且花费的是重金,那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傻.逼几乎买下百分之八十的股权,一举成为松树最大的CEO。
  所有人都这么想,那位是欠抽吧?还是,钱太多?
  而闫墨,就是买下这个公司的钱太多的倒霉鬼了。
  一个看起来根本不可能盈利的网站?他是疯了吗?不,没有。
  他只是来找一个人的,一个在他心中几乎成为执念的人。不过,没人知道而已。为了一个没见过的人一掷千金什么的,说出去也没人相信。
  所以,在处理完那些公司交接等等破事的总裁大人闫墨,竟然似乎是迫不及待走近了档案室。
  “总裁您找什么?”管理的小妹十分好奇,这位新来的总裁不在办公室里呆着,跑这灰尘遍布的档案室来干什么?难道是看上我了……
  不愧是文学网站工作的妹子,总裁小说看得是妥妥的多,一瞬间,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打工小妹与邪魅总裁,什么总裁囚爱,我与总裁的孽缘什么什么的简直突破脑际!
  “你在这工作几年了?”总裁“霸道”的声音响起。
  “三……不,五年了!”档案小妹有点脸红心跳,虽然这位总裁没有达到188的完美身高也没有什么邪魅诡异的容颜,但却清秀文静,果然是走温柔路线的总裁啊!果然是总裁界的良心。
  “哦,那么,你对这里面的东西很熟悉?”闫墨可没什么心思去注意小妹的表情,他再次问道。
  “当……当然!”小妹不知道脑补了什么,竟然脸更红了。
  “恩,不错,那么,帮我个忙如何?”闫墨依旧温和的样子,甚至压低了声音,凑近那档案小妹,“不过,不要告诉别人哦。”
  “好~”小妹简直晕晕糊糊的答应了。
  于是,三个小时后。
  某档案室,传来小妹的哭声:“神啊!总裁大人你走的是鬼蓄报复风吧!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
  灰头土脸的小妹,正在为她的总裁大人找一份档案,还是一份十几年前的档案!我去,这怎么找?经过多年搬迁等等,原来分类早就乱了好不好!而且,那些作者的档案合约,简直太多了。
  而且,竟然只有一个笔名,救命,档案袋上没有笔名只有真实名字肿么办,一个个拆开来看么?这得多少天才完成任务?
  可怜的档案小妹哭了,决定再也不相信什么总裁是真爱了!
  而闫墨根本不知道他所认为简单的事情给那档案小妹造成了多大的麻烦。
  此时的他正坐在办公室里,抽着烟,一双墨黑的眸子在眼镜下闪着阴暗的光芒,与刚刚温文尔雅的样子全然不同,浑身上下也是一股阴沉而冷漠的气息。
  他看着窗外的天空,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然后慢慢地吐出几个字:“闲云无风!”
  却是咬牙切齿一般,似乎与这几个字有莫大的仇恨,可是,仔细看,却可以轻易看到他眼底复杂而深刻的感情以及坚定。
  第二天。
  在某位档案小妹充满怨念和黑眼圈的大眼中,闫墨神色淡定的接过了某位大神的档案袋。
  当然,事实上,只要档案小妹仔细看,某位总裁的手其实在抖,心跳也在莫名其妙的加速,这么多年了,终于要真正对上大神真实身份了,他能不紧张吗?
  不过,某位档案小妹在加了一晚上的班并没有得到总裁大人的特殊关爱和“虐恋情深”之后,残酷的现实让她早就对总裁大人没有了什么好感,自然没有去注意某个总裁的手。
  相反,因为某总裁太激动,甚至连谢谢也没有和她说一句,于是,某位档案小妹早已内心阴暗地诅咒着:总裁这么“温和”,肯定是个受!
  至于昨天想的什么总裁界的良心,早丢脑后了。
  自然,闫墨可注意不到档案小妹的内心,他只是死死捏着那份档案袋,然后一脸平静的让她出去。
  在档案小妹内心诅咒的走出办公室之后,闫墨才平静下来,坐到了总裁位置上,可是,看着那份尘封的档案,他却突然间有点不知所措了。
  因为是十几年前的文件,档案袋早就有点破旧,就算是擦过也布满了灰尘和时光的痕迹,毫不起眼,可是,他慢慢的转向上面的几个字“闲云无风”时,心,却还是起了波澜。                        
作者有话要说:  本故事纯属蠢作者脑洞,请不要带入现实的网站与作者。。
ps:这是日更文!还有,喜欢的求收藏一个呗,单机太痛苦。么么哒~~o(&gt_&lt)o ~~
 
  ☆、这是一次没带纸的缘分
 
  
  闫墨认识闲云无风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是十五岁,初中生一个,九年义务教育都没读完,懵懵懂懂的青春,懵懵懂懂的犯二少年。
  然而,他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如此痴迷于一个人的文字。
  就像,遇到一段话,认识一个作者,然后,一切都改变。
  只因为,某些文字,在那一瞬间,触动了心灵。
  那时,闫墨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过着普通的生活,上学,写作业,偶尔打架,偶尔逃课,默默在背后议论班上漂亮女生,暗地里和班主任作对实际上却对老师这种生物又畏又惧。
  而且,那时的闫墨在班上学校并不出众,瘦的像只排骨,常年在外玩闹脸黑乎乎的,脸上长着几颗青春痘,又自恋又犯二,甚至还想着某天偷偷的把头发染黄。
  可是,后来,那段时光,却成为了他少年时期最美好的时光。
  那时,他升初三,毕业班的压力让这个少年收敛了些,他还想着考什么高中,最好能和自己的好兄弟一个班级,最好隔壁班的班花能和他一个学校,最好能上个重点高中,也还让看不起他的老师们震惊一把……
  可是,最后,闫墨的想法却因为父母突如其来的争吵而破灭。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父母之间的关系势同水火,然后,是各种各样的猜忌与怀疑,家中一团糟。
  当然,当年没心没肺的少年刚开始觉得没什么,眼不见为净,大不了不管他们。
  直到那天,当那个被他称呼了十几年父亲的男人把他从教室里拖出去并且口口声声说要带他去做亲子鉴定的时候,他心里突然觉得什么死了。
  少年的闫墨,倔强而犯二,却是有着自己的骄傲,所以,那个少年没有哭,只是狠狠地咬着唇,低下头,然后,任由那个男人拖他出去。
  他被逼去医院,看着那细细的针从他胳膊里抽出血,他觉得,然后,觉得浑身发冷,心也是凉的。
  周围同学的嘲笑,最好哥们的惊讶,老师的无措,所有人似乎都在指指点点,也一点点消磨了少年所有的骄傲。
  回校那几天,他几乎抬不起头来,似乎周围全是议论他的声音,他觉得,或许那天起,全世界就抛弃了他。
  所有的话,似乎是一切恶毒的源头,在那件事之后全部出现。
  父母,亲人,朋友,一切的一切,一个少年的一切,他所珍惜的一切,似乎一息之间全部消失。
  “野种!不要脸的女人所生的来历不明的杂种!”――他父亲是这样骂他的,那个男人说这句话时,是含着恨意的,甚至恨不得把他剥皮削骨。
  十几年的父子情分一夕而丧。
  “是不是?我是不是爸爸的孩子?”少年理所当然的质问自己的母亲,没有丝毫的尊重。
  那个女人只会哭,看着那男人对他们拳打脚踢,却什么也不做,什么也做不了,懦弱得连他也看不下去。
  他嘲讽地看着她,有错吗?他没错,毁了他一切的正是面前的至亲――他的母亲,他的父亲,他爱的人。
  在那个夜晚,他离家出走了。
  或者说,从他被自己的父亲从学校拖走的那一刻,他就再也没有了家,又何必再呆在那个早已陌生的地方。
  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人流几乎把他淹没。
  他就那样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世界,陌生而悲凉。
  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多的善意吗?
  世界上真的有神吗?
  那为何,没有人告诉他该怎么做!
  更没有人告诉他如何活下去!
  是世界选择抛弃了他,还是他抛弃了世界?那时的他,只要有一点儿温暖,必是会改变他一生,可惜,没有。
  不是每个人在绝望时都可以遇到贵人,也不是每个人在绝境时都可以反败为胜。
  挨饿,受冻,被嘲笑,被打骂……
  十五岁的少年,在那一年,看透人情冷暖,那颗心也变得薄凉无比。
  只要能活下去,做什么事都可以。
  先是乞讨,捡垃圾,后是骗,偷,抢,跟着街上的小混混过日子。
  没有明天,没有未来,黯淡的前途,闫墨甚至觉得自己会一辈子这么下去,然后,某一天,死无所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