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千王Ⅱ(网络版) 作者:酥油饼

字体:[ ]

 
    书名:千王Ⅱ
    作者:酥油饼
    【文案】
    司徒笙:我求财若渴。
    英灏亨:我家财万贯。
    司徒笙:我要钱不要人。
    英灏亨:我要人不要脸。
    内容标签: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徒笙,英灏亨 ┃ 配角:沈玉流,齐肇 ┃ 其它:
    ==================
    
    第1章 第一局 千在地球。
    
    红色警报声响起。
    齐肇和沈玉流从睡梦中惊醒,匆忙赶到舰桥,看到正对着控制台的屏幕上闪烁着两波绿色圆点群,一左一右地封死了海星飞船航行的路线。
    沈玉流问:“这是什么?”
    齐肇道:“陨石群。”
    “两面夹击?”
    “千载难逢。”
    “我们会撞上去的。”
    飞船的预测系统不停地模拟航线,但每一条都无法避免与陨石群产生碰撞的结局。从战术上来说,这是无可挑剔的完美包抄。
    沈玉流问:“见证海星飞船防御系统无懈可击的时刻到来了?”作为最新型号的飞船,海星的防御和攻击能力在雇佣兵星系小型号飞船中排名第一。
    齐肇看着源源不断的绿点,冷静地关掉警报器,打开空间跳跃:“如果楚英澜提供的空间跳跃系统足够可靠,我们可以等下次再检验它的防御系统。”
    身为雇佣兵星系之王,齐肇颇有远见,半年前就购买空间跳跃系统并安装在海星飞船上。但雇佣兵星系与金狮王星系之间微妙的亦敌亦友关系,让他对楚英澜这位金狮王星系皇太子的质量检测水平存疑,始终没有大规模地投入使用。
    他将飞船设定为自动驾驶模式,拉起沈玉流的手,走向救生舱。
    沈玉流有点抵触:“我不想每次回家都用救生舱。”
    齐肇道:“我们应该找个机会和地球领导人谈谈如何提高航天技术的问题。”
    沈玉流一边坐进救生舱,系上安全带,一边点头道:“真期待他们抬着八抬大轿冲出大气层来迎接我们。”
    齐肇睡在他身边。
    这是个双人救生舱,比普通的单人救生舱更坚固,设有小型的控制台,既可以遥控海角飞船,也可以作为独立的微型飞船操作。
    空间跳跃系统正在读条,现在离启动还有一段时间。
    沈玉流抓住齐肇的手。
    齐肇反手握了握他的手,故作轻松道:“就算空间跳跃系统和防御系统失效,以我的技术,驾驶救生舱穿越陨石群也轻而易举。”
    沈玉流食指一根一根颇有耐性地摩挲过齐肇五指的指腹,等对方按捺不住合拢手掌,将他的手包在掌心里,才慢条斯理地说:“其实,这次你不用陪我回来。”
    齐肇的手微微用力:“然后举头望明月,变成望夫石吗?”
    他的措辞让沈玉流失笑,却没有纠正的意思。自从沈玉流摘下翻译器,使用加尔语之后,齐肇投桃报李,主动学习中文。如今,两人私底下都习惯用中文交流,齐肇的中文程度已胜过地球上大多数的外国人,像今天这样的错误也是相当高级的错误。
    齐肇没听到他的回答,情不自禁地问道:“如果让你重新选择,地球和雇佣兵星系,你选哪个?”
    沈玉流没说话。
    随着沉默的时间越来越长,齐肇的心渐渐往下沉。近年来,沈玉流为适应雇佣兵星系所付出的努力,让他差点忘记沈玉流是被劫出地球的。或许,水滴石穿根本就是个童话,于沈玉流而言,对地球的眷恋和对外星系的排斥是坚如磐石,无法改变的吧。
    沈玉流感觉抓着自己的手越来越用力,终于出声道:“选你。”
    齐肇一愣:“什么?”
    沈玉流正想解释,飞船突然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颠簸起来。
    船舱失重,黑暗如辣椒水般,从他们身体的各处狠狠地灌入,手段激进而强硬地剥夺感官与外在的联系,只留下无尽的黑暗。
    即使如此,交握的手也始终紧紧地拽着彼此,仿佛成了本能。
    十几秒,犹如沧海桑田。
    飞船慢慢地从摇晃中平静下来。
    声音重新钻入耳朵。
    画面重新呈现眼前。
    四肢慢慢地传来感觉,尤以被齐肇紧握的手掌最为明显,沈玉流憋在胸口的气才缓缓地吐出来。他刚一动,手指就感到对方用力的钳制,两人交握的手的骨头和皮几乎融为一体。
    “无论多少次,我都讨厌空间跳跃。”沈玉流道。这也是明知空间跳跃能缩短行程,他仍坚持不用的原因。时间再宝贵,他也不想受苦受累,更何况,和齐肇在一起的时间并不算浪费。
    “我先出去看看,你留在这里。”齐肇松开手的时候,两人的肌肤如黏胶水,黏糊糊了半天才脱离。
    沈玉流抬头,看着他站起来。笔直紧致的长腿,宽阔优美的背弧线,与高大颀长的身躯组成擎天大树,顶起狭窄的空间,让四周空气畅通清新起来。
    齐肇关舱门时一低头,对上沈玉流凝望的眼神,扬眉:“你现在的表情就像目送丈夫出门,恋恋不舍的妻子。”
    沈玉流微笑着反击:“大概是那个丈夫忘记留安家费了。”
    齐肇将舱门重新打开,伸手抱住他的脸,“这个安家费够不够?”
    沈玉流淡定地说:“无论是地球还是雇佣兵星系,家暴都是犯法的。”
    齐肇笑着松开手,捏捏他的鼻子,关上舱门,往舰桥的方向走去。
    飞船按照既定的命令,有条不紊地前行。舷窗外的太空,漆黑太平,成群结队的陨石只在屏幕上一晃而过,就失去了踪影。
    齐肇听到身后脚步,无可奈何地回头:“我记得我说过,要你留在救生舱里。”
    “我大概忘记说同意了。”沈玉流走到他身边,被齐肇搂住肩膀。
    “空间跳跃的质量还不错。”屏幕显示飞船离地球还剩半个小时的行程,“回去之后,我想批量订购。”
    “我不这么认为。”沈玉流道,“如果真的不错,我们现在应该站在这里俯瞰着地球的大气层。我想在目标定位方面,他们的产品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所以……”齐肇已经猜到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沈玉流不负所望:“我们应该要个技术不成熟的冒险性批发折扣价。”
    “好主意。”齐肇很没原则地同流合污着。
    他们将飞船停在月球的背面,改乘不起眼的救生舱进入大气层。
    这是他们第三次以这种方式进入地球,却第一次被发现。当两艘战斗机出现在雷达扫描范围时,沈玉流和齐肇都愣了下。
    很显然,他们都过于信赖雇佣兵星系的科技,而忽略了地球虽然科技落后,却已不是农耕时代。
    齐肇当机立断地选择潜逃。
    沈玉流下意识地抚摸着自己的小指:“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齐肇瞥了一眼过来:“你怀疑我的技术?”
    “我怀疑我们的运气。”
    他话音刚落,齐肇就加大马力,瞬间甩掉后面那两个小拖斗,找了处僻静的地方停下来,无声地耀武扬威。
    沈玉流视若无睹,头转向窗户,打量户外景色:“这是什么地方?”
    齐肇调出地球的地图:“我想应该是……一个叫美利坚强国的地方。”他接通当地的电视,屏幕上出现一个灰白发的高大老男人,西装笔挺地站在讲台上口沫横飞地发表演说,“当地的居民长这样。”
    沈玉流漫不经心地听了两句,神色一变,眼睛定定地盯着屏幕。
    “怎么了?”
    沈玉流道:“他们称呼这个人为总统。”
    齐肇道:“看来这不是一个看脸的国家。”
    沈玉流神色古怪,缓缓道:“但据我所知,他当总统应该是六七年前的事了。”
    “他复出了?”
    “不说宪法是否允许,他复出的号召力大概只够开一场演唱会,地点还得剔除鸟巢。”
    齐肇调出当地时间。
    2008年3月15日。
    最初的震惊过去后,沈玉流和齐肇都冷静下来,用飞船逛遍地球,与各地时间一一核对,直到耗光海角飞船的所有能源,才不得不在一次次的失望中承认,并不是美利坚强国的报时系统出了问题,他们的的确确身处六年前的地球过去。
    沈玉流道:“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去雇佣兵星系找到罗马尼,警告他不许在未来绑架我?扼杀源头,我们就不会沦落到这步田地了。”的确,如果当初罗马尼没有从地球绑走他,他就不会认识齐肇,齐肇也不会跟着他来地球,完全可以避免眼前的状况。
    齐肇不悦地撇嘴,半晌才道:“或者干掉楚英澜。”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他和沈玉流十分默契地认为,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毫无疑问就是那个技术尚待完善的空间跳跃!
    两人对看一眼,都明白刚才的话只是抱怨。
    沈玉流站直身体:“好吧,总结我看过的所有科幻小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持原状,以免改变历史走向,造成不可挽回的结果。毕竟我过去的记忆中并没有另一个自己的出现,说明现在的我没有向曾经的我寻求帮助。”
    齐肇道:“你的过去当然也没有提前遇到我。”
    沈玉流耸肩。
    齐肇道:“你知道你的过去没有遇到我们,但是怎么知道其他人的过去有没有遇到我们呢?我们总不能无所事事地待在这里吧?”
    根据蝴蝶效应的原理,也许他们待在这里也会造成历史的扭曲。沈玉流舔了舔嘴唇:“或者,我们做个实验。”
    “什么实验?”
    沈玉流道:“我试着联络一个朋友,看看现在的我与过去的他接触,是否会对现在的我们产生影响。当然,为了我们的安全着想,最好先用电话联络。”
    齐肇无条件同意。
    沈玉流的朋友屈指可数,有限的号码自然记得滚瓜烂熟。
    齐肇看他娴熟地拨号,漫不经心地说:“看来你和他的关系很不错。”
    电话那头很快接起。
    “下午好,很抱歉在这个时候打扰你,我遇到了一点儿麻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