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就是不去死 作者:打僵尸(下)

字体:[ ]

 
 
 
  九生顿了一下,说出了一句让白无常很糟心的话:“不好意思,我还没死。”
  白无常忍了好半天才没咆哮,废话老子当然知道你没死,老子还知道你是被我们家老大给带进来的呢!这么明显的事情你当我眼瞎啊看不见!
  “呵呵。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在这里能见面也是缘分。我们交个朋友嘛。”
  九生看着白无常的笑脸,默默道:“再怎么交朋友,我也不会把我的房子给你的。”
  白无常嘴角一抽,“之前那不是没注意到你没死么。好了,反正都已经是朋友了,那我们打个商量如何?这是关于朋友的双赢,你可一定不要拒绝。”
  九生下意识的就觉得这肯定不是什么好的双赢。然后他就听到白无常说:“兄弟,反正你已经是我们王的男人了,咱们又是朋友,以后我们再见到你就不好让你来死一死了,虽然你是一脸的死相,不过还是可以垂死挣扎一番的。所以,以后你给我和老黑一个月一人五千,下次就算见到,我们也当没看到你怎么样?”
  九生抬眼,在黑白无常都有些紧张的气氛下非常干脆地砍价。
  “一人一千,和牛头马面一样。”
  白无常直接跳了起来:“开什么玩笑,好歹我和老黑也比牛头马面高一个级别啊,一千太少了!至少要四千!”
  “一人两千。一个级别就一千足够了。”
  “啧,那可不一样,好歹我们权力还比他们大一点呢!刚刚那些孤魂野鬼你也看到了吧?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拓展地府业务?我们是公职人员不能公私不分,没法赚外快,但你不一样啊!你看看那么多鬼都想让你帮忙呢!你找个有遗产的或者有古董的,上去随手帮个忙,然后不就直接大赚一笔了?要是运气好的话几百万都能有啊,你给我们两千实在是太少了,这样吧三千,一个月一人三千,就这么定了!”
  九生听到这里扯了扯嘴角,这说的他好像能够时不时就下来一趟似的。不过三千就三千吧,他原来想的就是这个数,能够省事一点外加和黑白无常成为朋友什么的,其实也还不错。
  “……成交。”
  顿时,黑白无常都露出了欣慰至极的表情,这样的话不出两年,他们的房贷就能还完了!太美好!
  白无常一下子就自来熟了,他搂着九生的肩膀跟他往大殿走,边走边说:“我告诉你啊,我都想好业务要怎么拓展了,到时候你给我们钱的时候我就把地府野鬼的委托给你整理十条带上来,你挑几个愿意的做,等完成之后直接烧个纸告诉他们完成了,你就能去拿报酬了。这真的是双赢啊,能有效减轻阴界的怨气不说,也能解决总是有鬼不乐意轮回的难题了。你还有钱赚!”
  九生面无表情,心里想的是,如果有鬼想让我去抓小三,结果那个小三现在已经七老八十了,这种委托怎么可能双赢?
  九生被白无常勾肩搭背的拖进大殿。然后两人齐齐感觉到一股凌冽的威压。顿时白无常就把手给放下来了,然后为证明自己的清白,直接扑到黑无常旁边勾肩搭背。这样才感觉气氛好了那么一点儿。
  “你们很闲?”阎冥开口。
  黑白无常都是一僵。黑无常恨不得狠狠抽白无常一顿,他直接开口:“属下告退。”然后拉着白无常就退了。剩下九生自己面对明显心情不佳的阎冥。
  “……呃。宋姗的事情解决了。”
  九生的话刚说完,阎冥的袖子一挥,原本跟在他身后的池炎和宋霄就直接不见了。九生一惊,然后试探道:“他们回去了?”
  阎冥绷着脸点头。
  “哦,那多谢你。”
  阎冥不说话。当九生忍不住要睡遁的时候,阎冥突然开口:“我是阴界的王。”
  九生抬眼点头。是啊,这事谁都知道的事情。
  “那你准备给我多少钱?”
  九生闻言直接啊了一声,半晌才反应过来,但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了——我去你一个一界的王现在是打算问我行贿吗?!其实如果能够行贿也行但是都是一界的老大了,伸伸手都能压死他,这要给多少钱才能够啊?
  最后九生咬牙试探了一句:“一个月一万?”
  阎冥坐在宝座上,高深莫测地看着九生不说话。
  “那、五万?”
  还是不说话。
  “……十万不能再多了,我没那么多钱了。”九生的死人脸上此时都是苦逼的表情。阎王不好贿赂啊!贿赂不起啊!
  最后还是阎冥直接开口:“你的房子给我一半。”
  “啊?”
  “作为交换,我的偏殿,分你一张床。”
  九生:“……”最后他还是点头答应了这个明显相当不公平的条件,一本和一张床真是差大了,但拳头硬的就是大爷,他只磨牙,不说话!
  
  第72章
  
  对于阎冥要分一半房子的、在九生看来颇为无理的要求,到最后也没有被九生否决成功。他几次张嘴想要表示这真的需要仔细考虑,奈何阎冥总是用一副我已经认真考虑的表情看着他,最后九生想到他现在算是吃着阎王的、住着阎王的,还被阎王保护着小命,觉得自己实在是不应该再提什么要求了,只能把意见往心里憋。
  反正,就算房子分阎冥一半,这位阴界的大佬也不可能总是去人界转悠吧?所以,估计这只是说说而已。
  九生这样安慰着自己,倒是让他想开了。
  之后的两天过的还算不错。
  除了出去的时候总是会被一些不死心的鬼魂给缠着要委托,其他一切都还不错。期间九生去了阴界的忘川,那淡紫色的魂魄组成的星河和淡红的曼陀罗花,让九生也忍不住在心中赞叹此地的美景。
  最美不过忘川。
  但能来到此地的,却大都是忘却了前尘的神魂,生死不见的曼珠沙华而已。
  所以九生只是在这里坐了大半天之后,就再也没往这里来过了。再美的景色,如果带着一种彻骨的荒凉和万年的寂寞,也会让人心生疲惫伤感,而不是心旷神怡。
  就这样到了第八天。
  九生这一天是和阎冥同时醒来的。或者说他这一晚上压根就没有睡好,九生总觉得阎冥上界不是什么好事,但他又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有资格和角度去建议、说些什么,所以一晚上辗转反侧,最后顶着黑眼圈到阎冥起身。
  九生一把拽住阎冥的袖子。阎冥当场就扬起了眉毛,这人难道是还想拽掉他一个袖子么?然后他就听到了九生的问话:“你现在是阴界的老大,如果你去上界的话,会不会被人欺负?”
  阎冥直接嗤笑了出声:“我?被人欺?”那表情明晃晃的在显示你在开一个万年的玩笑。
  九生看到他这个表情之后没介意,反而是还有些担心的抓紧了阎冥的袖子:“就算你单打独斗不会败,但若是他们设计埋伏你、群殴你呢?你要不要带上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一起上界?”
  阎冥听到这话觉得有些荒唐可笑,可当他看到九生那无比认真、还带着点担忧的眼神之后,忽然就觉得没什么好笑的了,反而是很认真的回答了九生的问题:“黑白无常与牛头马面是阴界阴仙,是无法上界的。至于埋伏和群殴……一来上界之人不会那么无耻,二来,若真是有人如此,想要困住我他们也是做梦。”
  “你无须担心。”
  九生听到这话之后也觉得自己是多想了,当下就松了手,不过最后还是从怀中掏出了一块小小的红色石头。在阎冥不解的眼神中略有些不好意思:“呃,你之前给我了那个海珍珠,我还没感谢你呢!这个就当是回礼了吧。”
  “回礼?”
  九生点头:“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不过是一种灵兽的鲜血凝结成的珠子而已,它也没别的作用,就是若是有什么危险要发生的时候,它会发热而已。越危险越灼热。”
  阎冥看着那红色石珠,沉默片刻,最终还是把它收到了袖子里。虽然他和九生都觉得这珠子并不一定有什么用,但这却是阎冥几千年来收到的第一份回礼。倒也特别。
  九生见阎冥把血珠给收了,心中也微微松了一口气。其实他对于这珠子的构成还隐瞒了一点,这血珠确实是东海灵猴的血凝结而成的,不过这里面也有他自己的一滴血而已。据他师父说,他身上的血也有点灵气,倒是可以预警的。比东海灵猴要高那么几个档次呢,虽然他自己一点都没感觉到。
  之后九生在地府里接了两个单子就被阎冥送上去了,在临走的时候阎冥想了想,多少还是嘱咐了一句话:“如果可以的话,去灵气浓郁的地方转转,别老是待在a市。”
  毕竟百媛上面的罗逍上仙定然已经知道九生的存在、而且知道他就在a市里了,那么想要找他的麻烦的话,只要把a市给从里到外的搜索一遍就能很轻易的找到灵力高的人,然后很轻易的找到九生了。他上界之后,是无法顾及到人界的。
  九生点点头,想了想道:“那我就带着两个小子和两条狗去边旅游边来学习吧,路上见闻多,也有利于道术的学习。路线的话,灵气多的地方那就是长白山或者昆仑山?我还想去看看沙漠和青海湖,那路线就往北走吧。”
  阎冥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随你。”
  说完这两个字之后他便把袖子一甩,下一刻九生就消失了个干净。
  而后,在黄泉的尽头,随着那奔腾而下的黄泉,阎冥一步一步的如闲庭漫步一般往黄泉相反的方向而去,最终,黄泉流入了深不见底的深渊,而阎冥的身影在阴界那漆黑的穹顶最高处一闪而过。再也没有了踪迹。
  与此同时,上界的一座华丽的宫殿之中,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以手撑头,嘴角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最后这微笑消散了下去,男子开了口:“阎冥来了。”
  男子旁边站着的手下脸色一变:“上仙,他来了会不会破坏我们的计划?我们要如何去做?根据我们探听到的消息,孔屹然那边似乎说阎冥的修为并没有下降。”
  白衣男子嗤笑了一声:“子默,你也太小瞧当年几乎一念成神的那个人了。他能在那种时候自贬入阴界,有这种气魄上界之中有谁能够比拟?即便是我,现在也无法断定自己是否是他的对手?孔屹然那个狡诈如狐的孔雀精可没有说真话,阎冥的修为并不是没有下降,只怕是不降反升,或许再过些日子,他便可再次一念成神破界了。”
  名为子默的男人听到这话脸上露出惊色:“这!那这可如何是好?阎冥摆明了会探查云纯仙人之死,以他之能不难查到百媛,到时候我们岂不暴露?”
  白衣男子神色不变:“这有什么呢?要知道,一个人再厉害,若是他总是一个人的话,也会有疲惫松懈的时候的。况且,除非是极其孤僻冷血之人,否则的话,谁不都会有一二至交好友?由此说来,弱点比比皆是,还有什么好在意的呢?阎冥也是自乱阵脚了,若是千年之前的他,即便是察觉到什么不妥,也不会如此贸然的上界。这一次,我倒是挺想知道,他到底是为了谁,竟会如此在意、着急了呢?”
  子默听到这话露出了不解的神色:“这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阎冥上界,难道不是为了云纯仙人?毕竟云纯仙人可是他的同门师兄,也算是当世他仅存的最后一个同门亲人了。”
  白衣男子却眯起了眼,微微的摇了摇头:“这可不一定……阎冥此人可是漠然惯了的。或许有云纯仙人的原因,但……只怕还有另一个让他同样在意的存在。只是我还不清楚,到底是也不是。如果是的话,那可就有意思了。不过,即便不是,那个叫九生的人,我也定然要抓到他。”
  子默沉默不语。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普通的凡人会让几乎算无遗漏的罗逍上仙如此在意,不过,他永远都不会多说,只要是罗逍上仙吩咐的事情,他都会一丝不苟的完成就是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