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鬼迷心窍 作者:钱伟人

字体:[ ]

 
 
 
《鬼迷心窍》作者:钱伟人
 
一个是面容狠辣阴沉实则胆小怕黑的黑无常
一个是面容高贵冷艳实则木讷萌控的白无常
遇上了
一个是风流倜傥克父克母克全家的孤煞厉鬼
一个是腹黑狡猾有钱有权硬靠山的固执少年
表示文案描述无能,呵呵呵~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小黑、小白 ┃ 配角:李政、琰玉 ┃ 其它:2cp~1V1~鬼怪
 
 
 
☆、第1章 倒霉的小黑
一、倒霉的小黑
一声惊雷响彻天空,吓得还未归家的人疯狂颠跑着。接着又闪过无数个闪电,一下子晃亮了整条破败阴森森的小巷。狂风卷起了街角的落叶和碎石,无情的敲打在还未搬离准备拆迁的旧居玻璃上,伴随着仿佛深渊浮现的魔爪挠在上面的声音,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刮痕。直把窝在被子里的小孩儿吓得屁股尿流,几声尖叫过后就钻进隔壁屋麻麻的被窝里了,紧接着几句怒喝叫骂声就被淹没在窗外的狂风怒吼中。
    那亮如白昼的闪电亮光此时刚好打在一个身材瘦高挺拔的男子身上,只见他面容俊美冷艳,眼眸流光易转,透着诱人的光芒,微微翘起的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乌羽般的长发只是用白色的发带松松的挽着,以至于被狂风卷起后,打在被风鼓起阵阵作响的白色长袍上。即使是在如此恶劣脏污的环境中,那宛如仙人一般的高贵气质也没有损毁分毫。
    他轻轻的拂去被风吹乱挡在唇角的发丝,骨骼分明白皙修长的右手执起一根细长的白玉色长牌,嘴中念念有词,随着他的话语落下,一道白色电弧般的风刃从漆黑的空中闪现,“刺啦”一下就激射到墙角的一个阴暗处。
    只听“嗷~”的一声深沉怒吼,一只身躯庞大的黑色妖物凭空出来,它状如巨型的狼犬一般,此时一道血痕显露在身上,一股腥臭迎面而来。覆在上面的漆黑毛发被那风刃一割,随风吹落的瞬间就开始燃起黑红暗火,落在地上时已经变为灰烬融于尘土当中。
    从那妖物头部黑重的毛发之间,只能看见一双猩红的眼睛,它似乎被刚才那白衣男子的攻击所激怒,嚎叫着冲着他飞奔而来,从它的血盆大口中还喷出滚滚黑烟。
    那黑烟一遇到砂石外物就发出“呲啦呲啦”的声音,一眼望去,妖物所到之处,一片腐蚀过的黑洞残留,可见这妖物喷出的黑烟有多厉害。
     白衣男子对此仿若未见般,丝毫没有移动脚步,执着玉牌的手纹丝不动,一道道风刃连续不断的攻击而去,那妖物一开始还躲避前进,但随着身上伤口的不断增加,它终于忍无可忍直直的冲了上来,大吼一声,仿佛要将该男子一口吞下。
    妖物身上的血痕越来越多,黑红色的血液掉落下来也同它喷出的黑烟一样,将地面腐蚀成一个个坑洞,并升起一股股腥臭的黑烟。
    此时妖物距离白衣男子只差十米之遥,在白衣男子的攻击下,妖物已经摇摇欲坠,但仍旧跌跌撞撞的怒吼爬来,它的眼睛已经红得发黑,显然失去了平时狡猾多端的理智。
    这时,一条黑影从小巷中飞至而来,那速度如果不是带起了风沙,还因为是自己的幻觉,一道闪着紫黑色的光芒掠过,妖兽砰然倒地不起。仔细再看,它身上缠裹着一道细如丝带的锁链,随着它的挣扎,越来越紧。被锁住的喉咙既发不出声音,也吐不出腐蚀性的黑烟,最奇怪的是它重重的身躯倒在地上,却仿佛无物一般轻,被狂风一吹,就要飞走了似的,刚才闪现的那条黑影立即上前,将捆着妖物黑色锁链露出的那头使劲儿拽了拽。
    此时又一道闪电划过漆黑的夜空,这时才看出蹲在妖物身旁那黑影的面容来。
    这也是一名精瘦的男子,他穿着与白衣男子完全相反的黑色劲装,黑黑的长发高高束起,显得利落而干练。他一手拽着那黑色的锁链,另一只手正把玩着一根同白衣男子相差无二,唯有颜色不同的墨黑玉牌。
    他皮肤微黑长相俊朗,两道剑眉直挺斜上,明明是个气质朗逸的青年,但由于紧缩的眉毛、微微眯起的双眼,却让人觉得此人狠辣阴沉,尤其是那抿着的薄唇,说不出的冷漠和凉薄。
    他的下一个动作立即诠释了别人对他的感官,只见他迅速起身冲着倒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的妖物,狠狠的踹去,接着面容扭曲着恶狠狠的又踹了一脚。边踹还边骂道:“嘛de!让你拿尾巴扫老子眼镜!让你拿尾巴扫老子眼镜!这会儿老实啦!?恩?”
    直踹得那妖物只剩下在地上倒气,不仅不敢挣扎,还发出示弱般小狗一样的呜咽声。
     白衣男子听了那妖物的叫声,立即打断了黑衣男子的暴行,拉着他的衣袖说道:“小黑,行了!你踹死了还拿什么交差!眼镜拿回去让老头子给你重新炼制一番不就好了!”
    名为小黑的男子眯着眼睛狠毒的看着那妖物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冷哼了一声,又瞧向白衣男子瞥了瞥嘴道:“小白!你又犯了?!它那声音是装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接着他冲着妖物狠狠地啐了一口道:“呸!晦气!这次修不了啦!我摸了半天都没摸到!不知道被那死畜生扫到哪儿去了!”
    接着他眯了眯眼睛,又抱怨道:“还有,那老头子岂是那么好说话的?一毛不拔不说,每次求他,不是说材料贵就是说不好弄,不然就是没工夫!干!老子都给他打工这么多年了,还没涨过工资哪!就那点破工资,也就够买碗孟婆汤喝的!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说着小黑一甩手就想把地上的妖物装入他腰间的袋子里,小白立即截住他的动作:“哎,哎~别急,别急!我来,我来!小黑你眼神不好,我帮你拿吧。”
    随即他怕小黑反悔似的,马上伸手拽过小黑手里的黑锁链,完全不在乎倒在地上哼哼着装死的妖物身上有多脏,兴高采烈的胡噜了一通,再次听到妖物不知是舒服还是弄疼了的呜咽声,顿时高兴了起来。
    小白嘴角弯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就听他悦耳的声音响起:“乖!快起来跟我走!记得不许大声喧哗啊,你要是这一路上叫的好听,我就赏你个好的牢房呆着!”
    那妖物一听,一个鲤鱼打挺,立即如同被主人打赏的蠢狗一样,摇着尾巴随着小白的动作起来,而且还呜呜的叫着,似乎在讨好着小白。
    小白见了连忙起身拉着妖物就走,小黑将黑色玉牌往腰间一-插,一手叉腰,一手搭在身高与他相仿的小白肩上,歪着脖子啧啧了二声道:“小白,你说啥时候你才能改了这臭毛病啊!”
    小白眼睛亮亮的扭过头去,清楚的看到小黑看似眯着的眼睛,貌似目光狠辣阴险,实则只露出一丝眼白,压根就没露出黑眸,什么都看不见的模样,轻快的说道:“啥时候你不怕黑了,我就不喜欢萌物啦!”
    小黑的肩膀抖了抖,紧紧的靠着小白,自我催眠道:“你别瞎说啊,这明明就是白天啊~”说着还指了指黑漆漆的小路,接着又往小白身边靠了靠。
    小白低头看了一眼乖顺的跟在一旁的妖物,那妖物察觉小白看它,立即讨好的晃动着尾巴。只见虚无的空中出现了一副眼镜,那眼镜的镜片闪烁着黑紫的光芒,其他地方倒是同一般的眼镜一般无恙,只是其中的一个镜片龟裂了,布满了蜘蛛网一样的裂纹。
    小白伸手把那悬空的眼镜招了过来,回头看了看紧靠在他身边的小黑,咧嘴一笑道:“小黑,你要是敢睁眼看一眼,我就帮你去求那老头子,费用我出,怎么样?”
    小黑停下脚步,摸了摸空无一物的鼻子,闷声说道:“真的?可我没钱还你啊。”
    小白弯了弯嘴角,说道:“包在我身上,只有你睁眼看上一眼!”
    小黑听了站直,猛吸了一大口气,顿时睁大眼睛,只见他翻了翻白眼,嚎了出来“呜啊!~好黑!”接着两眼一闭直直的向后倒去。
    小白往旁边跳了一下,看着小黑直挺挺的倒在地上,荡起阵阵尘土。“嘿嘿嘿~让你把我乔巴垫你屁股底下!哼~”
    小白一脸高贵的俯视了小黑一会儿,然后低下-身子使劲扇了他一巴掌:“小黑,起来啦!我们得赶在天亮前回去交差啊~”
    小黑哆嗦着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闭着眼睛转动了几下眼珠子,哼哼道:“现在几时啦?”
    小白朝漆黑的天空瞄了瞄,说道:“寅时了。”
    小黑听了,说道“那你先走吧,我一会儿就回去!”说着掏出一张符箓,青光一闪,一个帐篷刹那间就出现在他的身侧,紧接着小黑闭着眼睛爬起来,然后钻进了帐篷,嘟囔着:“记住你答应我的啊,回去赶紧问老头子重新给我弄一副眼镜~我先眯一会儿。”
    小白努了努嘴,使劲胡噜了几下身边的妖物,直把它的毛弄的四处乱炸才停手,看着小黑真的睡了,这才拽着妖兽往巷子深处走。
    这时,一道白光闪过,漆黑的巷子仿佛什么也没来过似的。
    作者有话要说:
开了个新坑,呵呵呵~
虽然另一个大坑好深好大还没填完~←_←
求关注!
求收藏~\(≧▽≦)/~啦啦啦
 
 
☆、第2章 祸不单行
二、祸不单行
当小黑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只不过他睡觉的地方是在一个荒无人迹的废弃巷子里,所以没人打扰,当然就算有人也打扰不到他。小黑躺在帐篷里,感受着外面阳光照射出来的暖意,不禁翻了个身,哼哼唧唧的不想起来。
    只不过腰上别着的那个不停振动还跳跃出雷电火花的墨色玉牌,让半醒半梦的小黑想不理都不行,这是他跟小白独有的联络方式,都不用问就知道小白要他说啥。
    小黑用手按着玉牌滑动了一下符阵,紫光闪过之后,小白清冷的声音直冲他的耳膜,一下子就让小黑清醒了不少,不用说,小白绝壁用了冷冰咒。
    “小黑!小黑!你起来没?快回来啊!老头子把你眼镜炼好了啊!这次可是用了上好的金环石,你不用担心容易碎啦!”不同于小白冷艳高贵的模样,他说话的内容显然一点也不符合他那清冷的声线。当然也是因为小白自小跟小黑长起来的缘故,对外人他可是冷艳高贵的很。
    小黑掏了掏耳朵,终于睁开了眼睛,不同于小白漂亮黝黑的双眼,他的眼睛不大,但是很长,除了刚睁开眼时完全睁开了,之后就会习惯性的微微眯着,看着既阴沉又冷淡。
    眼前的帐篷内,在暖洋洋的太阳照射下浮动着无数的尘埃颗粒。小黑无视尘土飞扬的空气,张开大嘴打了个哈欠,然后伸手将眼角挤出来的泪擦掉,才慢条斯理的说道:“老头子吃错药了?那么快就炼好了?不会有什么阴谋吧,哪次他不是拖啊拖的!”
    小白清冷的声线再一次响起:“那也不看看是谁出马!再说,谁让你欠了老头子一屁股账的!”
    小黑听了啧啧二声道:“还不是他抠门,每次都拖欠工钱,我也倒霉,每次都能把眼镜不是丢了就是弄坏了,真不知道是不是老头子给我的眼镜做了手脚。”
    那边半天没有回音,就在小黑以为小白不跟他说话时,才缓缓响起小白的声音,那声音似乎隐忍着什么,听起来有些怪异,小白清了一下嗓子说道:“。。。恩~反正你快回来吧!”
    小黑答应了一声,然后很快爬了起来,他把身子探出帐篷,眯着眼睛盯着太阳好半天,只把自己照的头晕眼黑的才钻了出来。
    那帐篷在他出来的那刻,瞬间变成了一张符箓,飘飘然的荡到了小黑身边,他也没看,直接收了起来,然后径直走到阴暗的巷子里,紫光一闪,就消失了身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