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闻鹿笙 作者:寒灵犀

字体:[ ]

 
    文案:
    【寒式异闻录】系列06
    高考一役,只会泡妞打架花钱的学渣刘星宇最终获得总分130的“超高分”,招来亲爹亲妈一顿狠揍。
    刘星宇牙尖嘴利、信誓旦旦:“上了大学也没什么卵用,还不如早早地到表哥公司去上班呢!反正我已经年满十八周岁,不算童工了!我自己的未来,我自己搞定!”
    “定你个龟儿子小麻皮!”亲爹亲妈又赏拳脚。
    刚好某卫视播出一个“坏学生下乡吃苦体验生活、最终狗尾巴草变白莲花”的节目,亲爹亲妈看了,就联系熟人把刘星宇送到武陵群山中。
    颠簸的绿皮火车上,刘星宇结识了两位新朋友,大学生杜恒和他的男朋友元凯。
    一时哥儿们意气,刘星宇帮助杜恒和元凯,却被卷入关于苗疆圣物“虫皿”的危机之中。
    雷公山侗寨,月亮山苗寨……由此,刘星宇遇到了那个叫做鹿笙的神秘少年。
    【寒氏异闻录】系列:
    01《异闻半夏》  02《海王子》
    03《异闻将离》  04《射星·射心》
    05《替哥找夫》  06《异闻鹿笙》
    07《异闻青荷》
    内容标签:年下 灵异神怪 奇幻魔幻 悬疑推理搜索关键字:主角:刘星宇,鹿笙 ┃ 配角:杜恒,元凯,绣球,刘畅 ┃ 其它:寒式异闻录,鬼狐仙怪,朱雀七星
    楔子
    第1章 楔子(圣物被盗)
    
    山深寨古,电力不通。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寨民们依循祖先传承了数百年的习惯而生活。除了重大节庆,没有人会在夜里出来活动。
    山风吹过,森林里树木摇动、发出簌簌的声响——然而,这只是和声伴奏。夜里的主音,是林中的野兽,以及,溪边的蟾蛙。
    没有一片云,反而显得天空深邃。
    皓白月光之下,一个人影从苗寨里出来,溯溪流而上。
    他走路无声,毫不惧怕山林间的碎石残枝,也不担心毒蛇猛兽来袭。
    赤足的少年,他的目光比月光还要平静。
    靛青之色为苗族所喜,但少年所穿并非苗族短打,而是宽袖飘飘的巫服,半仙半鬼。
    无数萤火虫自林间、自溪边飞来,聚集在他周围,追逐嬉戏。
    少年抬头望月,月亮正至中天:“时间不多了,麻烦你们带我去吧!”声音非常动听,仿佛没有完全褪去童声的纯净,清得像泉、脆得像百灵鸟。
    双手各掐法诀,一团小小的五彩之光自他口中飞出。
    五彩之光左右飘飞,似在呼唤;随着五彩之光一闪一闪,萤火虫聚到它周围形成一团巨大的会发光的“云”。
    光“云”托起少年,向溪流上源飞去。
    水声渐隆,一条氤氲白练竖在断崖之上——瀑布,其下是一个新月形的小小水潭。
    少年轻巧落在水潭边,五彩小光团飞回他体内;萤火虫受不了水汽,躲避却不散去。
    苗绣香包儿,那是一个次元空间袋。少年从香包里掏出一个银灿灿漏斗状器物,掐诀念咒之后,对准月亮抛出。
    漏斗上大下小,大的一端发出银色灵光,比月光还亮几分。
    肉眼可见,原本无差别分散人间的月光合出一束,投射在漏洞的大口之中;如雾水汽受到灵光吸引,也都汇入漏斗大口。
    终于,漏斗的小口也开始发出灵光。
    少年笑着挥挥手,立刻有一只大胆的萤火虫向漏斗飞去。
    嘀嗒——水滴跌入静潭的声音出自漏斗,瀑布的聒噪也掩盖不住它的清脆。
    一颗小小的银色水滴,自漏斗小口滴落,那正是纯水之汽和月光精华合成的物体。透明却有一层银光,净似水晶,灿若银星;上尖下圆,标准的滴状。
    胆大的萤火虫稳稳接住银色水滴,努力振翅将其带到少年面前。
    “月滴……水月之华!”
    因为同时含有水系治疗之力和月华愈合之力,它被称为“月滴”,是正邪两道修行者心念以求的疗愈圣品。在tian朝灵界最大的修行者交易场所——苏记药铺,月滴的价格和受欢迎程度远高于丹药,因为它才是极少数真正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灵品之一。
    世间能够制造月滴的法宝,正是半空中银灿灿的漏斗——月燧。
    取首阳山之铜和莫阴山之锡熔铸,在五月丙午日的中午被铸造的燧就成为“日燧”(古代借助日光取火的凹面铜镜);在十一月壬子日的半夜被铸造的就成为“月燧”(古人在夜间用来承接露水的漏斗铜器)。
    月燧制造月滴,日燧制造日煐;月滴用于治疗,日煐用于增强功力。
    如今,日月燧都被少年拥有。灵界修行者梦寐以求之物,居然藏于大山深处。
    月光越盛,则月滴产生的数量越多、产生的速度越快。少年并不贪心,两个小时收集三十颗月滴之后,他招手收回月燧。分出一颗月滴拈在指尖,冲萤火虫说:“辛苦你们啦!”
    捏碎,月滴化成无数晶莹碎片,仿佛水晶受到研磨。萤火虫集而又散,捕获碎片服下。
    人与动物和谐相处,无论何时都是一幅绝佳风景,再衬上美轮美奂的山水和月色,实难描述的妙。
    吃完月滴的萤火虫不愿散去,围着少年轻飞舞蹈,直到空气中一阵猛烈的灵力波动将它们震得把不住方向。
    少年敛了笑容,遁着灵力警觉望向北方:“猛洞河!?”
    “鹿笙——”呼喊声听似相隔甚远,呼喊者以妙绝轻灵的身法在悬崖峭壁间纵跃,很快便落到名叫鹿笙的少年面前,“有人偷袭了猛洞河守卫,想把那里的封印打开!”
    说话急切的来者也是一位少年,看面相跟鹿笙年龄相仿,却比鹿笙高了大半个头。因为高而瘦,一双长腿特别显眼。暗红色的外衣上印着零星的白色梅花——这种服装不是谁都能驾驭的,偏偏被他穿着分外好看,颜值和形体真的太重要了。
    “灵力波动传到这里,看来对方修为不浅。”鹿笙的表情不见丝毫慌张,“蛊神大人苏醒在即,想必某些渣滓们急了——去一趟猛洞河吧!”
    高个子少年闻言,在月光下化成一只四肢纤修、角如玉珊瑚的雄性梅花鹿,载了鹿笙,半云半雾向三十里外的猛洞河奔去。
    -----------------------------------------------------------------------------------------
    
    第2章 楔子(圣物被盗)
    
    月光不及日光,纵然明亮,仍然不足以让一切清晰。远处都是影影绰绰,唯独河水因为反光而特别醒目。猛洞河只在夏季暴雨时节才“凶猛”,其它时候都相对安静闲适。
    看到猛洞河边站了不少蛊师和巫师,鹿笙在梅花鹿脑袋上拍了一记:“糟糕!调虎离山!”
    守卫猛洞河封印的蛊师和巫师并不多,他们只需要监视封印的牢固状态即可。现在这乌压压的一片,显然寨子里的精锐尽出——月亮山苗寨离猛洞河有十里距离,如果大家是感应到灵力波动才过来查看,速度不可能快过妖族梅花鹿。
    大家纷纷围过来;鹿笙挥手示意不必多礼,急切连问:“封印怎么样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全在这里?”
    封印守卫站出来汇报:“先前河底有莫明的巨量灵力相撞,封印倒是没事——大家都是被寨老通知,提前赶过来预防大事发生的!”
    “寨老!?”鹿笙更加肯定已经上当,扭头又问梅花鹿,“是谁让你来找我的?”
    梅花鹿也已经差不多想明白了整件事,嚅嚅回答:“是……是寨老。”
    “你们一个两个的……”鹿笙是真急了,又不好骂出难听的话,毕竟大家知道上当之后也会很难过,“寨子里早就有规定,寨老只管俗务,跟封印相关的事是俗务吗?赶紧回去,圣物……”他没有说出最坏的结果,因为他希望最坏的结果永远不会发生。翻身跃上鹿背,催动鹿妖兴风回奔苗寨。
    然而,还是晚了。
    蛊神塑像前的圣物不见了,守卫圣物的蛊师和巫师也不见了。寨子里没有激烈打斗过的痕迹,甚至普通寨民仍在梦中未醒。
    看来,圣物是被“盗”,而不是被“抢”。
    走进寨老的房间,老旧木板床上躺着一根“大油条”。油条扭来扭去,正是被堵了嘴且五花大绑的寨老彭宽山。寨老是寨子里德高望重的长老,是寨中管理俗务的话事人;彭宽山完全不懂巫蛊之术,因而很容易就被灵界修行者制服。
    梅花鹿已经化成人形,他上前刚刚帮彭宽山松了绑,彭宽山自个人扯了嘴里的破布就开骂:“刘畅格扎死伢子,他要造反啊!今天明明轮到他夜值,他无缘无故跑起来跟我发脾气……”一口老而浓的西南官话,间杂几个方言词,没完没了。
    鹿笙也不打断彭宽山,扭头冲梅花鹿少年冷声道:“鹿子伦,你去检查一下护寨的法阵!”
    鹿笙很少直呼别人姓名,反常,那就说明他心情极差。鹿子伦赶紧应了去工作,彭宽山也停了骂声乖乖站到一边。
    “你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脾气还这么差?”鹿笙从桌上陶罐里倒了一杯水递给彭宽山,自己则悠悠坐在竹椅上,“你这里发生了什么,慢慢说,越详细越好。”
    长幼有序的礼仪,似乎在这偏僻苗寨被逆转。鹿笙区区少年,正襟危坐;彭宽山垂垂老朽,捧茶恭立。
    “大巫师您老人家教训的是!经过您这么多年教导,我的脾气早就改啦!要不是遇上今晚这倒霉事,我也不会这么激动……”彭宽山一面赔罪自省,一面将之前的经过细细说了。
    其实很简单,彭宽山正打算睡下,本应该轮值到蛊神殿守夜的刘畅过来使性子找麻烦。彭宽山原则不动,刘畅就直接把他绑了。
    末了,彭宽山补了一句:“刘畅这伢子一向性格好,所以才能被选为‘圣物守护者’,我真是看错他咯!”
    鹿笙盯着窗外月光,似乎注意力全不在倾听,突然来了一句:“你明知道他性格不错,如此反常必定事出有因——圣物被盗了!”
    彭宽山怔住了。
    整整七十年,见过几代寨民生老病死,却是第一次听说圣物被盗!
    “希望不是寨子里出了内鬼,监守自盗才是最可怕的。”鹿笙站起来,语气像是置身事外,“如果查出是内鬼,蛊神大人震怒降下神罚,这寨里的男女老幼……”
    彭宽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老朽的身躯如钉在河边的木桩。目送鹿笙离去,直到那抹靛青的身影与暗夜融为一体,他才哆嗦吐出三个字:“大巫师……”苍老而凄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