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迷局 作者:浅井苍之助

字体:[ ]

 
《迷局》作者:浅井苍之助
 
文案:
     他以为人生是场血淋淋的战斗,必须站在万千尘埃的尸体上才能守护住唯一的光。
 
  却没想到人生其实是场迷局,从生到死,走进去,出不来。
 
  【情爱为局,
 
阴谋为棋。
 
步步紧逼,
 
刀刀致命,
 
这一切,
 
只为将你——
 
彻底融进我的渴求里。】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艾伦,赛西利亚 ┃ 配角: ┃ 其它:
 
==================
 
  ☆、生の迷局
 
  (一)生の迷局
  我是个不幸的人。所谓不幸的人,不仅会给身边的人带来灾难,也会给自身招来灭顶之灾,然而我又是如此幸运——在无常迷局的人生中,命运对我仅有的温柔,大概就是我唯一的亲人,妹妹艾米丽。
  艾米丽的容貌像极了我的母亲,那个殉情溺死的痴情人。这在贵族看来并没什么,总有那么些风流的贵族男子会和肉体尚且鲜嫩,容貌尚且光鲜的美女来个风流的一夜情。我和妹妹就是那样的产物,更准确来说,是私生子。
  不过我是个受人喜欢的私生子,因为那个身为高贵伯爵的父亲除了我,再无男嗣。有时候我会想这是一个诅咒,诅咒他一生风流无数,也只有最开始真心喜欢他的女子才生了个男胎。在出生之后,我被秘密安置在父亲的城堡里,而我的妹妹则被送到孤儿院,等待好心人收养,直到九岁那年,我被送到乡下,名义上的父亲才在我的再三坚持下,将妹妹送到我身边。
  我们在乡下呆了八年,当再次回到古堡时,那个名义上的父亲已经因为纵欲过度而死,他所有的家产都转到了我的名下。作为他唯一的男嗣,在重男轻女的贵族社会,我有这样的权利,更何况除了我,他再没有承认任何人是他的合法继承人。
  现在这座古堡也是我的财产,但我并不喜欢,我想要将这座据说有几百年历史的古堡卖掉,总会有那么些附庸风雅的蠢蛋会花钱买这座城堡,以此来炫耀自己资历久远,然而这个计划最终在妹妹的坚持下夭折。
  她说她喜欢这座城堡。
  说起来,这座城堡大得令人可怕,而且不讨人喜欢。仿造哥特式的尖锐耸顶,以及暗色调的黑色墙皮,总是让它看起来有些阴森,更不论它远离人烟的位置以及城堡前方那些姿态诡异的园艺塑像和一个大型的园艺迷宫。而城堡内部,几乎每一面墙上都挂着画像,我祖父,我曾祖父,以及先祖,名义上的亲人一个个都并列在墙上,还有我那刚死的父亲。除了亲人,在大厅正中央摆着一幅最奇怪的画,恶魔的画。
  据说我们家族是这片地方唯一公开信奉恶魔的家族。这听起来很奇怪,在别人开始信奉光明神的时候,这个家族却在信奉恶魔。
  我并不相信这些鬼神之说,不论是神或者魔,都不配得到我的供奉,所以在搬进古堡,于大厅的墙壁上看见这幅画像时,我不悦地停下了脚步,转头命令管家撤掉它。
  老管家在我小时候就在这里,他一直为整个家族做事,据说我的祖先对于他的祖先有知遇之恩,于是他们一族就一直呆在这座城堡里,侍奉我们家族。
  说是我们家族,我总觉得奇怪,但血缘和事实就是如此,该死的如此。
  老管家带着单片银链眼镜。此时他用浑浊的双眼望着我,凝视半响,才用他古旧的,就像机器已经到了极限即将崩裂的嘶哑声音说,“抱歉主人,我不能。”
  “霍尔家族一直信奉厄瑞波斯神,那副画像是厄瑞波斯神的真身写照,一直作为霍尔家族的荣耀和守护神而悬挂在大殿中间。”老管家如此回答。
  我眯起眼睛,看向那副丑陋不堪的画像。如果那个背生双翼,长相似人非人,全身黑色的东西能被成为神,那么教堂里满是圣光的光明神又是什么?
  我忍不住泛起冷笑,转过头看向老管家,“如果那个古怪的东西也能被称为神,那么……我宁愿神被恶魔所杀死。”
  老管家的神色猛然一变,他极其古怪地看着我,表情似惊恐,但又不像,然而我无意猜测,只是皱起眉,再次说道,“撤掉它,换上光明神的画像。”
  虽说我不信神,但如今光明神的信徒以可怕的速度增加着,教会那群披着人皮的神棍又在大肆攻击异教,为了保险起见,我不得不这么做。
  “艾伦,我觉得那幅画很好。”我的妹妹艾米丽不知何时走过来,她看了眼挂在上方的画像,转过头对我说。
  “但是艾米丽,你应该知道外面的事情,现在光明神的信徒越来越多。”
  “是的,我知道外面有很多光明神的信徒,别的神祗正在逐渐消失,但是……”艾米丽欲言又止,最终凝视画像,小声说道,“我只是觉得画像中的男子很英俊。”
  “英俊?”我怔住,疑惑道,“艾米丽,不要胡说,”画像里明明是个有着黑色双翼的怪物。
  “我没有胡说,”艾米丽因为被我否定有些不开心,她转头看向老管家,似乎想要征询他的意思,“画像是个轮廓深刻的美男子,对吧,老管家?”
  老管家没有回答,只是忽然笑了一下,他欠身行个礼,半跪在地,将头向着画像的方向低垂,“这就是这个画像的神奇之处。每个人所看到的画像都是不同的。也许您会觉得我在信口开河,但事实就是如此,老主人,老主人的父亲都说他们所看的画面并非一致。”
  “但有一件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幅画所展现的,是厄瑞波斯神的真身写照。”
  艾米丽在老管家说完后就掩住嘴,但是她因为惊异而瞪大的瞳孔还是让我看出了她的心思。我再次细细端详着画像,想要从那个背生双翼似人非人的黑色物体身上看出轮廓深刻的美男子形象,然而我失败了。
  这幅画,就是一个背生双翼的恶魔,没有其他。
  “但光这点也不能代表他的神奇性。圣提亚教堂的光明神壁画也是因人而异,所见不同。”我俯视半跪在地的老管家,“我不想再说第三遍,撤掉它。”
  老管家垂下头,没有说话,在他站起的瞬间,我看到他露出一种诡异的表情,但这表情一闪而逝,快得让我以为这不过是我的错觉。
  “是,我的主人。”老管家俯身,呼叫下人将画撤下来。
  “艾伦,那幅画真的是每个人所看见的都不同吗?”艾米丽瞪着水灵灵的蓝绿色双眼,疑惑地看向我,双手紧握,放在胸前,将她的浅蓝色鸢尾胸饰压到一边,“你看到的是什么?”
  不知为什么,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我不想被阿艾米丽知道这幅画在我眼中是那么丑陋和恐怖,所以我将目光放到她身上,转开话题,“艾米丽,你今天穿的这件衣服很漂亮,是伦敦正在流行的样子。”
  “是的,听说今晚萨克里会带我们参加一个宴会。”艾米丽有些兴奋地开口,双眼闪过犹如星辰般的亮光。
  萨克里是名义父亲的远方表哥,也是个小有名气的子爵,在父亲死时他来到这城堡吊丧。同时他也负责父亲的葬礼并暂时保管父亲遗产,等我成年,正式完成遗产转交仪式后市政府才会将遗产转入我的名下。
  说道“宴会”,我的眉头忍不住皱起。因为光明神的信徒与日俱增,这些安逸悠闲的贵族们也逐渐以光明神的名义举办宴会,但即便神存在,我也不认为他比恶魔高贵多少,所以对于这次打着神明名义的宴会,我并无好感。
  “难道你不想去?”看我的表情就猜出我心思的艾米丽也有些失望,也许她是打定主意和我一起去。
  “不,我会去的。毕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总要和那些人接触。”我不想让唯一的妹妹失望。
  “谢谢你,艾伦。”艾米丽湛然一笑,突然想起什么一般,转身向门外跑去,边跑边要求我站在原地不要动。
  我有些不明白她到底怎么了,然而当她从门外袅袅地拿着一束向日葵进来时,我莫名一震。
  “呐,向日葵。你之前不是最喜欢向日葵了吗?”艾米丽拿着金灿灿的,犹如太阳的花,粲然一笑。
  “不,我不喜欢向日葵。”我转过头,“更何况你也说那是之前。”
  “我现在不喜欢向日葵了”
  “怎么这样。我特意在路上摘的,到现在才告诉你是想要给你个惊喜的。”艾米丽蓝绿色的眼里满是失望。
  我有些不忍她伤心,走上前拿起向日葵,“那么你现在喜欢鸢尾花了吗?”我指指她胸前的蓝色鸢尾胸饰,悄然笑开:恋爱使者么?是想在宴会上找到自己的白马王子吧。
  果然,女孩子的心思都是如此。浪漫的爱情,好的归宿,简单又——堪称愚蠢。
  似乎被我猜中心思,艾米丽有些羞涩地笑开,随后优雅地转身,裙子在空中画出个华美而妩媚的弧度。她转头向我像我笑了笑,嬉笑着沿城堡廊道后的旋转楼梯上了楼。
  我停在原地,突然不可自抑地笑开。
  这样很好。这样的生活,能看见艾米丽微笑的生活,很好。
  如有评论,加更。
 
  ☆、宴会の迷局
 
  晚宴是在一个并不遥远的女侯爵城堡举行。当我们坐着两匹黑马拉着的马车前去时,宴会还没有开始。到达地点后我跳下马车,无视老管家微微皱起的眉,走到艾米丽的马车旁,伸出手,让她借力走下来。
  “好漂亮。”尽管已经看过我们华丽而诡异的城堡,艾米丽仍是吃惊地赞叹。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发现这座城堡确实有被赞叹的资本。
  因为信仰的关系,我们的城堡多偏暗色,大片大片的黑色触目可及,而面前这座城堡,通体白色,犹如美丽盛放的月光花。而就是这座城堡,即将成为披着神圣外衣的宴会场所。
  “走吧,艾米丽。”我催促。
  在和艾米丽走向城堡内的时候,老管家悄然看过来,以几乎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低语,“您不该那么鲁莽。”
  他指的是我不该跳下马车。是的,我应该像个娘娘腔一样被人搀着从马车上走下来。
  “哼。”我冷哼一声,用余光冷冷地看着他。然而我发现老管家的神色并没有任何不满,相反,我从他掩在黑暗里的嘴角看出他在微笑。
  他在微笑?为什么?
  老管家没有再说什么。又像来时那样悄悄地后退,跟随在我们身后。
  说实话,这场晚宴非常无聊,而宴会上那些惊艳的目光总是让我觉得厌恶。我完全继承了殉情溺死的母亲的容貌,所以看起来,非常的娘。每当站在镜子面前,我总是会变得失控。
  我讨厌这个样子的自己!
  想到这,我的眉头蹙得更深。而此时艾米丽已经和别的贵族女子打成一片,她就在人群中笑着,美好如漫山遍野的浅紫色风信子顿时花开。我也勉强挤出微笑,回应她。艾米丽楞了一会,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将我扯向她刚认识的贵族小姐那边,“艾伦,”她微笑着,“我们一会要玩个游戏,你要不要一起来?”
  我被她拉着,尽量不让自己看起来阴鸷而可怕,并挤出微笑来应付频频望过来的或好奇或惊艳的目光,“艾米丽你知道我不喜欢游戏。”
  “不,这个游戏很简单,一会仆人会推出一个三层的乳酪蛋糕,里头会藏有两枚戒指,两个玻璃弹子和两个钱币。吃到钱币,就一辈子不愁钱用。不过……吃到玻璃弹子,就会倒霉一辈子,而吃到戒指”艾米丽俏皮一笑,深绿色的眼睛犹如宝石般放出光彩,“男子就会终生在爱情上有好运,而女子就会和恋人相爱永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