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狼与少年行 作者:御吃鸡(下)

字体:[ ]

 
  纳瑟莉笑笑:“对女孩温柔点,本尼。”
  “我会的,纳瑟莉阿姨。”本尼走在奥利维特前面,仍然不忘转身给纳瑟莉一个飞吻。
  奥利维特踢了他的屁股一脚。
  朵兰蒂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她从房间出来时,整个屋子里弥漫着浓郁诱人的饭菜香味,所有人都已坐在客厅的餐桌前等待开饭。
  “这边。”纳瑟莉看她出来,冲她招招手,“开饭了。我做了最拿手的蘑菇汤,快来尝尝吧。”
  朵兰蒂笑了笑,在奥利维特身边的位置坐下,西雅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兜了满满一大勺肉饼塞进嘴里。
  饭桌上奥利维特简要地向纳瑟莉介绍了一下朵兰蒂的情况。不过由于实在是太简要了,最后还是本尼听不下去,重新替他叙述了一遍。
  “奥利维特说的太简单了,还是让我说吧,事情是这样的——”
  德兰特家的小女儿出现在霍克森家,这件事说起来可就长了,得从最开始说起。
  朵兰蒂和乔在合训后不久,就因为中途受到袭击受了伤,被送回了德兰特家族驻地。后来奥利维特也受伤了,被巡逻队从精灵湖森林带出来后,同样送去了就近的德兰特驻地。
  奥利维特的伤看起来严重(这里本尼和奥利维特一样,都将伤势说的很轻,以免纳瑟莉担心),恢复却非常快,他在驻地待了一个星期,就和朵兰蒂以及乔归队了。
  不过因为擅自离队(这里同样,并没有将离队的真正原因告诉纳瑟莉),奥利维特被里奥狠狠教训了一番。随后就跟着大部队,一起追寻幕后黑手的踪迹。
  在奥利维特离队期间,巡逻队破坏了精灵湖森林里的迷阵——说起来,这其中还有不少疑点。根据推算,森林里的迷阵的排设很完整,可以看得出最初设阵使用的力量很强大。但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迷阵持阵力衰减的很快,并且没有人定时加持。
  就算狼族不出手,不出半个月,迷阵的效力也会消失不见。这一点让里奥以及德兰特的女队长都非常难以理解。不过他们并没有把这一情况告诉精灵族,反而借机邀功将黑法师的喽啰要了过来,毕竟这对他们后续追查至关重要。
  同样难以理解的还有困住精灵族的结界。
  根据奥利维特醒来后的描述,双向结界只对精灵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作为一个未成年狼人,奥利维特撞碎结界都只受了不重的伤,然而这样的结界却让整个精灵族束手无策,需要求助外界,这是很难想象的。
  似乎当初设置这个结界的黑法师只是想阻止精灵族依靠自己的力量出来,却没有阻止其他族的营救?这点从偌大的森林里只安设了一个黑法师和一个没有智商的恶魔也能看出来。
  “困住精灵族像是一时冲动做的决定?也许精灵族有他们要的东西,但是那样东西却不是特别重要,一段时间没拿到,也就不再继续在这件事上花心思。”
  说到这里本尼几乎被自己绕晕了,黑法师从来不会做没有利益可图的事情,而他们在精灵湖森林经历的却恰恰像是一个恶作剧——除了用【哔——】喂养恶魔和学舌鸟以外(这里为了照顾西雅把血腥的部分省略了)。
  似乎有什么更重要的地方被他们忽略了——到底是哪里呢?
  本尼说到一半就陷入了沉思,他被纷乱的线索纠缠得难以自拔,别说是他,纳瑟莉更是云里雾里,她只是一个普通人类,虽然不能说完全不懂,但是本尼的描述里又是精灵族又是黑法师,还有恶魔,实在是,太难消化了。
  放任下去,晚餐结束之前别想听到结局。奥利维特放下汤匙,咳嗽几声:“本尼,你的重点偏了。直接讲朵兰蒂要来借住的原因,好吗?”
  “哦哦。”奥利维特的话瞬间点醒了本尼,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聊得太深了,连忙将之前的话题结束,直接进入了朵兰蒂时间,“你知道的,朵兰蒂是族长的女儿,不出意外,在她长大以后,将会接替她母亲的位置,成为下一任族长。”
  然而朵兰蒂并不想成为族长。这一点也是在她参加合训后才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她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女孩,还没有统领整个家族的觉悟和野心,至少目前没有,所以——
  “她在合训结束之后跟着我们回来了。”本尼耸耸肩,喝下一勺蘑菇汤,“你没看见德兰特巡逻队队长的脸色,都青了。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个人意愿还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她说要在这里暂住,待到今年的橄榄球比赛结束,大概一个多月的时间吧。纳瑟莉阿姨你觉得呢?我们应该收留她吗?”
  本尼用空了的汤匙指了指朵兰蒂,后者打量着纳瑟莉的脸色,毕竟纳瑟莉的态度才是决定她是否能留下暂住的关键。不过目前看来,纳瑟莉并没有驱赶她的意思。
  “这是……离家出走吗?”纳瑟莉有点不确定。
  “不是不是。”朵兰蒂连忙摆手,“虽然不回去是我自己的决定,但是家族里都是知道的。他们很,尊重我的决定。纳瑟莉,请不要赶我走,”
  朵兰蒂语气委婉,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可怜一点:“如果你们不收留我,我就要流浪街头了。”
  西雅从一开始就没听到大家在聊什么,不过这句话她倒是懂了,这个漂亮的姐姐要住在她家,她很认真地强调:“如果住在我家,不能跟我抢奥利维特。”
  “……”奥利维特。
  朵兰蒂说:“没问题。”抢了你也不知道,应下来再说。
  “西雅,别胡闹。”纳瑟莉笑笑,“朵兰蒂,你就住在客房吧。希望你能吃得惯我做的饭菜。”
  这个意思是同意她住下来了。
  朵兰蒂高兴地直点头:“纳瑟莉的厨艺非常棒。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肉饼和蘑菇汤。”
  “现在你可以安心吃上一整个月了。”本尼轻笑道,“请别给纳瑟莉阿姨添麻烦,朋友。”
  后者俏皮地眨了眨眼,主动起身帮纳瑟莉收拾餐盘。
  纳瑟莉和朵兰蒂离开后,本尼用脚踢了踢奥利维特,不怀好意道:“以后你就要近距离和小狼女接触了,祝你好运。”
  奥利维特叹了口气:“希望德兰特家族的人早日说服她回去。”
  “你没理解我的意思。”本尼拍拍他的肩膀,凑近耳边小声说,“小狼女住在你家,你觉得小美人会怎么想?尤其是下午的时候,你还把小狼女藏在了窗户外面。”
  “!!!”奥利维特的眼睛一点点睁大,不敢置信地看向本尼。他为什么没想到这一点,下午健身房的行为,似乎,有点,不太对?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明明是本尼!
  “别看我。”本尼后退着站起身,将椅子挡在面前,以应对奥利维特可能的突然攻击,“答应带小狼女回来的可是你,这可不管我的事。”眼角余光四处打量,最后快速转移到房门口,“替我跟纳瑟莉阿姨和小狼女说再见。西雅,晚安。”
  西雅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专心喝着牛奶,听见本尼跟她告别,于是伸出她的小肉手,和本尼挥了挥。
作者有话要说:  情敌出现了!
你要的情敌!我统统都给你!
另:本尼分析形式的那段,是不是很绕?对,我也有点看不懂……
 
  ☆、魔法书与封印03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艾德伦起了大早。昨天晚上因为他的疏忽,可怜的亚历克被留在了学校里,一晚上都在生气。在这件事上,艾德伦要负全责,因此他早早的起床,准备亲自去隔壁房间道歉。
  然而在敲过三遍门都没有回应后,他扭开房门,发现床铺叠得整整齐齐,亚历克并不在房间里。
  艾德伦跑到门外,扶在围栏上,俯身向楼下喊:“妈妈,看见亚历克了吗?”
  凯瑟琳从厨房探出头回应:“他乘坐最早的班车去学校了。吃早饭吗,艾德伦?”
  “我马上下来。”扒拉两下头发,艾德伦有些烦躁,准备往楼下走,想到还没刷牙,就又转身进了洗手间。
  洗漱完毕下楼,凯瑟琳将美味的太阳蛋放到餐桌上,又递上一杯温热的纯牛奶:“亚历克气得可不轻。”
  “我会向他道歉的。”艾德伦接过牛奶,喝了一口,“确实是我的不对,我不应该把他一个人留在学校里。”
  “记得语气好一点,态度诚恳一点。”在大儿子脸侧留下一个亲吻,凯瑟琳回到厨房,为自己盛了一份早饭。
  艾德伦环顾四周:“爸爸呢?”往常这个时候,他应该坐着在看报纸才对。
  “公司有事,和亚历克前后脚走的。”凯瑟琳用刀叉切下小半块鸡蛋,“还需要吗?”
  艾德伦摇头,吃完自己份的鸡蛋,喝完牛奶,用手背抹了一下嘴唇,起身就走:“我去找亚历克了。妈妈再见。”
  “再见宝贝儿。”
  火急火燎赶到学校,停好车,朝亚历克的教室方向赶,艾德伦埋头疾走,差点撞到前面的人。
  “对不起。”艾德伦连忙道歉,看清对方是谁后,微微一愣,“玛尔老师,是你?”
  正是新来的历史老师。
  如此近的距离,能闻到对方身上浓郁的香水味,艾德伦不舒服地揉了揉鼻子。
  “早上好啊,艾德伦同学。”玛尔撩开金色的长卷发,露出性感的锁骨线条,笑道,“昨天过得怎么样?”
  “还……好。”艾德伦尴尬地抽了抽嘴角,他想起来了,昨天这位新来的历史老师,似乎让他放学后去一趟办公室。
  她不会是专程在这里等吧?
  看她笑眯眯的样子,不像是在生气。
  “很好。”玛尔扬起手腕看了看表,“时间还早,请跟我去一趟办公室,好吗?”
  “好吧。”艾德伦无奈应道。该来的都会来的。
  抬头望向九年级的教室,此刻亚历克正站在窗户边,看到艾德伦看向自己,做了一个鬼脸,转身回到教室里。
  艾德伦叹了口气,果然气得不轻啊。
  这是艾德伦第一次进历史科办公室。和他想象的差不多,堆满了文献资料,俨然是个小型图书馆。
  “不用紧张,我只是找人聊聊,熟悉一下学校。随便坐。”玛尔随手把钥匙放在办公桌上。
  艾德伦看着办公室里唯一一张椅子,无语地坐下来。
  玛尔打开迷你冰箱,拿出一罐果汁递给他:“只有这个。”
  “谢谢。”艾德伦礼貌地接过,放在一旁。他刚吃完早饭,并不想喝。
  玛尔的视线扫过那罐果汁,没说什么,坐到办公桌后面。
  “想聊什么,玛尔老师?”艾德伦注意到,她桌上压着的是自己的个人公开档案。他露出招牌微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无害而迷人,以此来降低眼前老师的警惕性,这一招百试百灵,几乎没有一个老师不喜欢他。
  只可惜这一次似乎没有起到作用。
  “学校的大致情况教导主任和我介绍过了,说点不一样的吧,比如说,学生眼中的西坝中学是怎么样的?”
  “我的表达能力并不好,或许应该问问其他人。班长就很不错,他写的诗歌还获过奖。”艾德伦的视线落在玛尔的手上,后者正翻开他的档案,状似随意地翻看。
  虽然这是一份公开档案,但是当着本人的面翻阅,总有种难以启齿的羞耻感。
  “没关系,随便聊聊就好。”
  艾德伦想了想,挑了几项特色的活动简单介绍了一下。他注意到,玛尔一直在小幅度的点头,看上去像是在附和他的话,但是很明显,一点儿也没听进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