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剧情什么的都是演出来的 作者:梦汐莎

字体:[ ]

 
 
书名:剧情什么的都是演出来的
作者:梦汐莎
 
邵文轩,作者笔下的主角,幼时丧父丧母,寄人篱下,备受欺凌,然气运加身,突遇良师,偶获神器,小弟成群,后宫广大,一步一步登上了强者的巅峰。
顾璟烨,作者笔下的最大boss,家世良好,天赋过人,长相出众,是挡在邵文轩路上的最大的垫脚石。
然而,事实的真相真的是这样的吗?
“啊!”被调戏的妹子突然惊呼一声,扑在了之前调戏她的富家子弟身上,“罗少爷,你没事吧?”
一旁的仆人赶紧上前将妹子和自家少爷一同扶起来。
富家子弟揉了揉之前被邵文轩击中的肚子,然后对着妹子笑了笑,“我没事,姑娘。”
“天,罗少爷对我笑了,好帅。”妹子双手捂脸,一脸花痴样。
一旁一直当背景的邵文轩:“……喂喂喂,姑娘,这跟你之前的画风不太对啊,你不是应该扑入我的怀抱吗?”
“哼。”不远处的顾璟烨冷哼一声,转头就走。
听到这声熟悉的冷哼声,邵文轩一愣,然后反应过来了,赶紧拔腿就追,“唉,媳妇你别走,我刚刚只是说着玩的,我真的对那姑娘没兴趣啊QAQ。”
上一篇,梦梦写的是剧情流,这一篇,梦梦打算写感情流~(≧▽≦)/~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邵文轩 ┃ 配角:顾璟烨 ┃ 其它:……
 
 
 
☆、楔子
 
?  这天晚上,邵府格外的热闹,今天是邵家小公子的满月宴,平时跟邵家关系不错的人差不多都来了。
  府内,邵母怀中抱着一个婴儿,笑得格外的温柔,她的周围还围着一群妇人。
  “哎呀,这小孩可真可爱,邵姐姐,你给他取名字了吗?”其中一个身穿鹅黄色襦裙的妇人一边逗弄着邵母怀中的婴儿,一边问道,语气极为熟稔。
  “嗯,已经取好了。”邵母抬手摸了摸小婴儿的脸庞,神色越发温柔,“叫邵文轩。”
  “好名字,邵姐姐,宝宝长大后啊,一定会是个才学出众、气宇轩昂的人。”
  “借你吉言。”邵母闻言笑了笑,“对了,小蕊啊,你现在也是一个有身孕的人了,可要好好注意身体,来,你过来,我给你讲讲需要注意的地方。”
  “邵姐姐。”名为小蕊的妇人脸红了,摸了摸自己现在还没有任何变化的肚子,在一旁其他妇人的打趣声中终是坐在了邵母的旁边。
  另一边,邵父正在陪着来宾们饮酒,此时已有了几分醉态。
  就在众人喝得畅快的时候,突然一个浑身是血的家丁闯了进来,“老……老爷,有人……”
  话还没说完,家丁就倒在了地上,宴上的众人都愣住了。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突然,一群黑衣人鱼贯而入,为首的一个黑衣人一挥手,下达了命令,“一个不留。”
  这时,宴上的众人也都反应过来了,男人们马上取出了惯用的武器开始对敌,替他们的女人们争取逃跑的时间。
  可惜,敌人似乎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就在那些有实力的人都被眼前的敌人吸引住了所有的注意力的时候,房梁上又跳下了好几个黑衣人,趁其不备斩杀了好几个宾客,此长彼消之下,来犯的黑衣人完全占了上风。
  邵父一咬牙,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喝了下去,下一刻,邵父原本周身绿色的光芒开始向青色靠近,最终变为了青色中带着点绿色的光芒,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
  将手中的瓶子随意一丢,邵父上前一步看向了一直站在原地的黑衣人首领。
  “哼。”黑衣人首领冷哼一声,有些嘲讽的说道:“就凭你这用药造出来的假五绝,就想挡住我?笑话。”
  似乎是想要证实自己的话,话音刚落,黑衣人首领的周身就亮起了青色的光芒,跟邵父用药弄出来的光芒不同,黑衣人首领周身的光芒是纯正的青色,不含一丝杂色,光芒厚实中带着丝丝锐气。
  “五、五绝高手。”邵父的脸一下子苍白了起来,四绝和五绝之间是一道风水岭,只要跨过去实力就会大涨,哪怕是一群的四绝恐怕也敌不过一个五绝,自己这个假五绝可能也撑不过三招。
  ★~☆·☆.~*∴*~★*∴我是场景转换的分割线*·∴~*★*∴*★~☆·☆.~*∴*~★
  邵母带着一群妇人逃离了宴会大厅,一路上她们也遇到过几个黑衣人,全是凭着以多敌少才击杀了敌人。
  然而,在靠近邵府大门口的时候,邵母突然停了下来。
  “邵姐姐,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停下来。”小蕊看着无故停下的邵母,走上前去问道。
  邵母没有回答小蕊的话,她在小蕊上前的那一瞬间转过身错开了对方伸过来的手,然后将剑横在了对方的头上。
  小蕊的脸一下子就冷下来了,看着持剑的邵母,朗声问道:“邵姐姐,你这是何意?”
  看着小蕊,邵母苦笑了一声,“原来我还只是猜测,但现在我能肯定了,你不是小蕊。”
  此话一出,原本还因为邵母的行为有些惊疑的其他妇人,现在都震惊的看向小蕊。
  “小蕊”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接着干脆就直接承认了,“不错,我的确不是什么小蕊。”
  “真的小蕊在哪?”
  “你还有心思关心这个?看来你和那个小蕊关系的确不错,告诉你也没什么,她在……”
  趁着其他人的注意力都被她的话所吸引的时候,“小蕊”突然发难,一条银鞭缠上了邵母手中的剑,“小蕊”也趁机脱离了脖子上的剑。
  不再受制于人后,“小蕊”笑了笑,不同于之前可爱讨喜的笑容,她现在的笑容显得异常妩媚,透着一股动人的风情,可惜现场却无人欣赏。
  “那个小蕊早就成为一具尸体了,不过你们也不用怕她孤单,你们马上就会下去陪她的,我劝你们还是乖乖束手就擒比较好,那样我还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要知道府外还有我们的人,你们是逃不出去的。”
  听到“小蕊”的最后一句,妇人们的脸都白了,只有邵母还能勉强保持镇静,不过她看向“小蕊”的眼中还是透着一股掩盖不住的怒火。
  邵母将手中的婴儿递给了一旁的一个年级最大的妇人,然后毅然的挡在了“小蕊”的面前,“你们都走吧,这里就交给我了,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们能将文轩给带出去。”
  “邵妹妹。”
  “快走。”
  在邵母的催促下,最终妇人们还是走了,“小蕊”也只是站在一旁没有阻拦,等人都走后才嗤笑一声,“何必呢?只是在做白用功罢了。”
  “只要还有一点希望我就不会放弃。”邵母的语气很坚定,“来吧,除非我死,否则我是不会让你去追她们的。”
  ★~☆·☆.~*∴*~★*∴我是场景转换的分割线*·∴~*★*∴*★~☆·☆.~*∴*~★
  接手了还是婴儿的邵文轩的妇人在跑出一大段路后才停了下来,拿出了之前邵母暗中塞给她的一块叠好的布,将布抖开,上面画着邵府的地形图,甚至在上面还标出了一个密道。
  看了一会儿后,妇人就将布收了起来,带领其他妇人赶往密道。
  在路上,妇人们还遇上了邵府的管事,管事的手里也抱着一个婴儿,这是他的儿子,比邵文轩要早两个礼拜出生。
  在听完妇人的叙述后,管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让妇人帮忙把两个孩子的衣服对换一下。
  妇人一愣,接着她也就马上反应过来了,这帮人显然是冲着邵府来的,那么邵府的小公子就必须要“死”,否则那帮人是不会放心的。
  将妇人们都平安送入了密道后,管事立刻就毁了这条密道,然后带着手上的“邵府小公子”离开了密道附近……?
 
☆、作者?演戏?
 
?  【一夜之间,邵府上上下下都被杀得干干净净,所有知道的人都不禁感叹:“今天之后怕是再无邵府了。”】
  邵府之内,原先正在对峙的邵父和黑衣人首领两人正坐在一起喝茶聊天,此时的黑衣人首领已经拉下了遮面的面罩,大大方方的露出了自己的模样,他长得不算太俊美,但也有一种独特的男子味道,年纪也不大,甚至看上去比邵父还要年轻一点,在他周围,他所带领的黑衣人手下也都去了面罩,坐在了一旁。
  而之前倒在地上的那些宾客们也早都从地上爬了起来重新坐回了原位,除了衣服有些凌乱外,看上去和之前没什么两样,他们现在正在整理着自己的衣襟,有些倒霉的受了伤的宾客也伤得不重,只是一点皮外伤,在仆人的帮助下上好了药也就没事了。
  甚至之前那个浑身是血闯进来的家丁现在也已经洗了个澡,又换了一身衣服,洗去了身上的血迹后,他的身上根本不存在一丝一毫的伤口。
  过了一会儿,邵母也带着“小蕊”和那群进入了密道的妇人们重新回到了宴会大厅,邵母的手上抱着的正是她的宝贝儿子邵文轩,此时的邵文轩也已经重新换回了自己的衣服,正闭着眼睛熟睡着。
  邵母等人在原先的位置重新落座,待管事带着仆人重新摆上菜肴后,一伙人又重新开宴,回复到了之前的热闹场面,看上去,没有一个人将刚才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甚至刚才还是敌对着的两方人马现在还坐在一起吃吃喝喝,完全看不出来双方之前还打斗过。
  “邵姐姐,今后,你们打算怎么办啊?”“小蕊”看着重新换回了衣服的邵文轩,又逗弄了一番,可惜邵文轩睡得很熟完全没有理会她,才遗憾地放弃了自己的打算,然后开口问道。
  “能怎么办,看作者准备怎么写呗,反正也没我们什么事了,不出意外的话,在作者笔下我们就是个死人了,就是苦了文轩了,他的戏份估计可不少。”
  “放心吧,邵姐姐,有你在,文轩还真能被欺负去?若是作者安排的话,大不了事后再把欺负文轩的人好好收拾一顿。”
  邵母闻言,似笑非笑的看了“小蕊”一眼,“那,要是你生的孩子欺负我家文轩呢?”
  “他敢?”“小蕊”马上就摆出了衣服横眉竖目的表情,“他要是敢欺负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他。”
  “好了好了,别耍宝了。”邵母伸手点了点“小蕊”的额头,“倒是你,之前表演的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小丫头,笑得还挺勾人,你家奕峰要是看到了,肯定要被你迷死了。”
  “哎呀,邵姐姐~,你就会打趣我。”小蕊小脸一红,“你是不知道,为了能正确表现出这个笑容,我可是练了好久呢,还是专门找人教的。”
  “我可没说笑,说真的,你要是在你家奕峰面前这么笑一笑,我保证,他啊,肯定会被你勾得移不开眼。”
  “邵姐姐。”小蕊跺了跺脚,“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好,好,我知道脸皮薄,我不说就是了。”
  另一边,邵父和黑衣人首领也聊得开心,两人正在互相交流修炼的经验。
  “唉,就是可惜了我好不容易才弄到的那瓶药了,能让人在短时间内提升一绝的药,可是很珍贵的,运用得好还能让人有所感悟,我都卡在四绝好几年了,原本打算找个合适的日子来使用,说不定还能让我突破瓶颈,结果,全都毁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