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狮王的养子 作者:晏央

字体:[ ]

 
书名:狮王的养子
作者:晏央
文案
 
据说雄狮碰到不是自己孩子的幼崽都不会客气,杰拉就遇到了这样一头雄狮。
 
他把自己当成了储备粮,但又嫌弃自己不够塞牙缝,准备养肥了再吃。
 
杰拉决定在养父的庇护下平安长到成年,然后在养父动口之前逃掉。
 
可谁知道,此养肥,非彼养肥?
 
本文伪父子,养成。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杰拉 ┃ 配角:很多 ┃ 其它:
==================
 
  ☆、第1章
 
  一阵劲风吹过,茂密的草丛被吹得向一面倾倒。
  草原上,几头母狮正悄悄地向在河边喝水的瞪羚靠近,这就是她们今天选定的目标。她们收敛着脚步声,借着草丛的掩护悄无声息地靠近自己的猎物,在离那头落单的成年瞪羚不到两米的时候突然发动攻势。
  很快,瞪羚不甘地倒在了血泊中,母狮们将前爪搭在瞪羚的身上,发出了悠长的鸣叫声,召唤雄狮与自己的孩子前来进食。
  雄狮加纳是一头强大而健壮的狮子,他和他的兄弟莱恩是这个有着九头母狮的狮群中当之无愧的统治者。来到猎物跟前之后,加纳和莱恩毫不客气地享用起了猎物,对还流着新鲜血液的瞪羚大嚼特嚼,母狮们则站在他们的身旁,静静地等待两头雄狮吃完,才去享用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等轮到小狮子们的时候,猎物已经不剩多少了。
  这时候强壮而年长的小狮子们一拥而上,直接蛮横地将自己体质较弱的弟弟妹妹们挤到一边,对着猎物大嚼特嚼,连渣滓也不会给弟妹留下。一头年幼的小狮子不甘地扑到哥哥的脚边,想要阻止他吃独食的行为,为自己争取一点儿福利,然而却被自己的哥哥毫不犹豫地一爪子刨开,连狮妈见到这一幕,也没有多说什么。
  雄狮加纳和莱恩吃饱了,在自己的领地上悠闲地晃悠着,像养尊处优的国王一样巡视着自己的领地。母狮们负责捕猎和繁衍,雄狮们则负责捍卫领地,并在有入侵者的时候出面击溃他们,狮群的分工向来如此。
  在离狮群不远处的一个草丛中,忽然探出一个毛绒绒的黄色小脑袋,支起了尖尖的耳朵,一双圆润的黄褐色眼睛正警惕地盯着自己的四周,它四处张望着,时不时地动动耳朵,连一丝风吹草动也不愿放过。
  杰拉也是这个加纳和莱恩狮群中的一只小狮子,但它可享受不到其他小狮子们的待遇。杰拉的母亲莉莉并不是这个狮群的母狮,而是一头外来的母狮,没有人知道她是从哪儿来的,但她的确与加纳、莱恩狮群的母狮很不同。由于跟狮群中的其他母狮没有亲缘关系,莉莉曾一度备受排挤。不过好在她捕猎的能力很强,加纳又喜欢她,其他母狮尽管不情愿,但看在日益充裕的食物的份上还是接受了莉莉。
  很快,莉莉怀孕了,与其他的母狮每胎生两到五只幼崽不同,莉莉只生下了一只崽子,取名杰拉。如今,杰拉出生已经三年了,按照狮子的岁数来说,它应该已经算是成年了,可它却还是一副瘦瘦小小没有长大的模样,连它六个月的妹妹看起来都比它壮实些。莉莉是与众不同的,杰拉更是一个十足的怪胎。因为这个,母子俩再次受到了来自狮群的排斥,连加纳也开始对莉莉不假辞色,不复往日的宠爱。
  尽管没有了雄狮的喜爱,但莉莉的捕猎能力还在。即使是脱离狮群单独觅食,莉莉也能够养活她和她的孩子。有莉莉在,怎么也不会让杰拉被饿到,杰拉长到两岁半之前从不用为食物而烦恼。好景不长,在一次对抗犀牛的过程中,由于狮群中的其他母狮没能和莉莉配合好,导致莉莉被三头成年公犀牛围在了中间,在突围中被顶破了肚子。
  莉莉死了。失去了母亲的庇护,没有独自生存能力的杰拉很快也追随它的母亲而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幸赶上穿越大潮的人穿到了刚刚死去的杰拉身上。曾经坐办公室的人现在不得不为了自己的生计而四处奔波,每天小心地跟在狮群的周围,希望能够捡漏。吃别人的剩饭一点儿也不光荣,但为了生存,一切都是能够容忍的。
  杰拉知道,加纳狮群无疑是不欢迎它的。母狮们自己的孩子都吃不饱,谁会愿意一只跟她们毫无血缘的狮子来跟她们自己的孩子抢夺食物?更何况,如果不看它的外表,以它三岁的年龄来说,已经足够让加纳和莱恩将它踢出狮群自力更生了。但以杰拉幼小的身子和尚显稚嫩的小爪子来看,如果将它驱逐出狮群,也许它要不了多久就会成为鬣狗的美餐。加纳虽然不喜欢杰拉,但也没有狠心到故意让自己的孩子离开狮群送死的地步,对于杰拉借着狮群的威风来保护自己不受到其他生物的侵害,并时不时跟在狮群后面捡漏,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倒是一些母狮感受到了缀在她们身后的小尾巴,开始交头接耳:“瞧瞧,那个长不大的小不点儿又跟过来了,已经三岁了,却没有锋利的牙齿和爪子,也不能打猎,真不知道我们要养它到什么时候!”
  “亲爱的姐姐,你就少说两句吧,再怎么说它也是加纳的孩子。”另一只母狮舔了舔自己的爪子,慵懒地道:“除非加纳发话,否则我想它得一直跟着我们。”
  加纳狮群享用完了大餐,缓缓地离去。杰拉瞅着不远处那一堆碎骨头,知道它今天是捡不了现成的了。狮群的气息正不断远去,血腥味却一直没有散去。杰拉谨慎地沿着草丛离开了这个地方,再过不久,应该会有一些被血腥味吸引的动物过来碰碰运气。现在,连一头胡狼也可以轻易地打败杰拉。
  杰拉的小爪子还不太锋利,比幼猫的爪子好不了多少。要让它自己扑上去捕猎,还是很有难度的。根据穿越将近半年以来的生存经验,杰拉选定了一块野兔经常活动的区域,搭着前爪刨起了土坑。由于力道没有控制好,一块被刨起的土砸在了杰拉的小脑袋上,杰拉甩了甩自己的头,才将那些土给抖下来。现在,它看上去灰头土脸,跟一只花猫没什么区别。
  用前爪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后,杰拉重新趴在地上开始继续刨土。
  在地上挖上陷阱,再在陷阱上洒上松软的土粒和草,使得这块土地看起来与其他的地没什么区别,引诱毫无防备的小兔子们掉进陷阱里,这是杰拉最近常做的工作。除此之外,杰拉还在陷阱的旁边用爪子笨拙地打了几个草结。如果兔子们没有从它的陷阱上经过,而是从草结所在的路上走,它们就会被草结绊倒。
  做完这一切之后,杰拉站在逆风处,小心地掩藏住自己的气息。凭借曾经属于人类的那点儿智慧,杰拉在这段时间内勉强养活了自己。然而今天,杰拉的好运似乎走到了尽头。
  五只兔子,一共有五只兔子经过了杰拉所布置的陷阱,却没有一只落入杰拉布下的网中。
  “噢,看吧,那头可恶的臭狮子又来了!上一次我的邻居埃斯夫妇就是死在了它的手中!我真不明白,狮群中猎到的食物难道还不能塞住它的嘴吗?为什么它总要来盯着我们,天哪,但愿它早点儿被鬣狗叼走!它这可恶的混蛋!”其中一只灰兔先生愤愤地朝着杰拉呲了呲牙。
  “有一头狮子在这里,哪怕是一头幼狮,也足以让我不安——它的狮群会不会在这附近?”带着宝宝的兔妈妈看上去正满心忧虑。
  “得了吧!要是它能跟着狮群一起行动,哪里还用得着一直紧盯着我们!依我看,它八成是被哪个狮群抛弃了。”黄兔爷爷眯着老迈的眼,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
  “哦,它这可怜的倒霉蛋!”灰兔先生没什么诚意地感慨道:“不过,我还是情愿它早一点儿被猎狗叼走,或者被象群踩死!”
  “这么说,它的附近不会有成年狮子出现?”
  “那是当然。”
  “亲爱的,看看你的前方,那是什么?”
  正在这时,风向变了。几只兔子感受到了一股带着无尽血腥和暴戾的危险气息,他们顿时脖子一缩,生生刹住了前行的脚步。
  “噢,不——一头成年雄狮!”
  兔子们迅速地转过身,没命地朝着反方向奔去,也不再关注被他们咒骂的杰拉。被他们甩在身后的杰拉则傻眼地看着面前那头威风凛凛的成年雄狮雄赳赳气昂昂地迈着步伐,然后一脚踩进了自己挖的陷阱里,右半身由于失去平衡而下陷。
  这是一头有着棕色鬓毛的成年雄狮,矫健的四肢和雄壮的身躯看起来充满了力量,比起加纳和莱恩也丝毫不逊色。此刻他发出了被愚弄的愤怒的吼叫声,那声音比近在咫尺的汽车的鸣笛声更加尖锐,杰拉竖起了全身的毛,人立而起,用两只前爪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当这头雄狮将嗜血的目光锁定在杰拉身上的时候,杰拉仿佛看到了死神的微笑,它头皮发麻,有一种连尾巴都要炸开的颤栗感。
  杰拉挖的陷阱对于野兔们来说也许足够深,但对于一头成年雄狮来说,想要挣脱它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一旦这头狮子从陷阱中脱身,自己就要完蛋了!杰拉干脆将身边那些没用上的草结一股脑地扔向了雄狮,将雄狮绊住,然后自己就近找了颗足够粗大的树,变成一个两三岁小孩的模样噌噌噌地爬了上去。
  这是属于杰拉的秘密,在他所在的加纳、莱恩狮群中,只有他和已经去世的莉莉有变成人的能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使得他的成长异常缓慢。现在,除了耳朵和尾巴没办法变过来以外,杰拉看起来和一个人类小孩完全无异。
  在杰拉往树上爬的过程中,恼怒雄狮已经凭借着蛮力挣脱了杰拉给他造成的重重困扰,迅速地冲到了树下,他高昂着头颅,像是想要咬着杰拉没来得及收起来的尾巴把他叼下树来。杰拉吓得尾巴尖往上翘起,没命地往树上爬去,天知道以他的小胳膊小腿是怎么做到这样迅速的,在事后回想起来的时候,杰拉自己对于这些也难以置信。
  在爬到树桠分岔处坐稳后,杰拉才松了口气。就在这个时候,它才注意到,它已经出了加纳狮群的领地。如果不出意外,这应该是加纳狮群的近邻——帕斯卡尔狮群的领地。在杰拉遥远而模糊的记忆中,帕斯卡尔狮群很不好惹,因为据说为了现在的领地,从河的那一头过来的帕斯卡尔曾与加纳两兄弟发生过争斗。最终,帕斯卡尔狮群蚕食了加纳狮群超过一半的领地。
  杰拉听着耳边雄狮传来的压抑的嘶吼声,一阵恐惧感渐渐浮上了心头。
  它所得罪的这头雄狮,是帕斯卡尔?
  如果连加纳和莱恩都曾经败于这头雄狮的手下,那么恐怕没有人能够从雄狮的愤怒中拯救它。
  杰拉摸了摸瘪瘪的肚子,直挺挺地躺在树上。它的人生,不,狮生怎么这么不顺?还没有享受到身为狮王一呼百应的威风,就要葬身在这里了。
  而且,它真的好饿。
  帕斯卡尔一直在树下徘徊着不走,杰拉也就一直不能离开。此时它已经有两天没有进食,小肚子发出一阵阵的抗议声。夜里的风有些凉,杰拉爬上树后没多久,又变回了狮子的形态,为了减少能量的消耗,它蜷缩着身子,几乎要将自己团成一个球。
  帕斯卡尔看着树上那一团小小的毛球可怜巴巴的样子,心中的怒火消去了大半。
  这时,一只路过的兔子被帕斯卡尔顺手逮住,雄狮锋利的爪子转瞬间让兔子开膛破肚。诱人的香味从树下传来,令杰拉忍不住抽了抽鼻头。这么一只小兔子对于成年雄狮而言无疑连塞牙缝都不够,可对于杰拉而言,却是一顿丰盛的美餐。有那么一瞬间,杰拉几乎都想不管不顾地冲下树去,夺了野兔。可对上树下那双危险的金眸时,杰拉又萎了,蔫头耷脑地将才刚迈出的前爪缩了回去。
  不知是不是错觉,树下的雄狮见了杰拉的模样竟露出个很是玩味的表情,站起身来,往后退了几步。很快,杰拉就嗅不到雄狮的味道了。可杰拉知道,那头可恶的雄狮一定还没有走远。对于经验丰富的狮子而言,利用风向来暂时掩藏自己身上的气味并不是什么难事。这头雄狮难道以为它是只要有诱饵就会上当的傻子?
  不知多久过去,血腥味时刻刺激着杰拉的味蕾,雄狮始终没有回来。杰拉就像被无数只小虫子撕扯着一般,心痒难耐。尽管知道现在从树上下去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但无处不在的饥饿感击溃了它,同时,雄狮已经离开的侥幸蓬蓬勃勃地涌上它的心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