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于是,死神来了+番外 作者:慕筝安(上)

字体:[ ]

 
备注:
 
文案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黎原长这么大,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亡灵界,才知道自己居然召唤来了个死神BOSS,才知道自己五个月后就会死于脑淤血,才知道……居然要和死神一起生活。
而且还要接受培训,给死神干活?!
人生还能再奇妙一点吗?!
话说求退货,求退货啊!
安德烈:作业做完了吗?
黎原:……/(ㄒoㄒ)/~~我知道了。
————————
开新坑啦,1V1,主受,甜文,日更。二货人*妻受VS面瘫死神攻
欢脱风为主,绝对不坑。
小伙伴们一起来嗨吧^_^
————————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幻想空间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原,安德烈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所谓初见
 
  1.死神来了
  “你要死了!”
  破碎的玻璃洒满了整个房间,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般,看起来惨不忍睹。特别是梳妆台上,更是乱七八糟全是玻璃的碎片。
  黎原站在梳妆台前,无可避免地,他的右脸颊正中插着一枚碎片,已经堪堪有一半没入了皮肉。鲜血自伤口处汩汩流出,将少年清秀的脸瞬间可怖起来。
  然而他并没有功夫注意自己的惨状,甚至连疼痛都没有感觉到。
  一把长长的玄色镰刀从玻璃后面伸出,将厚厚的半墙玻璃从里劈开。随着卡拉一声,玻璃裂开了一道长长的缝,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扩大。当裂缝遍布了整面玻璃之后,镰刀在后面轻轻一扣,整面玻璃瞬间碎裂!
  如黑夜般冰冷的镰刀,没有一丝光泽。阳光透过没有关闭完全的窗户,照射在满地的碎片上,反射出晶莹耀眼的碎光,却在触及黑色镰刀的一刹那瞬间失色。那就像是一个黑洞,将人间一切的光彩全部吞噬殆尽。
  下一刻,一名银发男子自镜子后面缓缓探身而出,一脚踏上了梳妆台。长发散开,如海藻般的头发柔顺地垂至腰间,却并不显出分毫女气。一身黑衣长袍,没有丝毫累赘,利落地将整个身体裹在其中,只留下苍白的指尖探在其外。他眉目精致,冰蓝色的眼眸一片冷漠,衬着苍白的皮肤,完美的西方面容,一个活脱脱的冰美人几乎要让人窒息。可是,没有人会误认他的性别,因为他浑身凌厉的气势足以让人明白,此人不同凡响。
  男子身高太高,故而只能弯腰走出破出大洞的镜子,然而这样一个示弱的姿势却并没有让人觉得丝毫不妥,反而是他自然至极的仪态,给人一种闲庭信步的错觉。
  轻轻一跳,男子就从梳妆台上跳了下来,站在了黎原面前。看着血流不止的清秀少年,男子皱皱眉,伸出一只手,捏住了黎原脸上的玻璃,略一用力,便拔了出来。
  被堵塞住的血没了阻隔,流得更凶了。
  完全不在状态的黎原定定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男子,黑框眼镜后的大眼睛扑闪扑闪了好几下,终于在血彻底糊了一脸之后反应过来。惨叫一声,黎原惊恐地后退一步,一手捂着伤口,一手颤抖地指着男子:“你是谁?!你你你什么时候在玻璃后面挖了一个洞的!你知不知道要赔钱的!啊啊啊啊痛死我了!”
  男子面目表情地看着黎原,略一抬手,捏住了黎原的下巴,强迫他抬头看着自己,同时另一只手伸出,抚上了黎原的伤口。
  黎原拼命挣扎,吓得哇哇大叫:“你干什么!别戳我伤口啊混蛋……诶?”
  随着指尖的触摸,脸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直至消失不见。脸颊光滑如初,如果不是满脸的血和地上染血的碎玻璃作证,黎原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受过伤了。
  更诡异的是原本属于玻璃的那面墙,干脆利落地露出了原本的墙体。墙体十分完整,毫无损伤。可是玻璃怎么可能就这样凭空剥落?男子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男子皱眉,眉目之间满满都是不屑掩饰的嫌弃:“这点小伤都如此大惊小怪,你都是要死的人了,还怕这些?”
  “你要死了!”
  啊,我要死了。
  呵呵哒!
  一个奇形怪状(?)的陌生人以奇形怪状的姿势冲进你的房间,理直气壮的在你面前告诉你你要死了,这是抢劫呢还是奇幻呢还是做梦呢!
  还是坑爹呢!
  黎原看着面前的陌生男子理直气壮的死亡宣言,再看看满地的碎片,仿佛鬼子进村般的卫生间,第一次无比后悔于自己旺盛的好奇心。
  早知道真的会“召唤”这么奇葩的东西,他说什么也不会闲得无聊玩什么血腥玛丽召唤游戏啊!
  亲,能退货吗qaq?
  ——
  黎原,高三学生,于寒假的最后一天,正在家里苦战寒假作业。作为一个还有四个月就要面临最终审判的苦逼高三狗,他本来是不该有时间玩什么游戏的。
  可架不住倒霉催啊!
  人要是倒霉起来,喝凉水都能把牙塞满。
  一直成绩还算稳定的黎原一模出乎意料的失败,在这个全市闻名的尖子班直接滑落到了班上最后一名。对黎原一向不管不问的后妈此刻不知为何消息灵通了起来,和他亲爸一起专门打来电话冷嘲热讽:“哟,小原考得挺好啊,真棒,笨得和猪一样,真棒!”
  “想考什么大学啊?我有个朋友的儿子,成绩一直很好,就是考前滑了下来,高考直接崩了,现在当了小混混呢!所以你说,平时考得好有什么用,是吧?”
  “哎哟,小原高考准备怎么办呀!弟弟都问了,哥哥这么笨,以后怎么办呢?我告诉他,没事!现在的学生,无论是讨饭还是搬砖,只要肯干,总能找到一份工作,饿不死他的!小原,你说是吧?”
  “小原,你已经长大了,快18了。你爸钱也不多,此后的生活费,再减一半。”
  “……我知道了。”听完重中之重的最后一句话,黎原面无表情地扣下电话,语气云淡风轻,仿佛刚才的一切嘲讽都没有存在过。
  却在一切通讯结束的一刹那滑落在了地上。手盖在脸上,黎原埋着头,肩膀一耸一耸的。他倒是没有哭,只是从来没有觉得这么绝望过。
  成绩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突然崩盘,本就不多的生活费再次缩减,欠了两个月的物管费,兼职打工过程中受的气,来自亲生父亲和后妈的会心一击……好吧,那也不算会心一击,毕竟他早就习惯了。
  黎原虽然郁闷至极,却也不是个悲观的人。换着花样阿q了自己一番,黎原抽抽鼻子,抹了把并不存在的眼泪,决定重新开始。
  之前攒的钱还有剩的,就算不打工,还是能咬咬牙撑过最后一段时间。考差了,那又如何?!小爷我天赋异禀,分分钟刷爆你们的三观……吗qaq
  黎原无论如何无法说服自己。为了发泄愤怒,他准备玩点超现实游戏,打打封建迷信的脸,找找自信。
  血腥玛丽是西方一个鬼魂的名字,原本是匈牙利的一个女伯爵,以少女的人血为浴,以求青春永驻,同时,它也是西方的一种通灵游戏。游戏者独自走进一间黑暗的浴室,锁上浴室门并关掉电灯,面向镜子,在镜子与自己之间点燃一根蜡烛,闭眼慢慢念“bloodymary”三次,就可以召唤出血腥玛丽。至于之后镜子里的画面……有各种说法,不过都不太好。
  黎原专门挑了一个阳光明媚的大中午,关上了浴室的门,开始一本满足地进行这个游戏。
  ……他才不会承认他其实有点怕所以故意无视规则选的中午qaq
  房门一关,蜡烛一点,闭上双眼,默念血腥玛丽的名字,黎原仰着头,略带忐忑又略带期待的等着打脸成功。啊那画面,想想还有点小兴奋呢……
  还没脑洞开够,就听得一声巨响,紧接着脸颊一痛,再然后……就是刚才的画面了。
  叫你手贱!叫你脑残!现在知道剁手吃药了吧!
  黎原迷迷瞪瞪地被男子牵着手带出卫生间,迷迷瞪瞪地被他按坐在沙发上面对面干瞪眼,脑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内心几乎崩溃。
  男子看着黎原魂飞天外的表情,皱了皱眉,面瘫脸上却是丝毫不显:“你要死了。”他重复道。男子磁性的声音低沉悦耳,如同上好的天鹅绒,却又极其冷漠,言语间没有丝毫的感情,仿佛一台机器一般。
  “……你要杀我?”黎原默默地往后退了一步。
  “不是因我。你会在五个月后突发脑溢血,不治身亡。”
  “老大,我今年十八,不是八十。”
  “脑溢血和年龄没有关系。”
  “是吗?啊哈哈不好意思,我是文科生。”
  “……”
  以上无聊的对话结束后,黎原和男子又开始了大眼瞪小眼的相顾无言状态。男子沉默寡言,不擅长说话,而黎原还继续处于魂飞天外自我谴责状态,连自己和危险生物顶了半天嘴都没意识到。
  男子想了想,换了一种说法:“你召唤了我,我理应满足你一个愿望。””
  “你是血腥玛丽?”黎原嘴角抽搐,控制不住地往男子的某个关键部位使劲偷瞄。看上去这么爷们,原来是个人妖吗?
  黎原腹诽不止。
  男子一眼就看出黎原的小九九,一手拍上黎原的大头:“收起你奇怪的眼神,我不是血腥玛丽。”
  “别敲,疼着呢!”黎原抗议,“那你是……?”
  “我是死神。”
  “……”
  黎原抹了把脸,简直怀疑自己幻听了。一直以来的无神论者表示他要静静:“死神?什么死神?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神?我要死了?你是来带我走的……”
  “你能不能别说话!”眼看黎原有发展成蓝猫淘气三千问的趋势,男子忍无可忍地又拍了黎原大头一下。
  “哦……”黎原灰溜溜地低下头,闭上了嘴。
  “……”
 
  ☆、第2章 所谓补偿
 
  2.永远抓不住重点的拙计语文能力
  闭嘴之后,死神君开始慢慢地解释事情经过。他声音低沉,语速不快,却极擅长解释事情,三言两语间就把事情倒了个关键——当然,黎原极度怀疑他是因为懒得说话,所以为了能用最少的话覆盖最多的内容,尽快说完拉倒练出来的。
  证据就是他边说时边不停敲击桌面的指尖。修长的指尖不规则地敲击着大理石桌面,那声音,让人怎么想怎么……疼得慌。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故事,不过一切的大前提是——这个世界是真的有鬼神和灵魂的。
  人间界,光明界,亡灵界,将整个空间大概分成三个部分。亡灵界负责掌管亡灵,人间所有的人死后均会被死神带到亡灵界,再由亡灵神负责决定亡灵的去留。绝大多数是在亡灵界待够一定的年份,再投放到人间界中,如此循环。
  “哈哈,所以说你们不就是给亡灵神干苦工的杨白劳……哎哟!你怎么又打人!”黎原捂着脑袋,怒目而视。
  死神君收回手,淡定地继续敲击桌面。
  正常的人间界之人,一生只会有两次看见死神的机会——初出生时与濒死时,这也是新生婴儿总会从啼哭声开始的原因。黎原无论怎么玩游戏也不出事的原因也即是如此:不是打脸成功,而是亡灵界与人间界之间的禁制摆在每个人的身体里,亡灵们根本就听不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