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傍上将军生包子[星际] 作者:骨小七

字体:[ ]

 
  正常版文案:
  简乐进入军校第一天,就因为戎桁(héng)红透校园。
  ——“开学典礼血溅当场 青蛙苦恋王子虐心大戏”这个帖子飘红校园网,而简乐就是那个“青蛙”。简乐原本平静的生活就此结束,缠上他的不仅是麻烦和绯闻,还有那个出身将军世家的男人——戎桁。
  跑男版文案:
  某日,校园bbs飘红一份hot贴:《青蛙苦恋王子,礼堂虐心大戏血溅当场》简乐一口老血喷出。
  简乐举起右手,对天发誓,胸口无痣,只想安安静静地念书,安安静静地工作,安安静静地生活。
  谁来告诉他,跟那个出身将军世家的男人的绯闻是怎么出现的啊!!!
  最最最主要的是——尼玛,假戏真做是怎么回事啊?
  what are you 弄啥咧!(╯‵□′)╯︵┻━┻1v1=he, 逗比爱财受vs外表高冷·妻奴攻,主受向。
  内容标签: 未来架空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乐,戎桁 ┃ 配角:钟夏生,戎征,刑启,钟睿 ┃ 其它:哨兵向导,欢脱,HE
 
    ==================
  
  第一章
  
  新纪817年春,巴内斯特联邦,哈斯顿堡大学迎来了今年的新生。
  大礼堂内,两千多名新生双眼无神地看着主席台上致辞的人从校长换成教导处主任,又换成了教师代表……
  “还没结束啊?”有人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百无聊赖地说,“赶紧换他吧。”
  “讲完了讲完了,该他了!”
  两人话音刚落,会场里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其中还伴着尖叫,这跟之前有气无力的场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简乐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吓了一跳,疑惑地抬起头朝主席台看去,隔着十几米的距离,看见有个一身黑衣的高挑身影不急不缓地走上主席台。
  这人是男的女的?
  简乐眯了眯眼,没看清,不感兴趣地低下头,皱着眉刷刚更新的招聘信息。
  震耳欲聋的掌声和尖叫声在主席台上的人开口的瞬间停止了,偌大的会场里只听得见台上人低沉磁性的声音。
  原来是个男的啊,这么受欢迎,是学校请来的明星吗?
  简乐的注意力只被分散了一小会儿,一想到开学时候交了那么大笔学费,他的心就一阵抽痛。
  必须快一点找到工作,不妄想能将学费补全,只求不要再让原本就不多的存款减少了。
  “你要去打工?社会实践吗?”耳边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
  简乐循着声音看过去,见到一个大眼睛的男生一脸好奇地看着他。
  “唔……算是吧。”
  “真厉害!”那男生特别感慨地说了一句,一双大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简乐。
  打个工有什么厉害的?
  简了干笑两声,低头继续刷信息。
  那男生又嘀咕了一句什么,简乐没听清,他的注意力全部被界面上的一条招聘信息吸引住了:岗位:餐饮部服务员
  工作性质:兼职
  工作地点:帕戈意餐厅(哈斯顿堡路207号)
  属性要求:无
  年齡要求:16- 30 岁
  薪资待遇:10联邦币/小时
  ……
  简乐退回首页仔细看了一遍,确定这是正规招聘网上的信息后兴奋起来。
  要知道,他一个没学历又没成年的向导,能找到一份适合的工作比大海捞针还难。
  在很久以前人们用性别区分劳动能力,现在人们用属性代替。
  人类在漫长的进化中出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变异——基因中嵌入了动物基因片段,因此出现了很多具有超凡能力的人,他们被统称为异能者。
  因为镶嵌了动物的基因,每一个异能者都有相应的精神兽。成年后精神力稳定就能看到自己和别人的精神兽。
  异能者中又被细分为哨兵和向导,曾有人用一个比喻简单明了地说明了两者的关系:哨兵是狂战士,向导则是法师。
  前者拥有强悍的体能和五感,后者精神力超群,能为战士引导加持。
  可惜的是,精神力量的强大造成了向导身体普遍纤弱,出于对他们的保护,很少有人会聘用他们。
  简乐运气不错,居然发现了一则不要求属性的招聘简章。
  他又将信息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看到面试时间后有种被兜头破了冷水的感觉。面试时间是今天上午11点,他只有不到50分钟了。
  怎么会这样,简乐沮丧地叹了口气,等开学仪式结束,他肯定赶不上面试。
  要不……提前走?
  简乐左右看了看,身边的同学都一脸激动地看着主席台,悄悄走掉的话,没人会注意吧?
  犹豫片刻,兼职的吸引力压过了早退被抓的担心,简乐悄悄滑下凳子,蹲在地上一点一点往出口挪。
  就在他刚刚跨出后门的时候,会场里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吓得简乐脚下一个趔趄,差点跪倒在地。他定了定神,快步朝后门走去。
  哈斯顿堡大学是巴内斯特联邦最尖端的军事学院,拥有全联邦最好的教学条件,光是一个礼堂就大的让人嫉妒。
  这里是所有人心中的学习圣地,当然,不是人人都有机会进入这所学校。与学校教学质量同样出名的,是它的生源,来这里就读的学生,几乎全是家世显赫的贵族子弟。
  至于说“几乎”,是因为也有简乐这样身份特殊的人。
  二十年前内战爆发,简乐的父母在这场由号称自由军挑起的战争中双双牺牲,不满两岁的他成了战争遗孤。
  如今,战火带来创伤已经逐渐被时间抹平,简乐也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
  简乐根据指示牌在礼堂里转悠了大概十五分钟,终于看见了出口。
  “没事儿把礼堂建得这么大干什么,要迟到了啊!”
  要是面试迟到,工作肯定没戏了。
  简乐拔足狂奔,边跑边祈祷出门正好遇上一辆公共悬浮车。
  然而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越忙越乱指的就是简乐现在的状况——出口近在眼前,去路却被一个人挡住了。
  “抱歉,我赶时……”简乐剩下的话在看到那个人的胸针后硬憋了回去。
  卧槽,居然是学生会的人!开学第一天就被抓到早退,他运气要不要这么好?!
  简乐苦着一张脸绞尽脑汁想要编个不会被责罚的借口,可是一向灵光的脑子这会儿突然卡机了,跟CPU过载似的。
  简乐支支吾吾半天没听见跟前的人说话,好奇地快速瞟了一眼,见到对方微微皱着眉,表情既惊讶又无奈。
  完了完了,简乐想,看着表情对方肯定是个超级认真的人,一定是怒他不争又哀他不幸,讲道理和求饶都不行,这一笔肯定要记在账上了!
  虽然只是瞟了一眼,但简乐直觉这个人高冷得不要不要的,站他面前半天不说话,一定是等着他主动认错呢。
  认错就认错吧,简乐叹了口气,刚打算开口,跟前的人忽然说话了:“你没事吧?”
  戎桁没想到在这儿居然遇见了一个跟他百分百相容的向导,即便未成年的向导不能释放信息素,百分百相容的力量不容小觑。
  他看着对方流下一道殷红的鼻血,眉头皱得更紧了。
  简乐只觉得脸上热乎乎的,伸手一摸,满手鲜血看得他一愣一愣的。
  视线里出现一张洁白的纸巾,简乐下意识地接过来,说了一声“谢谢”,擦了擦手上的血,简乐总觉得哪儿不对,怎么见着这个人脑子就晕乎乎的?
  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伴随着类似“啊——戎学长!”的尖叫,一群人山呼海啸般地朝着他的方向涌过来,那摧枯拉朽排山倒海的气势震得简乐脑子更晕了。
  一群人冲到他面前后又全部都哑巴了,一个个双眼贼亮盯着他。
  简乐被盯得背后发毛,慢慢抬手,朝他们露出个僵硬的笑:“嗨……”
  这句话好像落入油锅的水一样,顿时让那群人炸了锅。
  “这人是谁啊,新生吧,没想到……”
  “居然这么早堵在这里,太心机了!戎学长,你可不要被这样的人骗了。”
  ……
  简乐的手僵在半空中,他转头看了身边淡定的人一眼,差不多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他明显是被这些脑残粉们当成了不择手段与男神见面的心机婊了。
  居然是因为这样无聊的事情耽搁了面试,天地良心,他连身边这个人是谁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这事还能更荒诞一点吗!
  简乐连解释的欲望都没有,送给那群神情激愤的脑残粉们一个白眼,转身要走。
  没想到刚迈出一步,迎头又撞上一个人,简乐心底那股无名火顿时冲了出来,不爽地大声道:“走路不长眼啊!”
  “……对不起啊小萝卜头。”头顶传来含笑的声音。
  简乐没好气地抬头,在看到对方那张脸之后顿时愣住了。
  “哟,流鼻血了!”
  简乐脸上一暖,见对方捻捻指尖的血,隽秀的眉毛一挑,对一边眉头紧锁一脸不耐的人露出风情万种的笑:“戎桁,欺负人家小萝卜头了?”
  那眼神,那语气,那动作……
  简乐顿时麻到了脚尖,连自己被称为“小萝卜头”都忘记反驳了,晕晕乎乎跟对方说了句什么,脚步虚浮地飘走了。
  “你哪儿捡来的矮冬瓜,挺可爱的。”帅哥收回视线,搂着他口中的戎桁,对那群盯着他们眼冒绿光的人道,“你们的戎学长我借走了,大家没意见吧?”
  他那双桃花眼若有似无地一扫,几个小姑娘的脸登时红了,拼命摇头,恨不得出手将戎桁推到他怀里。
  两人渐渐走视线后,粉丝们又一次爆发尖叫:“好般配,桁夏一生推!嗷嗷嗷……”
  “拍照了吗?”
  “嗯!啊啊看这张,妄想插足国民CP的小可怜,嘤嘤……意外的有点萌是怎么回事,我肯定是病了。”
  远离了尖叫声,戎桁将挂在他身上的人推开,整了整发皱的衣服,冷淡地开口:“许夏生,以后你出去浪不要叫上我。”
  
  第二章
  
  “干嘛呀,生气了?”许夏生双手插着口袋,脸上挂着慵懒的笑,“学妹们不可爱吗,我看你昨晚上也挺开心的。”
  戎桁懒得解释,生硬道:“手环!”
  许夏生轻笑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银白色的手环,挂在食指尖,忽然想到什么,朝戎桁扬眉:“刚才那小萝卜头……百分百?”
  每一个异能者成年之后都能感觉到相对属性的相容度,只有相容度高于百分之五十,哨兵和向导之间才会相互释放信息素。
  许夏生也是向导,但他和戎桁的相容度不足百分之三十,所以即便戎桁没有佩戴抑制信息素的手环也不会有反应。
  很显然,刚才那个可爱的新生被迫接受了戎桁的信息素并且产生了反应,只不过因为未成年,反应比较小。
  看着戎桁瞬间黑了的脸,许夏生低声笑了起来:“奇迹啊,我还以为你残疾了,不会释放信息素呢!”
  他的话引来对方一记眼刀,不过这对从小与戎桁相识的许夏生来说,根本起不到警告意义。
  “你把人家勾引得流鼻血了,是不是得负责?”这话里幸灾乐祸的意味大于建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