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六界情劫录 作者:圣斗士一辉(下)

字体:[ ]

 
  “你这不要脸的狗东西,你还要脸做什么!?”
  “我扇烂你这张脸!”
  “我扇死你!”
  “扇死你!——”
  ……
  真的太屈辱了,太羞耻了,太痛苦了!
  痛啊,真的好痛……
  灼烧一般的痛!
  ……
  ……
  ……时光流转,回到从前……
  ……
  “痛啊!好痛啊,不要打我了,我所有的灵草都给你们,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六岁的易清尘,圆圆的小脸上划了一道伤痕,晶莹明亮的大眼睛此时蒙上了一层泪水,卧倒在地。
  几个半大的弟子,围成一圈,在他身上踢打着,“打,往死里打,让他再拖拖拉拉的不给咱们上供!就得教训教训!”
  “住手!”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怒喝。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手持木剑冲了过来,他一脸英气,愤怒的吼道,“滚开!你们都滚开!不许欺负清尘!”
  “君行哥哥!……”易清尘如同见了救星一般,哭喊着,往易君行身边趔趔趄趄的奔去。
  那几个弟子脸色一变,“是君行!……这货有两下子,不好惹,先撤!”
  说罢,那几人瞬间没了踪影。
  易君行立刻将易清尘扶起,仔细查看伤势,“清尘,你没事吧!他们这帮坏蛋,只会恃强凌弱,实在可恶!”
  易清尘一把抱住他,“君行哥哥,我没事,谢谢你,只有你一个人不欺负我,还对我这么好……”
  易君行轻轻一笑,一边细心帮清尘擦掉腮边的泪痕,“惩恶扬善,伸张正义,本来就是每个明华剑宗弟子应该做的,我不仅对你,对每个人都一样!”
  “君行哥哥,你人真的好正直,又那么勇敢,大家都喜欢你,我也好崇拜你,我也要像你一样!”易清尘笑着说道,眼中闪烁着明亮的光彩。
  “哈哈!”易君行朗声大笑,“清尘,你放心,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弟弟,我是你哥哥,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
  “真的吗!”
  “真的!”
  “哈哈哈……太好了,我再也不怕受欺负了!”
  “哈哈哈……”
  ……
  ……半年后……
  ……
  “清尘,来,我送你一个小礼物。”易君行背着手,站在嶙峋巍峨的雪松下,一脸温厚和煦的笑意,那俊朗的面容好似春风一般温暖。
  小清尘双肩背着一筐新采摘好的绿油油的灵草,刚踏上最后一个石阶,就看到易君行站在那里等候自己多时了。
  “君行哥哥!”他圆圆的两只大眼睛立刻闪闪发亮,嫩白的小脸上显出一阵欢喜鼓舞,蹦蹦跳跳的扑去到易君行怀里。
  易君行笑着,低头摸着小家伙的脑袋,眼里尽是溺爱,然后从背后变出一柄小木剑,“来,送给你!这可是我亲手做好的哦!”
  “哇啊!——”小清尘孩子气的尖叫一声,眼眸里斟满欢乐,拿着小木剑翻来覆去的看,“好好看,好漂亮哎,这真的是你亲手做的吗?”
  “当然啦!”易君行笑着说道,“这可是万年蟠桃木,我自己都舍不得用掉,专门给你做了这一把木剑,为的就是让你好好练功。来,我教你怎么用剑!”
  “嗯!”小清尘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时候,由于清尘年纪太小,又是外门弟子,所以,只能练练拳脚基本功,还没有被授予武器的课程,自然也不懂得怎样用剑。
  随后,易君行便开始手把手的一点点教小清尘怎样握剑、出剑、收剑、格挡……
  他教导起来,如春风化雨一般,态度温和宽厚、细心体贴,而且幽默诙谐、讲话风趣,经常逗得小清尘哈哈大笑,乐不可支。而且,他修为高、技术好,将每一招、每一式都活灵活现、入木三分的给小清尘解读。让小清尘很快便掌握了最基础的几样剑术招式。
  “清尘,来,别怕,对我出招!以后你变强了,就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了喔!”
  易君行随手拿起一根树枝,也同样握剑的姿势面对着小清尘,一脸温和宽厚的笑容,鼓励他向自己出招。
  这是易清尘人生第一次拿剑,也是第一次要用剑攻击一个人。
  他嫩嫩的小脸蛋微微发红,心里紧张又害怕。
  他本来就是个自卑的小家伙,生怕动作做的不对,或者不好,或是伤到了师兄,怎么都不敢出手。
  易君行继续鼓励着,俊朗的脸上眉目如画,暖意融融,“快啊,清尘,师兄就在这里,勇敢起来!”
  “……”小清尘还是懦弱的皱着小脸,踌躇万分,几乎要哭出声来。
  “清尘,你若害怕,就大喊一声啊,然后冲过来!什么也不要想,来!勇敢点!”易君行说道。
  他就像个大哥哥,语气温和又带有一丝兄长般的威严,不容人抵抗。
  好,大喊一声啊,什么也不想!
  “……啊!!!——”小清尘终于竭尽全力吼出稚嫩的一声,两只小手紧紧攥着小木剑,向易君行冲了过去,他将刚才学会的每一招,都认认真真的使了出来。
  小孩用剑的动作,生硬幼稚、杂乱无章,小小的身体歪歪扭扭,自己都差点把自己绊个趔趄,简直可笑极了。
  可是,易君行却说出了一大堆赞赏的话,“好!漂亮!棒极了!干得不错!清尘你太厉害了!我根本就挡不住啊!哈哈哈……”
  他一边从容的抵挡着他的进攻,一边微微笑着鼓励他,“再来!用力!剑放低一点!注意右边!……”
  ……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头上冒着热汗,蒸汽腾腾,在嶙峋巍峨的雪松下,练了整整一个下午。
  最后,将要分别回屋的时候,易君行脸上突然显出一阵歉意,缓缓的对小清尘说道,“……清尘,其实,我这次来是要跟你告别的。”
  “什么?”小清尘的圆嫩的脸庞上立刻呈现震惊的神色,“你要去哪里啊?”
  易君行也有一些落寞,他轻轻摸着小孩子的头,“我前几天刚通过掌门的试炼,成为他的正式亲传弟子了,以后,就要搬去望天峰住了。”
  易君行由于从小资质出众,所以很早便被玄矶真人收为弟子。
  但由于他年龄太小,修为不够,一直没能通过掌门的试炼,因此,他只能算是玄矶的内门弟子,并不是亲传弟子。
  而只有经过掌门的试炼,成为了亲传弟子,才能搬去望天峰与玄矶一起居住,并参加特训,还能享受各种高等的优待。
  到时候,功力会突飞猛进,获得更多的参加比武大会等比赛的资格,也就能拿到更多的资源和丹药,简直是受益无穷。
  这本来是一件令人庆贺的事,可是望天峰距离这里足足一百里地,还要翻越数个峰头。
  若是御剑飞行,那就是眨眼即至的事情,可对于六岁的小孩子来说,这距离简直远的恐怖。
  小清尘一下子哭闹了起来,小脸立刻皱作一团,死命揪着易君行的袖子,眼泪啪嗒啪嗒掉得跟下雨似的,“不!我不让你去,你不要去,你去了就再也没人陪我玩了……呜呜呜……”
  “清尘,你别伤心,我会经常来看你,给你带桂花糕,好不好?”易君行赶紧慌乱的安慰他,眼里一片深深的歉意,更是温柔似水。
  那一日,易君行一直被小清尘缠着不让走,他只得无奈陪着小清尘呆在他房里,直到小孩子趴在床上哭了又哭,实在累了睡着后,才深更半夜踏着月色悄然离开。
  ……
  
 
  ☆、第30话  矛盾!为理想而活的男人
 
  ……
  ……一年后……
  ……
  明华剑宗,地域高寒,群峰巍峨,一年四季有三季都在下雪。
  望天峰是最高的一个峰头,自然也最冷。
  半夜里尤其温度骤降,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下了足足一尺多厚,崎岖的山路石阶上全是湿滑的泥水和冰面。
  好在弟子们都是修道之人,平日里强身健体,又有法力抵御寒气,所以并不觉得怎样。
  可这对于一个七岁的小孩子来说,感觉就太不一样了……
  “咚咚咚!”
  微弱的敲门声,将易君行吵醒了。
  他一脸惺忪的从被窝里抬起头,疑惑的问道,“谁啊?”
  奇怪,这么晚了,谁大雪夜的不睡觉……
  “君行哥哥,君行哥哥!……”
  这明明就是小清尘的哭泣声!
  易君行浑身一个激灵,赶紧从被窝里爬起身,仅穿了一条白色里裤,□□着上身,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门口,一下子打开门。
  小清尘头发上结满了霜,眼睛哭的肿成两个大核桃,连眼泪都结冰了,嫩嫩的小脸冻得通红,大概是冰路太滑,摔了一跤,脸上被划出好大一个口子,鲜血淋淋的。小孩浑身冻得发抖,可怜得不成样子。
  “清尘!”易君行心里猛地一紧,立刻将小清尘抱进屋里,放在床上。
  小孩子衣服全都被雪水打的湿透了,易君行利落的将衣服脱下,搭在炉子上烤着,又把炉子再往床边推进了不少。然后拿了糕点、煮了热水,给小清尘吃着喝着。
  小清尘趴在床上,大口吃东西,显然是走了好长的路,饿坏了。
  一百里的路啊,从白天一直走到深夜,山那么高,天那么冷,这孩子,究竟是怎么度过这一天的!
  天,太能吃苦了。
  到底他是有多想见到自己,多想来,才会这样执着。
  好半天,看到小清尘还是冻得一阵阵发抖,总也缓不过劲来,易君行赶紧将他搂在怀里,用体温给他暖着身子,俩人就在被窝里趴着。
  “还饿吗?”易君行问道。
  小清尘摇摇头。
  易君行把床整理了下。
  小孩吃了一枕头的碎屑,好在他之前拽了一块布垫着,收拾得比较轻松。
  “还冷吗?”易君行又问。
  小清尘摇摇头,又点点头。
  “……那你这是冷还是不冷?算了,我给你再拿床被子。”易君行要起身。
  “我不要嘛……”小清尘不让他走。
  “为啥啊?”易君行疑惑的问道。
  “还是你被窝里最好了,好暖和,好舒服,好喜欢,好幸福啊,好像冬天里的大太阳,好想以后都这样钻你怀里,再也不出来。”小清尘一脸赖皮的模样,嘻嘻哈哈的。
  易君行爽朗一笑,呼啦了一下小家伙的后脑勺,继续躺好,“睡吧,明天送你回去。”
  “我不想回去了可以不可以,我不喜欢他们,自从你走了,他们天天变本加厉的欺负我,还打我,你看啊!”小清尘委屈着小脸,伸出手臂,上面青一块紫一块的,惨不忍睹。
  “怎么打成这个样子?”易君行拿着他的胳膊,翻来覆去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