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白泽 作者:泗水东流流入海

字体:[ ]

 
 
文案
表面上死而复生的李三来到异时空,遇到了一群非人非神的怪物。但事实上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内容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三(白泽)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六道又名六趣,六凡,六道轮回,是众生轮回之道途。六道可分为三善道和三恶道,三善道为天道,人间道,修罗道;三恶道为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行善之人,心安气顺,宛如人天;虽然行善,但心生嫉妒,宛如修罗;无惭无愧,无羞无耻,宛如畜生;贪心炽盛,毫无餍足,便是恶鬼;丧尽天良,无恶不作,就是地狱。
  李三是亚洲七色花组织的雇员,李是姓,三是代号。七色花是世界排的上号的一流杀手组织,干的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买卖,而李三是个如假包换的杀手。既然是国际上的杀手组织,就免不了和一些政治势力接触,游离在各国的政要之间,七色花不像大多数杀手组织那样和政治势力存在相互依存的共生关系,相反,七色花很独立,大多数的时候它只听命于金钱的驱使。这也是当初李三选择七色花的原因。
  这次执行的任务的地点在印度,婆罗门的发源地,佛教的滥觞。李三不是这次任务的第一负责人,李三之所以来是因为上头传来消息——第一套方案失败了。这次的任务和宗教矛盾有关,其中牵扯到婆罗门,印度教和佛教,任谁都知道宗教问题绝对不仅仅是单纯的信仰问题,所以李三对于本次的行动是抱着及其谨慎的态度。
  对于高温高湿的热带雨林气候,李三有一点儿不适应,轻薄的T-SHIRT已经被汗水给浸透了,在胸前留下深色的的痕迹。两眼状似漫不经心的瞟过四周,李三在心里嗤笑了一声:如果忽略掉肤色,人和人还真是如此相同,不管你是黄种人,白种人还是黑种人。
  看了看手上的表,时间还很宽绰。李三向旁边的一家冷饮店走去。店主是一个很高挑的男子,看起来有点儿弱不禁风。
  “A cup of ice juice,no suger”李三将手中的钞票递给对方。
  “OK,wait a moment ,please ”男子转身就去捣鼓榨汁机。
  李三接过店主手中递过来的冰橘子汁,坐到了店主搭在一旁的简易座椅上,一边品尝着这异国的风情,一边等待着猎物的出现。手表上的指针慢慢的扫过整个表盘,机械的转动摩擦出滴答的声响。整点的报时声在李三咽下最后一口橘子汁儿的响起,空气中的燥热仿佛在这一刻凝结,猎物出现在十二点中方向。
  店主颇为惊奇,因为就在刚才自己一转身的当儿,那个客人就像一阵风一样不见了身影,只留下了还在桌上的那个杯子,证明这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李三并没有料到那个自己以为可以相信的人竟然是那个让自己丧命的人,所以当对方的子弹穿透自己的胸膛的时候,李三有一瞬间的不解,但随即也就明白了。这一次任务的失败并不是巧合,而是七色花的有组织,有预谋的一场行动。
  从无败绩的王乙的失手,第一方案所存在的明显的漏洞,第二方案的自己的孤军无援,李三终于反应过来,这一次的任务的目标不是什么婆罗门,不是什么宗教事务,而是假借执行任务而除掉自己。
  王乙看着子弹射穿了李三的胸膛,眼中没有执行完任务的狂热,也没有看着昔日的兄弟即将毙命痛楚。像他们这样的人对于生命的感知早就麻木,一个人的生或者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凭什么而生而又为什么死。
  自李三有记忆以来,这个世界上对于他而言就从来没有存在过必须为之而背水一战的东西。亲情,他未曾体会过,因为自出生他就是一个人;友情,他不曾经历,因为杀手不需要羁绊;爱情,他不屑一顾,因为他从未见识过相濡以沫。仿佛他的存在就是为了顺应天意,天命昭昭,李三对于自己的死亡从未恐惧过。
  佛教将众生世间的生灭流转变化,按其欲念和色欲的存在程度将其分为欲界,色界,无色界三种,统称为三界,又称为苦海。众人常说芸芸众生皆是生活在三界六道之中,无一例外,无一事物不遵循着三界六道之本源,但是这只不过是对于未知事物的污蔑和轻视。
  李三很奇怪,因为理论上应该死去的自己,现在竟然醒了过来,不仅醒了过来,就连身上可怖的血窟窿也像从未出现过,但是这具身体的的确确是自己的。
  活动了一下筋骨,李三开始观察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视线所及之处是一张大通铺,非常简单的架子床上面铺了一层军绿色的床单,一溜儿过去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六床豆腐块似的被子和六个枕头,当然李三现在所在的铺位除外。
  全身的毛孔都打开,空气中陌生的分子在杂乱无序的移动,肉眼可见的细小尘埃在透过窗户的阳光中飞舞,耳边依稀可以听见虫鸣和鸟叫,这不是自己所熟悉的任何一个环境,这里的宁静就像是在梦里才有的虚幻的场景。
  随着木门的吱呀一声响,窗外的宁静逐渐被打破,而门则被打开,进来的人冷冷的扫了一眼李三所在的位置,便在自己的位置上躺下。李三看了一下对方所在的床铺的名牌——风修,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风修躺在床上后,便闭上了双眼,连个正脸都没有露。
  接着进来的是四个面貌上长得很相似的小娃儿,只不过穿的是对襟的褂子,颜色很鲜艳。这四个小娃儿进来后,便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话题的中心始终围绕在他们每人手中所持的银色卡片上。
  李三觉得自己有必要弄清楚目前的情况,可是这里目前只有六个活人,加上自己,而唯一靠谱的那一个正在闭目养神。李三觉得自己应该出去看一下,向屋内的人打探可能得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就在李三准备出去的当儿,木板做的门再一次响了起来。这一次进来的是一个精悍的白皙青年,青年的脸上洋溢着灿烂微笑,脸部呈现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幅度,左边的酒窝显现了出来。青年看了一下李三,然后径直走到那个唯一空着的床铺,李三的床铺的左边,坐下。
  “你好,我是庄遥,庄子的庄,逍遥的遥”
  “嗯,李三”李三看着对方伸出的左手,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庄遥尴尬的挠了挠脑袋,收回了那只白皙的手。“不好意思,是我逾距了”
  李三没有自负清高的意思,只是对方使用的是左手,而自己习惯右手,这样握手的话就会显得很奇怪,不过李三懒得向对方解释,目前最要紧是弄清楚状况。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好像错过了一些事情。”清冽的声线里透露出诚恳的意味,李三在寻找着合适的措辞来掩饰自己的一无所知。
  正在处于尴尬中的庄遥听到李三的问题,便抬起头来,“这里是虚空,我们目前所在的地点就是位于虚空里面的七五学社”
  “你来了以后一直昏迷不醒,学社大会的时候,就是刚才,社长做了新一学期的入学报告”庄遥语如连珠的说了一气。
  “嗯,谢谢”
  这里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世界。刚才从庄遥嘴里说出来的几个名词,对于李三而言,没有一个是能够理解的。但是李三不打算继续在这上面深究下去,在没有确定可以相信的人之前,只有通过自己的双眼来了解这里的情况了。
  李三转过一处楼房的拐角,在那里有一个小型的健身场地,周围的绿化条件还不错。这里是李三刚刚发现的一个较为安静的地方。李三在一个雕花的木椅上坐了下来。正如庄遥所说的那样,这里是一个类似于学校的地方,占地面积很大,差不多有将近300英亩。学社里的宿舍,浴室,教学楼,图书馆等错落有致,硬件设施很齐全,齐全但是很陈旧,大多数都透着年代的沧桑感。看不出来有什么古怪的地方,李三摇了摇头,按照脑袋中画下路线图,原路返回。
  回到寝室,其他的人早已经休息了。李三看了一眼自己床头的一张A4大小的纸,应该是自己不在的时候发下来的,是一张说明本学期的课程安排的表,上面还散发着油墨的香味。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习惯早起的李三在盥洗室里看见了风修,强健的身体在紧身衣裤的衬托下显露无疑,一头短而硬的黑发让整个人看起来难以接触。不过让李三吃惊的是对方的眼睛,这个人的眼睛是红色,纯粹的鲜红,那是嗜血的颜色。而风修依然一副我是大爷,别惹我的表情,对李三连个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扫了一眼报道前五天的安排,和自己预料中的差不多,各项身体素质的排查以及开学典礼,但是李三觉得为什么一个简单的体检竟然要用那么长的时间,而且体检表上还给这次体检起了一个让人觉得很高大上的名字__属性测试。今天的活动主要集中在天一,对就是天一。七五学社的教学楼命名是按照天地玄黄的顺序进行安排的,而天一应该是七五学社里面规模最大的教学楼。
  现在时间还早,距离体检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教学楼里面的人还不是很多。一眼望去,西装革履的有,长袍袈裟的有,马甲短褂的有,甚至还有西方中世纪流行的贵族服饰,李三觉得有些疑惑,这里真的不是电视剧拍摄现场?
  “嗨,小哥儿,一个人吗?”就在李三还在思考这个七五学社到底是干什么的时候,一把清丽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李三抬头,便看见了一个女人,一个穿着华丽礼服的漂亮女人。女人的一双湛蓝色的大眼睛此刻正盯着李三一个劲儿的抛媚眼。
  李三看着这个女人的动作,没有任何反应,这个女人自己并不认识,对方这样的举动绝不简单,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最好的对策。静静地看着对方,等待着对方露出狐狸尾巴。
  女人看着李三没有表情的脸,眉头皱了皱,但是并不放弃,不一会儿就整个人就贴了上来,身上的香水味恶俗的令人想吐,但是李三没有推开对方。
  女人见李三没有拒绝,便靠的更紧,呼吸时不时的拂过李三的耳廓。不过这样的举动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一个长得高大,金发碧眼的男人走了过来,一把将女人拉离李三。
  “姐姐,你要是不想还没开学就被开除的话,劝你收敛点儿,父亲还希望你能回去给他争光呢”
  “你姐我,看上这小子呢。再说,那个老东西不是有你顶着嘛”女人略带嘲讽的语气里面满不在乎。
  男人似乎是被气的说不出话来,直接拎着女的就走了。女人临走时仍然念念不舍的望着李三,眼里颇有点儿意犹未尽的意思。
  刚才的那一幕闹剧,李三并未放在心上,根据自己的编码找到了自己的座位,李三自在的找了个舒适的姿势,打量着周遭的一切。
  不一会儿,庄遥也来了,脸上是招牌式的笑容,冲着李三打了个招呼。李三也浅浅地笑了一下,算是回礼了。跟在庄遥身后的是那四个一看就是兄弟的小孩儿,嘻嘻哈哈哈说笑个不停。
  渐渐地,冷清的大厅逐渐热闹了起来。越来越多的人涌了进来,形形□□,男女老少,甚至还有说不出来什么名称的动物。
  挂在大厅里面的摆钟响了起来,指针指向罗马数字8,大厅里的人和动物闻声都安静下来。跟随着叮咚声走进来的是两个人,两个人都很年轻,三十岁上下,只不过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一个是西装领带,脸上神情一片肃穆,一看就知道不是好相处的人;另一个穿的很是随意,格子绒布衬衫和灯芯绒裤。
  西装男拿起话筒,开始了自我介绍。庄遥在一边为李三补课。“这个人是七五学社的社长,就是昨天的那个,叫姜炎,他旁边的那个好像是咱们这次的教官,叫姬轩辕,不过这些都是听以前来的人说的,具体的就不了解了”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社长姜炎已经讲演完毕。旁边的那个男人接过社长递过来的话筒。下面坐着的学员借着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小声地说开了。李三想不听到都难。
  “撒旦又来了,这下日子可不好过了”
  “可不是吗,我哥上次被训的半条命都快没了”
  “希望这次被盯上的不是我,在撒旦和我老婆之间选择,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我老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