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法师塔甜蜜日常 作者:Deuxeau

字体:[ ]

 
 
《法师塔甜蜜日常》作者:Deuxeau
 
内容简介:
被囚王子攻纯情邪恶巫师受。
 
 
【1】
    老国王死了,留下四个成年的孩子。
 
    美貌又聪慧的公主被大王子远嫁阿尔兰公国;痴肥又野心勃勃的二王子在丛林里游猎时摔断了腿,随后脂肪栓塞死在了病床上;英俊迷人的小王子最可怜,他并不想争抢王位,每天做着快意恩仇,游走四方,行侠仗义的梦,可是因为和军机大臣私交甚密成了大王子的眼中钉,最后被绑了送上了巫师尼亚的法师塔。
 
    于是心机深沉的大王子顺利登基成了新国王。
 
 
巫师尼亚是弗朗公国人民头上的一朵阴云,他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可是并没有英雄能够打败他,所以他仍在鱼肉弗朗公国的人民,让他们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
 
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要求弗朗公国送上美貌的少男或者少女,据说十分荒yín,但具体怎样,也没人说得清,毕竟进了那魔窟,还没有人能活着出来。
 
可听听吟游诗人是怎么说的吧,那真是太邪恶了,也太羞耻了。
 
人们知道,如果巫师尼亚不满意了,他就会降下大型魔法,毁坏他们的家园,最后民不聊生。还好巫师尼亚不满意的概率并没有那么高,也没有十来年前那么嗜血,似乎也好久没有拿许多人命去做黑暗实验了,总的来说,生活比之前轻松了许多。
前提是家里没有生出美少年。
 
 
小王子是在进塔后的第二天见到尼亚的,他早已被塔里的炼金人偶松了绑,并且盛情招待,睡在柔软的床铺上,小王子十分迷惑这巫师是什么意思,大概是对床伴特别宽待吧。
 
哎,也不知道自己挺不挺得过第一夜。
 
听说巫师十分龙精虎猛,夜御十人,金枪不倒,许多少年都是死在他床上的呢。
 
怀着对莫测的命运的忐忑,小王子辗转反侧。
 
呵,怕什么呢,在塔里被巫师折磨而死或者在王国里被哥哥找各种理由弄死,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如果死亡是不可避免的,那还有什么值得害怕呢。
 
这样想着,他陷入了黑甜的梦乡。
 
 
【2】
王子在早餐桌上见到了巫师。
 
“你给我讲个故事吧”,藏在厚重的斗篷里的巫师阴森森地说。
 
王子想着,终于来了,这个荒yín的巫师倒是有点情调嘛,不说好好伺候他却说要给他讲个故事。
 
“好,但您得先把斗篷给脱了,不然故事可不太好讲呢。”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就算那斗篷里是个干瘪丑陋的驼背老妖怪自己也是要身体力行的啊。
 
巫师有些疑惑,他看着面前面容粗犷,长得十分健壮的青年,虽然穿着衣服也能感受到肌肉的线条,可自己懂得法术,所以并不觉得这个孱弱的人类王子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看他这样镇定的样子,一定能好好的给自己讲故事,应该不会像之前的那些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人那样扫兴。所以他脱下了自己的斗篷。
 
王子很吃惊,厚重的斗篷里裹着的竟是一位容貌昳丽身形纤弱的美少年,大概长久不见阳光,他瓷器一般细腻的皮肤泛着不太健康的苍白,一双潋滟的充满期待的大眼睛上长长的睫毛颤巍巍的,太惹人怜惜了!哦,醒一醒,这可是个邪恶巫师!
 
“好了,你快讲吧,讲的好就能多活几天哦!”美少年清脆稚嫩的声音丝毫不带恶意,但是王子还是在内心颤抖了一下。
 
瞬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不就是要嫖我吗,谁嫖谁还不一定呢,能上这样的美人,死也值了!
 
“你抱住我做什么?”巫师问道。
 
哟,这入戏太深了吧,不抱在一起怎么荒yín啊!“我的故事要抱着您才能讲呢!”
 
“那你快开始吧!”不知不觉坐在王子大腿上的巫师催道。
 
“呵。”王子低声笑道,心想,那么着急啊,真是yín`荡呢。
 
他低头轻轻的舔舐起美少年并不明显的喉结。
 
在巫师正要呵斥他的时候,说;“从前有个国王,他住在苹果山上。”
 
巫师觉得脖子被舔有些痒痒的,也有些奇怪,但意外的很舒适,于是就没有阻止王子这另类的讲故事方式。
 
“然后呢?”他的声音仍很清脆,嫩嫩的使人觉得生机勃发。
 
“国王年纪很大啦,一直是深受人民爱戴的国君。” 王子一边舔舐一边说,热气吹在巫师沾着唾液的皮肤上有些凉,但随后火热的舌头又给那片皮肤带来温暖,这样反复着,让人忍不住就想要更多。
 
“国王有四个孩子。”说着他一边舔舐着巫师的脖颈,一边慢慢掀开了巫师薄薄的里衣。
 
他没有理睬巫师疑惑的问句:“为什么讲故事要脱我的衣服啊?”
 
“他们早就成年了,被国王派往国土的四方学习治理领地。”他说着,一边用因为长期练习剑术而有些粗粝的手掌抚摸着巫师白嫩的躯体。
 
巫师只觉得他手指经过的地方窜出一股股电流,有些颤栗起来。只听这个人类还在继续他的故事。
 
“大王子统治着樱桃山”,王子的手指按住巫师左边的乳`头,轻轻揉搓,没两下那粉红色的小点就充血硬`挺起来。巫师无意识地哼了一声,觉得这个人类好像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他难道也会魔法吗?可是不可能啊,根本就没有魔力的波动。
 
怀着对自己能力的绝对自信,巫师没有阻止人类奇怪的行为,也很想知道故事的后续情节。
 
王子一只手搂着巫师光裸的腰,一只手移向了另一侧小点,他低下头舔舐起刚刚被揉地挺立的小点,用牙齿轻轻碾磨着那一点。
巫师只觉得半身都酥麻了,那个人类在说:“二王子统治着山楂山。”
 
“三王子统治着王国的河谷。”他把巫师摆在了早餐桌上,跪坐着舔起了巫师的肚脐。
 
巫师觉得有些痒,但又舍不得那个人类停下来。
 
“还有一个公主,她统治着王国的丛林。”王子的舌头一点点向下,吻住了巫师稀疏的毛发。
 
他直起身来,双眼直视着面前神色有些迷离的美少年,“终于有一天,国王承蒙了天国的召唤。”他吻住了少年,在少年甜美的口腔里搅动着,把巫师吻得面色泛红,因为缺氧,双眼泛着泪光。
 
“你干什么呀!”巫师怒道,结果声音沙哑又绵软,自己听了都吓了一跳。
 
王子因为神经十分坚韧,早已接受了死亡的结局,并不害怕巫师会拿自己怎么样。
 
他继续讲起故事:“他的孩子们必须要拿起权杖,才能继承王位。”他一手握住巫师的下`体,轻轻的撸动起来。
 
巫师瞪大了眼睛,只觉得一阵阵陌生的暗流在身体内涌动,他觉得自己用来排尿的地方好像要爆炸了,强烈的快感一波`波的堆积,他仰着脖子,很快就泄在了王子的手里。巫师的腹部剧烈地收缩着,人生第一次高`潮来得过于猛烈,他喘着粗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可是那个人类把自己射出来的东西抹在了自己的后面。然后有什么东西挤了进去,好像是那个人类的手指。
 
啊,好痛啊,该死的人类在干什么。巫师瞪着人类,想施个巫术把人类给杀死。
 
可是还没等他想到用什么巫术比较合适,那个人类的手指按在了巫师体内某个奇怪的点上,他瞬间什么的忘光了,大脑一片空白,只能感受着那粗糙的指间碾磨着自己的肠壁,自己的肠壁收缩着,很快的适应了人类的第三根手指,然后人类把手指拔了出来。
 
他才刚觉的有些遗憾,一根更粗更热的东西就进了自己体内。
 
然后一下下用力的顶着自己体内的那一点。
 
嗯,巫师发现自己的下`体又充血硬了起来,那个人类抓着自己的双腿,把自己的腿推到了自己的胸口上。巫师往身下看了一眼,一根粗大的深色肉`棍在自己的后`穴进进出出,而那肉`棍连着的那个人类居然还衣衫齐整。
 
巫师有些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是在讲故事吗?但他模模糊糊的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觉得堆积的快感像一点点火星逐渐累积终于成了一团大火把自己整个人都烧着了。
 
也不知道自己射了几次,只记得最后不停的求人类停下来,可是人类还在烤着他,也不管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后来王子回了自己的房间,巫师躺在早餐桌上睡了过去,很快炼金傀儡把巫师抱回了自己的房间,巫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他觉得全身酸痛,几乎直不起腰,最重要的是,一动就觉得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
 
给自己施了个清洁法术和治愈法术,巫师回想起人类的故事,要夺得权杖才能获得王位,然后呢?
 
嗯,研究好那个能量节点的问题再去找他讲故事吧。
 
最好他下次不要动手动脚了,让我睡了一天,真是太浪费时间了。
 
 
【3】
 
 
花了好几天废寝忘食的解决了那个复杂的供能魔法阵能量节点的问题,巫师内心充满了成就感,觉得自己需要听点故事来娱乐一下,犒劳一下自己,缓解自己高强度工作的疲乏。
王子对于自己提上裤子就走的行为有点后悔,这样不就完全得罪了那个巫师吗,虽然最后结局肯定是一死,但这样自发的提前死期好像挺不合算的啊。但是难道还要像照顾以前那些风流一度的床伴一样帮他们清洗盖被子,第二天来个早安吻吗?
 
哦,省省吧,那可是个邪恶巫师,手里攥着我的小命的邪恶巫师!
 
王子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巫师好几天没来找他的麻烦,他也乐得清闲地享用着炼金傀儡送来的美食,死前的最后几顿饭呢,不吃白不吃。
 
巫师出现的时候王子正在吃晚餐,巫师直接坐到了长桌的对面,隔着一整张桌子对着面前大口吃肉的粗放汉子说:“你给我继续讲上次的故事吧。”同时内心也是有点感叹的,人类怎么可以长得这样粗犷,好伤眼啊,以前他们送上的不都是纤细的美少年吗?
 
王子一愣,什么故事?上次不是早饭都没吃完就压着他做了一上午吗?有讲什么故事吗?
 
啊,我想起来了,讲故事就是巫师对那种事的隐喻,又来啊?王子回想起巫师含泪的脸蛋,嫩滑的皮肤,紧致的后`穴,瞬间某个不可明说之处就热了起来。
 
“这次我们去你的房间讲故事吧。”王子从善如流的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